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章 生命

第二章 生命

  痛苦,如同无尽的苦海。

  可是,度人的那一页扁舟究竟在何处?

  还是,根本就没有被‘度’的希望所在,只有自己去穿越这无尽的苦海,度了自己。

  这疼痛就如同无边的苦海,我就沉浮在其中,尽管我看不到边际,就如同不知道这痛苦合适何时会结束?

  但我哪里敢任由自己逃避的昏迷?只能保持着清醒,否则就会被这无边的苦海所吞没。

  我不想用任何一个词语来形容这种煎熬了,因为无法形容。

  正川哥的双手很稳,一遍又一遍的用红色的液体擦拭着我的四肢。

  之前擦拭在身体上的那些液体,已经开始挤入灵魂,我在征服着它们,肉体上也在承受着‘烧灼’。

  每隔几分钟,正川哥总会试图这样叫我一声:“老三?”

  我会抿一下干枯的嘴唇,无力的‘嗯’那么一声,表示自己的清醒。

  有时候,我会觉得正川哥如同一个最冷血的医生,明明在给一个病人做手术,却还在不停的呼唤着这个病人让他保持清醒。

  不止如此,他还在不停的观察着我‘吸收’的情况,若是在有些地方,已经承受到极限,不再吸收的时候,他会非常镇定的在那个地方划开一条伤口。

  我想笑,因为在痛苦到愤怒的时候,我很想吼一声:“唐正川,你要不要尝试一下在你已经感觉上到快成一堆‘烂肉’的伤口上划上一刀,再洒一把盐,融入你鲜血的滋味?真的很‘爽’!”

  可惜,我说话都费劲,每隔几分钟的‘嗯’已经是我的极限,何况一句完整的话。

  而且,我的愤怒只是来自于疼痛的撩拨,而并非针对正川哥。

  他,只是稳定且冷静的在帮着我朝前走。

  在苦痛之中没有时间的概念,只有无尽的煎熬,就在我以为这痛苦再也没有办法结束的时候,那一锅液体已经用完了。

  哪怕是用来给我擦拭身体的破袖子也不能再挤出一滴多余的液体。

  正川哥把这袖子放到了一边,又叫了我一声,我再一次表示了清醒之后,那一罐子还剩下三分之一的大妖精血就放在了我的面前。

  “小心的,完全清醒的喝下去。”正川哥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到:“我这样说,是提醒你不要浪费一滴,而且,会很痛苦。不管肉身是否破碎,如若灵魂能够支撑,你就能够撑下去。”

  正川哥在为我大气。

  我艰难的应着,正川哥把罐子举到了我的嘴边,我张口,第一口妖兽的精血灌进了我的嘴中,毕竟还是鲜血,带着如此强烈的血腥气,滑过我的舌头,流入我的喉咙,一下子炸开在我的胃里。

  “咳...”我差点儿吐了出来。

  让人难以适应的味道,更让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就像吞了一把还在燃烧的刀子。

  刀锋划过了它经过的任何地方,火焰毫不留情的又烧灼着伤口!

  正川哥及时稳住了罐子,拿开了它。是的,我不能浪费一滴。

  “继续吧。”正川哥的声音带着叹息,我看了他一眼,想说和他开个什么玩笑吧?轻松一下气氛,可我发现也许我被痛苦折磨的失语了。

  可是,我还是得喝下去,一滴不能浪费的喝下去。

  又是一股力量开始配合着涂抹在身体之上的力量开始折磨我,之前我就感觉我的每一根血管,每一条神经都在承受痛苦。

  如今,我感觉到的是‘破碎’,它们在我的身体之中肆虐,从我的每一根血管,每一条神经开始破碎,接着是肌肉,骨骼...一点一点的推进,一点一点的破碎。

  最后这些力量还没有‘放肆’够,如同汹涌的江河一下子涌入了我的灵魂。

  变成了一把把虚幻的刀子,开始一片一片的切割我的灵魂。

  我麻木的吞着正川哥递到口边的精血,每一口都像是剩下的本能,清醒?谈何容易?一个人无法在这种极度的痛苦下还保持着思维能力。

  但我很了不起,我还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我必须要做完什么!

  这就是我所能给予的清醒,最坚韧不灭的一丝意志。

  也在这个时候,那些草药终于发挥了一点儿作用,开始带来一丝一丝的清凉,还有一种微麻的感觉,能够缓解一些痛苦。

  但也有限的很!

  在这个时候,我才理解了正川哥的话,如果是沐浴的方式,缓缓的吸收,我能好过很多...但在这样的夜里,匆忙的完成这一件事情,也是我的选择,我没有办法等待。

  妖兽的精血不算多,因为是精血,就算是大妖,又能有多少?

