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七章 三年

第二十七章 三年

  在十年以后。

  聂焰常常会想起在破败的小龙镇,和碗碗清晨相遇的那一幕。

  若那时,早一炷香的时间,或者晚一炷香的时间,他们是否就会擦肩而过了呢?

  原来缘分有时候可以解读——恰好。

  就是在一个恰好的时候,恰好是你,又恰好是她,恰好的事,恰好的心情...

  有了这么一些东西。

  所以,自己才会对碗碗说出那样一番话吧?三年,家乡,可以互相的往来。

  或许,多年以后,聂焰也想不起自己为何要答应碗碗一路同行?

  碗碗也记不清自己为何要提出同行去看看的原因?

  但事实就是已经发生,如今后悔也好,无怨也罢....缘分因果不会给你选择的机会。

  如若没有那一次同行,也许三年可以互相来往会渐渐变成一句戏言。

  因为少年心性,即便纯真,认真。

  可少年心性,也是忘性极大,只因世间会给出很多新鲜,去放下很多事情。

  聂焰有聂焰的修行。

  小乞儿有小乞儿艰难也充满希望的日子。

  那一年五月的早晨。

  当碗碗带着那样的笑容要求聂焰同行时,几乎是未加考虑的,聂焰就说了一个‘好’字。

  也就是从那一次开始,聂焰彻底的知道了,不是一个人孤独,而是有人陪伴在左右是什么滋味?

  碗碗聪颖,世俗间的一切杂事,人情,她仿佛都是一接触便会知道。

  所以,那一路,聂焰都分不清是他在照顾碗碗,还是碗碗在照顾他。

  总之,聂焰有些浑浑噩噩,好像一路只需要自己动手去轻松的打猎,碗碗就有办法让他们过的很舒服。

  以至于到之后,能雇佣一辆马车。

  原本以为要走十五天才能去到父母的故土,没想到一路上有了碗碗,短短七天便到了那片土地。

  比起小龙镇,故乡那个村落更加的破败。

  与其说是破败,倒不如说是时间已经‘吞噬’了这个村落,这里变成了一片真正的荒山野地,以前的宅院也好,道路也罢,统统都被荒草所覆盖,只剩下或许是当年大户人家房子的一点残痕。

  聂焰寻了一个山头,恰好可以望见整个村落的山头,就把父母合葬在了这里。

  这一天有丝丝的细雨,碗碗就陪在聂焰的旁边。

  “真好,这个石碑刻的真气派。以后,你能为我婆婆也刻一块吗?”碗碗看着聂焰问到。

  两个人若是有缘,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只因为你们会发现很多的共通之处。

  一路行来,两人在交流之间,才惊奇的发现,以前收养碗碗的那个婆婆,就在聂焰父母故土的隔壁村落。

  这一次回来,碗碗还特意去寻到了婆婆的坟头。

  那个村落也毁于战乱,乱葬岗想要找一个人的坟头是不容易的,亏得碗碗当年有心,留下了几个特别的印记。

  这个要求,聂焰自然不会拒绝,很干脆的答应了。

  在这个时候,两个人谁也没有察觉到彼此之间的互相依赖,好像已经是一件普通而又平常的事情。

  村子已经荒废,但聂焰还是要决定守孝三年。

  于是,便在这个村子里,自己动手搭建了一间木屋。

  而碗碗则在木屋搭建好以后,就离开了,毕竟还有一群小乞儿的弟妹需要她的照顾。

  原本,聂焰以为在荒村守孝的日子会很孤独,但也无所谓,修行之人,三年时光也只是弹指间。

  却没有想到,这三年却是过的一点都不孤独,甚至充满了温暖。

  在这三年间,碗碗几乎是每两个月就会来一次这里,给聂焰带一些生活用品。

  自然,之后的每次都会带上一两个小乞儿,呆个十天半月不定。

  而聂焰在这三年里,每次打猎累积的皮毛腌肉等物品也会交给碗碗,让她拿去改善生活,毕竟聂焰的吃穿用度也是需要花费的。

  遇见年节时,聂焰也会去到小龙镇,和碗碗一群一起。

  只因为碗碗告诉他,年节是一个很重要的节日,毕竟重要的人在一起守岁!聂焰自然是这一群小乞儿重要的人,而在这世间,这一群小乞儿也是聂焰重要的人,一起守岁那是应该的。

  这是聂焰第一次知道,还有一个节日叫做年节,在这个节日里,有很多的讲究。

  要放爆竹,要吃叫做饺子和汤圆的东西,而且还要穿新衣服。

  其实,都不应该叫他们做小乞儿了,因为有了聂焰的存在,他们的生活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打猎的所得,在碗碗的经营下,有了不错的收入,而田地也在聂焰的帮助下,变成了很大的几片田地,这几年每一年的收成都不错。

  随着时间的过去,孩子们也渐渐长大,有了力气做活,聂焰和碗碗也会教他们读书认字,哪里还需要乞讨?

