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二十八章 狐变(上)

第二十八章 狐变(上)

  那个大哥大姐成亲的话题,被碗碗四两拨千斤的带了过去。

  孩子的世界简单,很快又因为别的快乐的事情而忘记了这件事情。

  何况,他们觉得并不是没有机会,大哥大姐总是会在一起的。

  放过爆竹,吃过饺子,闹了一阵儿,孩子们睡了。

  聂焰心中总想着那一句,难道你要看大姐嫁给别人,心中郁结,久久不能成眠。

  干脆翻身起床,信步走到门外,想要舒缓一下内心的情绪。

  门外,雪下得正大。

  曾经破败的院子,在这几年已经被聂焰抽空来的时候,修葺的干净整洁了,一株碗碗亲手种下的梅花开得正好。

  聂焰漫无目的的走着,又来到了曾经大家住过的小屋屋顶,不由得一个意动,翻身跃了上去。

  刚刚站稳,却看见屋顶上早已有了一个人抱膝坐着,雪花落了半身。

  “碗碗,不冷吗?”坐在屋顶上的不是碗碗又是谁?原本因为之前那个话题,相见应该尴尬,却见碗碗坐在屋顶之上,任由寒风飘雪洒落,不由得担心的询问了一句。

  碗碗却是展颜一笑,从身侧拿出了一个酒壶,对聂焰说到:“一起吗?一生之中又有多少日子能够赏雪喝酒呢?”

  碗碗的笑容不着痕迹的化解了还存在的些许尴尬,聂焰走到碗碗的身边坐下,接过酒壶,喝了一口,酒尚且微温,飘雪也就显得不那么冷了。

  “你若愿意,年年都可赏雪饮酒,因为酒是有的,雪每年也会下。”聂焰望着这漫天的雪景,不由得说了一句。

  三年前,也是这个屋顶,却是星空灿烂,他在这里,碗碗寻来。

  三年后,还是这里,却是漫天的飘雪,碗碗在这里,他寻来。

  但愿人生只是如此的循环,一切事情怕也简单了许多。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碗碗却轻轻摇头,低声念出了一句诗句,接着却是爽朗一笑,那风情之中带着娇憨的神态,让聂焰有些发呆。

  “只怕到时便没了这种心情,想来,这是日子闲了,才可以的。以后,要是忙碌了,谁还记得雪,还记得温酒赏雪呢?”

  聂焰沉默,显然那一句岁岁年年人不同,触动了他的心事。

  两人又是一番沉默。

  过了半晌,聂焰才拿起酒壶,喝了一大口说到:“我寻思着,三年之期要到了。以后不能更好的照顾你们,总不能一直让你们呆在这荒僻的地方。这些日子,我会多想办法弄一些皮毛草药,换了银钱,就到附近的镇子买一处宅子吧?在镇上,无论是寻什么前途,都是好一些的。”

  “这些话真琐碎,不太适合聂大侠。”碗碗开了一句玩笑,似是灰心又是嘲讽般的一笑,却是真正的带出了她的风情,在风雪中也耀眼无比。

  聂焰看得心中难受,转头,低声说到:“大侠也要穿衣吃饭,这是你教我的。我关心你们,哪有什么琐碎的?”

  “罢了,你一走,也不知道是怎么样的海阔天空?可能,就离我们越来越远了?而我..嗯,我们哪里又想着什么前途,伴君一生就是前路也算不错。”碗碗望着聂焰,忽然说出这样一句话。

  那双大眼,如同夜空之中最亮的一颗星星,聂焰却不敢相望。

  这就算是表明心迹吗?他却不敢接受。

  “若是,就像三年前那般,你还会说个好字,就带我走吗?”碗碗似乎有些喝醉了。

  聂焰却沉默的如同磐石。

  那时年少,怎可能有日后那个逆天也无惧的聂焰一般的张狂?若是那一年的雪夜,答应带她走,是否一切又可以相安无事?

  一切没有如果。

  “算了,我只是开玩笑。当年只是去一个存在,你这一去,不知道要去哪里?我是不能走的,这些小家伙离开了你,怎么能离开我?”碗碗摇摇酒壶,酒已空。

  “我下去了。”她说,三年前是她先走,现在却又是。

  “碗碗。”聂焰却忽然开口叫住了她。

  “嗯?”在这个时候,碗碗抬头,双眼加上醉意,如同最清澈的一汪秋水,中间蕴含的希望之光,更是动人异常。

  “到今年6月,便是那三年之期了。我的本事也许不够,这半年要闭关。你若来看我,我可能不能有太多时间相伴,我...”聂焰一直想说这个,不管怎么样,总是觉得未来江湖路忐忑,自己到底有几分本事,却是没有把握。

  “哦。”碗碗低头应了一声,眼中那一抹希望也黯淡了下来,如同秋水之上覆盖了一层冰霜。

  聂焰心里一疼,连忙说到:“不会分别的!我想好了,去买一处宅子,你们安好,我就安心。日后,不管我去到哪里,总会去那宅子看你们的。”

  “哈哈。”碗碗笑了一声,说到:“你紧张什么?我就是觉得聂大侠武功盖世,还要闭关什么的,出来以后,是准备打败天下无敌手吗?”

