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一章 夜战(上)

第三十一章 夜战(上)

  在收拾好一切以后,聂焰并没有马上离开。

  而是进到屋内,看了一眼孩子们熟睡的容颜,尽管内心也有些排斥自己的做法,但聂焰还是洞开了一下天眼,观察了一下熟睡的孩子们。

  片刻以后,聂焰松了一口气。

  眼前的孩子们都是货真价值的人类。

  决定要天眼的原因很复杂,有聂焰准备透露一些自己的身份原因,也有想知道这一切最终是不是个大阴谋的原因。

  无论出于哪种原因,其实都是必要且可以理解的。

  只是聂焰也没有察觉到的是,自己心境上的一丝微妙变化。

  从才出山时的完全单纯变得对这个世间有了防备和怀疑。

  确定了这一切以后,聂焰并无所顾忌了,开始在这房间内外布置阵法。

  关于阵法,并不是聂焰主要修习的方向。

  但小道界关于道家的各种法门藏书之多,所以一些简单有效的防御阵法聂焰多少还是会的。

  这一切的动静,惊醒了梅寒。

  自从碗碗出事以后,梅寒做为孩子之中唯一的女孩子,似乎挑起了某种重任,她睡的不是很熟。

  聂焰见她醒来,也没有多说,只是继续忙着手中的事情。

  梅寒也只是好奇的看着聂焰忙碌着,也并没有多问。

  直到小半个时辰,聂焰布置完了阵法,拿起了行李,梅寒这才有些担心的问到:“大哥,你要走吗?”

  聂焰拿出了一把法刀样的法器,递到了梅寒的手中:“我只是去小龙镇一趟,帮你们找到大姐。如若有什么危险,就在那个位置,把你手中这个法器插下去。”

  说话间,聂焰指了屋内的一个位置。

  接着月光也能看见,那里是几条红色纹路的交汇点,中间正好有一个空置的位置,就是可以插下法刀的位置。

  梅寒显然不理解这些手段,拿着法刀有些无所适从。

  聂焰在心中微微叹息了一声,然后认真的对梅寒说到:“寒儿,你既然看见了世间有狐妖,那么世间也就有一种存在叫修者。懂吗?就像你知道,有些人中了邪,会找道人来解。那个道人从一定程度上也叫修者,明白吗?大哥就是一个修者,而不是你们口中一个习武的人。”

  “嗯。”梅寒轻轻点了点头。

  聂焰告诉她的话,她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但她又惊恐的抬起头,问聂焰:“大哥,你既然是一个修者,那你会杀了大姐吗?”

  聂焰心中一窒,如若碗碗她...真的变成了那种吃人的妖...但想起之前的决定,聂焰勉强挤出了一个笑容,说到:“你们都说碗碗是一个好狐妖,我自然不会杀她。我会找到她,让她跟我走,咱们还过以前那样的日子。”

  “真好!”梅寒捧着手中的法刀,开心的笑了。

  聂焰摸着她的头,又是不放心的叮嘱了一番。

  若是那一群狐妖厉害,有心要追杀孩子,来到了这里,一个阵法自然是挡不住它们的。

  但聂焰当初修建这个屋子时,出于某种考虑,在屋子的角落里藏有一条暗道,可以直通聂焰平日里练功的一个隐秘山洞,一个阵法至少可以给孩子们转移的时间。

  聂焰给梅寒叮嘱的就是这些。

  走出屋子的时候,已经是真正的深夜时分,月光清冷,荒草萋萋,在不远处的山坡之上,就是聂氏夫妇的坟墓。

  聂焰甚至来不及等到天明,只是遥望着不远处的坟墓,在心中默念了一句:“父亲,母亲,孩儿这守孝三年,但到今日就结束了罢。如今,孩儿要去找回一个很重要的人,不管怎么样,孩儿但到今日才明白,以后如何,总是不想在生活之中没有她的。但愿父亲,母亲能够保佑孩儿一切顺利。”

  就这样稍微停留了一小阵子,聂焰转身毫不犹豫的走了。

  夜风之中,四个孩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都醒来了,看着聂焰越来越远的背影,也只在心中期待大哥大姐能一起归来,大家再温馨的生活在一起。

  哪里会知道,曾经的生活也会如今夜这聂焰的背影一般,离他们越来越远了。

  若按照正常的时间,行走到小龙镇,需要大概11,2天的样子。

  若是有马车的话,3,4天便可以到了。

  而聂焰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方式,弄到了一匹马儿,日夜兼程的赶路,到了小龙镇,只是用了2天不到的时间。

  他怕找不到碗碗了,因为孩子们是步行而来,耽误了快半个月。

  半个月的时间足以发生许多事情了,而他除了小龙镇,也不知道要在什么地方才能找到碗碗?

