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章 梦初

第五章 梦初

  终于,这世间一切的动静,一切的景象,一切所能给身体带来的感觉,气息都消失不见。

  我的意识开始出现一种其妙的空白。

  在这片空白之中,我想不起我是谁,想不起任何与我有关的人和事,甚至对事物都有一种茫然无知的感觉。

  我开始无助,只剩下一种想哭的感觉。

  而就是在这种空白之中,我的脑中终于开始出现了一幅幅画面,不再凌乱,不再模糊,而是一点点一丝丝的开始占据我的记忆。

  ——————————————————分割线————————————————————

  盛唐,华夏最辉煌的王朝。

  在经历了众多的故事纷扰以后,终于如同黄昏的残阳,落幕在了历史的天际,再不可追。

  战乱,从黑夜笼罩的那一刻开始,从庞然大物唐的灭亡,华夏的历史进入了最纷乱的五代十国。

  那是一段不到百年的时光,也是一段短短的,却让人‘眼花缭乱’的几十年。

  如果隐于山间几年,你会真的就不知今朝天子又是谁?甚至是站在哪一国土地上的年代。

  兴,百姓苦。

  亡,何尝又不是百姓苦?

  颠沛流离,家园破碎,但还是要活着,就算是一片苦海。

  聂家村。

  就是这战乱的牺牲品。

  在公元935年,后晋建立的前一年,终究还是不可避免的被战争给摧毁。

  原本以为自己村落是世外桃源的聂家村人,也就在这一年被迫走上了流亡之路。

  在和平的年代,失去了家园的人尚且很难在外乡立足。

  何况这是一个战乱纷纷的年代?

  在一年以后,大多数的聂家村人因为各种饥荒,疾病就已纷纷离世,甚至等不到后晋建立,天子开粮仓,大赦天下的那一天。

  大多一起流亡的聂家村人没有剩下几户了。

  最终都选择了别的村落,甚至是避世的山野落脚,走到这个小龙镇的时候,只剩下了聂达仕一家人。

  此时,已是冬。

  白雪飞扬间,聂达仕就扶着一路颠簸,稍显有些虚弱的妻子,牵着两个尚且年幼的孩子,站在小龙镇的门外。

  古老的青石城墙上,小龙镇三个字龙飞凤舞。

  在冰冷的天地间,这个静静的镇子竟然有一种安宁温馨的味道。

  “就是这里了吧。”聂达仕轻声开口说到,流离了一年,这是第一个让聂达仕一眼就喜欢上的镇子。

  “相公,沿途也不是没有落脚之地,为何偏偏选择这样一个镇子?没有土地,我们的盘缠细软也不多,如何在一个镇子落脚?”在聂达仕身边,那个虽然虚弱,却还是掩盖不住清秀的女子终于开口了。

  15岁与聂达仕成婚,如今已经过了10年。

  生过4个孩子,在这战火纷飞的年代,能有两个成活,已经是不错的事情。

  25岁依旧很年轻的年纪,只不过在那样的年代,人早已经沧桑,哪里看得出来是如此年轻的年华?倒像是接近40岁的妇人了。

  “虽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但我好歹也读了几年圣贤书。如今新朝建立不过一年,各地还是急需一些读书人,我谋个差事应该不成问题。”聂达仕有自己的考虑,夫妻感情一向不错,他轻言细语的安抚着妻子。

  他心知相比于这样的小镇,妻子更偏向于找一处安静的山林,过那隐世的日子。

  从此以后,任何的战乱也好,盛世也罢,都再与他们家无关。

  可聂达仕做为一个男儿,深知就算归隐山林,也不是长久之计。

  一家人过日子,不往大了说,就是那米油盐,哪个又脱得了跟世间的关系?

  再则,想到这里,聂达仕的目光落在了尚且年幼的两个幼子身上,和天下的父母一样,他对自己的幼子有着极大的期许,怎甘心他们就这样埋没山林一生?

  如果选择村落,太容易就家园破碎,大城或许没有立足的本事。

  反倒是这样的小镇,容易避过战祸,也容易立足于此。

  这就是做为聂家村唯一的文化人,聂达仕的全部考虑。

  这样一个决定就是命运,当聂达仕协妻带子进入这个小镇的时候,他从未想过有什么妖祸,在身为读书人的心里,那只不过是怪力乱神。

  也或许他不曾这么想,但那些传说中的存在,离自己的生活不是太远了吗?普通的百姓谁会想到这个。

  进入镇子以后,一切都很平常。

  镇子中的人比聂达仕想象的还要友好几分,或许是这样的小镇比较偏僻,而且幸运的避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战祸的关系吧?

