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六章 决裂

第三十六章 决裂

  碗碗只是说了简单的三个字。

  聂焰便已经恍惚,因为在此时碗碗的声音也已经变了。

  在从前,碗碗的声音如同那黄莺鸟儿,清脆动听之中带着一丝还未消去的童稚。

  可如今,却好像一夜之间褪去了那青涩,变成了一个真正女人的声音,如同蜿蜒的小溪一般婉转,又如同丝绒一般柔软。

  本质的声音还是在的,便是那清亮的音色。

  只是柔柔软软的感觉,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魅惑,若是一般的男子在此,怕是这三个字便已经忍不住心神荡漾了。

  可是聂焰没有。

  从他的心间涌起了一股痛楚,一直上升到喉间,就连吞咽唾沫都感觉疼痛。

  他很念旧,希望一切都不变。

  即便眼前的碗碗真正蜕变成了人间绝色,芳华绝代,一生上好丝绸所制飘飘白衣才是最适合她的。

  简单而华贵在内里的气质。

  因为,她的绝色还让人想要探究更多,因为,她的气质远比这外貌还要出众。

  可是,聂焰还是想念着那个穿着粗布衣衫,容貌清秀动人,言语直接,语调清脆的碗碗,就如同山涧的一朵小野花般的碗碗。

  自然也会有人欣赏她的美,不比那繁花差。

  聂焰念旧,希望一切一直不变,就这样天涯到老。

  但痛楚却也不是全然因此,更深的原因在于碗碗出现的刹那,聂焰就知道他与碗碗之间在无声无息时,划上了一条天堑。

  什么样的狐族女子会蜕变出如此的容貌?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全是魅惑却又娇憨,清纯?就连他聂焰也必须心中默念清净诀才能抵挡此等诱惑。

  那只能是狐族之中最出色的血脉。

  或者生来就是三尾银狐,这样的银狐有机会成为传说中的九尾。

  要么就是那一尾也是顶尖之中顶尖的——天狐!

  将魅惑演绎到极致的天狐....或许狐妖之中各有手段,毕竟妖狐多智,但魅惑始终是其本质,天狐就像是狐妖之中最纯粹的存在。

  听闻师父曾经说起,真正的天狐只有一脉,千百年若要出天狐,也只能有一只,就如他是天赐之子,那么天狐就像是天赐之狐,赐予给狐族。

  传说中,真正魅惑那纣王的,其实是一只天狐!血统纯正的天狐....而其余号称天狐的,只是沾染了一丝天狐的血脉罢了。

  若碗碗是那天狐,那么...所有的平凡温暖生活,就是那泡影。

  她,只是在他十米远的距离。

  但是瞬间,就已经远的仿佛望不见彼此。

  可是,希望这种东西,给人以力量,也会让人不甘心,面对碗碗的询问,聂焰终究还是开口了:“嗯。”

  又是一阵沉默,仿佛夹杂着碗碗的叹息,她缓缓坐了下来,那只受伤的狐狸就趴在碗碗的身边。

  碗碗的手轻柔的抚过那只赤狐的皮毛,转而抬眼望着聂焰:“是你将它打伤的?”

  “是。”聂焰的心如同在滴血。

  碗碗那一眼分明就有一丝责备和疏离,她以前如何会用这样的眼神望着他?

  又是无声。

  片刻之后,碗碗开口说到:“你走吧。”

  聂焰心中血气上涌,反倒是上前一步:“今日一走,便是天涯路远,永不相见吗?”

  曾经聂焰说过同样的话,但那一句是天涯路远,有缘便能相见,如今就是永不相见吗?

  碗碗转头,声音如同轻风一般飘来:“我不知道,但若可以选择,再不相见或者比相见更好。”

  “哈哈。”聂焰怒极反笑,望着碗碗说到:“这算什么?就是彻底的划清界限了吗?”

  碗碗沉默。

  “呵呵,好一个绝情决意之人!十五载的岁月,我聂焰若是与你缘轻情浅,那与你一同长大的弟妹们呢?一旦认清,所有的情谊也就灰飞烟灭吗?他们可从不曾放弃过你,连夜找到我,只为救你。你可知道,你是人也好,是狐也罢,他们都认作你是大姐?”说话间,聂焰皱起了眉头。

  但碗碗始终不曾回头,不知在想些什么?

  聂焰为止气结,握剑的手微微颤抖,薄雾淡了,夜风停了。

  就是在这深夜之中,也感觉到一阵阵的沉闷,黑沉的天空,哪堪乌云集结,就要下雨了。

  “碗碗?”聂焰开口低呼,上前一步。

  “你难道回应我一句,也是不敢?”聂焰质问,再次上前一步。

  “碗碗。”聂焰又一次开口,声音柔和,却掩饰不住的沉痛。

  但碗碗始终不曾回头,而事不过三,聂焰只允许自己这样呼唤她三次。

  一丝凉雨飘落了下来,聂焰凝望着眼前的身影,深吸了一口气,嘴角带着一丝惨淡的笑意,转身就走。

  ‘哗啦啦’,夏夜的雨只是瞬间就落大了,颗颗像是打在聂焰的心头,也从他的怀中传来了异样的响声。

  那是雨水打在油纸上的声音。

  聂焰的心猛地一痛!想起三年前的那个清晨,她站在路口,质问他为何一言不发就走,却又把这装着麦饼的油纸包塞进了他的手里。

  他迈不开步子了,他走不动了。

  他猛地的一个转身,看见碗碗已经回头,脸上全是凄迷的水珠,双眼如同蒙上了一层水雾一般的看着他。

  可是,聂焰分不清那是碗碗的泪水,还是这雨水?

