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五章 成长

第十五章 成长

  无名峰的半山有一处瀑布。

  冬日细小,夏日却是气势如虹。

  瀑布之下有一处不大的浅潭,常年波光粼粼,水质清透,潭底卵石密布,时而有游鱼窜动。

  沿着浅潭缓缓而上,是一处苍翠树林,其中不乏参天枯木,郁郁葱葱。

  树林之间有一石崖突兀而生,如利剑参天,崖头却突然山势一柔,有一个平缓石台,远看如同斜依着瀑布。

  石崖之上,是一座简单的院落,原木搭建,透着古朴的气息。

  这就是疯道人所居之处。

  从他抱回小儿,转眼已是三年,天赐之子,资质岂是常人能比?

  半岁修习,两年半的时间,竟然已经练气小有成就,惊动山门。

  “阳生,还有一个时辰便要去那游龙峰听师祖论道,你若再贪恋浅潭游玩,怕是要误了时辰。”斜坐在石台边缘,疯老道穿着一件儿半敞开的道袍,拿着一个鸡腿,口中唤着阳生,眼睛却盯着天上的游云,并不是太过在意的样子。

  可随着他的话音一落,石崖下的浅潭却传来了‘哗啦’一声破水之声,一个小小的脑袋探出水潭,快速的朝着岸边游来。

  上岸之时,两条尺许长的鱼儿被他随手扔在了岸边,抬头望着正在看浮云流动的疯老道,开口竟是:“师父,你说这鱼是要煲那鱼汤,还是烤着吃?”

  这声音气度沉稳,却还是难掩那童稚之音。

  原来从这浅潭之中上岸的不过是一小儿,可远远看去,都已能够看出他小小的身躯结实而有力,从身高来看,大约等于那世间5,6岁的孩童。

  这就是当初被疯老道抱回的小儿,如今已是三岁。

  被山门师祖赐名聂焰,字阳生,道号长悟。

  名下之意,已堪破他一生将会性烈如火,与五行之火相亲。

  而长悟则是对他一生之要求,如同后世《葬花词》有一句葬花词一般‘质本洁来还洁去’,生来一颗剔透玲珑心,能够最终堪破红尘万丈,还一颗剔透玲珑心。

  “若是不悟,生生世世同样不可规避轮回之苦。”

  听见阳生的呼唤,疯老道想的有些入神,低头却是看见两尾银色的鱼儿在石滩上不停的跃动,似是用力挣扎想要回那石滩。

  疯老道不禁微微一笑,一个翻身,竟然从那石崖直直的跃下,如同一只展翅的大鹏,带着呼啸的风声,只用脚尖小小的借力,不消片刻,人已经到那浅潭边上。

  “听你的意思?今日师祖讲道,是不准确去了?”疯老道面带笑容,咽下了最后一口鸡腿,说话间已经到了小聂焰的身边。

  打量那两尾鱼儿,却是无名峰这条河流溪涧才特有的细银麟鱼,肉质细嫩少刺,鲜美无腥,堪称极品美味,只是罕见了一些。

  “不去,又是讲那什么天道感悟,却没有什么具体的术法可讲。不去,不去。”面对疯老道的询问,小聂焰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儿,黑白分明的大眼一转,却是连番摇头否定。

  疯老道看着小聂焰心中一声叹息,这里到底不是真的上界,说是避世远离人间的地方,不沾红尘种种俗事,但到底还是在这人间红尘万丈之中,这天赐之子的不凡在这人间侵染的三年,已经越来越褪去了那股天人灵动之感,像是一个世间的孩子了。

  一颗剔透玲珑心,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真正的入世,怕的就是这种不沾尘埃之心,才是真正的情劫难过。

  就如一张白纸,不写画倒也罢了。

  一旦写画上一笔,更容易体现出浓墨重彩的味儿。

  如今,便是已经表现出来了。

  对那降妖除魔有着深刻的执念。

  再一念,想到底也是天赐之子,若是冲破了大脑的桎梏,想起种种,特别是婴孩时一番遭遇,这世间怕要再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这老天爷,降临此子到底何意?

  疯老道心中念头重重,面上却是不表现出来,而是拾起两尾细鳞银鱼扔出了浅潭之中,那鱼儿极其灵动,一入水,便是摇头摆尾一个转身,荡开一阵波纹以后,就已经游得远了,再捉住已经不能。

  “师父,你扔了我的鱼,这鱼可不好捉,我等了好几天呢。”聂焰不满,小脸鼓起,红润的脸色儿,显得红彤彤的可爱,却也难以遮掩入鬓的眉尾,挺直的鼻梁带来的一股锋锐之气。

  若非是那黑白分明的大眼还有一丝柔和天真之意,只怕这小小三岁的孩童,就有一股让人难以接近的冷漠气势。

  “我前日对你说什么?万事皆有度,以克己贪。这细鳞银鱼,一月吃上一次就好,这个月我们已经喝过一次鱼汤,你再捉上来,我就应允你吃了吗?”疯老道收起了玩世不恭的表情,变得严肃了几分,郑重的对聂焰说到。

  聂焰却是用黑白分明的大眼看了一眼师父,口中却道:“心中分明想吃,去克制了,也不是真的就不想了,那表面功夫又有什么意义?”

