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二章 妖祸(下)

第十二章 妖祸(下)

  只是一眼,聂达仕就忍不住低呼了一声。

  平日里就和一般铜镜没有任何区别的铜镜,在今夜这个时候,上面竟然很是分明的出现了两点血红。

  两点血红是什么意思?

  聂达仕还来不及思考,就被那两点血红之中散发的凶意和强大无比的气场给吓得低呼了一声。

  “相公。”听见了聂达仕的低呼,聂娘子不安的在屋中叫了一声聂达仕。

  “没事,待我再仔细看看。”聂达仕回应了聂娘子一句,似乎也在给自己打气。

  抹掉额头上的汗珠,再朝着铜镜看去,这一次他变得认真了许多,铜镜好像也有回应,他越是认真凝神,铜镜上的物事就看得越是清楚。

  “啊!”聂达仕是个聪明人,很快就发现了铜镜的这番奥秘,当他全神贯注的看去时,终于看清楚了铜镜上的物事。

  竟然是一条黑色的大蛇,头上有一个如牛一般的尖角,在雾气中翻滚游动,之前那两点红色,哪里是什么单独的两点红色?分明就是那条大蛇的眼睛。

  从未想过有这种存在的聂达仕,在初见之下,如何能够不惊呼?

  但只是半声,他就很快捂住了自己的嘴,怕惊吓到还在房中的聂娘子。

  如果铜镜只是有这般功效,显然很难配得上是那老道给的物事,也别说能够保住小儿的命。

  即便没有参照物,聂达仕也不知道那条蛇有多大,但仅凭它在铜镜之中散发的气势,聂达仕就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镇子的人能抵抗的存在,如果是皇朝的部队呢?这种假设显然是没有意义的。

  镇定了一下心神,聂达仕再仔细的看着铜镜。

  在这个时候,铜镜之中的景物渐渐缩小,就只能看见那一条大蛇游弋在雾气中,朝着一个方向前进,而那个方向,已经隐隐显出了小镇的轮廓。

  聂达仕的脊背忍不住起了一窜鸡皮疙瘩,在这么阴冷的风中,汗珠儿也密布了全身。

  看那距离和大蛇的速度,只怕是不出一炷香的时间,它就要到了。

  而且有了对比物,聂达仕终于能够估算出大蛇的大小,怕是有三十仗左右(大概百米),就算那是在乡下,听过最厉害的猎人,讲起山里的传说,也就只说见过祖辈见过十丈的大蛇,那气势就已经惊天动地。

  三十仗是个什么概念?还能在空中架雾飞行!这根本就超出了聂达仕的认知。

  怎么办?怎么办?聂达仕的脑子中有些乱...下一刻,他鼓足了勇气盯住铜镜,不停的在想着,铜镜啊铜镜,你到底有什么作用?能不能给我暗示!

  当初那老道走的太匆忙,根本就没有说铜镜到底是什么样的用处?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聂达仕想得入神了,忽然脑中就如同被敲了一下,莫名的也模糊的知道了一点儿关于铜镜的信息,原来这个铜镜是用来观察和掩盖气息的。

  之所以能看见藏匿的大蛇,就是因为它感应到了大蛇的气息。

  而那些雾气没有靠近聂达仕的房屋,全因为铜镜掩盖了他们的气息,让大蛇没有锁定他们。

  可是,这好像只是仿造某一种很厉害的器物做的一件法器,作用是有限的。

  小镇原本就存在着几千人,所以那蛇妖没有注意到聂达仕一家微小的气息,但若蛇妖开始吞噬小镇的人,随着人的减少,聂达仕一家的气息就会越发的明显。

  另外,铜镜还有一个小作用,就是一般法器都会有的作用,破障还明。

  镇子上的人之所以找不到出口,就是因为蛇妖提前在这里施了一个小术,用自身的气息封锁了小镇,说简单点儿,就像是鬼打墙一般的存在。

  拿着铜镜,可以破除这些雾气,找到小镇真正的出口。

  这些信息只是瞬间就出现在了聂达仕的脑中,只是一秒种,聂达仕就做出了决定!

  走,马上带着小儿离开这座小镇。

  蛇妖既然只封锁了这座小镇,那么镇子之外,它应该是不会动手的,自己和妻子的命数已定,走出小镇也是死。

  但小儿他的命不是,老道说全力保住小儿的命就是这个意思吧?

  想到就马上去做,因为顷刻之间,那蛇妖就要到小镇之上了。

  聂达仕冲进了屋中,拿起了娘子收拾好的那个包裹,从娘子手中抱过了小儿,深深的看一眼聂娘子。

  聂娘子身子有些微微的颤抖,抬头看着相公,又留恋的望了一眼屋中的一切,简单却整洁,烛光跃动之中,桌上的吃食残酒还并没有收拾。

  倘若小镇瞬间就倾覆了,要多久才有后来人会发现这里曾经有一个温暖的家?毕竟,在小镇这几年的日子是这一生之中过得最温馨平静的,怎么能让人不挂念?