  也分不清是天要下雨,还是她太动人,她一悲,老天爷也跟着哭泣。

  聂焰从怀中掏出了一样事物,因为刚才的战斗,显得有些皱褶,他抓着那件事物,伸出手朝着碗碗:“三年来,都是你照顾我。我却从未与你买过一针半线,来时路上匆忙,也带不了什么东西。快到小龙镇时,已是傍晚,我想起那个市集,绕路而去,却是早已散了。”

  碗碗不语,只是这样看着聂焰,那一刻眼中的哀伤仿佛这铺天盖地的雨水也不足以表达,更不足以掩盖。

  聂焰自顾自的说着,微微一笑:“我去打听了,找到那户买麦饼的人家,恳求他们现做了几个,就这样带到了这里。曾经,都是你走很远的路,买给我做干粮。”

  聂焰说话间,停住了。

  继而最真诚的望着碗碗,最认真的说到:“跟我走吧,这麦饼我们可以路上做干粮。”

  碗碗一下子站了起来,而在她身旁,那只赤狐发出了一声哀伤的低呜声,忽然在漫天的大雨之中,如同一把离弦之箭一般的朝着聂焰冲了过去。

  又是秘术,这速度就连聂焰也来不及反应!

  ‘嗷呜’,那只巨大的狐狸张口咬向了聂焰举着的手掌,聂焰来不及避开,在淬不及防之下,只能匆忙的移开手掌。

  可难以避免的是,聂焰的手掌还是被赤狐锋利的牙齿挂到,一时间血流如注,那一包麦饼沾染着聂焰的血迹掉落在了地上...那只狐狸低呼声,作势还要撕咬聂焰,碗碗在一旁惊呼:“哥哥,不要!”

  聂焰却是愤怒至极,刚才碗碗站起来是要与他走吗?为什么这只赤狐要千方百计的阻止?

  在愤恨之间,聂焰拔剑,一个闪身,便迎上了冲过来的赤狐,任由它朝着自己的肩膀撕咬,却是用在这瞬间,掐动手诀,凝聚精神力,朝着赤狐的识海猛地一撞,那赤狐如何与精神力强大的聂焰相比?

  精神力强大的人,灵魂力不一样非常出色。

  但灵魂力强大的人,精神力也一样惊人!

  赤狐一下子呆傻了瞬间,从半空中滚落,聂焰愤怒之极的情况下,一个上前,拔剑就斩:“你是何居心?为何要阻我带走她?为何让阻她平静生活,非要她从此不平一生。”

  却在这个时候,聂焰的眼前也一阵恍惚。

  漫天大雨之中,他似乎看见碗碗朝着他冲过来,不顾一切的抱住了他,对他说:“我跟你走。”

  那是聂焰心中最想之事,不由得持剑的手稍微一松,动作也慢了下来。

  下一刻,聂焰才知道自己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中了别人的幻术,清醒过来时,却看见碗碗扑在了那只赤狐的身上,自己的剑已经刺入了碗碗肩头一寸。

  “你这是为何?”聂焰拔剑,同时感觉绝望,莫名的刀兵相见,还有一丝希望吗?

  “你走。”碗碗的神色变得冰冷,且再也没有一丝情感。

  聂焰的瞳孔之中倒映着碗碗冰冷的样子,忽然一口气血上涌,忍不住仰天狂笑,在放浪笑声之中,一口鲜血喷出。

  整个人也瞬间失去了那冲天的豪情,变得意兴阑珊...她为赤狐挡住他的剑,还因此对他情谊全无,几乎是赶他走开了,这事情还不明白吗?她已经认同了自己是狐,那些狐,比起自己,比起弟弟妹妹们,更加的重要。

  他聂焰今天只是一个笑话。

  “我走,我走...”漫天的雨帘,聂焰双目失神,转身朝着小树林以外走去,脚步踉跄。

  偏偏在这个时候,狐族老祖忽然大喊了一声:“动手!”

  之前不见的那些狐族后人一瞬间全部冲了出来,纷纷化为原型,同时一个最鲜红的精血喷出。

  小树林陡然风起云涌,一层漫天大雾陡然笼罩下来,就连着雨帘也穿之不透!

  聂焰却像毫无知觉,只是麻木的前行,口中喃喃自语着:“我走,我走....”


仐三说:
就是从此以后聂焰开始剑下无情,也就是从此之后,才有了那个性烈如火,毫不收敛的聂焰。很多读者说,这一卷可以单独做一本小说,单独拍一部电影了。我脑补了一下,真拍个电视剧,到底是言情,还是仙侠?忽然觉得,我写仙侠肯定会好看的吧?哎,我就是这么有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