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二章 故土

第二十二章 故土

  五月。

  天气已经渐渐有些炎热。

  通往大西南的某处官道旁,一处小茶馆的生意颇为不错。

  过往客商,大多都会停留,喝上一碗泡在井水中的凉茶,消消暑气,再随意吃点儿饭食,也算旅途之中难得的休息。

  在这一日的下午。

  已经过了饭点,这处小茶馆的生意还是不错。

  忙完了这一拨儿的客人,小二看了一眼门前的官道,已无多少往来的人,刚准备打个盹儿,休息一下。

  却不想,在这时,店中走来一个少年人。

  看样子,他比别人更加的风尘仆仆,一身浅灰色的短衫上扑满了尘土,甚至还有几处破损。

  可是一细看,又觉得相貌堂堂,身材挺拔,举手投足颇为不凡,若不是那稍显青涩的面孔,看起来倒像是一位气度沉稳的侠客。

  “说不得是一个大户人家的落难公子,这年头战乱不断,连天子都常常换来换去。今朝富贵,明日落魄这种事情再平常不过。”做为官道的小二哥,来往的客人见得多了,多少是有些眼色的。

  心中盘算着,脸上却堆满了笑容,开始招呼少年人。

  像这种落难公子也怠慢不得,如今这局势不定,大落之后,谁又知道不会大起呢?

  “这位公子,您要用点什么?”小二哥热情。

  少年人倒显得有些腼腆:“要一碗茶水,再来点儿干粮,吃食你就看着配上两样吧。”

  “好咧。”小二哥招呼了一声,又想到了什么,悄悄伏在少年人的耳边,小声说到:“客官儿,实不相瞒。这边刚死了一批耕牛,我们掌柜的,可是费了大力气弄来了一头。所以,这两日小店儿有上好的牛肉卖着,客官可是要来上一盘。谁都知道,牛肉吃了有力气。”

  “不用了,素菜也是无妨,能吃饱肚子就行。”说话间,少年人越发的腼腆。

  小二哥口中答应着,心中却是了然,忍不住叹息一声,到底是落难了,否则这种公子哥儿远行,哪里不是豪华马车,精美吃食备着?也不需要到自己这种小店里来吃粗茶淡饭。自己问别人吃不吃这高价的牛肉,也是多嘴。

  这原本就是小店的一个小插曲,并无多少人放在心上。

  毕竟这靠近官道的茶肆,往来的客人就多了去了,什么人又没有?

  但小二说那牛肉的事情,却偏偏被旁边两人听了去,少不得议论了一番:“张兄,你可是听见?又是一批耕牛,就连这种开在官道旁的小店儿都弄到了一头。那说明数量可是不少啊。”

  那位被唤作张兄的人听了,似乎有些烦心,举起茶馆来,一口气儿喝了大半碗,这才一抹嘴说到:“这事儿新鲜吗?就在附近的县城,几乎每一家客栈饭馆都能买到牛肉吃。”说话间,那个张兄压低了声音,用只能两人听见的声音说到:“傻子都能知道这事儿不对劲儿,一般能吃到的牛肉都是那老死了的牛。可一时间哪能死那么多牛?刘兄弟,你仔细想想这事儿,能说的通吗?”

  那位刘兄弟闻言,也忍不住唏嘘了一声,皱着眉头,猜测了半天,这才说到:“小弟猜不到,也不敢猜,张兄在县衙里办事儿,如果方便,还请明示。”

  “哎。”那张兄叹息了一声,看了看四周,这才小声说到:“其实说出来也没什么?这批耕牛其实都是来自渭河村儿的,明白了吗?”

  “啊?村里人不就指着耕牛吃饭吗?怎么还能?”那刘兄弟是为不解了。

  “问题是村里的人全死了,留下了这批耕牛呢?”那张兄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刘兄弟,夹了一片牛肉放在嘴里细细的嚼了,又啃了一口馍,不再说下去了。

  那刘兄弟脸色震惊,好半天才说到:“虽说如今这世道,战乱频繁。但这几年,新天子上位,也没有发生什么战乱?莫非...”

