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四章 小术

第三十四章 小术

  按理说,这应该是最后的生死之招了。

  所以,聂焰一出手就是压箱底的《镇妖十三篇》之中最过熟悉《刺魂篇》。

  战斗到这个程度,聂焰也不敢妄动之后修习成功的《镇魂篇》,只因为《镇魂篇》逆天无比,一出手便是碾压般的镇压妖物,如若能力不够,就是失败,一击不成,后患无穷。

  用一颗最冷静的心战斗,聂焰一直都在这样做。

  可是,他脸上的神情却无比的奇怪,最后决生死的大招,只要是人多少都会郑重而紧张。

  但聂焰的神色却平静无比。

  战斗过的小镇烟尘滚滚,浓雾已经淡去了不少。

  天地之间只剩下蛇妖吞吐黑色气息时,时不时的闪过的一丝光亮,如若猜测的不错在黑色气息之中应该蕴藏有一颗内丹。

  那是妖力半生所聚,也算是妖物最重要的东西之一,用来做压箱底的大招非常合情合理。

  而相比起来,聂焰这边念诵咒言的声势也不比妖蛇的黑屋气势差。

  一字一句念出,仿佛都能看见一个个古老的字眼于天空之中隐约成型,引发天地之力微微震荡。

  气氛紧张到了极限。

  聂焰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的奇怪,随着妖蛇吞吐内丹,他的嘴角竟然挂起了一丝冷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大术需要时间准备,但若准备的时间过长,也就没有了意义,一般斗法动用大术的时间都会相差无几,大概也就是半柱香的时间。

  也在这个时候,蛇妖和聂焰几乎同时完成了大术。

  黑雾散去,一个闪着黑色光泽的内丹在疯狂的转动,一个甩头,那颗黑色的内丹疯狂的朝着聂焰席卷而来。

  在聂焰身侧,天地之地也在疯狂的聚集,在内丹席卷而来的同时,天地之地陡然一收,也是聚集完毕!

  聂焰朝着妖蛇掐动手诀,却在最后一刻,手诀的方向陡然一变,却是朝着北城门边缘的一角一个挥动,原本已经成型的天地之力,也跟随着聂焰手诀的变换,方向陡然一变!变成了一根呼啸的尖锐之刺,朝着那一角的方向飞射而去,然后消失不见!

  在这个时候,旋转的内丹已经到了聂焰的眼前。

  按照大妖内丹的威力,恐怕只需瞬间,聂焰连人带魂魄都会灰飞烟灭。

  可聂焰却丝毫闪避的意思都没有,手诀又是一番变换,一根由灵魂力所构成的绳索陡然成型在他的手中。

  此时,一声惊恐的闷哼之声,从北城门的一角传来,从声音来看,那声音的主人像是受了陡然的一下重击,受了重伤,这闷哼声之中竟然夹杂着呕血的声音。

  “哼。”聂焰冷哼一声,灵魂力构成的绳索朝着那个方向抛出,手诀变幻之间,绳索的速度越来越快,随着聂焰一声‘缚’字,绳索陡然收紧。

  通过灵魂的感应,聂焰心知,他的目的已经达成!

  与此同时,那个威势无比的内丹就这样破碎在了聂焰的眼前....化为了颗颗虚无的光点,消散在空中。

  小镇还是那个小镇,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

  但聂焰清楚,恐怕那一轮血月已经消失。

  可聂焰并没有抬头看什么,甚至连那破碎的内丹都没有看一眼,就朝着北城门的那一角飞奔而去!

  灵魂力灌注在双腿之上,每一步都跨越而出巨大的距离,远远看去,就如同一个穿着灰色短袍的少年飞于小镇的低空之上,速度快到了极致!

  但从东南西三个方向,也同时有着几个身影朝着那一角飞奔而去,速度同样也不慢,看起来也如同飞于小镇之上一般。

  不过到底慢了聂焰一步,等这几个身影落地时,聂焰已经抓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脖颈,似笑非笑的看着众人了。

  至于那大蛇?谁管它去?哪里还有什么大蛇的身影?

  “放开老祖。”来人一共有八个,粗看一眼全是那俊男美女,人间尤物。

  就算那白发苍苍的老者,也是气度不凡,如同皇家贵族。

  但见聂焰这样生擒老者,其中一个年近中年的美艳妇人却是再也忍不住,厉声低喝了一声。

  聂焰冰冷的看了她一眼,却是不动声色,只是掐住那所谓老祖脖子的手轻轻用力了一分,原本就受到重创的老者哪里经受的住,忍不住又咳嗽了一番,咯出了一大口鲜血。

  惹得这些男女看得大急,好几个忍不住上前了几步,看那凶狠狰狞的样子,哪里还有刚才半点华贵尤物的风度,大有马上就要动手的意思。

  在这个时候,聂焰才慢条斯理的开口:“动手也无所谓,先拿你们老祖赔了命,我也能够脱身!你们可以看看,到底是我先掐死这只老狐狸,还是你们能救下他?”

