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章 妖祸(上)

第十章 妖祸(上)

  有时候你可以不相信世间的任何事情,但你不能不相信一个母亲的感觉。

  聂娘子说小儿的提前出生是为了陪伴夫妻二人。

  事实上,时间就证明了一切。

  转眼就是一个月,日子也从冬寒还未消散的早春,来到了阳春三月。

  除了每一晚都担心妖祸是不是要来了,还有挂念两个被送走的幼子。

  这一个月聂达仕夫妇二人的生活就算是过得无比的幸福。

  有时候同妻子一起抱着小儿,聂达仕觉得这天下间真的再也没有比自己小儿更加聪慧,懂事的孩子了。

  平日的时候,不哭不闹,却对父母的逗弄,会给出最天真最开心的笑容。

  黑白分明的眼睛,像经常思考着什么一般,但一见到父母,就会流露出亲热而温和的目光。

  聂达仕肯定自己没有看错,这就是一个个把月大的孩子会流露出的目光,若不是早已得知他不凡,聂达仕恐怕会以为自己和妻子生出了一个‘妖怪’。

  这自然只是戏言,事实上夫妇二人无比疼爱这幼子。

  想起他以后会有的遭遇,想起他的孤独,怜惜他的早慧与懂事,就恨不得对他更好一些。

  人不会因为痛苦而忐忑,却会因为幸福而忐忑,这是无比真实的情绪。

  原因则是生怕哪一天自己就失去了这种幸福。

  聂达仕就是如此!

  但忐忑就不代表这一天不会到来。

  在这一夜,小镇的上空挂上了一轮‘血月’。

  所谓‘血月’也并不是非常罕见,一般就是指偏红的月亮。

  出现了这种月亮,民间一般都会认为不祥,在一定的时间内,必有血光之事发生,但这也只是民间的说法,并不一定次次都被应验,人们还是不会太放在心上的。

  可是,小镇的人却有些不安了,只因为这一轮‘血月’实在太过不正常,一般的‘血月’只是颜色偏红,哪有这样完全的红,就像月亮被鲜血浸润了一层?

  于是,原本在这个最宁静的,应该是和家人共享一天之中最后温馨时刻的时间,小镇的人都纷纷出来了。

  看着天上的血月议论不止,有人甚至提起了去年秋天时,那个怪异的疯老道所说的话,每个人都开始不安。

  这就像是人的一种预感。

  “不如咱们去官府吧?看看官老爷怎么说?”有人提议到。

  在这种时候,再也没有什么事情比寻找一点安全感更加的重要了。

  于是,小镇的人几乎每家每户的男人都结伴去了官府,妇人在家里哄着年幼的孩子,但大多孩子也开始没有原因的哭闹。

  这原本应该平静的夜,因为一轮血月变得闹哄哄,在这喧闹背后夹杂着浓重的不安。

  没有人比聂达仕夫妇二人更加清楚,妖祸也许就要在今夜发生了。

  他们很平静,在经历了那么多个月的心理准备,早就有了一丝必死的觉悟。

  在这么闹哄哄的夜晚,他们只是忙着安抚着小儿,因为一向乖巧的他,在今天傍晚开始就大哭不止,怎么哄,甚至拿出最心爱的小玩具也不能让他有片刻的停止。

  “算了,就这样抱着他,任他哭吧。这小子是有感觉了。”聂达仕有些疲惫了,捏了一下襁褓中孩子的脸,准备放弃了。

  说话间,他站起身来,朝着屋外走去。

  “相公,你去哪里?”聂娘子在今夜也变得分外敏感,一步都离不开自己的相公。

  聂达仕只是走到了门口,摆正了一下门框上一直悬挂的那面铜镜,然后就赶紧进屋握住了娘子的手。

  “时间不多了,我一步都不愿意离开你和儿子。”聂娘子靠在聂达仕的肩头,轻声的说到。

  聂达仕轻轻揽住她,望着襁褓中的小儿说到:“儿子,你若真的是有感应,就不用替我和你娘担心了。我们早已知道会发生什么,唯一的愿望就是你能够安然的度过今夜,自然就会有人为你安排一切。”

  襁褓中的小儿闻言更是哭闹不已,眼中竟然有了成人般的悲伤。

  他在哭声之中,不时的‘咿咿呀呀’,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无奈只是一个刚满月不久的孩子,如何能言?

