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六章 流水

第十六章 流水

  面对聂焰的问题,疯老道短暂的沉默片刻。

  又是一个早春时节,在这夜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滴滴答答’下起了丝丝细雨。

  烛火旁,木桌上,他轻轻推开了聂焰,开始自己动手来整理这些草药丹丸,聂焰不急,就在一旁等待着。

  “开大阵,山门每十年必然举行一次。从你入山门到现在,也是刚好十年。这个大阵一般用来推算山门的以后十年,也会粗推一下门下众人的命运。五年以后,你会第一次去参加开宿慧的法事,到那时,也就是你下山之际。”疯老道把一捧草药不紧不慢的包进油纸包,总算说出了这番话。

  聂焰的神情先是平静,接着却是一抹难以置信,望着疯老道说到:“莫非师父,你要赶我下山门?离开这小道界?”

  “我岂会赶你下山,这一切是你自己的命运。”疯老道望着聂焰平静的说到。

  “那好,我知道了。”聂焰对疯老道轻轻点头,开始帮着疯老道一起收拾桌上的一切。

  只是也不知道今晚是否‘倒春寒’,这细雨下着下着就很凉了,就像冬日里的雨。

  回到屋中,聂焰辗转难眠,莫说入定,就算要放开了睡,也是不能成眠。

  起身,推窗,夜色把整个如同仙境一般的小道界彻底的掩盖,只剩下群山的剪影。

  离开师父,他从未想过。

  就如离开了这片小道界,他又该往哪儿去?

  这件事情,疯老道说起过一次以后,就再未提起。

  仿佛是一个默契,聂焰也再未问起。

  山间的日子平淡,平淡到有些寂寞...师徒二人相依为命,却也不觉得难熬。

  这一日,徐师伯携两位弟子来喝过酒以后,聂焰才发觉,凉酒已经不能入口,需温过才好了。

  抬头看去,石崖前的瀑布早已成了细小的微流,瀑布之上的河流也已冻住,偶尔一块浮冰会从上方落下,落入长年不冻的浅潭之中,溅起一团水花。

  远山近水,或多或少都覆盖了一层薄雪。

  唯一不变的就是那笼罩在小道界的一层层如烟薄雾。

  岁月不可细算,自己在这里已经呆过了多少个春夏秋冬了?聂焰看着远方有些恍惚。

  师父的脚步声却打断了他的沉思。

  “焰儿,沉骨汤已经熬好,随我去后院吧。”出现的不是疯老道又是谁。

  这番年月,他的酒量越发的见长了,把徐师伯灌了一个半醉,自己却一点事情都没有,甚至没有耽误帮他熬那沉骨汤。

  所谓‘沉骨汤’,是小道界‘九汤’之一,是顶级的香汤。

  作用在其骨,长期的侵泡沉骨香汤,可以让骨沉如铁,坚韧强悍无比,强其骨,才能强其筋肉,这也算是一个根本。

  早前,聂焰所用的香汤绝对不是沉骨汤那么顶级的存在,直到那一日师父领回了那么多‘定例’以后,聂焰才开始泡起沉骨汤。

  随师父来到后院,果然后院的小池之中已经是蒸汽腾腾,沉骨汤中特有的一股异香味弥漫在整个后院。

  升腾的蒸汽和薄薄的白雪相映成趣,聂焰看得开心,忍不住麻利的脱去了身上的衣物,一个扑腾就跃入了后院中的小池,畅快的游动了一下。

  小池不大,如何经得起聂焰这般折腾?眼看着有不少香汤就要洒出池外。

  站在不远处的师父一个掐诀,那些扑腾而起的水花,竟然又变成了一股水流,重新落回了池中,洒了聂焰一个满头满脸。

  “师父,你就是那神仙中人。”聂焰忍不住大笑了几声,难得的冬阳之下,少年的笑容纯真,洁白的牙齿,飞扬的眉眼,极具感染力,让疯老道也忍不住跟着微微一笑。

  从小到大就爱看那师父掐诀施术,就如同小孩子看戏法。

  也忘记了有多少个夜晚,自己因不听话被师父惩罚以后,或者在受了什么委屈挫折之后,师父就会施展一个小术法来哄他了。

  只不过,如今大了,这样的机会越发的少了,只是陡然看见,还能回忆起小时候这一点手段带给自己的快乐。

  “成何体统,都是少年人了,还如此不沉稳。沉骨汤珍贵,岂能这样用来浪费?今日罚你多泡半个时辰,不把汤中药力吸收的一丝不剩,不准离开这小池。”看着聂焰,疯老道收起了那一丝微笑,故作严肃的走来,坐到了小池之旁。

