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二章 缘起

第四十二章 缘起

  小龙镇,这个已经覆灭了有18年的小镇。

  一直沉默的存在着,如同一道痛苦的疤痕。

  却在今夜,镇外的树林之中陡然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若是在18年前,镇中之人听见了这样一声巨响,少不得要出镇去探查一番。

  偏偏在这18年后,却已是无人会看见这惊天动地的一幕,少年惊才绝艳的一战。

  ‘轰隆隆’,洪流破碎的声音,在被聂焰一剑斩为整齐的两半,其中爆裂的灵魂力也破碎以后,终于支撑不住那漫天的形态,在静止了一秒以后,轰然破碎开来。

  惊起了好几只躲雨的飞鸟,慌不择路的飞入雨中。

  大雨变成了大水!

  从天而来,浇的聂焰和青衫少年都是一头一脸。

  却是无比的痛快。

  此刻,聂焰距离青衫少年不到十米的距离,持剑,沉声说到:“你输了。”

  童帝的两指停在琴弦之上,看着聂焰,说到:“那可未必,还有这最后一调。”

  话音刚落,天地之间忽然变得肃杀起来,那漫漫的大雨都像蕴含了无数的杀意。

  聂焰的神色一变,他想起来了,那个青衫少年之前曾出言提醒,这一曲之中最后一调,乃是暗合天意的杀伐之音。

  果然,来了!

  那青衫少年似乎吃力,那落下去的两指之前如同有千钧之重,迟迟拨不动琴弦。

  可是在他身侧已经形成了一股肃杀之意,就连飘落的一片叶片靠近都被裂开成了几小片碎片。

  已经靠近不得!

  难不成要输?聂焰的神色凝重起来。

  下一刻,却是在原地站定,手掐一个充满了古意的手诀,一字字一句句充满了神秘之意的词语从聂焰的口中传出。

  对待天道只原本杀伐之意,也唯有天地之力。

  聂焰想不出来有别的术法,只能动用他原本都不敢轻易动用的《镇魂篇》。

  青衫少年的手指终于开始缓缓前行,琴弦被拨动,绷成了一个像是要爆裂的弧度。

  天地之间,那任何的声响都如同消失,只剩下一股似有若无的音调缓缓的传出,像是在迎接一调最强音的前奏。

  而聂焰这边,行咒也越来越快,原本《镇魂篇》每一字念出,都需要大量的灵魂力,甚至引发灵魂的震荡,是以在修习期间,聂焰每念一字,都是顿挫有序,为的就是避免自己被反伤。

  可不得不承认,天才就是天才。

  只有这样的天才,才会在战斗中,在越是危急的时刻,爆发出越是惊人的潜力。

  在青衫少年那杀伐之音,颤动的前奏传来时,聂焰行咒已经没有了那顿挫之声,反而是一字一句越念越快,到了之后,如同进入了一种奇妙的境界,每一字每一句都如同行云流水一般顺畅。

  已经悄无声影,却只见他嘴唇煽动。

  而越来越多的天地之力也开始无声的聚集。

  反观青衫少年,似乎也已经蓄力到了极致,两指终于用力的弹开了琴弦。

  ‘嗡’,一声不怎么入耳的声音从古琴之上发出,却在出现的刹那,变成了‘嗖’的一声,如同一柄锋利的匕首,飞快的抹向敌人的脖子。

  两个音调格格不入,却穿透力异常强悍,让远处相隔怕有十里的某一只野兔,也立刻警惕的竖起了耳朵,嗖的一声窜入草丛之中不见!

  而若是人远远的听见,只怕会有脖颈被匕首飞快抹过的冰凉感,只是一瞬,全身都会汗毛直立,鸡皮顿起。

  聂焰却是其中首当其冲的承受者,当杀伐之音响起的时候,他的一篇《镇魂篇》竟然奇异般的诵念完毕。

  “镇!”只是简单的一个字,一股天地之力就如同洪流一般的倾斜而出,在落地的瞬间,形成了一个大印一般的东西,朝着那一声杀伐之音狠狠的镇压而去。

  无声无息!

  比起之前的动静,这一下碰撞没有任何的动静,便这样消散于无形。

  大印破裂,只带起了一阵徐徐的微风,但杀伐之音余意未尽,却带着最后的力量激射向了聂焰。

  聂焰抬头,已是无惧!

  到了这般地步,唯有一往无前!

  聂焰动了,毫不在意的迎向了杀伐之音,十米的距离飘然而至!

  青衫少年来不及站起,他如何能与灵魂力加持在双腿之上的聂焰比速度?

