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七章 身后

第三十七章 身后

  这是聂焰生平遭遇的第一次重大危机。

  他所不知道的是,这一脉狐族从知道他是一个修者的身份以后就没有打算放过他。

  幻阵是一个局,如果能诛杀他与当场,自然是最好。

  如若不能,碗碗就是最后的诱饵。

  因为真正的杀阵在这片小树林当中,布阵是动用了这一脉狐族压箱底的秘宝,一丝上古天狐留下的意志。

  不要说聂焰能够破去,就算聂焰的师父身在这阵中也不一定能够破去。

  而说起来这一切,全部都是为了碗碗,为了碗碗能够顺利的成长,必须抹杀聂焰,否则天狐就只能成为传说,碗碗不会成长起来的。

  古老的预言早就留下,是这一脉狐族曾经出过的一个天狐老祖所留,他们如何能不重视?

  此时的聂焰对这一切却毫无知觉,只是麻木的行走在小树林当中。

  他无法言说心中的悲伤,就像一切的梦想破碎时的绝望,原本他是打算,如果碗碗跟他走,他就娶她。

  很多人在年少时,总有那么一件事,会让他(她)伤心到觉得此刻死了也没有什么关系吧?如果连死都不在乎,还会在乎什么?

  此刻的聂焰就是如此,一切都已经不在乎了,只想着心中的郁结之处,按照修者的说法,就是已经陷入了‘心魔’。

  若是没有人能‘唤醒’他,到死他都会是这个状态。

  他也不知道,自己只要再前行几十米,走到小树林的边缘,阵法就会彻底的被触动,到时候就是一个破灭不了了的杀阵。

  雾气笼罩,覆盖了一切的声音,也覆盖了一切的身影,或者说它们遮蔽了聂焰的一切感觉。

  如此的不对,若是换在往日,聂焰早已警觉,如今却丝毫没有感觉。

  “就算此子发现了,也无妨。一踏入这个树林,他的结局就已经注定,只不过杀他会费些力气。这么伤心,倒是意料之外的事情,看来到被抹杀,他也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在聂焰身后的不远处,虚弱的狐族老祖盯着聂焰的背影,神色阴晴不定的沉思着。

  为了启动这个大阵,在场的所有狐族之人都喷出了一口真正的心头精血,也包括狐族老祖,此刻自然是虚弱的。

  想到这里,他的脸上又情不自禁的流露出一丝可惜:“若是他不是人类,是妖族的任何一个青年。不,条件都可以再宽松一些,他是人也没关系,只要他有此等天分,还未成为修者,把碗碗许配与他有如何?他的光芒不会比碗碗差的,可惜了。”

  眼看着这杀阵就要真正的启动,聂焰将陷入百世轮回的梦中不醒,直到耗尽心力,灵魂意志破碎,狐族老祖忍不住惜才起来。

  不过,结局已经注定,谁也不能改变。

  想到这里,狐族老祖一声叹息,怪不得说是天狐的劫难,如此情深,不是危险吗?

  “沐儿,沐儿你不要过去。”

  “沐儿。”

  在这个时候,一阵嘈杂的声音打破了狐族老祖的沉思,他一回头,却是看见几个狐族的青年抓着沐儿(碗碗),沐儿奋力的挣扎,脸上各种情绪交杂,不忿,担心,焦急。

  “老祖,你答应过无论如何会放他一条生路的。”见到狐族老祖回头,碗碗大声的质问到。

  聂焰就在不远的二十多米处,可惜他听不到碗碗担心着急的声音,雾气已经遮盖了一切,轮回就要开始。

  “之前,我是答应过你放他一条生路,但那是在不知道他身份的前提之下。如今,他必须要死,沐儿,希望你能明白。”狐族老祖之前还可惜聂焰的才华,但当面对碗碗时,心肠就变得冷硬了起来。

  “不论他什么身份,答应我的事情怎么可以改变?”碗碗并不松口。

  “胡闹!没有什么事情比你的成长更重要,比我这一脉狐族的生存更要紧。难道你忘了你的父母哥哥对你付出的一切,忘了你身上所背负的责任?忘了我所有狐族之人为你的付出?他是你的劫,我不会允许你成长的道路上存在着任何的劫难。”狐族老祖到了这个时候,终于对碗碗没有了丝毫的隐瞒,一字一句不容拒绝的说到。

  “他会怎样?”碗碗脸上流露出一丝凄婉的笑容。

  狐族老祖沉默。

  在旁一个狐族的女性不忍,小声的说到:“自然是魂飞魄散。”

  听闻这个答案,碗碗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不敢相信的望着狐族老祖,狐族老祖冷哼了一声,不忍对视碗碗的眼神,但也算是默认。

  她是天狐,她可以魅惑天地,到了极致,她的悲,可以让一方天地同悲,她的喜,可以让一方天地由严冬变为春暖,狐族老祖如何敢面对她此时的绝望?