  聂娘子的泪水包含在眼中,但很快就站了起来,柔声说到:“相公可是有了决定?”

  “嗯,今夜无论如何,也要带着小儿走出镇子。”聂达仕却是没有时间伤感了,支会了聂娘子一声,就转身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聂娘子赶紧的跟上。

  之前,一直哭闹了很久才平息的小儿,在这个时候也没有睡去,却分外懂事的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平静的任由父亲抱在怀中,不挣扎也不哭。

  但若仔细看去,却能感受到他的眼中分明闪烁着熊熊的怒意。

  可这个时候,聂达仕和聂娘子已经无心注意这个了,聂达仕伸手取了挂在门框上的铜镜,一手抱着小儿,一手把铜镜紧紧的拽在手中,大概辨别了一个方向,就朝着那里快步的走去。

  人们大多和官爷聚集在坝上,从刚才镜中看到的,也知那蛇妖会从南门而来。

  小镇两个出口,他只有带着妻子,从北门走,才有一丝把小儿送出去的希望。

  聂达仕的脚步很快,大步的迈着,甚至比小跑还快....聂娘子是女人家,肯定跟不上这样的步伐,只能跑着跟上。

  在这个时候,不能有任何的抱怨,甚至比之前逃避战乱还要残酷,不可能因为是女人,就成为拖累的借口,要活下去,就必须这样。

  经过了战争残酷的聂娘子,比谁都更懂得这个道理。

  “为什么不能提前出小镇?”在喘息间,聂娘子不由得问了聂达仕一句,并非抱怨,而是担心小儿的命运。

  “那妖物不来,这镜子根本就不会因此发挥作用,我大概知道,还是借助了一点儿妖物的气息,这镜子才...才‘活’了过来。”聂达仕不知道怎么形容,只能这样给妻子解释到。

  他何尝不想提前做好准备?但在铜镜不能发挥作用的情况下,他又如何敢贸然行动?提前把小儿送走?他不是没有想过,但这茫茫的天下,因为战祸已经没有了亲人,送到哪里去能够放心?

  听那老道的意思,会来接应接走小儿,只要自己夫妇二人,能够保得住小儿这一时的平安就够了。

  这样想着,聂达仕的脚步又加快了几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镇子之前疯狂呼啸的风,突兀的静了下来,那一轮挂在天上的血月突兀的终于被雾气遮挡住了。

  时间在这个时候,仿佛有了半秒的暂停,接着在绝对的安静之中,一声呼啸的声音从南面传来,接着一个声嘶力竭的声音开始疯狂的叫喊:“蛇,好大一条...”这话还没有说完,这个声音就突兀的没有了!

  偏偏是这样,更加的让人心惊胆战。

  “别回头,走!”聂达仕催促了聂娘子一句,然后把铜镜放入了怀中,一把抓住了聂娘子的手,把她扯到了自己的身前。

  聂娘子不敢回头,在前方跑着,聂达仕从怀中掏出了铜镜悄悄的看了一眼。

  就只见那条大蛇已经游动到了那个坝子的上空,一股怪风从它的口中吹去,下方的人根本都还来不及反应,就被纷纷吹迷了眼,如同被关进了黑暗的笼子之中,开始四处奔逃,哭喊,乱撞。

  原本就是被临时组织起来的,在看见这条大蛇以后,勇气都消失了大半。

  很多人连武器都握不住,哭天喊地的朝着天女庙跑去,看样子是想带着家人子女跑...而也有人在大呼,叫着庙中的家人子女快跑...

  这一幕人间惨剧,看得聂达仕目龇欲裂,这些都是他平日里相处不错的邻里啊,谁和谁没有几分交情?

  但看下一刻,那蛇妖张开了大嘴,吐着猩红的信子,只是朝着下方一吸,就在铜镜上看见有一股白色的气息从人的口鼻之中冒出,到了大蛇的嘴里,被它吞了下去。

  那些被吸的人立刻软倒在地,生死不知。

  聂达仕心惊的想起老一辈的传说,就说妖怪是要吸那人的生气的...因为人的一口生气之中,带着一丝人的灵气,妖物就需要这个。

  聂达仕也不知道这传说是否真的,但今日看来,就是如此!

  怪不得人死之极,气息会很不正常,所谓落气也就是一口生气再也提不上来,落了下去...就代表身死。

  在这一刻,聂达仕心乱的很,差点儿忘了收起铜镜。

  直到聂娘子疑惑的催促了一声,聂达仕才反应了过来,继续带着聂娘子朝前跑去。

  只是最后一眼,他看见铜镜之中,那怪蛇竟然一口吞掉了三个人软倒在地的身体,自己也差点被吓得肝胆欲裂。

  原来,妖物是真的要吃人的!


仐三 说:
今天的更新完毕,大家看书开心,我也很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