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章 无名

第二十章 无名

  扁舟悠悠从蜿蜒曲折的河流驶过。

  聂焰站在轻舟之尾,在这个时候,不要说小道界,就连掩藏小道界的漫漫群山也已经渐渐望不见。

  一钩残月,漫天繁星,水声潺潺。

  人间红尘只在记忆之中见过,而在记忆之中想起,又如同泛黄的书画,久远的有一些不真实。

  夜色下。

  山宁静,水清幽。

  只是在这宁静清幽之中又潜藏着什么?谁也无法知道。

  “小道哥儿,先睡吧。接下来这一段水路不是出道界的人该看的。虽然规矩不是甚严,但老汉我也一直遵守着这些‘神仙’的话,小道哥儿,不要让老汉为难啊。”就在聂焰思绪悠远的时候,老船翁开口恳求了聂焰一句。

  聂焰收回了望向小道界的目光,默默的点头,走入了扁舟小小的船舱之内。

  又想起师父的话,于是对老船翁说到:“老爷子,我可否在中途下船?”

  “小哥儿,只要不是在这段水路下船,都是可以的。但你可要想清楚,我这船呐,一来一去只有两个点。这去程,就是在吴家湾停。那个地方都已经很偏僻,去最近的县城,最好的马车都要两天的光景。如若这中途...”老船翁心眼儿挺好,忍不住提醒了聂焰一句。

  “无妨,我自有安排。”聂焰对老船翁道谢一声,淡淡的拒绝了老船翁的好意。

  “也罢,你是那神仙的弟子,又怎么会怕那荒山野岭。那小哥儿只管说个地方,老翁停船就是。”老船翁多年来为小道界之中的人摆渡,若说眼光自然是有的,也明白‘神仙’的事情,凡人就不用多问了。

  聂焰感谢老船翁的利落,当下说了一个地方,再次道了谢,便在那狭窄的船舱之中睡下了。

  却不知是不是因为生活从这天起,就开始改变的原因,到底有一些不心安。

  在微微摇晃的船舱之中,竟然是一夜无眠。

  直到快接近清晨的时分,老船翁才把聂焰叫醒,说是聂焰指定的地方到了。

  这个地方是一个水流回水之处,颇为凶险,在回水湾之上,有一座不高不矮的孤山,因为是在荒僻之地,所以这座山就叫做无名之山。

  一下得船来,聂焰就感觉到这回水之处的阴冷。

  细细感受,却是一些落水的冤魂,聚集在这回水之处也是再正常不过,个个哀哀泣泣,因为枉死,投胎不能,如此荒僻之地,又如何找那替身?通过瞒骗的方式‘走脱’,只能在这一片地方徘徊着,渐渐也累积了一些怨气。

  见有生人在这个时分来此,都很兴奋,全都扑了过来。

  但聂焰是何等人物?小道界之中都算高人的唯一弟子,长年修习,而且资源不断,血气充盈的就算十个壮年男子也比不上,这些冤魂如何近身?

  至于那老船翁更是奇了,那些冤魂鬼物近身,身上就会有微微的毫光发出,刺得那些冤魂厉鬼‘哇哇’直叫,寻常人等倒是听不见,只能听见这阴风呼号的更加厉害。

  这一幕,让聂焰微微有些吃惊,莫非这船翁也是修者?

  可仔细感应之下,才发现这船翁身上可能带着什么法器,但也不好多问。

  “小哥儿,老夫就只能送你到此地了。我要赶紧离去,在这儿呆着我不舒服啊。”老船翁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感应的。

  聂焰不动声色,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对普通人说穿,一抱拳谢过船翁就要离去。

  忽然心中想起一事,又叫住了老船翁。

  老船翁就要撑船离去,听见聂焰呼唤,又稳住了那一页轻舟,静待聂焰发话。

  “敢问老爷子,若是我有一日要回到来时之地,该如何找你?”这就是聂焰心中的疑问,在告别之时,师父交代了许多话,偏偏就没有交代这些琐碎,莫非是忘记了吗?

  老船翁面上也稍微流露出了一丝奇怪的神色,但还是说到:“这个简单,只要你去吴家湾那个平常的码头,在旁边的草屋随意一个地方,只要不是太隐秘的地方,刻画上一个小道界的标记,我们看见了自然就会出现。”

  聂焰‘嗯’了一声,小道界的标记他自然是知道的,又稍微踌躇了一下,又开口说到:“万一小子耽误的时间长了一些,那?”

  老船翁笑了几声,说到:“小哥儿多虑了,莫说我等凡人,就算不成天仙,神仙也是寿元有数的。我家世世代代为‘神仙’撑船,也得了很多好处。这营生我不做了,自然有我的子孙去做。这是‘神仙’道长们早已安排好的,小哥儿尽管放心便是。”

  聂焰点头,老船翁欲言又止,但到底还是一抱拳算是别过了老船翁。

  他怎么可能知道,老船翁奇怪师父为何不与他讲这回归的办法?按照以往,不管是否能够回归,总是会告知这件事情的。

  除非——肯定了聂焰已经不会再回小道界。

  这一别,原本就是永诀。

  聂焰不知这些,只是站在这阴风阵阵的回水湾,看着老船翁的轻舟渐渐消失不见,心头涌出了一丝寂寞。

  如今的他哪里知道,他的人生很多时间都是那么寂寞的?

