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十七章 泄密

第十七章 泄密

  疯老道陡然提起这个问题,让聂焰忍不住心中一冷,接着就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刺痛。

  这种不痛快,让他忍不住猛浇了几捧水在脸上,撇嘴,赌气并不回答疯老道的问题。

  有的事情不提起,并不代表忘记。

  聂焰如何能够忘记,师父说他开宿慧以后便要下山的事情?又如何能够忘记那个夜晚,春雨微寒,一夜难眠,在窗台前坐了一晚的往事。

  他不答,疯老道也并不追问。

  仿佛手中的衣衫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聂焰看得生气,忍不住一把夺过了衣衫,却不想用力稍大,刚刚缝补的那处口子又被扯大了一些。

  “你!”一直还算平静的疯老道终于忍不住浮现出了一丝怒气。

  聂焰那如火的性子在如今早就表现了出来,顶着师父的怒火毫不畏惧的说道:“你若不抛弃我,赶我下山?我如何会离开你身边?!这些年,我一直不闻不问,努力修习,也不忘你所在意的品性,希望有一日你能念我师徒二人情分,不要再有这种想法,能够让我长伺于你身边。可你终究心硬如石,莫非只有这样,才能展现你是一个能够斩断七情六欲,堪破红尘的修者吗?”

  聂焰一番话,说的疯老道眉头紧皱,刚要发火,却又看见他通红的眼眸,终究是叹息了一声。

  把那件扯坏的衣服小心的收进了竹筐里。

  聂焰从小池中长身而起,忍不住心中的痛苦和愤怒,抓起那件衣服扔进了还在冒着蒸汽的小池之中,说到:“也罢,我一个弟子在你眼里,或许不如这件衣服重要!你何不让剪烂了这小道界所有人的衣服,让这些破烂衣服任你修身养性?”

  疯老道也不管聂焰,只是跳入池中,拾起了那件小衫,说到:“为师常让你修身养性,皆因你性烈如火,暴烈难驯!原本这番心性绝对不适合修习我这杀伐之术,却因你难得一颗赤子之心,心性纯正!或许天地就需要你这样一个嫉恶如仇的敢杀之人来匡扶正气。”

  说话间,老道已经从池中走了上来,顾不上湿淋淋的衣服,而是望着聂焰一字一句的说到:“可我是你师父,不是那天地。你匡扶正义,心怀天下无辜百姓,我会为你骄傲。但于我来说,我不需要一个这样的弟子一定要让我骄傲。我却是担心你如此的性子,难免会做出让自己悔恨的事情,到时你会心痛,为师也会难受。是以,才会让你修身养性。”

  “师父!”聂焰狠狠的抹了一下眼睛,已经少年英俊的面上,却难掩那股悲伤。

  若是如此待我,怎肯忍心赶我下山?

  这一副画面似乎带着双重的心痛。好像生生世世都难逃这种悲伤,更会追悔一般。

  疯老道却是没有理会聂焰,只是把手中的小衫举在了聂焰的面前:“你能一定保证,今天扔去这件小衫,日后就一定不会后悔?记住今天的事情,以后并不奢望你能三思而后行,理智百般思虑,原本就不是你的性格。却但愿,你既然已是如此性格,就要更加敢爱敢憎,敢错敢认,既然已经是那烈火,就要有那漫天也无惧无悔的气势。”

  聂焰仍旧不知道这小衫背后到底代表什么?但师父的一番话却是郑重记在了心头。

  而疯老道却是有些意兴阑珊,似乎不想再多说什么?收拾好了竹筐,就离开了后院,只是踏出院子之前,他突然回身看着聂焰:“还记得你小时候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

  “斩妖除魔,成为那斩杀世间妖物的英雄。”聂焰不明白师父为何提起这个,却是下意识的喃喃自语说到,仿佛一种本能。

  “如今,你已经是甚少提起了,但是不是如同本能一样的,还未忘却?”疯老道目光深沉的看着聂焰,然后摇头说到:“可你却一定不是为了当那英雄,你的一颗心如那一张白纸,一开始遇见什么了,变会沾染上什么。玲珑剔透,污垢自然沾染不上去,那情却怎能是污垢?”

  “师父,你在说什么?”聂焰分明就不懂疯老道的话,只道今日师父像是有一些不对劲儿?