  这些乞儿都是流浪儿,原本没有自己的名字。

  聂焰细想之下,觉得碗碗是一种花的名字,所以给那四个小乞儿也用了植物做名,分别就是梅兰竹来命名,除了其中的小二,原本就有自己的姓,记得自己姓苏以外。

  梅寒,兰石,竹风,苏展,这就是聂焰根据他们各自的姓,为他们取得名。

  “真好,都比碗碗这个名字好听呢。”取名字的时候是三年里的最后一个年节,因为这个年节过去后,聂焰就要正式出入江湖,没办法再像这样平静的与他们生活在一起了。

  当名字取好的时候,碗碗忍不住有些‘妒忌’。

  “没有,碗碗这个名字才是真好听。”聂焰说的是真心话,三年以来,和他走得最近的无疑是碗碗,聂焰是个心性很直的人。

  和碗碗如此亲密,自然是觉得碗碗的名字最好听。

  听得聂焰这般赞美,碗碗笑了,接着却是不好意思的说着要洗碗,又避开了大家。

  却不知,那一刻的笑容如同在飘雪的冬夜里盛放的烟火,即便会消失,盛放时的灿烂却足以震撼每一个人。

  可是,不管是聂焰还是其他的孩子都习惯了。

  这三年应该是碗碗成长最快的三年,从一个12岁青涩的小女孩长成了一个15岁的少女,快要成熟,却又青涩的动人。

  也是这三年,当初聂焰认为的碗碗天生媚骨,也是越发的明显,一颦一笑之间就算不是刻意,偶尔流露的风情用风华绝代也不足以形容。

  虽然生活有了改变,但到底是辛苦的。

  碗碗一向都是粗布衣衫,最简单的装扮,也掩盖不了这般的风采。

  如若生活在她身边的人不习惯能怎么办?只能平常心待之。

  “大姐害羞了。”碗碗刚一离开,鼻涕娃便冷不丁的冒出了这么一句,三年的岁月过去,他早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留着鼻涕的小孩子了,而是大家口中的竹风。

  不过,说话还是像小时候那样有些愣头愣脑,不会察言观色。

  但这一句话,却是引得大家纷纷笑闹起来,开起了聂焰与碗碗的玩笑。

  聂焰丝毫不在意,其实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群孩子就爱拿他和碗碗说事了。

  最初是有一些不好意思,后来却有一种理所当然的习惯,但是聂焰从不会往深了想,因为他有自己的命运和责任。

  “大哥,你都18岁了,大姐也15岁了,都是可以成亲的年纪了,不如大哥你在闯荡江湖之前,和大姐成亲吧?都是孤儿,天地就可为媒,我们这些弟弟妹妹自然可以当个见证人。大哥,你看好不好?”这群孩子里,除了碗碗以外,梅寒也是一个女孩子,分外的懂事,也算作早熟。

  聂焰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提出这般的建议。

  而且还惹得大家纷纷赞同。

  成亲?这是聂焰绝对没有想过的事情。

  也许在红尘人间,18岁是一个应该娶亲的年岁了,可是对于修者来说,18岁这个年纪,或许连修行的门槛都不算迈入?

  更何况,他们只道自己要去闯荡江湖,做一番男儿该有的作为,才不算是浪费自己一身武艺。

  却不想,他哪是一身武艺,真正修行的是法术,要做的是事情,也是面对那真正的妖物,不知何时就无声的损落在穷山恶水之中。

  天下众生或许从生的权力上是平等的,但所作所为不同,就已经拉开了距离,自己根本不可能和碗碗成亲,那才是害了碗碗一生。

  可是?聂焰微微抿嘴,自己心中怎么有一些说不出的酸涩呢?

  见聂焰发呆,众孩以聂焰算是默认了,不由得起哄更加的热闹,聂焰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开口:“不要胡闹,我是你们大哥,碗碗是你们大姐,怎么可能成亲呢?”

  “大哥,你难道要看着大姐嫁给别人吗?那我可不同意。”兰石脾气最是火爆,见聂焰这样拒绝,忍不住站起来,大声的说了一句。

  这一句喝问,让气氛有些尴尬。

  而聂焰更是呆立当场,碗碗嫁给别人?嫁给别人?他根本就不敢想这个可能。

  却是在这时,‘哐当’一声盘碗掉落的声音,打破了这种气氛。

  众人回头,却发现碗碗已经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前,强挤出一个笑容说到:“不许开我和你们大哥的玩笑,还有没有规矩了?我一辈子都不嫁,就照顾你们这些家伙吧,真不让人省心。”

  窗外,停了一下午的雪,不知何时又开始飘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