  举剑,聂焰的长剑已经放在了青衫少年的脖颈之上,锋利的剑气只是与脆弱的皮肤一接触,便在青衫少年的脖颈上带起了一丝血痕。

  “你输了。”聂焰沉声说到。

  “你也未必就是赢了。”青衫少年似笑非笑。

  话音刚落,聂焰的一身灵魂力盔甲破碎,身体连续微微的颤抖,无数的血痕出现在了聂焰的胸腹,两臂之处,深的伤口有寸许,浅的伤口却只是划破了皮肤。

  但无论如何,也让聂焰这一瞬间,看起来狼狈无比,像一个血人。

  是的,聂焰歪打正着用《镇魂篇》消耗了杀伐之音大部分的力量,但那杀伐之音是一股尖锐直接的力量,破开了大印,却根本没有被消耗完毕!

  从术法上来说,聂焰真的未必就是赢了,甚至受伤更重,更加狼狈。

  “没有什么未必就是赢了,若是真的战斗,你的人头已经落地!那输就是输,赢就是赢!我一剑为落下,全因我不胡乱杀人,也因你虽然肆意乱来,也算救了我一命。”聂焰淡淡的说到。

  的确,如果从战斗上来说,聂焰就是赢了,即便是惨胜,赢了就是赢了。

  那青衫少年如同被这句话深深的刺入了心里,眼底却全是丝毫不肯屈服的高傲,他伸手,轻轻拨开聂焰的剑,全然不管锋利的剑刃只是稍微接触,就刺破了他的手指。

  他的鲜血一滴滴滴落在地上,与聂焰滴落的鲜血被雨水融在一起,就如此刻就开始纠缠的命运。

  有火聂,自然就有水童。

  可惜,水火却难相容。

  “肆意乱来?若是你连一曲《归魂曲》都熬不过,你有何资格与我战斗?而熬不过《归魂曲》前曲的人,说明心性不坚,又有何值得我去救的意义?更何况是一个与狐妖纠缠在一起的人。”青衫少年说话依旧傲然,也没有丝毫想要承认失败的意思。

  聂焰收剑,却是说到:“我不需要向你解释。但你记住,我是猎妖人,就算全天下不认,我放了天狐,我也是一个猎妖人。”

  说话间,聂焰穿着破碎的衣衫,转身就朝着小镇走去。

  身后的那个青衫少年冷哼一声,说到:“我是那等乱嚼舌根之辈吗?我要的是你他日亲自承认,今日这番举动,放走天狐是错。请你也记住童帝之名,今日一战,只是开始。他日再论,你我到底谁强谁弱。”说话间,那唤作童帝的青衫少年顿了一下,接着说到:“谁对谁错!”

  聂焰停住了脚步,望着童帝:“你强,你也不一定是对!我与你只分强弱,而对错只在我自己心间。”

  “呵,懦弱而已!不能忍痛斩去孽缘,却在这番强词夺理。他日,我在江湖之中等你...聂焰,我虽然不屑你的懦弱,但也承认你的实力。若两年以后,你不能在江湖之中声名鹊起,不能做到今日你所说,你是一个真正猎妖人的话,也当我错看于你。今日与你一战,只是一个我童帝的耻辱。”童帝说话间微微扬头,如同一个君王贵族。

  相较,衣衫残破的聂焰,却在一夜之间,已经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沧桑。

  由心结入心魔,以至于癫狂。

  心魔去,人清醒,而心结未解,就如一个因伤而疯的人,尽管不再发疯,伤痛依旧存在。

  今日的一幕一幕终究就像是一段历史的开端,拉开了序幕。

  在这一夜之前,聂焰还是那个有些木讷,未出江湖,满怀梦想的纯良少年,并不是他日剑下无情的火聂。

  在这一夜之前,碗碗还是那个清秀动人,善良到让人心疼的乞儿少女,并不是他日艳冠天下的大妖天狐——天沐。

  在这一夜之前,童帝还是那个小有声名,只是童家年少年家主的骄傲少年,并不是他日水童家的第一代家主,威震江湖,与聂焰并称双子。

  谁也不知道,他们少年时,在这个破败的小龙镇,无名的小树林有过这样的交汇,已经定下了前路。

  在漫天大雨之中,聂焰离去的背影,充满了无数的叹息。

  童帝矗立于原地的身影,还带着不屈的高傲。

  已经远处的碗碗,双眼的泪水终于流尽,剩下的只是平静的眸光。

  没有能够停止今夜的这场大雨,穿透今夜黑沉的天幕,照亮这一段心伤,化去这一段哀伤的因果。

  前路漫漫,前路却从不曾停止。

  一切的起点,依旧在那个小树林,聂焰生命中每一个转折的地方,终究给他留下了难忘的第三幅画面。


仐三说:
今天的三更到此为止,结尾也不错,至少算是一个小结局,大家不必说三三停的太那啥了,对吧?怎么说呢?我是有良心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