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章 破封

第三章 破封

  “为什么那么突然?”之前的剧烈疼痛,虽然消失了,但毕竟也经历如此大的一场折磨。

  正川哥看着我,只是一夜不到,他的神色就已经显得憔悴无比。

  面对我的问题,他的嘴唇有些颤抖,但终究还是开口了,只是显得有些文不对题:“解开你的封印,其实我没有那个能力,那封印毕竟也是山门先祖的‘杰作’。确切的说是存在于你的灵魂上。”

  我静静的听着,我绝对不会相信正川哥会害我。

  而对比起之前那种剜心的疼痛,一根针扎在丹田处,实在算不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正川哥似乎不敢看我,只是站起身来,看着洞外飞扬的雪落在地上,听着那细碎的声音,继续说到:“你应该明白,也就是说你还是残魂状态的时候,这个封印就存在了。看来,千年后重生,是你的计划,也是山门的计划。”

  “师父只不过完整了这个封印,正式启动了他。在山门的日子,有很多事情你不知道。每年总有那么两个月,你在熟睡之中,师父在为你完整封印,我在一旁守候着,说不上来的心情。”

  “什么心情呢?就是我看着你熟睡的脸,会想,这到底是我的小师弟,还是那个传说中的大英雄聂焰?我那个时候也天真,曾经问过师父,若他不做那些,是不是小师弟就永远是小师弟。”

  “你知道师父怎么回答的吗?他说,不做这一切,你就会没命。你若没命,千年大计,所有的忍辱负重都是一场空。”

  “他还说,于他,这些是传承的重要所在,是责任。于他心来说,对你已经是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的情感了。”

  “觉得很是轻描淡写吗?其实我与师父一开始无时不处于这种矛盾之中,只因为明知对你投入了对‘弟子’对‘师弟’的感情,很有可能是一场镜花水月般的空。谁会原因去承受这种痛?”

  “但日子久了,你于我就是那个调皮又麻烦的小师弟,对于师父来说就是那个头疼又心疼的小弟子。”

  “师父走了,这种痛苦,世上还有几个人会承受?老三,你对我说的那些人,牵挂的那些人也许都会。”

  “所谓大计,真是伟大又冒险,想想就让人心颤,相当于是让一个死去千百年的人复活。可是就是因为是所谓大计,才从来不计算人的感情在其中。”

  “这些,对于我来说太残忍。我几乎快失去了一切,师父,山门...如今,还要亲手去失去一个小师弟。”

  “记得吗?我没能力解开封印,解开封印的关键全在这一根细针上,你若仔细,便能看见,针上有阵纹。只因为你的封印留下了一个破绽,细针扎入之处,刚好对应你灵魂之中封印的破绽。只要我用灵魂力驱动细针之上的大阵,就能通过破绽瓦解你的封印。”

  “这需要的灵魂力和操控力很强,我现在的能力做起来还是勉强了。所以,我要...”

  正川哥说这些的时候,并没有回头,我只看见一个望着洞外的寥落背影。

  是的,千年大计到底是对我残忍一点儿,还是对他残忍一点儿我都说不上来了,我要接受自己并非自己,而他需要做到的是,从心中抹除一个熟悉的存在,从此变成他仰慕的一个英雄。

  只是,再面对那张熟悉的脸时,心会怎么样的沉痛?往事会怎么样在记忆深处悲哀?

  正川哥沉默了,手拿着他自己的本命阵印,他要做什么,我很清楚...他要召唤出自己的本命阵纹。

  在这个过程之中,我沉默着...或许在流泪,或许很呆。

  相处的时间这样珍贵,即便是在这样的风雪夜中,洞中也是温暖。

  至少叶正凌还在着,和师兄唐正川在一起。

  过了一阵儿,正川哥终于召唤出了自己的本命阵纹,从脸颊开始浮现,一直蔓延到双手,被衣服遮挡的部分我看不见,可是阵纹很适合他。

  原本就是一个温润,好看的美男子,如同美玉放在花丛中,也毫不逊色于群花一般的出色。

  这阵纹却是如秀丽的蔓藤一般衬托着他,只是在转折出的剧烈起伏透出几分刚毅,和正川哥的气质正好相符。

  一个温暖温和,却不是坚韧坚强的好男儿。

  “阵纹很好看,很适合你。”我的声音依旧沙哑,并没有对刚才正川哥所说的一番话给出任何的评论。

  既然伤痛已经注定,又何必再提起?