  疯老道眉头一皱,看来开智太早,心智早熟,灵气十足也不见得是一件完全的好事,此子若不能在山门好好被引导,那如火之性怕是要焚烧整个大地。

  “若不克制,那便是任其发展吗?”

  这般问话,让聂焰一时语塞。

  而疯老道却是上前牵住了聂焰的手,说到:“这就好比在一件事情未做成之前,可以做那诸般的准备,防止事情会变得更加糟糕。一颗心未真正感悟之初,没有直达其本,却可以克制自己的行为,语言,而不是任由欲望控制自己,就是那诸般的准备,懂了吗?”

  聂焰皱起了自己的眉头,似乎对师父的话有所悟。

  疯老道却是说到:“阳生,你已经错过了师祖多少次开坛讲道了?”

  聂焰却是不好意思的抓抓脑袋,小声说到:“算来已有八次。”

  “今次又不去?”疯老道停下脚步,斜睨着聂焰。

  “不去。”聂焰底气不足,但到底还是不想去,若不甘愿去听,坐在那里也没有任何的效果,这种直来直去的自我自小就已体现在他身上。

  “也罢,那就不去。”难得的是,疯老道不知为何,却是应允了。

  换得聂焰一阵欢呼,师徒二人携手同归那石崖之屋。

  转眼,已是夕阳漫天。

  而今日,疯老道不让聂焰前去,也是有其深意。

  此子三岁已经练气有所小成,而有的术法却是越早传于他越好,因为越是高深的术法,所需的领悟时间就是越长,此子除妖之心已经根深蒂固不可扭转,这事也是在行天道,所以疯老道暗下决心传那《镇妖十三篇》与此子。

  原本心中忐忑,这是山门压箱底的几部秘术之一,不知师祖是何意?

  却不想师祖在他开口之时,便已应允,实在出乎疯老道所料。

  要知惊天秘术传与三岁小儿,听闻就如同一个笑话一般,疯老道根本就没有把握师祖会答应,只是想要先提起此事,让师祖在日后能够应允。

  于是,聂焰初满三岁。

  终开始修习《镇妖十三篇》惊天大术。

  初篇《刺魂篇》小成于聂焰六岁,震惊整个山门,已是有有心人开始揣测此子出身不凡,但却没有得到任何的明示。

  山中修行无岁月,时光却偏偏如流水一般不可追。

  转眼,又是七年的岁月。

  在这七年当中,与聂焰相处最多的自然是那疯道人,除此之外,整个小道界,聂焰只熟悉一位徐师伯和徐师伯的两位弟子,其余修者,只是泛泛之交,甚至连名讳都不曾知。

  但这里是哪里?是称为小道界,这天下间最顶级神秘的山门,本质是一个避世的山门,在这里清修的道人百数有余,规矩宽泛松散,只有一条铁则不可动摇。

  一旦出了此界,若想要再回来,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除非在人间已经有了超然的声名,天大的功德,才可重回山门清修。

  除此之外,只要不违那天道,任你翻了天去,也不会理会与你,不认识山门诸多同道又算什么?

  是夜。

  聂焰阖上了手中的书本,忍不住喃喃自语:“没想到世间流传的XX,竟然是师叔祖的弟子,也不知道他会山门没有,倒是想要一见。”

  他手中的书原是一本杂书,是师父从山门借来,与他消磨闲暇时光。

  书中记载的是一些山门的历史,往事,出彩的人物。

  聂焰一看之下才惊叹,这世间名声显赫的修者,甚至成为传说的修者,竟有半数出自小道界,少年心中如何不心驰神往?

  却就在惊叹之余,木屋大门被推开,不用回头,光听那有些散乱的步伐,就知道是疯老道回来了。

  “师父。”聂焰回头,嘴角自然带起一丝笑容,多年的山门岁月,说是和师父相依为命也不为过,显然师父是他生命之中最重要的一位。

  “嗯。”疯老道随口应了一声,却是在桌上随手扔下了一些物事。

  却是一些药草丹丸,随意一样,在人间都是了不得的宝贝,在这里却是山门分给众修者的资源,谈不上多么珍贵。

  聂焰见状,自然的去收拾了起来。

  修者修行,如果条件允许,自然不能断了草药丹丸,以强己身,只是收着收着,就觉奇怪无比,怎么这一次师父领回来的东西如此之多?早已经超过了往日的定例。

  “师父,这是?你立下大功了吗?”聂焰心中好奇。

  疯老道却是深深的看着聂焰,说了一句:““今日,你一位师叔祖开了大阵,一件事情已经定下来了。所以,我就领回了这些,往后每一月我们师徒的定例都是如此。具体的说来,我的定例是不变的,多出来的却是你的定例。”

  “这是为何?”聂焰心中隐约生出一股不安的预感。


仐三说:
今天的更新到此,我要理顺一下聂焰的成长轨迹。大家看书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