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五章 碗碗

第二十五章 碗碗

  “他们,就是你的父母?”在聂焰父母的坟前,那小乞儿早已经哭泣的不成样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泪水冲刷了脸上污泥的原因,如今倒能看出小脸儿上的几分清秀。

  原来这小乞儿除了一双灵动眼睛,还有一副清秀的模样。

  只不过,现在没有人注意这些。

  不管是聂焰还是小乞儿自己都沉浸在了小龙镇的悲伤往事当中。

  但除悲伤以外,聂焰心中还有一丝奇特的感觉,原来有人真心陪自己一起难过,难过的感觉也就不再那么难受了。

  这种感觉聂焰从未体会过,却又莫名的想起了师父的一句话:“这世间的修行是要忍得孤独的。其实,也本无所谓孤独,只怕是一个人在体会了陪伴之后,才会感觉到寂寞,觉得孤独。”

  聂焰记得师父说这话的时候,正是自己十岁那一年,被宣告十五岁就要下山。

  也曾记得,那夜悬崖上的风很大,吹得师父一头白发飞舞,胡须颤动....

  更记得,师父说这话时候,深深望着自己的眼神,似乎带着无尽的惆怅与不舍。

  今日,与小乞儿萍水相逢。

  已经不敢想他日或许下一刻就要离别的时候,因为有人陪伴的感觉就是如此,恐怕师父当日也是这样所想吧?

  只怪自己少不更事,不懂那一股离愁别绪。

  聂焰想得入神,那小乞儿也终于抽抽噎噎的停止了哭泣,转头问到聂焰:“你那时还是一个婴儿,如何知道这些事情的?”

  “师父说的。”聂焰擦去脸上未干泪痕,简短的敷衍了一句。

  越入红尘,便越想显得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其实看那红尘繁华种种,谁又不想真正融入其中呢?

  “哦,你也是幸运。那么大的灾祸,就你一人能够逃脱,还遇见了那么好的师父。”小乞儿为聂焰之后的结局感到欣慰。

  聂焰也只是淡然一笑,并未多说什么。

  其实不管父母身亡也好,师父出现也罢,都只是他的命运,命运冰冷的容不下幸运一说。

  此时的聂焰已经打开了身上的包裹,拿出了两张巨大的黑布,随意寻来了一根粗大的树枝,权当做工具,开始动手挖掘眼前的坟墓。

  这就是他此行的目的,要带着父母的遗骸回到故土,那是父亲的心愿,在记忆中,父亲总是遗憾身死异乡,身为子女,如何能让父亲的遗憾继续延续下去。

  聂焰的动作很快,小乞儿也开始在旁边帮忙,即便帮不上什么。

  当日,师父埋葬父母时,就并不是埋骨很深。所以,在接近一个时辰之后,这坟墓就已经被挖开,父母的骨骸就在眼前。

  当年,父母的音容相貌还是如此真实动人。

  十五载过去的今日,却已经是真正的残骸,留下的只是一番思念。

  忍着悲伤,聂焰开始仔细的拣骨放于那黑布之上,身旁的小乞儿犹豫了一下,竟然也帮着聂焰仔细的开始拣骨。

  聂焰心中惊奇,虽说父母已经化为枯骨,但这坟头挖开来,还是充满了一股腐朽的气息,散了好久,也没有完全的淡去,再说骨骸这种东西,多少有些形容狰狞,一个小女孩子,即便是乞儿,如何又敢做这种事情?

  却不想,小乞儿如同知道他的心思一般,看着聂焰,双眼又要滴出泪来。

  “你从出生,就有父母怜你,惜你。即便不能常伴你左右,看你长大,也是因为为了你活下去,付出了性命。可我从来不知道父母是谁?只能想,他们或许也是这般待我,却没有一个师父来告诉我这段往事。”

  “看你想要完成父母这心愿,我也就想着如若是我父母也是如此,我也想要这样尽孝。所以...你不要怪我唐突就好。”

  说话间,小乞儿脸上已经滚落两行泪水。

  看得聂焰心中微疼,却也不知道要说何言语来安慰,沉默了半天,只问出了一句话:“你叫什么名字?”

  “碗碗。”小乞儿轻声的说到,好像又觉得自己一直流泪有些丢脸,干净伸手擦去了脸上的泪水,冲着聂焰展颜一笑。

  又是那样的笑容,在擦去了脸上的大部分污垢以后,配合着清秀的脸蛋儿,更加的动人。

  仿佛可以打动世间所有人,包括最冷血的人的心。

  这样的笑容再见还是如此的震撼,即便是心头的悲伤,也好像被安抚了一些,聂焰低沉的默念了一声:“婉婉?”