  “好,很好。”碗碗一字一句的说到。

  “之前布幻阵由我在这边主持,你们也可以告诉我,是不是为了对付他?”碗碗的神色忽然平静了。

  在另外一边,聂焰踉跄恍惚的前行,又走了一段路,眼看着距离树林的边缘已经不远了。

  他始终不曾回头,回头也洞悉不了此刻发生的一切。

  “是又如何?”狐族老祖铁了心要让碗碗绝望,即便现在她可能会痛恨自己,但为了她的以后,痛恨自己又算什么?

  “可你们告诉我,今夜可能会有大敌前来,因为觊觎我天狐的身份?我说为何会这么巧,他来了,大敌也来了。也是了,我怎么会想到我心仪之人如此英雄了得,一力破除幻阵,我很为他骄傲。我是碗碗时,他就是我眼中的少年侠客,虽然只是普通人,可我相信他日他一定会成为纵横江湖的大侠。我如今是天狐天沐,他就是那惊才绝艳的天才修者,他日一定会站在巅峰之处,成为传说。”

  “这就是他,我心仪之人,即便他一世普通,也是我眼中的英雄,即便生死不相见,我也甘之如饴!可你们,却连一个活着的机会也不给他。”碗碗说到最后的时候,脸上忽然出现了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

  这个笑容极其动人,犹如那一日明媚山谷,百花瞬间绽放。

  所有在场的狐族,几乎都被这个笑容魅惑住了,呆立当场,似乎都想起了自己年少时最快乐的往事。

  却是狐族老祖最先反应过来,大吼到:“快点儿拉住沐儿,阻止她!”说话间,狐族老祖已经狂奔向碗碗。

  可是,如何来得及,碗碗双手灵巧的掐动了一个手诀,如同是她最习惯的动作一般自然,一般行云流水。

  刚才被魅惑了一瞬的狐族如何来得及阻止?

  只见这个手诀掐动之下,从碗碗的灵台之处一下子出现了一只微小的白色狐影,摇动着三支狐尾,与一般白狐不同的是,这只白狐的眉心只见有一点嫣红如血的点。

  这就是天狐的标志,眉心之点。

  而这个狐影,也是天狐独有的影子,因为修行的方式不同,天狐可以修炼出自己的‘意志’,就是魅惑之意。

  昔日,天狐老祖为这一脉狐族留下的意志也就是从这狐影之上剥落的一丝。

  当众人伸手抓住碗碗的时候,天狐之影已经朝着树林的某个方向盘旋而去,就在聂焰父母身死埋葬之处,那里插着一个奇怪的杖子,杖子的顶端抽象的雕刻着一只狐狸。

  也就是当日兰石告诉聂焰的,那所谓奇怪的柱子,因为柱子只是掩饰,为的是掩藏埋在其中的这根杖子。

  是了,这就是这一脉狐族压箱底的法宝,天狐之意,就封印在这法宝当中。

  当日带来,是为了用这一丝意志牵动碗碗被隐藏的天狐之灵,让碗碗得以觉醒。

  如今,自然是这杀阵的压阵之物。

  日后,也会成为碗碗随身的法宝。

  碗碗带着它,把它放在了当日聂焰父母埋骨之处,可见一番情深,但聂焰根本就不知道这些细节。

  可这细节偏偏就已经刻画了所有的情深。

  “不要!”看着碗碗灵台处冒出的这一只狐影,已经飞速的朝着那法宝飞去,狐族老祖绝望的发出了一声呼号。

  碗碗之意,再明白不过,要用自己才修行出的一丝意志,去碰撞,毁去法宝之中的天狐之意。

  法宝若是毁去,这个阵法自然也就毁去了。

  来不及阻止了,碗碗的意志已经毫不留情的朝着那根杖子撞了过去。

  ‘噗’在这边的碗碗,一口鲜血再也压制不住,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而在那边,那根柱子剧烈的摇动!

  整个小树林风起云涌,那些犹如实质性的雾气也随着柱子的震动,开始不停的晃动。

  可走在其中的聂焰还是恍然未觉。

  也就在此时,在小树林之外,那一片简陋的田地之中,倾盆大雨之下。

  一个无比潇洒优雅的身影出现了,身着一身淡青色的长袍,黑暗之中看不清楚面目,却是一出现就如一轮最皎洁的朗月,让夜空中所有的存在都不能与之相比。

  狐族的那些男性青年又算什么?

  此子,才真的是人间绝色,即便身为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