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一章 剑.琴

第四十一章 剑.琴

  真正的杀伐之音既出,断然没有回头的可能。

  聂焰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听着那激昂的曲调传出,看着那股力量直接就撞上了碗碗的后背。

  就像是无声一般的,碗碗跌倒在了大雨之中。

  ‘碗碗’,聂焰在心中低呼了一声,担心的话语却是哽在喉头,怎么也叫喊不出声。

  碗碗回头,唇角带着一丝鲜血,只是一瞬,看清不是聂焰出手,眼底闪过一丝不为人知的开心,竟然就这样站起来,继续朝前走去。

  “很好。”之前只拨出一音的少年,不由得高傲的评价了一句,接下来,一手落在古琴上,这一次却是接连两声更加激昂的音调从古琴之上跃出。

  于此同时,聂焰出剑了。

  身形如风一般扑向了前方,剑落处,那饱含着力量的音符竟然被聂焰给斩断,只剩下空洞的余音袅袅再没有杀伤力。

  少年十指落于琴弦上,扬眉看着聂焰,一股怒气引而不发,却是颇有威势:“你是为何阻我?想要冒天下之大不韪,身为人类修者,却站在妖族一方吗?”

  “我聂焰做事,无须向你解释。天下天上与我又有何干?她要死,也不是死在你的琴声之下,只能死在我聂焰的剑下。”聂焰站在少年身前,竟然没有丝毫退让的之意,而是一字一句清晰的说到。

  这番对话如何会不传到碗碗的耳中,她的嘴角带起一丝笑容,眼中却是泪水不停的滑落。

  如同一朵还未盛放,就要凋零的花,在山风之中绽放,充满了凄楚。

  聂焰自然看不见她那一番表情。

  就如她也看不见聂焰阻挡于少年身前的身影。

  “很好。”少年听闻聂焰一番说辞,神色陡然变冷:“何必说的那么冠冕堂皇,就是执迷不悟罢了。你舍不得这个妖女,我却偏要杀她,你奈我何?”

  说话间,少年双手挥舞,一连三声激昂的音调又从琴上飘逸而出。

  聂焰冷哼一声,身形连动,而三个音符皆备斩于空中。

  那少年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却很快被惯有的高傲所取代,可神色之间已经变得郑重:“今夜大雨漫天,却是我接下来一曲《飞雨落花》曲再好不过的天时,说起来,这一曲是我占了天时之利,所以开口提醒你,在曲子最后,会有一调真正的杀伐之音,暗合天道之杀,那一调若出,你没有活命的可能,你若能挨过此曲,再说那番狂言?”

  说话间,少年又恢复了惯有的表情,只是斜睨着聂焰,并不正眼看人。

  接着又徐徐的说到:“你该庆幸,今夜是在山林之中,若是在那湖泊河海之畔,借助天地之意,这一调杀伐之音若变化为了水之音,你连和我战斗的资格都没有。”

  聂焰面无表情,沉默如石,只是横剑胸前,已经表明了心中所想。

  童帝这番话,原本就是约战之意,说明厉害,若言语之间,聂焰退去,他自然会继续追杀碗碗。

  若聂焰不退,那二人之间就将一战。

  聂焰的毫不退缩,让童帝心中稍惊,不知道这个从哪里窜出来的山野少年,竟然有勇气和他堂堂童家的家主一战。

  要知道他少年天才,年仅十岁就能奏出童家世代流传的杀伐之音,而且稳合天意,一丝不差,和那族人所奏半吊子杀伐之音截然不同。

  三年后,大伯就退位让贤,让年仅十三岁的他坐上了童家家主之位。

  这几年来,他行走江湖,斩杀为恶之妖也有十数,甚至和大妖也曾一斗,虽然两败俱伤,但也算是光辉的战绩。

  在猎妖人的圈子之中,也算小有声明了。

  眼前这少年却....这激起了这水童家青衫少年最骄傲的一根底线,竟然聂焰横剑胸前,他也就不再客气,双手落于琴弦‘铮’的一声,方圆半里的落雨竟然跟随着这身琴声,为之一滞。

