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一章 剑出

第二十一章 剑出

  在这无名的深山。

  一个人围绕着坟茔走动。

  这一副画面怎么看,怎么都有些诡异的味道。

  但聂焰一身正气的模样,到不会让人有什么恐怖的感觉。

  若是有稍许懂得阵法的修者在此,一看便知,聂焰走的看似杂乱无章,实际上是遵循了某种阵法的走法。

  “如若不错,便是这里这个点了。若是不按照一定的走法,会触动阵法,不但得不到我想要寻找的东西,反而会有危险。不过,前辈这般小心,也是有道理的。不然被那心地不正的得去...”聂焰一边蹲下,拨开眼前的乱草,一边自言自语。

  师父在告别之前,与他详细的说过此物的重要性与威力,他不敢想若真的被那歹毒之人拿去,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很快,眼前的乱草便被拨开了,露出了一片光溜溜的土地。

  聂焰也不在意,小心的在这一片挖掘了起来。

  凭借聂焰的力量,做这些事情就算没有工具也是极其轻松的。

  很快,脚下那片土地就被聂焰挖出了一个一米左右的深洞,但除了一些石块和植物的根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聂焰也不灰心,照着这个点继续的挖去。

  没想到,只是再挖了尺许,终于触碰到了一件硬物,规则的长方形,显然不是什么石头。

  这让聂焰心头一喜,越发卖力的挖掘,终于再又挖了半尺左右,一块青石地板出现在了聂焰的眼前。

  石头是很普通的青石,上面有一些花纹,还有一处孔洞,乍看也不明白有什么用处。

  可聂焰心中却不敢小视这块石板,因为石板之下是有机关相连阵法的,而机关如果猜测不错,掩埋的是火石一类的东西。

  如果不按照一定的方式去破解这阵法,掀开青石板,这火石可是会爆炸的。

  就算聂焰之强壮,也绝对不敢小瞧这位前辈所布置的机关火石,绝对威力十足,更不可能奢望年深日久,这火石会失效。

  正可谓把修者的手段和人间的手段结合在了一起,这前辈当真是小道界之中最不拘一格之人。

  这样想着,聂焰从怀中掏出了一件儿物事。

  一块白玉牌,这是小道界人人都有之物,相当于是小道界的身份令牌。

  不普通的地方在于,令牌上有一个小小的阵法,没有什么具体的作用,可以稍微聚集一点儿天地灵气,聊胜于无,主要是用来识别身份的。

  看了一眼手中的令牌,聂焰小心的把它放在了青石板上。

  和预料中的一样,这令牌刚好和青石板留下的孔洞相符,聂焰低头看了一阵,也不禁感叹:“神来之笔。”

  对于阵法,聂焰不太精通,但好歹能看出来,青石板的阵纹是差了一线的,并不完整。

  而令牌上的阵纹,正好可以连通相差那一线,在青石板上再次形成一个微小的聚集灵气的阵法,又可以激活青石板上本身的阵法。

  如何不是神来之笔?

  这位前辈只想把东西留给小道界的传人,这番拳拳之心呐...不明白小道界的那些师祖,师叔祖何以这么无情,不让他回归。

  想着,聂焰伸出了手,从怀中掏出一把师父相送的锋利匕首,在手指上飞快的划了一下。

  鲜血从指中涌出,聂焰赶紧把它滴在青石板的阵纹之上。

  所谓宝剑配英雄,这等重要且威力巨大的东西,也不是一般人可以驾驭,所以这青石板的阵纹其实是一个‘检验’的作用,能感应人的血气与灵魂力,符合了自然就可以推开这青石板。

  “但愿我是可以的,也望前辈成全。”蹲在土洞之中,聂焰望了一眼坟茔的方向,在心中默默的祈祷。

  刚这样想,就听见青石板下传来了一声脆响,聂焰面上一喜,知道这是断开与火石连接的点,哪里还敢犹豫,快速的掀开了石板。

  石板之下,是一个青石铺就的小洞,长宽都不过一米,但在周围真是巧妙的布置了火石机关。

  聂焰仔细看了一番,在心中推演,忍不住冷汗滴落,若是强行打开,不管是从哪个方向,都会爆炸。

  另外,还有一些别的机关,聂焰也不是太认得。

  除了这些,在这个石洞之中有一个长方形的木匣,还有一个用皮纸紧紧包扎好的物事,聂焰都赶紧拿了出来,小心的卸下了那些机关,以免误伤以后不知情的无辜之人,然后把一切都恢复原状之后,这才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拿着木匣与皮纸包,聂焰重新走到了那处坟茔之前,再次下跪拜过,感谢了前辈成全,这才坐在坟茔的旁边,打开了手中的两件儿东西。

