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三章 宿敌

第三十三章 宿敌

  雾气之中的小镇,空气中飘荡着一种植物特有的草木甜香。

  只是太寂寞了一些,只有聂焰一个人的脚步回荡在破碎又古老的青石板街道。

  唯一陪伴他的是那条若有似无的淡红痕迹。

  寻着这一条痕迹,聂焰走过了自己父母曾经的家,走过了曾经最温暖的和碗碗孩子们同住的院落。

  “镇外么?”抬头看着不远处的地方,那道破败的城墙,父母曾经生死的地方又出现在眼前。

  聂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只受伤的赤狐会逃往镇外。

  雾气在这个时候淡了一些,已经能够看见今夜稍微有些黑沉的夜,没有任何的星辰,连月亮也...

  聂焰握着铁剑,忽然手掌就收紧,变得极为用力,连身体也开始微微的颤抖。

  只因为一阵微凉的夜风吹过,天空之中竟然出现一轮淡淡的血月。

  这勾起了聂焰非常压抑的回忆,那个恐怖的夜晚,那些最后绝望的呼号....怎么会在今夜也有血月?

  莫非是自己的幻觉?还是?

  想到此处,聂焰的灵魂力再次涌向双目,但无论是如何的灌注灵魂力,眼前的一切都是不变的。

  已经变得淡薄的雾气,一轮颜色渐渐变深的血月以及空气中那条若有似无的红痕也存在,直指镇外。

  这不是自己的幻觉!

  聂焰忍不住身体微微的颤抖,关于妖,他懂得不少,知道某些大妖出现时,会有固定的天象,因为那些大妖能够存在于这个世间,原本就是一件逆天之事,自然会有异常的天象!

  而且因为大妖都是稀少而独特的存在,天象自然各有不同,很少会有重复的。

  除非是同族同类才有这样的可能。

  想到这些,聂焰的身体颤抖的越发厉害,同样的天象,他只能想到同样的可能,就是那一条曾经吞噬了他父母,他出生地上万条生命的蛇妖。

  这种刻骨的仇恨他从未遗忘,即便先天的智慧被蒙蔽时,想不起往事时,这种仇恨也深种在他的灵魂之中,提醒着他背负着什么?

  一时间,空气之中那条若有似无的红痕不重要了,一时间,也来不及去找碗碗了。

  聂焰停住了脚步,就站在一堆残垣断壁之中,这是当年被破坏的最厉害的地方,也是人们充满了希望又最终绝望的地方,因为逃生的北城门就在前方。

  风吹动的聂焰衣衫猎猎作响,黑发飘扬在肩头,凌乱而张狂,如同他的坟墓。

  诡异的月光之下,聂焰单手持剑,剑尖直指苍穹,全是破绽的一个剑式,等同于把身体的各个空门都暴露给了敌人。

  但聂焰却奇怪的闭上了双眼。

  只有他自己明白,他这是在蓄势,这个剑式能够最有力的将力量斩出,这个剑式能够最大的借助天地之力——上剑指苍穹,下手按大地。

  “哈哈哈。”一个张狂又陌生的笑声在镇外回荡,传到聂焰的耳中:“你就好好享受吧,大人就要来了!我们且在镇外看你如何张狂,能与大人一战!沐儿的前程路上,任何的绊脚石都会被踢开。”

  聂焰的神色平静,只是那一句绊脚石让他的心中微微一疼。

  他不傻,沐儿应该就是碗碗,他的存在,于她来说只是绊脚石吗?碗碗是何身份?

  那对自己来说,碗碗又是什么?自己传承于人间大道统,自幼也是天才了得,也知自己是无那前世的天赐之子,是不是自己若有亲人,师门之人在旁,碗碗也是自己的绊脚石,甚至是劫难?

  如果真的如此,那些相依为命的岁月算什么?假的吗?幻觉吗?

  聂焰拿剑的手有些微微颤抖,但风声之中传来了一丝丝轻微的响动...聂焰的心中一冷,分出一丝灵魂力聚于双耳,那声音就像是在空中快速游动的声音。

  睁眼,血月已成,就如那夜一般鲜红如血,似乎随时都要滴落血液一般。

  消散了的雾气再次的重聚,一层又一层的将聂焰包裹。

  哪里还顾得上这些儿女情长,聂焰的心在此刻是爆发的火山,却又是平静的深海。

  爆发的是一直以来的仇恨,让他舍生忘死,不顾一切。

  平静的是战斗时的态度,就如同入定存思一般,不会再有任何的事情来影响于他。

  管它是不是阴谋,管它是不是狐妖刻意引自己上钩,他只坚信碗碗没有参与其中,内心就能保持一片平静。

  ‘轰,轰’,仿佛一个巨人在出气一般,小镇的空气开始异样的流动。

  浓重的雾气之中,一切都看不清楚,只能看见在北城的一角,一把指天的铁剑,散发着惊人的光芒。

  聂焰根本不需要去看见,他已经感受到了那冲天的妖气,出现在了镇子之中,就是它,那一出现就吞噬了上万生命的妖蛇!