  那一轮血月,就在窗外。

  聂达仕淡淡的看了一眼,用坚信小儿能听懂的语气说到:“儿子,我和你母亲已经没有遗憾。道长承诺我们你的两位哥哥会平安,就已经了却我们最大的心事。我和你娘恩爱一生,在最后的日子也有你承欢膝下,人生还有什么不满?你若懂事,在这最后的时刻,我只想一家人能够平静安然的携手度过,不要哭了,好吗?”

  神奇的是,聂达仕这番真情流露的话说下来,个把月的小儿竟然真的渐渐停止了哭闹。

  只是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之中,那抹哀伤如何也抹不去,他还是努力的咿咿呀呀着,聂娘子忍不住把耳朵凑近了一点儿,却是模糊的听见自己的儿子在不停的嚷着一个模糊的字‘走’‘走’‘走’!

  “孩子在叫我们走。”抬头,聂娘子脸上带着微笑,对聂达仕说到,那笑容怎么看都有一种凄凉的意味。

  聂达仕叹息了一声,大手放在了小儿戴着虎头帽的脑袋上,说到:“孩子,走不掉。你未来所要托付之人,早就告诉我们,这一劫避不掉。只但愿你长大以后,心中还能留存一丝我和你娘亲的影子,我已经会感谢老天爷,此生圆满了。”

  “唔。”襁褓之中的孩子竟然发出了一声带着稚嫩声音的低低悲鸣,泪水成窜的从眼中落下,却奇异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这是放在任何小孩儿身上都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哑巴。

  但小儿不是哑巴,这种事情聂达仕和聂娘子也不会觉得奇怪,只是越发的觉得这个孩子懂事,把他紧紧抱在怀中。

  聂达仕去拿了一壶酒,聂娘子默契的去准备了两样简单的下酒小菜,既然已经是最后的时光,醉一场又何妨?就连从不沾酒的聂娘子也陪夫君饮了两杯,笑吟吟的听他击节而吟诵一首前朝大诗人的《将进酒》。

  在万丈豪情之前,人生又有何烦恼?兴之所至,聂达仕甚至用筷子沾了一些酒浆,喂给襁褓中的小儿。

  聂娘子阻止他胡闹,却不想小儿却自己挣扎而起,含住了那只筷子,眼神中流露的却是一副与父同饮之意。

  “哈哈,有此子相伴月余,我聂达仕的人生就比许多人圆满了!来来来,娘子,再饮一杯,天下就只你能与我同贺此事!”聂达仕神态之中已有三分癫意,却不是喝醉。

  情绪需要释放,在这最后一刻无须压抑。

  却偏偏在这个时候,镇上传来了无比大的喧哗之声,甚至是激烈的争执,还伴随着打斗的声音。

  “相公。”聂娘子轻唤了一声,从聂达仕手中拿下了那一杯酒。

  “我去看看,就回。”聂达仕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他明白善良娘子的心思,毕竟小龙镇不大,大家做为街坊了三年多,已经有了感情。

  妖祸之事,不能明言,已是心中愧疚。

  在这最后的时候,妻子希望丈夫能够劝解一下镇中的人,不要错过了最后的时光,徒留遗憾。

  就算做不到这一点,至少也不要在最后原本相亲团结的镇子人,变成这般模样,这不是辜负了多年相处的情谊吗?

  聂达仕说话间,已经走出了大门。

  聂娘子到底不放心的抱着孩子跟了上去...走不了两步,就看见了拥堵的人群,就聚集在从镇子上穿流而过的一条小河旁,在这里有一个大坝子,元宵灯市往年就在这里举行,如今却成了这样一个争执之地。

  当然,这里也只是出镇的必经之路。

  此刻,镇子之中的人围住的是一辆马车,聂达仕一眼就认出那是镇子上最大的官老爷的车。

  人们问官老爷要个说法,却不想在安抚了大家一番之后,官老爷得到了一个消息,竟然要自己先走。

  到了如今,消息的内容也不难打听到了,原来是归镇的猎人发现,外面的月亮是正常的,只有入了小镇,才是一轮如血的血月!

  这预示着什么?

  在危难的时刻,人们的联想能力也不会变弱,不知道是谁,再次提起了疯老道...事情好像到了如今,已经分外明了了!


仐三说:
好,今天的两更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