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四章 驿站

第四十四章 驿站

  聂焰,这个名字,就这样渐渐的在猎妖人圈中流传了开来,并且经过了时间,非但没有淡去,反而因为一件一件的事情,越加深刻的刻在了这些猎妖人的心中。

  渐渐的,聂焰得到了一个诨号——剑下无情。

  只因是他出手的妖物,没有一个能够活命,非常的极端。

  因为妖物修行不易,猎妖也是修者,杀孽太多,有伤天和,若不是那恶贯满盈的,一般都不会选择杀掉,再打得魂飞魄散这种做法。

  可能会镇压啊,废其修为啊等等。

  连根拔起一窝妖物,一个不留这种事情更属罕见。

  但这聂焰偏偏就是这样,我行我素。

  所幸,他所杀之妖,无一不是作恶多端之辈,所以这种手段倒也没有引起太多‘卫道士’的反感。

  三年之后,聂焰的名声更响,几乎在猎妖人圈中无人能出其右。

  但万事并没有绝对,偶尔在猎妖人之中也会有聂焰和那童帝到底谁更加厉害,更加天才的说法。

  是的,还有一个人可以和声名鹊起,光芒耀眼的聂焰并驾齐驱,那就是童帝。

  这样的争论多了,渐渐两人头上又多了一个称呼——猎妖双子,聂焰童帝!

  天下有此二子,莫名的显得太平了许多。

  此时,新朝已立,加上新任皇帝对天下百姓多仁义,相对于前几十年的战乱,百姓的日子终于算好了起来。

  谁都期待这个太平盛世能更加的长久一些。

  可太平终究是一个笼统的词语,根本不可能绝对,动荡和不安的因素一直都存在着,就比如两年前妖族发生了一件大事,渐渐的也传到了人间修者的耳中——天狐现世,狐妖一族好像有了更大的谋算之类的。

  再具体就没有人能够说出了,毕竟人妖之间就像‘两个世界’,就算消息有流通,也只能少数人或者少数妖能够知晓,像这种整个圈子都知道的消息,只能说是绝对的大事了,有个笼统的说法,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天狐是绝对的大妖,但狐妖一族又有一些特殊,常常在他们的传说中,多少都带有一些旖旎的色彩。

  人们在震惊天狐出世的同时,也难免会猜测天狐会如何的绝色?如何的魅惑?如何的让众生颠倒。

  猜的多了,就有人号称见过天狐,甚至有人号称和天狐之间有什么故事?各种假消息层出不穷。

  从来都是如此,华夏的历史上总是有那么多喜欢哗众取宠之人,即便是猎妖人的圈子,也避免不了有这样的人存在。

  这一日,又是酷暑。

  才上午的光景,这日头就已经非常的毒辣。

  昨夜才下过一场雨,原本已经舒展开,显得翠绿光亮的叶子,被这日头照了不过个把时辰,已经恹恹的了。

  树下,一只大黄狗懒洋洋的趴着,吐着舌头。

  原本蜀地就炎热,加上湿气深重,在这样的日子,就如同把人泡进了热腾腾的蒸汽之中,不说人,就连拿狗也忍受不了了,在上午也不愿意动。

  偏偏在它身边有一只才出生不久的小奶狗儿,这样的炎热也阻挡不了调皮的热情,不停的挑衅着那只大黄狗。

  终于惹得大黄狗不耐,低吼了一声,张嘴就朝着小奶狗儿咬去。

  这一下要是咬的实在了,这小奶狗儿就算不死,也得脱层皮。

  也就在这时,一只看起来干净却有力的手一把抓住了大黄狗脖子上的皮,阻止了大黄狗‘行凶’,那大黄狗多有不服,低呜着转头,却不知道怎么的,看见了来人的眼神,那低吼就变成了害怕的咽呜声。

  手放开了大黄狗,然后一把抱住了小奶狗儿。

  “这是哪家的小家伙那么可怜?你爸爸妈妈呢?”说话间,小奶狗儿已经在来人的怀中,被轻柔的抚摸着,发出了舒服的哼唧声。

  却看,来人是一个挺拔的青年,剑眉飞扬,双眼深邃却如晨星,生的一幅不错的皮囊,却是皮肤稍显粗糙,胡子拉渣的模样,有些沧桑了。

  一头黑发也只是随便用布条束起,不知道是否因为赶路的原因,头发凌乱,甚至有些打结,身上的衣物也是脏乱的看不出本色,有些地方扯开了口子,若不是没有那油腻脏污之感,腰间还挂着一把佩剑,少不得有人以为他是一个乞儿。

  “少侠,我劝你还是放开它吧。这可不是什么小狗崽子,而是一条小狼崽子。而且是狼妖的崽子,之前有一个猎妖人带过来的,原本说是这崽子幼小,舍不得杀生,看看能不能带在身边驯服,日后猎妖也多一些助力。却不想,在老儿这边停留住宿的时候,被这小狼崽子咬了,就弃在了这儿。让老儿任打任杀。”也在这个时候,一个肥胖的老头儿走了过来。

