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一章 妖祸(中)

第十一章 妖祸(中)

  但没有一个人出来肯定,事情明了了,也只能算是猜测。

  可在大坝子上已经有人发出了绝望的呼号,有软弱的人开始哭泣。

  原本和谐安宁的小镇,在一夜之间分崩离析,如同人间的炼狱。

  聂达仕站在人群之外,神情凄楚,想对熟悉的邻里说一点儿什么,却发现提不起半点儿勇气。

  而聂娘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抱着小儿,站在了聂达仕的身后,她轻声对聂达仕说到:“相公,在这个时候,想到什么就去做吧?不要等到时间来不及,徒留遗憾。”

  聂达仕点点头,明白这是应该自己站出来说些什么的时候了。

  他挤入了人群,以他在镇子之中的声望,大家也没有在这种时候为难他什么,都让他进去了。

  聂达仕心中明白,现在大家还没有完全的崩溃,是因为事情还没有得到肯定,不知道肯定以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想到这里,聂达仕心中苦涩。

  走到了官老爷的马车前,先是恭敬的安抚了官爷两句,然后再说明了有话要说,要借用马车之顶。

  血月之下,平日里还算爱民威严的官爷也彻底没有了主意,见如今有人愿意出来说两句,接过这件事情,自然是点头同意。

  聂达仕站在了马车之顶。

  小镇没由来的起风了,比冬日的风还冷,吹的人心底发寒,也吹得聂达仕衣摆飘动。

  整个坝子上回荡的都是聂达仕一字一句还算平静的声音,在这一刻,聂达仕忽然觉得自己很爷们,也忽然理解了男人一生,若有机会站出来当个英雄,才是一生无憾的事情。

  随着他的讲述,人们的神情越来越绝望。

  讲到最后,有人已经朝着镇子的出口狂奔,随着第一个人开始这样做,人群忽然就躁动起来,接着也朝着四面八方跑去。

  聂达仕明白大家心中所想,就是趁着这一刻,那个要命的妖怪没来之前,逃出小镇。

  他并没有阻止,有时候,人们总是要亲眼看到了现实,才肯相信一些什么?风寒之中,聂娘子抱着小儿,对聂达仕说到:“相公,下来吧,我们回家。”

  “好。”聂达仕跳下了马车。

  之前,陈述了事情,只是肯定了妖祸。聂达仕并没有明说自己早已知晓,这样只是会白白遭来怨恨,他没有老道那种绝大的气场,只凭一言,恐怕无法让人相信,就算提早知道,也难逃死亡之局。

  在千百年前,没有一部叫做《死神来了》的电影,来揭示这一可怕的后果,暗含命数如此,你逃得过一时,也逃不过下一刻的道理。

  他只是把该提醒的提醒了,在这最后的时间,好好和家人亲朋相聚,别徒留遗憾。

  “聂先生。”在聂达仕转身欲走的情况下,马车之中的官老爷忽然开口叫住了他。

  对于官老爷撇下百姓要走的行为,聂达仕心中并无多少好感,但还是停下了脚步,转身看着官老爷。

  在这个时候,血月仿佛更亮了一些,血色的月光映照的整个小镇的天都开始微微泛红。

  冷风之中,这天儿还能莫名的起雾,吹也吹不散。

  整个小镇的建筑,在血月下,薄暮中,竟然有一种别样的残酷之美。

  “聂先生,我不问你如何如此肯定妖祸这件事情,我只想问聂先生一句话,是否逃不出去了?”官老爷的神色之中还带着一丝希望。

  聂达仕有些于心不忍,说他先逃,是错。

  但平日绝对不是一个恶人,人性之中谁没有一点自私?能够克制住的才叫做英雄,但这古往今来,英雄能有几个?

  “没有办法逃出去,即便逃出去,也难逃这一死之命。”可事到如今,聂达仕并没有办法隐瞒。

  官老爷看着聂达仕沉默了一阵,忽然没由来的倒退了好几步,被身旁忠心的下属扶住。

  在这个时候,从镇子的南边已经传来了绝望的呼号,‘没有路了,为什么会没有路了’‘出不去,怎么出不去了,这门在哪儿’。

  从侧面已经证实了聂达仕的话!