  说话间,聂焰故意摇晃了一下老祖,那老祖哪能忍受这番折磨,连连对这些子孙使着眼色。

  这些子孙也不敢轻举妄动,换来聂焰一身轻蔑的冷笑:“就算我放开他,他又能解开我这缚魂锁?一群妖狐尔,除了那魅惑骗人,有什么强大的本事吗?”

  “你!”面对聂焰的挑衅,一个看起来最是年轻青涩的男人忍不住再次动怒。

  却被那老祖挥手让他退下,接着望着聂焰说到:“我们的确是解不开你那缚魂锁,你大可以放开我,不用掐着我那么凶狠....你不杀我,不也是有求于我?”

  聂焰的呼吸一窒,的确如此,老狐狸就是老狐狸,一眼就看穿了他心中所想。

  是的,他想要找到碗碗。

  可也不能那么快就说出自己想要,免得这一群狐狸掌握了主动权。

  这样思虑间,聂焰松开了自己的手,却是淡漠的说到:“不要试图激怒我,否则有些事情也不是那么重要,我一样斩杀你们一窝狐狸于这小龙镇为我祭剑!”

  “你说大话吧。”又是那个看起来最是青涩的男子。

  聂焰却冷哼一声,瞪了他一眼,那青涩男子如何能扛过聂焰的气场,忍不住脸色一变,倒退了半步。

  这一切,都被老狐狸看在眼里,却也不说什么,只是望着聂焰问到:“老夫愚钝,一开始你明明被幻阵所迷,是如何发现破绽,并且找出老夫的?”

  聂焰却是笑了,看着老者说到:“想知道压箱底的秘术有什么缺点,对不对?说来,幻阵妙用无穷,若在幻阵之中受到伤害也是真会受伤,就如同那最凶狠的梦魇兽,让人深陷噩梦之中,在梦中死了,现实之中也死了。利用的就是人心的力量!你们这群狐狸也算有点儿本事。”

  聂焰说的不错,人心的力量的确无限大,无论是自己的心魔,恐惧,无畏等等一切的力量。

  就如同那个千百年后,神奇的试验,一个死刑犯人,被蒙住双眼,被竹片划了一下手腕,然后用水滴模仿滴血声,在第二天却真的死了。

  这就是心灵恐惧的力量。

  狐妖一向玩弄人心,显然把这一点发挥到了极致。

  不过,聂焰所说的话显然也是那个狐妖老祖在意之极的话,聂焰的不回答倒让狐妖老祖有了几分着急。

  原本不愿意陷入主动提出这种被动的地步,到了这一刻,狐妖老祖终究还是忍不住了:“你要什么条件,才肯放了老夫,才肯说出这破绽?”

  “答案你我心知肚明。”聂焰看着老祖一字一句的说到。

  “好,你先说这幻阵的破绽。”老祖眼光闪动,无论如何也不肯一口答应,先让聂焰去见碗碗。

  倒是这时,又是那个青涩的男子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冷笑,聂焰心中愤怒,却也暂时不想理会他,一想起碗碗,聂焰的内心就一些乱。

  “你这幻阵,从某种角度来说,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利用我内心的愤怒和仇恨来打败我,耗尽我的气力,这个算盘也打得很如意。一开始我的确以为幻阵是真,但从我斩出那一剑之后,我就知道这妖蛇不是真的了。”聂焰淡淡的说到。

  “为何?”狐妖老祖赶紧追问。

  “只因为,谁还比我更清楚自己的剑势?如此重创了妖蛇一剑,按说已经没有余力。可是,你看那里。”聂焰一指,正式破败的建筑物上留下一道深深剑痕的地方。

  “这倒是一个不得已的破绽!俗话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若是一个我们了解的敌人,断然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老者摇头晃到,似乎松了一口气。

  聂焰却冷笑了一声,说到:“真是如此吗?这幻阵明显还差得远!你们分明就是根据我内心之中的那个妖蛇所幻化的妖蛇,那时我年幼,见到的妖蛇是如此,难道十几年以后,吞噬了万人的妖蛇,就没有一点儿变化?恰好本人熟知妖物,知道妖蛇修道三十仗,就接近一个极限,想要突破,怕要另辟蹊径...不然,哪有小龙镇的血案?当日,妖蛇顺利的吞噬,按说应该突破了这个瓶颈,如若一切顺利,身体应该逐渐的缩小,化繁为简,返璞归真!十八年过去,应该缩短了三仗许,就算不顺利,仗许的也是应该有的,怎么可能全无变化?”

  “更可笑的是,当日我所见妖蛇是什么术法,攻击!今日就是什么术法,攻击,全无变化。请问,对付一阵子的凡人,妖蛇需要使用什么术法吗?显然不需要,但我记忆之中只有这些,你们也就只能做到这一点。”

  “最后,哪个大妖压箱底的秘术是会动用内丹?那就不配称之为大妖,我倒是很想见识一下妖蛇的吞天术,你们的幻阵能做到?”

  “真正无敌的幻阵,应该有万般推演变幻,你们这个...哈哈哈哈,雕虫小术尔!”


仐三说:
今天的更新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