  疯老道却摇头:“你很快就会想起。而我曾经置身事外看你,情关难过,相处十余载,你也把我带入了其中。我或许更上层楼,或许此生就陷于此,但这些岁月,为师可提早说与你,为师无悔。”

  “师父...”聂焰喃喃的叫了一声。

  疯老道却是早已经离开,只剩下后院的木门‘吱呀’作响,仿佛它也想诉说这些年,师徒二人在这石崖院落之中的故事。

  随着冬雪的消融,春日的生机就这样徐徐道来了。

  聂焰出生就在冬春交汇之际,一转眼,也已经十五岁了。

  今日,师父的踪影是越来越难见着,很多生活上的琐事,甚至都是拜托徐师伯的道童来照顾聂焰。

  只因为他要全心为聂焰的第一次开宿慧前往小道界的中心祖山,小龙峰去做那准备。

  开宿慧无疑是小道界的第一大事。

  此生能成为修者的,全是那有天分,有灵根,有宿慧的人,否则怎么也不可能顺利踏上修者一途。

  何况小道界之中全是那顶级修者呢?

  而宿慧是什么?是数世累积的智慧和心得,心性....开宿慧不一定是要想起了什么前尘往事,前世种种!

  却是把数世累积之所长开发出来,充分所用。

  再不济也会提高悟性,智慧!

  但表现方式又各有不同,有的人开了数次宿慧可能只是提升了一丝悟性,有的人却是在开了两三次宿慧的情况下,就能看透前尘,得更多领悟与智慧。

  却鲜少有人能在第一次15岁左右开宿慧就有所得。

  聂焰不明白师父为何如此在意他这一次开慧,毕竟是第一次啊!也不明白师父为何偏偏就选在此际,会让他下山?

  想起这件事情,聂焰就觉得意兴阑珊,这一下山,不知何时才能回这小道界之中?

  经过了那一次的交谈,聂焰心中早已经没有了怨,只猜测师父恐怕另有深意也未知?只是暗下决心,一定要做下那惊天功劳之事,早日回山,从此清修,再平淡度日,守在师父身侧。

  此时,徐师伯家的童子已经提来了新鲜的山泉,倒进正在熬煮的沉骨汤之中。

  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有些陶醉的闻了一下沉骨汤的香气,转头笑着对聂焰说到:“聂哥,真是羡慕你,在山门之中定例不仅远高于门人,这番年纪沉骨汤都已经泡了几年。”

  聂焰正在研读领悟一本术法之书,忽听闻这小童这样提起,不由得放下了手中的书本,有些好奇的问到:“这定例倒也罢了,我也不知道我这多是多多少?代表什么?可是这沉骨汤也只是九汤之一,还有另外八种,很是新奇吗?”

  “聂哥,这哪里是新奇?!这分明是珍贵!别看山门有九汤,但这九汤是传说上古大巫流传下来的‘天方’,就算那师叔,师伯级别的人物,一年得泡一次,都算奢侈了。到了师祖,师叔祖那一辈一月能泡一次,也是莫大的机缘了。当日,师祖开山门密室,让你师父为你选九汤之一,就已经震动山门。却不知为何你师父偏偏选择了下三汤。”童子一说起这秘辛往事,滔滔不绝。

  却听得聂焰愣在当场。

  他以为自己在这小道界极没有存在感,甚至常常连师祖讲道也推脱不去,门人弟子不认识几个,却不想师门会如此重视于他?

  只是...聂焰想到这里,不由得抬头问到:“下三汤又是什么?”

  “下三汤就是指九汤之中作用于身体的啊,但修者不是更加注重‘灵’这一方面的吗?若是要选,那下三汤未免有些鸡肋了,不知道你师父为何做此选择?”童子说话间,也是不解,又把另外一桶山泉水倒入汤中。

  聂焰彻底的无言了,看来师父瞒着自己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这下三汤的选择又是为和什么?

  莫非要自己开慧以后,才会彻底的告知自己吗?

  可那童子到底是个小孩童,有些多嘴,忍不住又说了一句:“不过聂哥,你也应该得这待遇。我听我家上人(徐师伯)说起,你是那天命之子呢。”

  天命之子,莫非就是师父要自己下山的原因?

  聂焰心中好像有了一些答案,但终究不是确定,只能藏在心头。

  如今,莫说去问师父,他说不说这个问题...而是连师父人影都不见。

  就这样,又过了十日。

  疯道人终于回到了那石崖之上,已经快一个月不见他的聂焰,忽然发现此刻站在门口的师父,像是衰老了十岁不止。

  “焰儿,明日,便是你开慧之日。”师父有些憔悴,连声音都显得疲惫,开口第一句话却是这样。


仐三说:
大家的宿慧问题,下一章就见分晓,稍安勿躁。今天的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