  南边是离这里最近的城门,这些喊声意味着什么,官老爷不会不清楚。

  他望着聂达仕惨然一笑,忽然对聂达仕说到:“聂先生怎么想的,我并不知道。但我不会甘心。”

  说完,他转身就蹬上了马车。

  “大人,去哪里?”他身边的下属问到。

  “回府,调集所有人手,去召集镇中所有的人齐聚在这里,妇孺等就躲进这后面的天女庙!既然躲是躲不过了,那就尽力一拼,能活下来几个便是几个。”聂达仕所想的没错,这个官爷并不是什么恶人,坏官。

  之前,被自私蒙蔽了心性,在肯定了后果以后,还是第一时间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而且保护妇孺的态度,让聂达仕心中又重新生出了几丝敬佩。

  但结果能够改变吗?千百年来,或许就是这一种不认命的拼搏精神,人类才得以不断的前进,若不是因为一丝不甘,这朝前的步伐就会停止。

  只不过,顽强的活着是一种态度。

  坦然的接受也是一种态度。

  生死之间的事情,不同于别的事情,若是不甘,就问自己活着的时候,能够做一些什么?能为整个天下带来一丝什么?就问自己有限的生命之中到底能发光到什么样的程度?

  也许这也是一种态度?

  聂达仕竟然有了这么一种‘明悟’,但此刻,他也只想和聂娘子静静的度过余下的时光。

  小镇的雾气越来越重了,离开坝子的时候,还能清楚的看见一切景物,只是像隔了一层薄纱,等到到家之后,不长的时间,已经就像浓雾一般,周围十米以内的景物是不要想看清楚了。

  聂达仕坐在桌前无言,一壶温酒已经变凉,但并不妨碍他继续饮下去。

  聂娘子把小儿放在聂达仕的身边,开始在屋中收拾起来,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主要就是这几个月给小儿做的衣物打成了一个包裹。

  包裹不大不小,但里面准备了小儿从现在甚至到6,7岁的衣物,一颗母亲的心都融在了里面。

  待到收拾好了包裹,窗外的雾气更浓厚了。

  但那血月的光芒似乎顽强的要命,还能穿透雾气,带着一片鲜红的落在窗棂之上。

  在坝子那边传来了沸腾的人声,看来官爷果真如他所说,在最后的时间内,效率极高的把所有人都组织了起来。

  也好,如果是在最后一刻,是拼了命才死去,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会甘心了的吧?况且,家中的妻儿老小就在身后的庙堂之中,想来这样也是无憾了。

  “相公,咱们下一步该怎么做?是走,还是留在这家中,还是去坝子那边?”聂娘子自然也听见了这些动静,但她拿不定主意,只能问聂达仕。

  “等着,等着这铜镜有了不同的反应,才做决定吧。”聂达仕饮下了一杯酒,在心中,这是为即将死去的邻里饮下了一杯苦酒。

  天灾,人祸,战争,疾病...古往今来,从来不乏大批人死去的事件。

  活着是如此的艰难,这样看来老天是如此的无情。

  但毕竟一代代的存在着,繁衍了下去,变得更好,能够思考的更多,是不是又是老天的有情呢?

  还是终究人心恶的一面,带来的戾气冲天,还是要由人自己的来偿还?老天只是给了一次又一次的警告?

  聂达仕发现自己如何能想明白这些事情?就像至少战乱,不是人自己之间的残杀吗?

  好像很多问题无解,又好像很多问题早已经有了答案,但对于整个天下人来说,知易行难,皆因克制不了心中的欲与恶。

  这些东西让聂达仕想的入神,杯中的酒也忘记了去喝。

  没有了打更人,也不知道现在是何时辰?只能凭借大概的感觉去推算,恐怕已经快到子时了(23点到1点)。

  夜深露重!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整个小镇忽然狂风大作,把随着一声声不知道是什么的呼号声,就像有千军万马瞬间到达了小镇之中一样!

  之前坝子上还沸腾的人生一下子变得安静无比,聂达仕拿着酒杯的手一抖,杯中已经凉了酒就洒了半杯在桌上。

  “相公!”聂娘子忍不住握住了聂达仕的手,整个手掌冰凉。

  就算早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待到这一刻来临之时,哪个女子不会有一丝害怕?

  聂达仕相比反倒镇定许多,他是一个男人,他剩下的事情就是无论如何要保住小儿的平安,如果他和妻子注定要死,至少也要让他死在妻子的前头,用最后的生命护住他们。

  所以,他镇定。

  一口喝下了杯中的残酒,聂达仕站了起来,对聂娘子说到:“别慌,我且去看看铜镜是如何的反应?”

  事到如今,只能依靠老道留下的铜镜了。

  说话间,聂达仕拍了拍聂娘子的肩膀,聂娘子紧紧的抱住小儿,点了点头。

  而聂达仕则借着烛光,大步的走到了门前,一把推开了家中的木门。

  门外,雾气已经浓重的连自家小院中的一切都看不清楚了,而且雾气之中带着一丝丝的黑气环绕,但却离自己的门前,始终有半米左右的距离。

  聂达仕稍定心神,转头望向了门框之上的铜镜。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更,天气好热,我不想吹空调。我忽然有点儿想吃凉糕,我发现我在小黄框里说了两句废话,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