  待到轻舟的身影完全不见,聂焰这才移步朝着山上走去,那些回水湾的冤鬼多少有些不甘心的想要跟上,有畏惧聂焰的气场和旺盛无比的气血。

  看着这些冤魂浑浑噩噩,又有些凄楚犹豫的脸,聂焰心中一软,原本准备掐诀肃清了这片儿地方,也是松了手。

  “你等想要轮回投胎,莫非以为除了替身一途就别无他法了吗?办法多的很,若无人相助,那就自助。这片水域多少有船只来往,也有水下生灵。为他人保驾护航也好,挽救无辜水下生灵性命也罢。多积阴德,自有可以离去那一天,说不定还有想象不到的好处。若是找那替身,投了胎去做那畜生就好吗?别失了为人的机会,任何时候老天都有留一线,哪怕为鬼,也可行善。”

  那些冤魂听了这些话,忽然开始悲号,纷纷冲着聂焰俯身便拜。

  聂焰也不理会,只是转身朝着山上走去,可怜这些冤魂没人点化,人鬼殊途,普通人若是没有特殊的办法,或者与这些冤魂有关联,它们是无法与之沟通,也听不清楚他们说话的。

  自己身为一个修者,就当积了这一德吧,想来也比杀戮来得好,前提是要这些冤魂有心听他。

  如火的聂焰,初入江湖,抱着的还是一颗柔软的心。

  待到他日,火聂恐怕再也学不会留情,怕的只是今日留情,他日就会成为他人之灾。

  在这个时候的聂焰,自然也不会知道他将来之路,只是潜心的爬山,并且奇怪,这几乎人迹绝迹的无名之山,怎么会有一条隐约的小径上山?

  但转念一想,既然师父也知道这个地方,那么有人来此拜祭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在小道界这种山脉群之中呆得久了,爬山这种事情对于聂焰来说就如同吃饭喝水一般平常,他的脚程是极快。

  不出大半个时辰,便已爬到了这无名之山的山顶。

  此处平坦,就如一个坝子,并不大,稀稀疏疏的长着一些树木,时逢春季,嫩草青绿,野花盛放,这片草坪是极不错的,因为树木稀疏,也不遮挡视线。

  放眼望去,河水在山脚下流过,蜿蜒向群山,小道界的方向,倒是美不胜收。

  聂焰肯定不是来看什么风景的,来此自然是有目的的。

  他只是稍微站立了一下,辨认了一下方向,就朝着山顶的边缘走去,这一边也是朝向小道界。

  仔细看去,才能发现边缘有一处鼓起的山包,已经被如茵绿草覆盖,若是不走近了看,根本就不会注意这里,更不会知道这里是一处坟茔。

  聂焰站在坟茔前,沉默不语,

  风吹过少年的黑发,飞扬飘荡,就如同这个盛世的年华,初入江湖的聂焰身上那一种飞扬的气场。

  小道界是看不见了,只能遵循着这个方向,痴痴的矗立无尽的岁月,给予无限思念的目光。

  在沉默良久之后,聂焰终究是跪下了,朝着坟茔拜了几拜。

  “前辈,你的心我是知道的。他日,我若能回小道界,定当亲手将前辈遗物带回,一了前辈心愿。”聂焰对着这无名的坟茔一字一句的认真说到。

  他自然知道这无名之人的心。

  这里就是最靠近秘密水域的地方,再近就是他船翁所说,连出小道界都不能看的水域,连他都只能躲进船舱睡觉。

  不能回去,只能选择最靠近,这边是一种执着的思念吧?

  聂焰也想起了自己在山中的日子。

  修行,成长,青灯之下与师父的相伴,伴着药香的饭菜,无尽薄雾笼罩如仙境的归处。

  赶紧收起了自己这些思念,还未真正离开,怎么能就开始想念?男儿在世间定当要有一番作为才是。

  于是,聂焰又对着无名坟茔说到:“若是聂焰不能回那小道界,也定当继承前辈未完成之事,斩妖除魔,不让一身所学被辜负。所以,也请前辈成全,赐剑与聂焰。”

  说话间,聂焰站起来,开始在这坟茔周围细细的观察,小心的走动起来。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更,常常看大家猜测三部曲,想说这并不是完全对的,只能说如果真的我想要完成最后的一个梦想,决定写三部作品的话。最后一部可能隐约有些关联,并且跨度会十分大,要尝试全新的挑战。我并没有把握去写这样一部书,所以先写好眼前的吧,总之这大半个月是进步了一些,也值得高兴,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