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九章 出生

第九章 出生

  世间最是无情的便是时间。

  管你是那英雄无敌,还是落魄可怜,管你是那红颜倾城,还是平凡庸俗,都会统统被埋葬在时间的长河之中。

  小龙镇的秋天过去了。

  之前因落叶而稍显枯瘦的树,被白雪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银装,终于显得不那么清冷。

  若是早一年的这个时候,这座显得有些安静的小院儿之中,早已响起了孩童的欢笑声。

  在清贫的生活中,不要想看下雪给孩子带来的乐趣。

  “哎。”屋檐下回荡的是聂娘子轻轻的一声叹息,还不容她回身,身上已经被批了一件厚厚的袄子,不用回头聂娘子也知道是自己相公为自己披上的。

  今冬新做的袄子很暖,棉量用的十足,面子也不错。

  反正活不过春天,再省也是没有意义,剩下的时光该好好过几月才是,这是聂达仕的说法。

  “娘子为何叹息?”为聂娘子批上袄子以后,聂达仕走上前来,握住了聂娘子的手。转眼又笑到:“今日雪好,不如我租一辆马车,陪你到东湖一行?那边的雪景很好。”

  说是好好的过几月,聂达仕便做的认真。

  从老大,小二走后,不仅在吃穿上比较放开,而且带着聂娘子走了好些地方,附近的大城,附近的风景之地,都曾带她游玩。

  若不是考虑她是怀孕的身子不方便,聂达仕还想在有生之年带她去那一直向往的江南之地看看。

  “相公,我身子有些乏,今日就不去了。你也不必担心我,只是看着这雪,就忍不住的想老大和小二,往日里,他们应该早嚷嚷着要堆雪人了吧。”说话间,聂娘子的眼中隐隐泛出泪光。

  她一直没有责备丈夫仅凭别人的一席话,就将两个尚且年幼的孩子送走,而且不知送到了何处。

  丈夫就是她的天!

  只是身为一个母亲,如何能不思念自己的孩子?

  而自己的身死,聂娘子倒是不放在心上了,自己已过大半生(那个时候人均寿命差不多50岁左右),夫妻恩爱,日子温馨,有什么好遗憾的?

  这一点,她和聂达仕所想相同。

  聂娘子的话也勾动了聂达仕的心事,哪里还有游玩的性质,只是把聂娘子拥在了怀中,轻声说到:“我何尝不思念他们?只是想起,他们好歹能享几年父母天伦,未出生的孩子却是...就想我们多快乐一些,让腹中的他能感受到,这是我们身为父母仅仅能做的了。”

  “嗯。”聂娘子轻轻点头,牵着丈夫的手进了小屋。

  在屋中桌子上凌乱的摆放着许多针线工具,已经有些小小的虎头帽子,虎头鞋做好,还有一些做好的,未做好的袄子,从小的到大一些的都有,她指着那些物事儿说到:“相公,你看,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至少在5岁以前,穿的东西是不愁了。很多是我用老大小二穿不下的衣服改的,模样还不错。”

  说话间,聂娘子的语气中总算带上的几分欢愉。

  聂达仕的手轻轻的抚过这些小物件儿,也感觉到了一些愉快,至少他们还能做的更多。

  冬季对于人们来说,常常是很漫长。

  寒冷的天儿,连空气之中都弥漫着萧索。

  老人盼望能够熬过冬季,在他们眼中只要熬过了冬,大多能够再多活一些时日。

  生亦何苦,死亦何哀?可人们还是苦苦挣扎的活着,哪怕只是多一天。

  聂达仕反倒希望冬季永远的停留,自己可以再和娘子多一些恩爱的时日...但是再漫长的冬季也总会过去,白雪化时,溪流解冻,生命里顽强的嫩芽就钻出了土地。

  春天还是不可避免的到了。

  即便过了春节,小龙镇还是弥漫着一股欢乐的气息。

  春天代表着生命,总是能给人心中带来正面的情绪。

  聂娘子的肚子也越发的大了,如今做个针线活,往往坚持不了半个时辰,就要躺下休息好些时候,她却总是赶。

  聂达仕已经为娘子请好了‘稳婆’,是隔壁镇子上一个颇为出名的婆子。

  在这个小镇,相邻最近的镇子也是一天马车的行程,可见聂达仕颇费了一番心思。

  他知此子不凡,生怕出一点儿意外。另外最大的心思却是,能为幼子再多做一些事情。

  这个午后,聂娘子又在赶工,但身子却是越发的不济了,不由得靠在了床上,即便厚厚的褥子垫着,她也不能感觉舒服一丝,毕竟肚子已经非常的大了。

  “不用再赶了,说好只是穿到5,6岁的衣服,这哪里穿得完?明天稳婆就来咱们家住下了,你可是不许再赶工了。”聂达仕有些责备的说到。

  聂娘子轻声回到:“不止5,6岁的衣服,7,8岁的也有,若是来得及,甚至想准备一套10岁左右的。那个年纪的孩子懂得美丑了,我为他缝制的,总是要好一些。”

  说完这话,聂娘子有些担心的看着丈夫:“那稳婆住咱们家?”