  首先是皮纸包扎的东西,打开来后,是一本册子。

  里面详细的记述了坟茔主人的生平,聂焰看着,心中按照辈分算下来,坟茔主人应该是师父那一辈的人,严格的说来,应该是师父的师弟,从他简单记述自己在小道界的事来看,和师父的关系好像还颇为不错。

  “是应该不错,否则师父怎么会知道这些秘密?”聂焰一边看一边自言自语。

  继续看去,则是看到了和自己差不多的身世,这位师叔(按辈分应该叫做师叔),也是从小身处的村落被妖祸所害,村人十不存一,他所幸被救,从小就立下了斩妖的誓言。

  进入小道界后,努力的修习,论起天分,除了师父以外,无人能出其右。

  也曾邀约师父一起下山,做出一番男儿当做事业再回山。

  但被师父拒绝,说是这一生有更重要的使命,只能独自下山去。

  之后,是记录他斩妖除魔的生涯,看得聂焰不由得心驰神往,也由此知道了,天下之大,并不是所有修者都出自小道界。

  而且,这些修者之中,很多优秀之辈,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猎妖人!

  猎妖人出自修者,但又并不完全是修者,因为修者多数讲究清修无为,而猎妖人一生却是背负天命,斩妖除魔之中修行,累积功德等等,只能说是修者之中特殊的一群。

  另外,猎妖人也各分势力,最大的势力自然是来自‘官方’的猎妖人,隶属‘朝廷’,但并不完全受制于朝廷,也不忠于任何一朝。

  简单的说,谁是天子,谁有大运于天下,这个官方的猎妖人组织便依附于谁。

  主要是为天子平复民间妖祸,稳定天下。

  除此之外,也有很多猎妖人组成家族或者独行种种模式,看得聂焰连连称奇。

  原来红尘人间有那么多的秘辛?

  这些记录由于除妖的需要,天文地理无所不包...聂焰就这样坐着,一直从上午时分看到夕阳漫天。

  却发现,记录陡然一转,变得模糊了起来。

  除了一些语焉不详,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的句子,再无任何的事件。

  聂焰感觉奇怪,不由得快速翻动起来,却发现到了后期完全是空白,只有一句话反复的被提起:“犯下大错,亦不醒悟,甚至不知如何选择?一生声明可抛,却不容被天下所不容。师门亦难回,罢罢罢!”

  一连三个罢字如同道尽了无数的辛酸与无奈,也有一种就算如此,仍不清醒的痛恨。

  到了最后,却只剩下一句连句子都不完整的话‘小心天犭’。

  这是什么话?天狼?天狗?分明只是一个凌乱的符号,后面可以接成很多字,聂焰颠倒来去的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心中也是好奇,这位分明是英雄了得的师叔,在生命的后期到底发生了什么?

  让他英雄末路,师门难回,天下难容,甚至要默默无闻的死在这里,葬在这无名凶险之地。

  恐怕就算小道界之中,除了与他关系极好的师父一类人,连他葬在这里,也无多少人得知吧?

  这些,让聂焰不禁唏嘘不已。

  看一眼山下,才发觉已经是夕阳漫天,金色的波光徐徐洒落在河面之上,如同一道金色的洪流蜿蜒曲折,流向远方群山,让人豪情顿生。

  放下手中的册子,聂焰顾不得再去看后面这位师叔记录的各种妖物特征,一般的分布之地等等最珍贵的记录。

  而是迫不及待的拿过了那个长方形的木匣,一把打开了来。

  这才是他此行的真正目的,拿到这把无名的斩妖之剑。

  木匣打开,一把看起来再普通不过,没有剑鞘,甚至剑把也只不过是用普通的藤条缠绕的铁剑出现在了聂焰的眼前。

  尽管如此普通,聂焰内心还是欣喜不已。

  因为在木匣打开的瞬间,他感觉到一股若有似无的微弱共鸣之感,像是幻觉,却就让他对此剑凭添几分亲切。

  他哪里还按捺的住,伸手拿出了此剑,握在手中,入手颇沉,和想象中的轻盈不同。

  挥舞之间,虎虎生风...就连那简陋的剑把也觉得无比合手。

  这让聂焰忍不住仰天长啸。

  夕阳下,山巅上,少年热血。

  而日后江湖路,是否能够不凭添几分惆怅遗憾?


仐三说:
今日的两更完毕,大家看书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