  也是这天气太热,原本就是一身短衫的他,还忍不住敞开了肚子。

  看起来不像是这客栈老板,反倒像是一个屠夫。

  来人笑笑,却没有放开这小狼崽子,反倒是举起了它,仔细翻动它的皮毛查看了一番,发现了好几道深深的伤口,心中已是对于怎么回事儿,已经是了然。

  再看那小狼崽子正看着它,双目温润且无知,实在那眼神不像小狼崽子,反倒像真正的狗儿。

  于是开口对那老板说到:“无妨,这只小崽儿我要了。”

  那老板一扬眉,惊呼到:“少侠要了?这事儿可真是,也好也好!放我这里吧,我心仁义,那么小又舍不得杀?怕又怕长大了之后为祸一方,加上这小东西特别能吃,弃又不敢弃,这方圆十里,都是镇子村落...再想不出办法,少不得只能一刀杀了。”

  那来人听闻也不评论,又是温和的笑笑,对着老板说到:“赶路是饿的很了,切上两盘肉食,再上一盘干粮,蔬果之类的,老板看着置办就好。只是要快些。”

  说话间,他递出了一块碎银子,分量不算小,置办一餐饭食绝对是多了许多。

  “哎呀,这多了许多啊,少侠可是要住店?”老板走上前去追问。

  “不住,若是有多,弄一只鸡,粗粗的煮了,喂它吧。”来人指着怀中无辜模样的小狼崽子,说了一句。

  “哦哦,少侠真是仁义,你这小崽子算是有福了。要是遇见那双子聂焰,少不得把你一剑斩了。”老板兀自赞美着这个青年的仁义。

  那青年却是诧异的看了老板一眼,又不以为意的笑笑,就坐进了那小饭店之中。

  是的,来人就是聂焰。

  这里已经靠近他在蜀地安排的宅子,在那里还有四个弟妹在等着他。

  不论他是在外界如何的拼杀,每年总是少不得回一次这里,空闲若多,更是会回来两三次。

  越是在外奔波,越是觉得心有牵挂,人才不会觉得无根,怕只怕像许多猎妖人一般,孑然一人漂泊,死后若是幸运,还能得一埋骨地,若是不幸,就只能无声的死在荒郊野外,尸骨也不能入土为安。

  没有人牵挂,没有人记着,即便这一世是为了积累功德,也显得太凄惨了一些。

  想来,有亲人的感觉真好。

  想起那些弟妹,聂焰的脸上又露出了一丝笑容,低头逗弄了一下怀中的小崽子。

  而这小崽子似乎是喜欢上了他身上的味道,非但不肯离去,还咽呜着靠得更近了一些,也不嫌热。

  聂焰看得好笑,却在这个时候,这开在偏道上的,甚至有些荒僻的小店,又进来了几人。

  看那气质,再看那兵器之类的东西,无一不是猎妖人。

  是了,就如同官员赶路有特别的驿站,只针对官员,猎妖人也有自己的‘驿站’,就类似于这种打尖儿吃饭的小店,偶尔也提供一些简单的补给,就比如说符纸,朱砂之类的,还有就是修修法器,当然只限于简单法器上简单的法阵,或者破损处敲敲打打一番。

  出于习惯,猎妖人一般都不走官道,走的经常是这种小道,偏道等人迹罕至的地方。

  这种‘驿站’也只存在于这种地方,寻常的百姓闯来的机会不是没有,而是太少了。

  按照规矩,进来的几人打量了聂焰一番,在聂焰不动声色的露出了腰间一块石牌的时候,这几人的神色才算松懈下来。

  那石牌是一种特殊的血石制成,艳红如血,却一点儿都不通透,看起来笨拙粗糙,却是猎妖人的身份铭牌,取的就是猎妖人一生厮杀,铁血之意。

  互露铭牌,是在‘驿站’的规矩,若是有寻常百姓在此,这些猎妖人就不敢乱说话,驿站的老板也会提醒,毕竟这就是规矩。

  确定这里没有他人以后,这几人开始放开了说话。

  热热闹闹的坐下,少不得一番互相吹捧,就和寻常百姓吃饭聚会一个模样。

  在这个时候,聂焰的饭菜已经端了上来,他还是习惯性的不言不语,安静而快速的吃...小崽子在他怀中蹦来扭去,就是‘探查’他吃了一些什么?偶尔也会咬上两口。

  而那边的几个猎妖人却已经开始吹嘘猎妖的事迹,其实算不上吹嘘,只是言语之间习惯性的夸大。

  一人说的兴起,猛拍桌子,喊了一声:“我就见过那聂焰,也曾并肩作战。”

  ‘噗’的一声,聂焰喷出了一口馒头,那几人转头,聂焰抱歉的点点头,又不动声色的继续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