  这名字倒是非常的女孩子气。

  却不想碗碗摇头说到:“不是婉婉,是碗碗,吃饭用的碗那个字。”

  “啊?为什么要叫这样的名字?”聂焰没有想到世间还有如此的名字。

  “因为我婆婆拣到我的时候,我的身旁有好多打破碗碗花。父母又没有留下只言片语,说我需要姓什名什。所以,婆婆就给我取了一个名字叫碗碗了。”这个名字很简单,用在女孩子身上甚至显得有些粗陋了点儿。

  但碗碗却很是为这个名字开心的样子。

  这种简单的开心也感染了聂焰,若是世间人都是如此美好,那么为守卫这世间,斩妖除魔,奉上性命又是如何?

  眼看着,父母的遗骸已经分别被装进了两个包裹,聂焰毫不费力的就把它们背在了背上,并紧紧的打好了绳结,这才对碗碗说到:“走吧,我这就带你出去。”

  “那你呢?就要走了吗?”碗碗追问了一句。

  “是啊,我要去一趟父亲的村子,把他们埋葬在那里,你是知道的。”聂焰点头,认真的说到。

  “那明天赶路也可以啊。”碗碗转动着眼珠,这样说了一句。

  在谈话之间,两人已经朝着树林之外走去。

  此时,已是午后,日头正好,阳光洒落在树枝缝隙间,斑斑点点,微风轻抚后,光点摇动,鸟鸣之下,为这小树林凭添了几分美丽。

  可惜聂焰却是不懂碗碗话中之意,直有些呆愣:“为什么我要明天赶路?”

  “那还不简单,你我萍水相逢,也算一起做过一件事情,难道就不值得一起吃一顿饭吗?”碗碗再次笑了,热情的邀约聂焰。

  在碗碗的笑容之下,聂焰竟不自觉的点了点头。

  ———————————————分割线————————————————

  少年初行江湖。

  聂焰有的只是孤独。

  红尘万千。

  似乎也与他丝毫没有关系。

  不论是山林里孤独的行路,还是城镇中偶尔的小憩。

  他永远只是一个人,融不入这世间。

  所以,此刻看着眼前跃动的火光,一群小乞儿啃着没盐少味,嘴上油乎乎,却异常开心的笑颜,聂焰有些恍惚。

  恍惚到差点儿忘记了自己为何会来到这里,是如何遇见这些小乞儿?仿佛自己天生就是这里的人。

  “大哥哥,你好厉害。竟然那么轻松的就打到了三只野兔,一只野鸡。我们大姐用了半个月时间做陷阱,却什么东西也没有捉到。我好想吃肉哦。”和聂焰说话的是那个鼻涕娃。

  之前,还差点儿被聂焰的鬼脸吓哭,现在却因为这点儿野味,和聂焰分外的亲近起来。

  聂焰笑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用手摸了一下鼻涕娃有些乱蓬蓬的头发,就已经是他表现亲近的极限了。

  而鼻涕娃的话显然引来了众孩童的共鸣,纷纷为聂焰欢呼叫好。

  孩子的世界就是那么简单,只要真诚的好,他们也会付出同样的情谊。

  只是碗碗的面子有些挂不住,忍不住敲了鼻涕娃一下,弄得鼻涕娃一撇嘴,差点哭出来,直呼要投奔大哥,不要大姐了。

  是夜,难得吃饱喝足的孩子们纷纷入睡了。

  聂焰却在这残破的院子内,久久不能入眠,干脆爬到了屋顶之上,看着漫天绚烂的繁星,静静的发呆。

  曾经在小道界之中,难眠的夜晚,他也是如此。

  今日的一切经历,恍然如梦。

  其实,初初与人这样接触的少年又怎么能心绪平静?

  却在这时,一个身影也爬上了屋顶,不是碗碗又是谁?

  两人默契的保持了沉默,都一同仰望着这星空,沉默了许久,聂焰才开口:“这些孩子都是你带着的?这城门外的田地也是你们弄得?”

  说起田地,碗碗的脸上就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一丝笑容,答非所问的说到:“这是第一年真正的种上庄稼呢,等到它们成熟了。我们就不用轮流的去乞讨了。以后,日子就会越来越好的。”

  说话间,碗碗的眼神明亮,感觉那几片歪斜也并不茂盛的田地就是她的全部希望。

  聂焰又沉默了,其实不问他也大概从之前孩子们的言语中,知道了这些孩子的身世,全部都是流浪的孤儿。

  遇见在一起,总比孤独的流浪乞讨要好,于是就抱团取暖了。

  由于碗碗在其中最大,也被曾经收养她的婆婆教书认了一些字,多了一些想法,然后就成为了孩子们的大姐。

  最终流浪落户在了这个破败小镇。

  只因为这里一夜被毁,还能找到许多生活所用的东西,就比如冬日的棉袄。

  然后再在邻近的小镇轮流的乞讨,应该就是他们生活的全部。


仐三说:
今天的更新完毕。特别解释一句,这几章写的详细一些,是为之后的一些情节以及情感做具体的铺垫,丰满人物情感本身。当然,三三写书一向是这个特色,大家了解就好,可能我的解释略显多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