  一双猩红的眼眸毫无征兆的出现在天空,就如同悬挂在夜空之中的两盏诡异红灯笼...在这一刻,聂焰的气势也蓄到了极致,被压抑的天地之力终于如同决口大坝之中的洪流,滚滚的冲向了聂焰那把光芒四溢的铁剑。

  搅动起了一阵如同飞龙般的旋风,又如同平静的湖面之上出现了惊人的‘龙吸水’之天象!发出了沉闷却又惊人的‘嗡鸣’之声。

  ‘嘶’一个巨大的蛇头突然从雾气之中窜出,就如同那一夜一般,带着惊天的凶猛气势,张开了大嘴,朝着聂焰疯狂的撕咬而来。

  聂焰非常的平静,看着那如同房屋大小的蛇头,感觉到了一股惊人的吸力,要把自己的生机从身体里吸出。

  当此时正是聂焰气势的顶峰,这股吸力算什么?

  “斩!”一个字,平淡如水,却如同石破天惊一般,聂焰持剑的手忽然落下!

  一道蓄势到极致,被天地之力包裹到极致的力量从剑上托手而出,一道巨大的剑影突兀的出现在了小镇的天地之间。

  那条蛇妖的眼中出现了一丝巨大的惊惶,因为剑影所指陡然就是自己最脆弱的‘七寸’所在!

  ‘吼’,蛇妖发出了一声原本不是蛇类会发出的巨大嘶吼之声,在这一刻开始剧烈的摆动身体,只求能够避开这惊天的一剑。

  但如何来得及!

  剑影落下,蛇妖只是移动开了巨大的脑袋以及一小截身体,而其余巨大的身体之上,赫然被这道锋利到极致,不顾一切的剑影斩开了一条巨大的伤口....因为勾动了天地之力,自然会对它的肉身造成伤害!

  而剑影的本质是聂焰的灵魂力,自然也伤及了蛇妖的灵魂!

  ‘噗’的一声,黑色的血液喷涌,就如同一个黑色的小瀑布!蛇妖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怨毒,在这个时候,无声无息的,蛇尾忽然从雾气之中穿出,朝着聂焰狠狠的扫了过去!

  ‘轰隆隆’,这个时候剑影才完全的落地,原本就是残垣断壁的小镇竟然留下了一道深深的剑痕!

  聂焰眉头微皱,眼神深邃,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但在这个时候,蛇尾却已经朝着聂焰狠狠的抽动过来,聂焰来不及多做沉思,一个手诀掐动,灵魂力就如同一汪湖水一般的出现,陡然就包裹住了聂焰的身体,然后无限的压缩,如同在聂焰身上穿了一层盔甲一般。

  可这只是对灵魂的防护,如何能够防住肉身?

  所以,在掐诀的同时,聂焰疯狂的朝着一个方向躲避,但蛇尾还是擦着他的腰侧横扫了过去。

  ‘噗咚’,聂焰重重的落在了地方,身上传来了剧烈的疼痛,好在在小道界泡那沉骨香汤有了一定的岁月,这样的撞击还不足以让他的肉体出现致命的伤害,骨骼更不可能因此就骨折,骨裂之类的。

  所以,一个翻身,聂焰就站了起来,掐诀持剑又冲了过去。

  那条大蛇也陷入了疯狂,看着聂焰站了起来,也快速的冲向了聂焰!

  一人一蛇如同癫狂了一般的战斗在了一起,空中光影交错,时而是蛇妖狰狞的尖牙,时而是聂焰锋利的剑芒...时而是蛇妖快要吞噬聂焰,时而是聂焰掐诀灵魂力多般变换,化险为夷,甚至反倒陷蛇妖于险境!

  这样高强度的战斗,任谁也想不到竟然持续了半个时辰之久。

  当聂焰最后的一剑落下,蛇妖最后的一次疯狂撕咬,双方才停了下来,一个闪身,双双落地。

  血月之下,蛇妖的双眼越发的通红,怨毒的看着聂焰。

  聂焰把铁剑插于自己身前的一块乱石之上,手中开始掐动一个异常罕见却又充满了远古韵味的手诀。

  缠斗不是办法,是时候一决胜负了!蛇妖仿佛也有这个默契,身体盘旋,一个硕大的蛇头朝着空中的血月开始吞吐着一道黑色的气息!


仐三说:
这是一场局中局,非常不好写,所以耽误了一些时间。等一下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