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六章 临行

第二十六章 临行

  碗碗的话很多。

  聂焰却是一个沉默少言的人。

  所以,小半夜的时间过去,一直都是碗碗在不停的说,聂焰只是沉默的听。

  碗碗所说的话,一般的人会觉得很无聊。

  无非就是食物应该如何分配,乞讨而来的钱买什么东西最划算,能够填饱弟弟妹妹们的肚子,冬天的衣物该如何分配。

  当然,说的最多的还是那几块田地,他们几个小孩开垦有多么不易。

  “到今年才完成的哦,种子种下去还真的活了。那个时候,让他们一起开垦,四妹和五弟还小,哭闹着不肯,我平日是舍不得打他们的。可是...那次却没有留情,不好好经营那几块地,以后是要一辈子乞讨吗?”碗碗很认真的对聂焰说到。

  聂焰转头看着碗碗,没有言语,眼神却很柔和,她真的很善良。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要下去了。”碗碗低头,有些羞涩的样子。

  其实都只是少年人,哪有别般的心思?最纯真萌芽的好感,也都是懵懂无知。

  更何况聂焰在小道界的生活,除了修行,就真如一张白纸。

  说话间,碗碗已经下去了。

  聂焰看着她的身影,又忍不住微微一笑。好像认识了她以后,自己就经常会笑...而之前在人间的几个月,好像做出一个什么表情都难。

  “给你。”就在聂焰有些发愣的时候,碗碗冷不丁的又上来了,却是扔给聂焰一个袋子。

  聂焰伸手接过,一看,却是自己之前留给碗碗的钱袋。

  他不解的看着碗碗,碗碗却是说到:“你留钱袋给我,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好人,否则我才懒得进小树林救你呢。”

  她救自己?聂焰有些哭笑不得。

  “我要下去睡了。钱袋你留着吧,你用钱的地方会比我们多。还有,你也别老是在屋顶上呆着,晚上湿气会很重,下来睡有被子,都是我拆洗的,很干净。”碗碗认真的说到。

  “嗯。”聂焰轻轻的答应了一声。

  “对了,你不要看我们平日脏兮兮的,如若不脏,也就乞讨不到钱了。我也想在县城里找个活计,可是小孩子别人都不要,若然要了也是被欺负,挨打都是小事,克扣工钱最可恶了。”碗碗还是话很多。

  “你挨过打?”聂焰皱起了眉头。

  “嗯,就在XX县的来福客栈,那掌柜的可凶。”碗碗说着,神色也变得有些畏惧,那似乎是很不好的回忆,然后又吐了一下舌头,说到:“不和你啰嗦了,我下去了。”

  说话间,碗碗就真的下去了。

  夜色已深,放眼望去,星空却越发的璀璨,映照的这曾经的小龙镇,更加的残破。

  屋顶下,有孩子做梦的嘀咕声,磨牙声,却听得聂焰心中温暖。

  也就是这群孩子,给这样破败的一个小镇,带来一丝生机。

  也许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绝对的毁灭,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日升日落,潮起潮退,生生不息才是这个红尘人间的本质。

  只要活着,一切就都有改变的机会。

  而自己,但愿是一个守护这些可爱的生命能够这样活着的人。

  这番想法,让聂焰心中热血微燃,看了一番夜色,已经起了一层薄雾,万籁俱静,也是该休息了。

  下得屋顶去,却看见几个孩子已经在打理的简单却温馨的大通铺上睡得分外香甜。

  夜晚不用去临近乞讨,洗得干净的小脸一个个看起来也是分外的可爱。

  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饱了肚子的原因,这些小脸蛋儿上都透着满足的神色,而在不远处的小床上,碗碗也是睡了。

  白天都是脏兮兮的一张脸,晚上也是同样洗得干净。

  这是聂焰第一次看见碗碗干净的脸,清秀动人,虽然说不上是那种美艳,却有一种让人移不开眼的风华,只是一眼就有沉迷的危险。

  陡然看见,聂焰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不懂为何这种类似于强烈气场的,要属于人间尤物的风华为何会出现在一个小女孩儿,而且是小乞儿的身上。

  在小道界杂记看得多了,聂焰心中闪过一个念头,莫非是传说中的天生媚骨?还是一个小乞儿的时候就如此,那长大了不就是那种绝代风华的人物?

  这是一种说不明白的气质!很难出现,莫非还让自己遇见了?

