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三十八章 即时

第三十八章 即时

  此时,大雨倾盆,又是夜深。

  这个青衫的男子却如同郊游一般,在这荒野田间犹若闲庭信步。

  随着他渐渐走进田地的边缘,他的相貌也越发的清晰。

  白,下巴稍尖,脸颊的线条却很柔和,一双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丹凤眼,有一种淡淡的傲气和疏离。

  这样的几点让他的容貌有几分像女子。

  不过高挺的鼻梁,同聂焰一般飞扬入鬓的剑眉,又为他增添了几分英气。

  这样的相貌有些雌雄莫辩,偏偏又占了男子与女子最动人的部分,若说在那个年代有中性之美一词,这个看起来年轻的少年,便是那中性之美的巅峰。

  真真儿标致的美人。

  只是比起天狐,少了那一种天然的魅惑。

  大雨是不懂怜惜这等人物的,铺天盖地而来,仿佛只是为宣泄自己的愤怒。

  可是,来人仿佛很看重自己的一切,任那大雨漫天,却是一丝一毫都落不到他的身上,他手持一根竹笛,整个姿态悠闲,神色却不是那么放松,反而是盯着前方的小树林有一些沉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若是有修者在此,少不得会惊呼一声,此人如此年少,为何精神力的造诣到了如此之高的境地?

  竟然用精神力控制着漫天的雨点不沾染在他身上,这是何等‘变态’的修为?

  在田地的边缘站了许久,这个少年人终于开口了,声音不似男子一般厚重,也没有女子那样的尖锐,却是异样的好听:“咦,这个树林,怕是有些问题。不过,现在我好像进不去?”

  说话间,他眉头微皱,眼眸斜睨着小树林,那种华贵之态无法形容。

  就在这个时候,却正是碗碗的那一丝天狐之影碰撞残留的天狐之意的瞬间。

  整个阵法忽然颤动了起来。

  众狐阻止碗碗不及,却见碗碗忽然脸色苍白,一下子软到在了地上。

  脸上笼罩的那一层魅惑之意也顿时不见,容貌还哪有之前那样惊为天人,若是聂焰在此,恐怕会惊喜无比,此时的碗碗才更像他记忆中那个只是清秀动人的碗碗,而不是魅惑众人的尤物。

  在碗碗身边那只断尾赤狐哀鸣了起来,在这种时候竟然口吐人言:“沐儿,一个人类,将成为你绊脚石的人类,你何苦要这样?你枉费了死去父母的心,也枉费了我当初不顾生死,带着你逃出的艰难。”

  碗碗看着那只断尾赤狐,眼中的眼神复杂。

  天狐的宿慧已开,她如何会不记得当初的一切?

  狐族很大,虽然开慧能修行的狐族不算多,但因为基数巨大,加起来的族人也不算太少。

  他们这一脉算是‘人丁’比较稀少的狐族,上上下下只有50几只开慧的狐狸能够修行,能够到化形的也只有眼前十人而已。

  同人类喜欢内斗一样,狐族之间也分为了许多势力,彼此之间也有许多争斗,只是不如人类那么严重罢了。

  碗碗父母所在的这一脉狐族就是积弱已久。

  不但所占的山头会被旁族分走资源,就算其它不是狐类的妖族也会欺凌他们。

  之所以能够得以生存,全因为这一脉的狐族在上古有着极其兴盛的时代,传说中的天狐一脉,曾经降生在这一脉的狐族,由此也诞生了一些含有稀薄天狐血脉的旁支。

  后来,那一只天狐因为一次生死之战损落,这一脉的狐族才渐渐衰败了下来,那些含有稀薄天狐血脉的旁支也脱离了这一脉狐族。

  只不过,到底有着共同的先祖,那些脱离的旁族多少会给予一些照顾,也考虑着这一脉诞生过天狐,再诞生天狐的可能性,比其它狐族要大一些,所以这一脉衰落的狐族才顽强的存在着。

  时光流转,一直到了碗碗父母那一辈,这一脉的狐族已经积弱无比了,再没有什么转变,可能旁支也不会再继续保他们下去,眼看着古老的传承就要被打乱,这一脉狐族就要散了。

  偏偏上天眷顾,碗碗父母在怀上碗碗的时候,出现了当年那只天狐老祖诞生时的天兆,古老的预言终于得以实现。

  这一脉狐族的人欣喜若狂,立刻把碗碗的母亲严密的保护起来,并禁止泄露消息。

  但因为千百年的积弱,加上旁支不动声色的在这一脉狐族之中安插了一些探子,这个消息还是泄露了出去。

  按照天狐的诞生,应该是整个狐族最大的大事。

  一只天狐存在的意义,不比那九尾老祖存在的意义要小。

  不过,天狐的诞生也意味着这一脉狐族会兴盛,势必要动到一些狐族甚至其它妖族的利益。

  所以,自然会有别有用心的妖族会将未诞生的天狐扼杀。

  因为天狐没觉醒之前,就只是一只普通的狐妖,觉醒以后,那就是天狐,再扼杀的话,那就是整个妖族的重罪,不能够扼杀来自神圣之地的大妖,这是妖族最严厉的一条铁则。

  天狐自然是属于来自神秘之地的大妖!