  接着,少年十指连同,声声曲调就如同真的漫天落雨一般,铺天盖地的朝着聂焰袭杀而去。

  而那些停滞的雨点,就融合的每一个音符,变成了颗颗的杀器,也是朝着聂焰飞射而去。

  聂焰神色凝重,眼前少年天分出众,也算惊才绝艳之辈,否则不可能以如此弱冠之年,就有如此强大的能力,这实乃聂焰生平第一个劲敌。

  灵魂力过处,聂焰双腿有若生风,在漫天雨点袭杀来的一瞬间,身随心动,已经陡然躲开在半里之外。

  一手持剑,斩落袭杀而来的雨点,一手却是掐诀,在掌中飞快的聚集着灵魂力。

  那少年稍有震惊,但手指间的动作更快,琴弦连拨,就如同夏季里一场大雨终于畅快的落下。

  漫天的雨点竟然随着琴声,聚集成铺天盖地的一团,朝着聂焰如同一阵旋风般的包裹而去。

  这断然不是聂焰的剑能够挡下。

  眼看着那一团杀雨就要包裹住聂焰,在这个时候,口中念念有词,手诀连番变化的聂焰,终于是身形一顿。

  一股被灵魂力从他的手掌飘然而出,看似轻飘飘的没有任何威力,但仔细一看,那轻薄的一层,却只是外面包裹的一层,里面犹若实质,恐怕普通人都能看见的一抹蓝色光芒,是以说明灵魂力压缩到了极致,才会有此等的效果。

  只是一瞬,那铺天盖地的雨水便与这不甚起眼的灵魂力光团触碰到了一起。

  初时,沉闷无声,如同不经意的一次触碰。

  却在瞬间,那光团爆裂开来,里面竟然激射出成千上万细弱毫毛的灵魂力细针,每一根细针都与每一点杀雨碰撞!

  一时间,竟然‘哗啦啦’的碰撞开来了万千的水花!

  若是别的猎妖人在此,内心一定会震动不已!这是一场什么层次的战斗?是少年人之间那种本该如同儿戏的战斗吗?

  却是如同真正的成年猎妖人,还是优秀那种才可能爆发的战斗。

  “好!”那青衫少年不想眼前这个只是表现出‘怪力’的山野少年有如此惊人的灵魂力,忍不住战至酣处,痛快的叫了一声好。

  “来!”聂焰也战的兴起,大喊了一声。

  下一刻,那青衫少年的琴声陡然一顿,接着却看见双手挥舞之间变得更加的快速,犹若疯魔了一般,竟然带起了风声破空之声。

  那曲调也从一开始大雨落下的激烈,变成了一种爆发只音。

  就如山林大雨,忽然迎来了暴风,包裹着急雨,陡然变成了天灾一般的风暴。

  聂焰此刻也不敢脱大,手诀掐动之下,灵魂力荡开,变成了一幅盔甲一般的包裹住了身躯!

  就看见,之前的雨点,变成了一道道的水箭朝着他激射而来。

  聂焰一个手诀变化,一柄无形的盾牌出现在手中,一个闪身,挡住了激射而来的水箭,爆炸震动之间,让他整个灵魂都有些震颤。

  但哪只能被动的挨打,与此同时,一道宏大的灵魂力注入聂焰手中的长剑,一个侧身,挥舞之间,一道凌厉的剑意也激射向了那青衫少年。

  青衫少年琴声一个顿挫,那漫天水箭中的一大部分竟然调转方向,和那凌厉的剑意碰撞在了一起。

  ‘轰’的一声,那残破的小树林之中竟然爆发出了一根水柱,如同一个湖泊被炸开,冲天而起的水柱,声势惊人。

  聂焰感觉到了痛快,长啸一声,朝着青衫少年冲了过去。

  而那青衫少年的琴声已经爆发至了最高点儿,就如同那急雨终于被卷入了山涧的流水,形成了一道急流的山洪,铺天盖地而来。

  那漫天的雨水也及时的给出了回应,由漫天的水箭形成了一道强力的水柱。

  水柱由精神力控制,却暗含着爆裂的灵魂力,就这样朝着聂焰席卷而去....

  在强悍的山洪之前,聂焰就如同飘摇的小舟,显得是如此的朝不保夕,弱小无力...却在这时,聂焰陡然的站住,力量全部集中在后腿,持剑的手臂朝着后方拉开了一个巨大的弧度。

  一股冲天的气势从聂焰身上爆发,在剑身之上凝聚!

  ‘轰’,山洪之水毫不留情的终于朝着聂焰袭来...而这个时候,聂焰的气势积蓄到了顶点,原本看起来很弱小的他,突然如同一个巨人!

  在山洪冲过来的瞬间。

  聂焰高喊了一声‘杀’!

  刹那,一道无匹凌厉的剑意斩过了山洪,整个小树林竟然呈现了瞬间的静止!


仐三说: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等一下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