  在麻木的痛苦之中,我什么时候喝完了那三分之一的精血,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在喝完之后的那一刻,正川哥开始变得无比紧张。

  他再也不能像之前那样冷静,抓着我手臂的手无比的用力,他却不自知,我只能感受到他的力量,和手与手臂之间滑腻腻的汗液,却丝毫感受不到被抓的痛苦,因为比起我现在承受的痛苦那算什么?

  可正川哥不会无缘无故的紧张,只是下一秒,我的痛苦就到达了顶点。

  如果说之前,是那股力量在一点一点的切割着我的灵魂和肉身,那么现在...就是它们开始一点一点的在我灵魂之中爆裂了!

  我终于不能这样站着了,我开始翻滚,开始嘶哑的吼叫,开始癫狂的在洞中做着一切能够发泄的疯狂事情!

  甚至洞中的石壁都被我一点点留下了指印,我的指头也因此血肉模糊。

  我仿佛能看见自己的破碎,被那股力量一点一点的炸开...包括自己的灵魂,我觉得我要完蛋了。

  只剩下一点点清醒,在告诉自己,我在做什么?

  就是这么一点清醒,在这股力量爆裂到我灵魂的深处,那一朵花苞所在的时候,唤醒了那一朵静静存在的花苞。

  它开始轻微的摆动,在那一刻,我仿佛看见了一颗弱小的青草破土而出的景象。

  这一朵万魂花是生的意志。

  所以,就是那么一个简单的画面,我却好像看见了伟大的生命,活着的坚持。

  比起爆裂的无所不在的力量,这股微弱的生的力量就是一股涓涓的细流,那么弱小,就像随时都要被吞噬一般。

  可它始终存在着,顽强而坚韧,就像每一个活着且努力活着的生命,在滋养着我的灵魂,它所过之处,伴随着我那一丝不灭的意志,开始熄灭那些爆裂的火焰。

  从微小的一丝,到不大的一团...但那些熄灭的火焰都会融入它,让它变得更强大,不停的滋养着我的灵魂!

  这是一个多漫长的过程,我已经无法计算时间!

  我沉溺在其中,有一种艰难却充满希望的斗争感,如同看见一个生命在一点点强大那种欣慰,有一种来之不易的胜利感,在支撑着我继续走下去。

  终于,那些爆裂的火焰开始一片一片的熄灭,最终是几片连在一起,成片成片的熄灭。

  涓涓细流终于变成了一条有力的江河,开始彻底的反攻这些火焰...开始一次又一次冲刷我的灵魂!

  所过之处,让我的灵魂充满而来生机,又能感觉更加的强大。

  是一个修补的过程...我甚至能看见我曾经因为灵魂受创留下的暗伤,留下的细小伤口,被这条洪流反复的冲刷,然后被弥补,然后开始重新散发着力量。

  我沉醉于其中,开始忘了痛苦。

  又看着这一股力量冲破了灵魂的桎梏,融入了我的肉身...又是一个抗争的过程,又是一种生命里的对抗。

  我的肉身也开始恢复,一点点破碎的力量,被融入了新的力量,开始生长,甚至能够在存思中感受到每一个肉芽的出现,成型,然后连接着一块块的肌肉。

  一切都在坚持的意志之中,重生,这种感觉真好。

  时间在这个时候真的已经不再重要,我甚至,仿佛看见了人类从古至今走来的一场轰烈,让人想要流泪的坚持和生命力。

  这种感觉很舒服,到最后几乎已经没有痛苦。

  我舒服的‘唔’了一声,感觉自己的意志也在一点一点的更加清醒,我猛然睁开了眼睛,看见的却是正川哥担心的脸。

  我感觉身上黏腻,似乎是我的汗水,伴随着一股异味儿,不是太好闻。

  “过了多久了?”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洞口,却依旧是黑沉的夜。

  “这世间一直在传说伐骨洗髓的说法,原来大妖的精血真的可以做到一些这个功效!老三,你撑过去了。”正川哥却对我答非所问,只是低头喃喃自语着。

  是吗?我不太关心这个,还沉浸在之前的那种生命坚韧的重建过程之中,却又忍不住再问了一声多久了?

  因为没有时间的概念,我感觉不到时间,我怕已经过去了很久。

  却不想,正川哥忽然抬头看着我,双眼之中是化不开的哀伤。

  “正...”我觉得奇怪,刚开口忍不住叫他,才叫了一个字,就觉得丹田处传来了一下尖锐的刺痛,接着是一股酸软的感觉一下子传遍全身。

  我下意识的低头一看,一根奇怪的,透明的,看起来是那种柔韧的细针被正川哥很突然的扎入了我的丹田。

  “老三,但愿我这一举动不是最终为了和你彻底的告别。”

  我一下子明白了,原来这一刻,正川哥要开始为我解开封印了,却不明白为何要那么突然?


推荐一本小说《养鬼为祸》http://www.shizongzui.org/yangguiweihuo/

仐三说:
嗯,有人说是不是这一卷都是做梦?这个其实我在上一卷的末尾就给出了回答,之后的情节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