  于是,碗碗的父母被追杀了。

  那一次,不仅是碗碗的父母,就连那一脉狐族的族人也被杀死了好多,化形的精英在那个时候还有二十几个,因为那一次的追杀被屠杀了一般。

  皆因,天狐要诞生,需要大量的灵物草药来保胎。

  这些尚且罢了,其中一种对狐族怀孕母狐有着极大滋补的草药只长于狐族圣地中的一座孤峰。

  他们就是前去圣地的路上被追上的。

  那是一场惨烈的往事,在保护碗碗父母的族人都死光的时候,碗碗的父亲毅然为保护母子三人挡了出去,要知道,碗碗的父亲是那一脉狐族之中唯一被称为天才的狐妖。

  而碗碗的母亲也毅然做出了一个对自己无比残忍的决定。

  那就是要提前生出还不足月的碗碗,她选择了对自己剖腹!

  并且在父亲就快身亡,而敌人还在的时候,才对自己做了那么残忍事情的母亲又做出了一个决定,选择了动用这一脉狐族最禁忌的秘术,双双自爆,和敌人同归于尽。

  那个时候,碗碗的哥哥,也就是这一只断尾赤狐尚且年幼,还不足以化形。

  不想身为天狐的碗碗,天生的优势,出生就化去了所谓的‘横骨’,生下来就是人形,除了还有一只小小的狐尾。

  在临死前,碗碗母亲把刚刚降生的碗碗就托付给了年幼的狐哥哥,就是这只赤狐叼着碗碗,甚至不惜动用伤及本身的秘术快速的跑了三天三夜,再把碗碗放在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以后,又用自身引开穷追不舍的敌人,并因此负伤。

  如果不是那一场劫难,这一只赤狐,也就是碗碗的哥哥天分并不比他的父母差,甚至还要超过他那天才父亲一截。

  可就因幼年的这一场事,于来找碗碗的年前才化形成功。

  这就是碗碗的身世,就是碗碗为何会被抛弃在一个人类小村落的原因。

  若不是挨过了那三天时候,最后的狐尾也化去,碗碗也少不得会被当成怪物死在人类的世界。

  为什么赤狐不惜动用本源也要熬过那三天,就是因为他打定了主意把碗碗藏在人间才最是安全,才这样生生的跑了三天,接着又引开敌人。

  曾经,碗碗羡慕聂焰父母对聂焰的一番厚爱。

  但在知道,并且亲自记忆起往事以后,她才知道,自己不但拥有父母的厚爱,哥哥的疼爱,还有着无数的族人为自己奉献了生命。

  她还知道,父母是一对善良的狐妖,修行以来,就算遇见瓶颈,也不轻易走那很多妖族都会走的捷径,选择吃人。

  她也知道,哥哥仇恨人类,皆是因为那一年猎杀天狐的行动,背后还有猎妖人的影子。

  原本妖族吃人,猎妖人杀妖族从某种方面来说,就是一个说不上谁对说错的事情,可站在自己的角度,还能说自己是一个人类,而非狐族之人吗?

  那如何对得起死去的父母,断了前程的哥哥,和死去的族人?

  十五载的人间生活,碗碗在内心自然是对人充满了感情,和她相依为命的小乞儿们,让她一颗芳心暗许的聂焰。

  可是,若聂焰是她?又如何选择?

  聂焰因父母而立誓要成为猎妖人。

  那么,碗碗呢?只能选择回归狐族,扛起这一脉的重责。

  从此,也只能恩情两断。

  所以,面对哥哥的指责,碗碗说不出话来,理智应该是选择了狐族,可是那如火一般的情感,三年来的每一幕,都不可能让她眼睁睁的看着聂焰去死,即便毁了自己,即便是背叛。

  人不可能随时理智,就如妖族也不是一定冷血。

  ‘轰’,雾气散去,阵法竟然在这个时候无声无息的破碎了。

  一只完整的白狐虚影竟然又从那根杖子里飘荡了出来...就在众狐的眼前,飘进了碗碗的灵台处。

  众狐不解,不应该是在这个时候同天狐老祖的意志一同两败俱伤吗?为何?

  狐妖老祖却是大喜,忍不住仰天嘶吼:“天不亡我一脉,天不亡我一脉啊!”

  与此同时,聂焰根本不知自己已经在生死之间走了一圈,那个他深情相对的女子已经用生命还了他的深情。

  而站在田地之间的那个少年,却是在雾气抖动之时,忽然看见一个失魂落魄的身影,冷笑一声,却又突然横笛胸前,悠悠在漫天大雨之中吹出一首凄婉却调调诛心之曲。


仐三说:
今天的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