  聂达仕知道她的心思,说到:“放心吧,接生完立刻就送走。”

  镇子会遭妖祸,聂娘子心善,不想连累别人。

  说话间,夫妻俩静默了一阵儿,想起妖祸,谁不会心事重重?

  静默了半晌,聂娘子先开口了:“相公,这些日都闷在家里,不如咱们出去走走?”

  “也好,只是不能走的太远,娘子想要去哪里?”聂达仕断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就在镇中走走吧?如果可以,想去城门那里看看。”聂娘子想了一下,这样说到。

  即便是春,也难免春寒料峭,聂达仕悉心的为娘子穿了一层又一层,这才不甚放心的扶她出门。

  那个差事早已经辞去,剩下的日子不多,聂达仕不愿俗务缠身,至于铺子也早就歇了下来,没转给别人,聂达仕不想‘坑’人。

  对外的说法倒是简单,说他们过了春天,就要去投靠亲戚,先送孩子过去了。

  漫步在春天的小龙镇,夫妻二人的心情都充满了感慨,这个熟悉的镇子住了三年多,每一条街几乎都有回忆。

  沿途打招呼的每一个街坊,又何尝不亲切?

  只是这一切,用不了多久就会灰飞烟灭,就算是命定,也让人唏嘘。

  抱着这种复杂的心情,夫妻二人终于来到了城门口,今天聂娘子的体力好像分外的好。

  站在同样的位置,聂娘子倚着聂达仕问到:“相公,还记得三年前吗?就是在这个地方,你看着城门说,就是这里了。”

  “我怎么不记得?那天飘着大雪,你牵着老大,我牵着小二。在之前,已经连续赶路了半个月。”聂达仕怎么会忘记决定命运的那一天。

  “相公,你说,如果那日你没有选择这里,我们又会遭遇什么?这腹中的小儿也还会有吗?”聂娘子一直都想问这个问题。

  “我不知道。但若真的有命,走到哪里,该发生的事情也一样会发生吧?你后悔,还是怪我?”聂达仕稍微带着一些犹豫的问到。

  “只要是和相公在一起,就没有后悔的日子。再说,我和你之间是不会有真正的责怪的。”聂娘子握紧了聂达仕的手。

  聂达仕心中感觉,任由娘子靠在自己的怀中,一时无语。

  过了一会儿以后,忽然听见聂娘子轻声说了一句:“相公,我想家了。”

  “你是说咱们的家乡吗?”聂达仕心中一动,忽然有些遗憾,人都不希望埋骨他乡,可是曾经生活了那么久的村子,是注定回不去了。

  原本想着老了以后,无论如何也是要回去看看。

  想着如果可能,就让子嗣把自己和娘子葬在那里!

  想到这些,聂达仕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悲伤,却停娘子半晌没有回应,一个转头,这才发现娘子脸色苍白的可怕。

  “娘子!”聂达仕忍不住紧张了起来。

  聂娘子捂着肚子看了聂达仕一眼,说到:“忽然的感觉,我觉得怕是要生了。”

  “什么?”

  —————————————分割线——————————————

  一天以后。

  聂达仕看着床上襁褓中的瘦小孩子,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直胎像稳定的妻子,怎么会提前快大半个月生出他来?

  就连自己以防万一请的稳婆也没用上,还少不得拖人去支会了一声,赔上一些定钱。

  “儿子很乖吧?”聂娘子生产完以后,脸色有些苍白,但看向床上小小婴儿之时,眼中还是忍不住充满了慈爱。

  “很乖。”聂达仕的手指轻轻拂过孩子细嫩的脸,这句话是从心而发。

  整个生产的过程异常顺利,甚至在镇上请的稳婆都没有到,孩子就已经顺利的出生,这是以前聂娘子生产时,从未有过的情况。

  而除了出生时,哭闹了几声,这孩子吃了一些羊奶,就一直安静的睡着,非常省心。

  温柔的看着他,聂达仕越发的觉得这个小儿除了瘦弱了点儿以外,应该非常不凡。

  小儿看不出长相,但也能看出一些轮廓。

  这孩子的眉峰很长,朝着鬓角直飞过去,一看就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

  眼睛偶尔睁开,黑白分明,全无一般婴孩儿的迷蒙,有一种聪慧凌厉的感觉。

  小小的鼻梁就能看出很是挺拔,如同一座孤峰直立。

  就是嘴唇有些薄而紧抿,从老人们传说的面相来说,这样的唇形怕是有些‘孤’。

  看着看着,聂达仕就移不开眼睛了,忍不住说到:“真想和他多相处几天。娘子,你说,他提前来了,咱们的镇子是不是?”

  聂娘子捂住了聂达仕的嘴,说到:“不要胡说,我有感觉,他提前来,就是想和咱们多陪伴几天才是。”


仐三说:
今天还有一章,这一章写的琐碎,不过却是为聂焰以后性格中的一些东西做铺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