  不顾一切的赶路,让聂焰看起来风尘仆仆,有些疲惫的样子。

  他把马栓在了小龙镇入口的一颗树旁,有些感慨的看着已经褪色的小龙镇三个字,感觉命运是如此的巧合。

  他出生在这里——小龙镇。

  成长在小道界,中心山峰却叫——小龙峰。

  这预示着什么呢?难道自己是一条小龙?显然不是如此,而是命运告诉他,一个人所遇的事情或许也是一个轮回,充满了无数的巧合。

  就如同你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是注定的,因为这种喜欢或者讨厌,你很有可能遇上同一事件的概率就大了。

  而这种讨厌或者喜欢,是老天赐予你的东西,也就是命运,而在千百年以后,这种观点就叫做性格决定命运。

  聂焰的脚步在空旷的街道回荡,明明是紧张,心痛又期待的心情,却还是在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就如遇见碗碗是巧合,喜欢上碗碗却是命运。

  他承认了,是喜欢的...这种喜欢甚至放到什么时候,都是会成立的,因为他是聂焰,就会喜欢上这样的碗碗,这也就是命运。

  夜风吹过聂焰的脸颊,由于闭关,一直没有怎么梳理的一头长发也被吹得有些凌乱。

  出发的时候是一个深夜,到达的时候同样也是一个深夜。

  不同的是,出发那一天有一轮明月照着聂焰的路。

  到了这里以后,却是笼罩着一层不知名的雾气,让聂焰心中压抑的紧,他想起了小龙镇被覆灭的那个晚上,也是一层又一层的雾气包裹了小龙镇。

  只是不管夜色再暗,街道上熟悉的一切都还在。

  三年的时候,这里的每一处地方,都留下了一些或多或少的回忆,也许这个镇子最终会被埋葬,但这些回忆不会被埋葬。

  走到那个曾经的天女庙前,聂焰停住了脚步。

  十几年前,被破坏的最厉害的便是这里,但那个大坝仍在,曾经斑驳的血迹却早已不见。

  飘渺的雾气之中,一个修长优雅的身影就站在聂焰的前方,他转头,看着聂焰。

  聂焰也看着他。

  若说英俊,聂焰显然是英俊的,可是论起那优雅的姿态,是万万不及前方这个身影的。

  聂焰有的是一种少年侠客的豪情感,而眼前这人应该是为颠倒红尘之中的女人而存在的,只是这么淡淡的站着,就充满了一种叫做魅惑的风情。

  “你很臭,让开。”先开口的是聂焰。

  在见到这个人第一眼的时候,他就闻到了他身上的妖气,一股属于狐族的骚气简直冲天。

  但是,碗碗身上永远是干净好闻的皂角味儿,为什么碗碗会是狐妖?聂焰有些恍惚。

  “呵呵。”面对聂焰丝毫不客气的挑衅,眼前这个男人没有丝毫的动怒,背着双手,看着聂焰,只是丝毫不在意的展颜一笑,就如同真正的浊世翩翩佳公子。

  不得不承认,这笑容和碗碗有着三分的相似,却没有碗碗那种足以让众生都被牵动的诱惑。

  聂焰只是看着他,不停的想着碗碗。

  眼前这个人却在笑过以后开口了:“少年人不懂得轻重厉害,说话也是狂傲。但看在碗碗的面子上,我不与你计较,回去罢。”

  聂焰沉默,脚步没有挪动半步。

  雾气之中,他的手握住了背在身后铁剑的剑柄,轻轻用力一个抖动,包裹铁剑的旧布料松开,一把亮如秋水的铁剑就这样横在了聂焰的胸前,指着那个妖媚的男子。

  这就是当初那把毫不起眼,甚至有些许锈迹的铁剑。

  三年过去,终于锋芒毕露,也第一次用聂焰这样握住,指向了真正的妖。

  “我要见碗碗,我再说一次你让开!你身上那狐臭的味道,很难闻,难道你不知道吗?也是看在碗碗的面子上,我今日可以不开杀戒,否则...”

  “否则,怎么样?”那个男人丝毫不畏惧,而是朝着聂焰走了两步,双眼在这暗夜之中忽然亮了起来。

  柔媚,温情,如同一块透明的冰,化开成了一波最柔和的秋水,带着些许的难以置信和让人怜惜心疼的可怜意味。

  这种眼神,就算天下最心硬的男人看了也会内疚,而若是女子,说不得就会感觉到心疼,疼惜。

  但聂焰拿剑的手很稳,一股灵魂力轻轻的涌向了手中的铁剑,在接触到铁剑的刹那,瞬间通过无名的变化,被压缩了成了无比锋锐,似乎可以斩开一切的一种力量。

  “否则,斩...”聂焰口中掷地有声的吐出三个字,手臂挥舞,铁剑嗡鸣,眼前的雾气竟然被剑锋整齐的切开成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