  在那里有一个大大的竹编筐兜,里面装着一些洗干净的,却显得有些陈旧的衣物,和一些针线,聂焰自然认得,那是他小时候所穿的衣物。

  如今,早已穿上了小道界的道袍,那些衣物也是用不上了。

  只不过,小时候调皮,满山乱窜,这些衣服再是耐磨,也被聂焰弄出了不少破口,也记得每一次师父都会很在意,见他衣物有破损,必定惩罚一番。

  慢慢的,聂焰也懂得了爱惜衣物。

  却发现,早已经没了小时候那‘特别的’不同于门人的衣物可穿,剩下的都是道袍了。

  面对疯老道此刻的严肃,聂焰并不放在心上,师徒相处十几载,他早就摸透了疯老道的脾性,若真的发火,非但不是此般严肃的脸色,反倒可能是笑容满面,就像一只‘老狐狸’。

  他用擦澡布在脸上畅快的抹了一把水,笑说道:“师父就是贴心,怎知道徒儿嫌这天气寒冷,想要多泡泡这沉骨汤?”

  “哦?既然如此,那晚饭时间你也泡在这里吧。今日你徐师伯抓来了一只野兔子,听说是偷食山门药田的那一窝野兔终于被抓住了,分得的一只。食山门药田药草所长大的兔子,想那滋味...啧啧,更别提其中的滋补了。另外,我为招待你徐师伯,也抓了好些细鳞银鱼,一番酒饭下来,还剩了好些。浪费总是不好,今晚我一人吃了罢。”疯老道不动声色,从那竹筐里拿起了一件聂焰小时候的衣物,有些笨拙的穿着针线,一边穿着,一边说到。

  “啊,师父不要,徒儿知错。”聂焰怪叫了一声,赶紧作揖讨好,又少不得从疯老道手中接过针线,帮他穿针引线。

  这师父平日里,耳聪目明的样子,怎么到了穿针引线的时候,却是眯着那眼睛,犹若看不见呢?

  想到这里,聂焰不禁抬头看着师父。

  发现,几载的岁月过去以后,师父到底还是老了一些,之前花白凌乱的头发,如今已经快要接近全白。

  脸色虽然红润,但额头眉眼之间,已经有了不少的纹路。

  “师父,你...”聂焰心中有些激动,是一种疼痛的激动,却不知道如何表达。

  疯老道斜了聂焰一眼,说道:“是想说,我怎么老了一些?”

  聂焰沉默,把手中已经穿好的针线递给了师父,师父接过却是坦然的说道:“除了神仙,谁能免于一死?就算那神仙,也难免有损落的一天。修者所求最终,无非长生大道,但这一点,莫说是我们这尚在人间的小道界,就算那神秘的所在,好像随时可以触摸的那个地方——道界之中的修者,也不一定能触摸到那无上大道。”

  说罢,师父叹息了一声,看着聂焰说道:“所以,不用在意。老了也就老了,死了也就死了。不为结果,只为这一生有所求过便已足也。”

  “师父,你莫给我将这些大道理。我听不进去。”聂焰心情有些沉闷,重新泡入了那小池子之中。

  他没有多余的愿望,但愿此生能够长伺师父左右,便也觉得满足了,日子这样过下去也没有什么不好。

  疯老道却是不理他,只是接过了针线,开始缝补手上的一件小衣。

  到底是男人,并不擅长做这个,针脚时不时就会显得有些不整齐,甚至歪斜。

  但疯老道却给了这件事情十足的耐心,缝补的不好,有挑开来重新补过。

  师徒之间的气氛安宁而平静。

  聂焰到底是那少年心性,很快就忘记了之前的不畅快,转头看了一会儿师父缝补衣衫,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觉得无聊了,忍不住对疯老道说道:“师父,你缝补这些衣物是为何?我早就已经不穿了,莫非你要收一个小师弟?”

  若真的收一个小师弟,那便好了。

  疯老道闻言却是一愣,说道:“在这小道界,够资格当我弟子的不足五指之数,在那人间,更不知道能有几个?我的术法多主杀伐,若不是天定,若不是心性极好,根本不可能成为我的弟子。”

  “那师父你缝缝补补,却是为何?”聂焰忍不住好奇问到,这件事情,师父已经进行了半年了。

  只要一有那空闲,必定在这里缝缝补补。

  奈何手艺太差,又讲究要缝补的完美,直到如今,也没有完成这件事情。

  疯老道沉默,继续缝补着衣衫。

  “是为修身养性吗?”聂焰不甘继续追问。

  疯老道缠不过聂焰,终于是放下手中的衣服,看了一眼难得的冬阳说道:“这个冬天过去以后,你便已经十五岁了罢?”


仐三说:
老有书友问起加更的事情,我如今先做好眼前吧,能够在一定的时间更新再说加更。饭要一口一口吃,难得的是我已经在努力的做好了一个开头的情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