  “不是,我其实不是什么武功,是...”聂焰说不上来心中的滋味,一开口,差点儿就说破了自己修者的身份。

  碗碗却是摆手说到:“冷,我下去睡了。你也是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要回村子。”

  说话间,碗碗已经踩着旁边的矮墙,跳了下去。

  聂焰望着漫天的白雪,沉默的坐着...三年前,她走了,又回来扔给他钱袋。

  但这一夜,直到聂焰再下去,也没有再上来。

  聂焰第二天一早还是走了。

  如同之前很多个别离的日子,他不习惯叫醒任何人。

  而之前,每一次离开,碗碗都会很巧的比他先醒,为他准备干粮。

  她总记得集市的麦饼好吃,若离开的那一天,是有集市,总会不管聂焰的拒绝,为聂焰买来麦饼。

  这一次也是,油纸包就放在显眼的聂焰行李旁,行李之中不用猜测是碗碗为聂焰准备的一些生活用度。

  不同的是,这一次不见碗碗的人,屋里没有,外面也没有。

  聂焰走的有些惆怅,一路左顾右盼,直到走出镇子也没有见过碗碗的身影。

  他没有一双老天的洞察之眼,所以也就没有发现在出小龙镇的一大篷乱雪之后,碗碗躲在雪后看他的身影。

  他留给她了一个背影。

  她留给他了一个遗憾。

  这是可以平常,温暖相处的年少岁月之中,最后的最后...再之后,便是纠结的命运。

  聂焰说是要闭关。

  这一次回去以后便真的闭关了。

  随着天气的转暖,兰石带着苏展来过一次,毕竟聂焰需要一些生活用品。

  他虽然是修者,虽然闭关,但并不是那神仙,可以不吃不喝。

  碗碗没有来。

  倒是兰石带来一个消息:“大哥,碗碗姐好像有亲戚认上门了,是一个看起来很富贵的老头儿,还带着三个青年。”

  “大哥,我不喜欢他们。高高在上的样子...好像他们也不喜欢我们,嫌弃我们脏一般。”

  碗碗没来,聂焰有些失望,但听闻这个消息,忽然又觉得可以理解,只是心中也难免忐忑,如果真认了亲去,是不是碗碗就会消失在他们的生活中,还是?

  但到底聂焰也只问了一句:“认亲?这样也能找到?真是她的亲戚吗?”

  兰石挠头,说到:“我觉得应该是,这几个人个个都气度不凡,反正总有什么地方和碗碗姐相像呢。”

  “是吗?”聂焰有些心不在焉,然后问到:“那碗碗怎么说?”

  “碗碗姐也不说要认亲,也不说不认。心事重重的,我们商量好了,若是碗碗姐真要认了亲,我们要高高兴兴的答应着,毕竟有田地,我也可以照顾弟妹。还有大哥呢!”兰石很乐观。

  “是的,有我。”聂焰竟然也无言以对。

  此时的他,根本都不知道,这是命运给他的最后一次提示。

  之前,却是那个根本被遗忘的河湾村,可谁能知道这也是一个提示呢?

  也许也是因为巧合...他偏偏在这个时候闭关,她偏偏要在这个时候转折自己的命运,若然聂焰可以早一些发现?

  但早一些发现,命运恐怕还是如此吧?

  在很多年以后,聂焰在想这个问题,想来想去,才不得不承认,命运一开始就根本无解。

  时光继续的流逝,看似缓慢其实却是无情般的快。

  天气已经热起来了,在这中间,兰石和竹风又来过一次...碗碗始终没有出现。

  消息依旧还是那些,就是碗碗的亲戚常常找上门来,碗碗偶尔也会消失一两天,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但越发的心事重重。

  另外,有一个小小的细节,聂焰并没有注意。

  说是那些亲戚把他们居住的小龙镇屋子,给装饰了一番,搬了一些家具用品来,还在院子里修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装饰物。

  “看起来总是毛毛的,还镶嵌了宝石呢!我却觉得不好看,夜里看去,像一只狐狸蹲在一个柱子上,这也叫好看?弄不懂有钱人家的眼光。”又是兰石的评论。

  聂焰有些淡淡的,他何尝不是心事重重?对于什么装饰又怎么可能上心?只是评价了一句:“碗碗走与不走,我离开之前,都要给你们换宅子。他们这样做,有什么必要?”

  而一转眼,距离六月之际,三年闭关之期越来越近了。

  眼瞅着还有十天的时间。

  这一次兰石又来了,还带着所有的弟弟妹妹,唯独碗碗不在。

  他跌跌撞撞的进门,大声呼喊着聂焰。

  聂焰出来时,看见是四个泪流满面的小孩。

  “大哥,你要救大姐...狐狸来了!...大姐也要变成狐狸了!”

推荐一本小说《阴缘人》http://www.shizongzui.org/yinyuanren/

仐三说:
由于我定时疏忽,把明天该发的一章也定时今天发出来了。
算了,大家三章一起看吧,只能说明天的已经提前发了。
所以,明天也就没有了。
哈哈哈,我怎么这么想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