  日子在最初不可避免的有些艰难,但一切也如聂达仕预料的那样,他很快就以读书人的身份,又有邻人的帮助下,在小镇谋到了一个差事。

  而妻子也凭借着一手刺绣的手艺,在小镇也能赚取一些钱财。

  也就这样,虽然生活还是说不上丰裕,一家人也真的就在小镇渐渐立足了下来。

  转眼也就三个秋冬,日子平静,倒也温暖,没有什么大的变故。

  若说改变,也就是大子在聂达仕的坚持下,小小年纪就入了学堂,原本不欲再要子嗣的夫妻俩在无意中发现,又怀上了一个孩子。

  “既然来了,就是天意,那就要了罢。且莫要再说那生下来送人之事。”在商量了半天以后,聂达仕做出了这个决定。

  “可是相公,如今我们的生活也只能说可以勉强维系下去。你计划让老大,小二都入学,要是再添一张嘴,这日子恐怕...”聂娘子有着深深的忧虑,女人总是对生活更加没有安全感一些。

  “没有关系。我的差事不算太忙碌,可以多接一些替人写信,写联子的活儿。另外咱们也几年也有了几两白银的积蓄。我打听到,在街口老鲁要把自己的铺子盘出来,因为他要回乡。我就在想,要不要我们去接了,开个缝衣铺子,以你的手艺,生意定当不错。肯定好过你在家零零散散接一些活赚的要多。”聂达仕的言语之间透着一股子轻松。

  “啊?相公,此话当真。”聂娘子眼中也闪烁着希望的光芒,若是可以,谁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人?

  “当然是真,只不过往后的日子,娘子就要辛苦一些了。”聂达仕稍微有些愧疚,心中再叹百无一用是书生,若是昔朝那种盛世,倒也可以去考取一个功名,改变自己的命运,如今这世道...

  这叹息,聂达仕只能收在了心里。

  转眼又是秋,聂娘子的铺子是顺利开起来了,就如聂达仕所预料的那样,生意是不错的。

  小镇的人朴实,哪家的手艺好就选择哪家,也不存在什么勾心斗角,使绊子的事情。

  而聂娘子的肚子也在这个时候一天天的大了起来。

  怀胎十月,聂达仕估摸着到明天开春的日子,自己膝下又要多一个孩子了。

  这一日,聂达仕的差事很早就做完了,早早的告了辞,就回到了家中。

  恰好,这一天聂娘子手中的活计也做完的早,大子上学堂还未回家,小二则是去隔壁那卖点心的铺子和其他的孩子玩闹去了。

  夫妻二人难得独处的时光。

  看着妻子一天天大起来的肚子,聂达仕心中温暖,忍不住手轻轻的盖住肚子,说到:“娘子,你觉得咱们下一个孩子,会是儿子还是女儿?”

  “都已经两个儿子了,这一胎恐怕是女儿。”聂娘子带着淡然的笑容说到。

  小镇的日子安宁,这几年好好养了养,聂娘子的脸上少了很多沧桑,渐渐的白皙起来,倒也恢复了些许青春的光彩。

  聂达仕看得有些发痴,但转念一想妻子的话,心中又是酸楚,坐下来握住妻子的手说到:“若是没有三妞和大妞没有去了,咱们也是有女儿的。也没有刻意的偏心,甚至比对待小子更加小心,我们还是没有留住她们。我看,这一胎肯定是个小子,咱们没有有那丫头的命。”

  “说什么呢?”想起过世的两个女儿,聂娘子眼中也闪过几丝悲恸,但怀着胎儿,到底不能情绪起伏太大,她赶紧让自己不要去想了。

  聂达仕也察觉出自己话里的不妥,赶紧道了个歉,说些别的,又逗乐了妻子。

  就在两人商量着要给以后的孩子取个什么名儿的时候,去学堂归来的大小子风风火火的闯进了屋。

  “娘,娘...,快出来。”孩子清脆的声音在屋子里回荡。

  聂达仕赶紧松了妻子的手,摆出了一副威严的模样,出了屋来,一把拉住了急匆匆就要往里屋闯的大小子,说到:“爹早就跟你说过,言行之中,要知礼且稳厚,你这番大呼小叫,风风火火的样子,成何体统?”

  大小子是有一些怕聂达仕的,被聂达仕这么一说,低着头哪里敢争辩半句。

  看孩子也是受教了,聂达仕心绪稍平,这才开口问到:“现在说吧,这么急叫你娘是为何事?”

  聂达仕只是无心之问,谁知道一问,竟还真问出一件事情来。


仐三说:
好,今天第一章,也正式开始揭秘聂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