  “既然是本命阵纹,自然是最适合我的。”正川哥的眼神温和且哀伤,我想起入山门时,再见他时,那个白衣少年,懒洋洋的靠在门前。

  是什么让他的双眼染上了那么沉重的哀伤。

  “你刚才问我,为什么要那么突然?其实,我刚才已经回答你了。只因为,你的眼神或者神情,或者任何一个小动作,若是在说明你不愿意,你再挣扎,我都下不了手。或者,下手也是错。”

  “我不能错!尽管我很想错。一错,你的封印就永远破解不了了,这根细针上的阵法是一次性的,因为承受不了这种阵法,一旦入了你肉身,它就会自主的和你封印相连。不管我刺入的位置是对是错。”

  我默默的感应了一下。

  果然在深处虚渺的灵魂处,封印再一次完整的浮现而出。

  却有一道仿佛从天而降般的阵纹连接着它了,连接的位置是封印之上一个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圆孔,那应该就是破绽之处,正川哥的下手非常准确。

  “感应到了吗?很准确是吗?我一边非常的抗拒,一边却在很多个夜里,默默的在墙上,在自己扎的纸人上,练习着落针的位置,知道一百次,一千次,都重合在一个点上。”

  “天道是规则,如何能容有情?大计是责任,如何能容我自私?老三,我痛的只是为何要我亲手来做这一切?”说话间,正川哥的手已经落在了那根细针裸露在外的部分,一丝灵魂力终于灌注到了细针之上。

  灵魂深处,那道从天而降的阵纹开始震颤,带着整个封印也开始微微的颤抖。

  我看着正川哥笑了。

  一如当年初见时,他对我那自然而真诚的笑容。

  那个时候我6岁,他也只是小小孩童。

  正川哥闭眼,两滴泪水从他的眼角滑落,我却很平静,这一生已经足够,至少有几个人对我这番深情厚谊,有人也许活到一百岁也得不到这样的情感。

  随着正川哥的灵魂力开始不断的注入,不断的加强。

  那道从天而降的阵纹也开始剧烈的震颤,带着整个封印也开始如此...原本就是一个漏洞的所在,就从这里开始随着震颤瓦解。

  这个过程,快不快,慢不慢我已经没有了具体的概念。

  我只是在这个过程,一点一点的回想着自己这二十几年的往事,一些值得记得纪念的人,然后一点一点的感受着封印的破碎。

  我并没有告诉正川哥我在某个地方看见了师父,那是我唯一的一点小内疚。

  其实,从我决定破解封印开始,我就没有打算说。

  想来,山门对聂焰恩重如山,聂焰怕是知道怎么处理?若然聂焰无视这件事情,那么凭借正川哥的能力也绝对不能去沾染这件事情。

  那个地方...埋葬了无数秘密的小峡谷,大墓,大墓之后的神秘空间。

  都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更重要的是,大墓主人说过我会重临那个地方,那么我就更不会让正川哥知道这件事情了。

  我怕他知道了师父的所在,会不顾一切。

  往事纷纷,如同一页页被翻开的书,这是我第二次回忆往事,却是主动的,和那种被动的回忆出现,清晰无比,有很多的不同。

  因为很多的往事都已经模糊的想不起太多细节,只记得当时的心情,或者只是当时的天空。

  当回忆终于停止在山洞里的这一刻。

  封印也终于彻底的破碎了,看似简单,却是在那一刻,那根细针瞬间就布满了裂痕。

  正川哥一把抽出了细针,它就碎裂在了空中。

  而正川哥也已经疲惫到了极限....连本命阵纹都黯淡了几分?

  “老三?”正川哥试着叫了我一声。


仐三说:
今天依旧是两更,6月的天气也不错,这日子里,天上的云太活泼,我琢磨不了它们今天会是什么形状,明天又变成了什么形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