  “不是你想那样!没有说又要开战了。我只是小声提醒你一句,莫非你忘记了十几年前,就在这不远处小龙镇的惨案?”那刘兄神秘兮兮的说到。

  在这个时候,忽然‘啪’的一声声音,打断了二人的对话,那二人还来不及就此讨论什么,就忍不住同时转头。

  却发现,不过是隔壁那个少年人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看着二人的目光,那个少年人有些许的脸红,赶紧从地上拾起了筷子,冲着二人抱歉的一点头,又继续埋头吃着他那简单的饭食,就像是什么山珍海味一般。

  原来只是少年人吃的太急,筷子掉落在地上了。

  那张刘二人又同时转回了头,对这点儿小事并不是太在意,又开始接着讨论起来。

  说起这十几年前,附近小龙镇的惨案,可是这里十里八村都知道的事情...虽然官方力压,说是土匪屠城,但民间从来都是猜测不断。

  那张刘二人原本只是小声的讨论,可是小龙镇的惨案是何其的出名?两人免不了声音越来越大,把周围的食客都吸引了过来。

  那河湾村的事情,张兄也顾不得隐瞒,干脆的把猜测说了出来,觉得应该是遭遇了和小龙镇同样的事情,县衙也不敢声张,那么多的耕牛,只能通过民间的途径悄悄卖了,就怕有些事情无法解释,引起什么恐慌。

  大家讨论的热火朝天,而有一位看起来颇有学识的老者忍不住感叹了一句:“若是天下兴盛,这妖物作乱之事也是少之又少。若是天下战乱不断,就有妖物会借着战乱趁机出来兴风作浪。毕竟这种事情,很少记录入正史,就算录入,也少不得说成是天灾人祸。只是可怜了那祸事中的百姓,到底有什么人为他们出来主持公道呢?”

  “主持公道?肯定是有人的,这天下之大,能人异士不会少。就说我姑姑...”又有人讨论开来了。

  全然没有注意,在这个小小的茶肆,一位少年人已经悄悄结账离开了此处。

  只有那位小二哥为少年结了账以后,心中嘀咕了一句,气度如此不凡,为何却跟饿了许多天一般?

  低头一看,少年面前的杯盘碗盏,全都干干净净,一点儿吃食不剩,就跟洗过了一般。

  毫无疑问,这位‘饥饿’的少年,就是下山不久后的聂焰。

  当日他在无名山下山寻剑。

  得剑以后,用了整整半月,历经辛苦,才走出那荒僻之地。

  到了这人世间,却又尴尬的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随身的盘缠,幸好那半月时间打猎饱腹,有意无意的留下了一些动物的毛皮,换了一些银钱,又发现人间之大,自己竟然茫然无头绪,一时不知该走向何方?

  就打定主意,先去自己父母身亡的小龙镇看看。

  却不想在这茶肆听到了这番对话,好像妖孽作乱从未停止过,在这附近有一个河湾村又遭遇了毒手。

  只是不知,作乱的妖物是不是和小龙镇的妖物是同一妖物?

  若是的话...聂焰独自一人背着那把用布缠绕的铁剑,走在官道上,心中思绪万千。

  越是接近故乡,那些泛黄的回忆也就越发的清晰。

  说起妖物,自然就想起了那条黑色的大蛇,血红的双眼,父亲投身于蛇腹的身影,那一晚小龙镇百姓的惨嚎声。

  又会想起家中温暖的烛光,母亲在烛光之下为自己缝制着衣物的侧影,父亲逗弄自己时的笑容。

  忍不住心中凄凉,暗自决定,少不得要去河湾村走上一趟,看看是不是那同一妖物作乱。

  又是一天过后的清晨。

  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一处荒僻之地。

  看样子这片地方已经久无人烟了,断垣残壁,杂草丛生,藤蔓凄凄...咋一看,已经看不出这里曾经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了。

  只怕再过数十年的光阴,这里留下的痕迹就会彻底的湮灭,百年时光后,恐怕就无人再记得这里就是曾经的——小龙镇。

  连夜的赶路,就算是聂焰的身体也少不得有些疲惫。

  但当重新踏上出生之地时,看着这种荒僻与凄凉,聂焰还是忍不住悲从中来。

  平常人幼时的记忆自然是模糊的,可他却是每一件事情都记得那么清楚,走在这里,就恍然那时的人,那时的事就在眼前。

  旧时的街道早已经看不出曾经的模样,被荒草覆盖。

  聂焰却沿着这条路,一直朝前走去...因为在街头东拐角的地方,就是他曾经的故宅。


仐三说:
今天的章节可能会平淡一些,是过度章节。等一下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