  不过,聂焰却也并不是太在意。

  因为心志坚定的原因,这种东西对聂焰根本没有太大的影响。他更看重的是碗碗的善良....这样想着,看着屋子里特别留下的一盏油灯,和另外一张刻意被打理干净,放着被子枕头的床,聂焰的心中又流过一丝温暖。

  甚至有一种,如果不是身负血仇,天命。注定一生是要成为猎妖人的话。那么留下来,与这样一群小乞儿生活,耕田种地,粗茶淡饭,每日开心的日子也很不错。

  是夜,盖着碗碗口中所说很是干净的被子,聂焰睡得很好。

  第二日一早,聂焰就早早起身了。

  孩子们还在睡觉,碗碗却不知去哪里了?

  原本想与他们道别,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作罢了。

  此般萍水相逢,离去也就不要徒增伤感了,只是在心中聂焰还是想见碗碗一面的。

  虽然遗憾,聂焰还是手脚麻利的收拾起来,背着两个放着父母遗骸的包裹,把简单的行李绑在铁剑上,提在手中正好,再看了一眼睡得香甜的孩子们,聂焰轻手轻脚的推开门,带着莫名的情绪再次出发了。

  这刚刚清晨的天儿,日头还未出来,雾气却是蒙蒙,虽然已是五月的天儿,可还是有些寒气。

  聂焰一个人孤独的行走在破败的街道上,不消片刻,衣衫却是已经有些微润。

  父母的村落离小龙镇并不算太远,如果有一匹快马,三天时间就能够赶到。

  但若是步行的话,估计等走上半个月。

  父母流亡的时候,也没想到兜兜转转,还是选择了一个离家乡不太远的地方。

  至于有生之年,为什么不回去看看,也是因为战祸彻底的毁了那个村子,若是回去莫说故人,就连旧址也难寻了吧?

  这天下就快些太平吧?

  怀着杂乱的心事,聂焰走的有些心不在焉,也在想自己日后的打算,入了这红尘人间,才知活着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至少没有一些银钱,真的是寸步难行。

  正思考间,却是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聂焰的沉思。

  “你这个人,我就知道你要不辞而别。”聂焰抬头一看,不是婉婉又是谁?

  此时,她正气鼓鼓的站在一个路口的当中,一手指着聂焰,一手拿着一个小纸包,小脸鼓起,说不出的可爱。

  聂焰停下了脚步,看着碗碗,一时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碗碗却是自顾自的走上前,把手中的油纸包塞在了聂焰的手中,说到:“亏得我还走了快两个时辰,去给你买干粮。”

  聂焰低头看着手中还带着热气儿的油纸包,里面却是一叠油黄的麦饼,还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如若碗碗走了两个时辰,昨夜又睡得晚,那不是意味着她昨夜只睡了一个时辰就起来了?就为了给自己买这个?

  “我是到离这里最近的早集买的,这麦饼可好吃。算你运气好,若是不开集,你吃不到呢。”碗碗有些得意。

  这小龙镇虽然被毁了,附近相隔几里还是有几个村落,这所谓的集市应该就是附近几个村落组织的吧?

  看着碗碗吞口水的样子,聂焰把手中的纸包又塞了回去,说到:“等我赶到下个镇子的时候,自然会吃东西,拿去给那些弟弟妹妹们吃吧。”

  “不用了,你昨天打的那些肉食,够我们吃好几天了。再说了,离这里最近的镇子,要是步行也得走个三两天,没干粮怎么行?”碗碗坚决的推辞了,言下之意,却是对聂焰昨天打猎的一番感谢。

  聂焰也不再推却,收下了干粮,他的确需要。

  “谢谢。”看着碗碗真诚的模样,除了谢谢两个字,聂焰也说不出别的话了。

  碗碗却是眼眶有些红,问到:“聂焰大哥,以后我们还会再遇见吗?”

  “我不知道,我要先送父母的遗骸回乡。接下来三年,我将会在父母故乡,为他们守孝,也要巩固自己的修为。如果你们想要见我,这三年,可以到那个村子去找我,说不得我偶尔也会来看看你们。只不过,三年以后,我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就无法说明了。”对于碗碗,聂焰并没有半分的隐瞒。

  甚至临时改变了主意,那河湾村也不去了,就直接守孝三年,也想这三年之中,偶尔能来看看他们,护着他们。

  “那三年以后,就不能再见了吗?”碗碗觉得有些奇怪。

  “天大地大,也许也会山水相逢。一切都看缘分罢。”聂焰一字一句郑重的说到。

  然后看了一眼碗碗,带着稍许留恋的心情,抱拳,再次上路。

  “那我这次跟你一起去你父母的村落,认个路,好吗?”却在聂焰走了没几步以后,碗碗的声音陡然从身后传来。

  聂焰回头,看见的却是碗碗无比灿烂的笑容。

  而这时,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也穿透了薄雾。

  江湖路,只初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