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五章 传说

第四十五章 传说

  “蒋兄,你真的见过那聂焰?”牛吹的大了,自然会有人半信半疑。

  那吹牛之人已经下不来台,只能脖子一粗,眼睛一瞪,大声说到:“如何没有见过?当日,我追一只妖物,反正很厉害的妖物就是了,却不想那妖物狡猾,设计于我,差点儿就不敌了。”

  那人说话间,怕是自己也信了,抓起酒壶就喝了一大口。

  “然后呢?”众人听得入神,忍不住催促了几声。

  “嘿嘿,这天无绝人之路,想必也是我老蒋平日做事颇为积德,就在我危险的时候,看见天上出现了一道剑光,匹练般粗细,亮的就跟那银光似的,我还来不及反应,你们猜咋的?”那老蒋又抓起了一块肉,囫囵的塞进了嘴里。

  “咋的?”人们跟着瞪大了眼睛。

  “好家伙,那妖物不是一只猪妖吗?那硕大的脑袋就‘咕噜噜’的滚到了一旁,那喷出的鲜血淋了我一头一脸呐!”说话间,那老蒋闻闻身上,仿佛还有那日的血腥气儿一般。

  众人听得连抽冷气,其中一人忍不住问到:“那来人就是聂焰?那剑光就是聂焰的?”

  “是啊,那可不就是聂焰?他还感谢我来着,若不是我拖住了猪妖,他也不能斩杀的如此顺利,也算是并肩作战吧,嘿嘿。”那老蒋两口就吞下去一个馍馍,说的口沫横飞。

  “一剑就斩了,那聂焰真是,啧啧...”有人感慨到。

  “可那聂焰什么模样儿啊?”更有人好奇成名的聂焰究竟是和什么模样,毕竟在那年代,猎妖人又是一个不大的圈子,且常年在深山野林之中猎妖,消息自然不会太过灵通,至少那人什么模样,实在是无法有个具体的东西来证明。

  “双子之中的剑下无情啊,在他手下妖物就没有活路,你们猜能是什么模样?反正我一见就为之折服,快九尺的汉子,那一身疙瘩上,就跟铜墙铁壁一般,头发支楞着,胡须也颇为雄壮,那眼睛一瞪,就如凶神一般,连鸟儿都不敢叫了。那说话就跟擂鼓似的,一开口,我都以为天上打雷了。”那老蒋说的兴起,忍不住站了起来。

  在一旁的聂焰忍不住连声咳嗽起来,他其实已经忍了很久,但确实忍不住了。

  可是众人已经被老蒋口中的聂焰给折服了,哪里还顾得上在旁咳嗽的人,其中一人还忍不住喃喃的说到:“果真英雄了得,这聂焰怕不是照着张飞长的模样吧?”

  “那可不是,天下英雄,不管是哪一路的,总是有些共同点的吧?”老蒋自己也不是很肯定的样子?估计心说这牛吹大了。

  聂焰也懒得理会这些,其实这一路赶回,去过的驿站不少,关于自己的传说不知道听了多少,相比起来,已经不算离谱,要知道那童帝,甚至被人说成其实是一个绝色女子,只怕按照童帝那个高傲的性子,定会当场翻脸。

  很快,聂焰就吃好了自己的饭食,准备休息一下,就上路了。

  ‘家’就只相隔了不到五十里,如果快马加鞭,在今天夜里,就能见到他们了吧?想到这里,聂焰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忍不住又逗弄了一下怀中的小崽子。

  不管之前的人,还是客栈的老板都说它是狼崽子,以后会成为一只妖狼,只有聂焰一眼看出,这是小崽子严格的说来是狼与狗的混血,而且身上没有血气缠绕,也没有任何的凶煞之气,说明其父母生前并没有造下任何的杀孽。

  如果父母已经为妖,生下来的子嗣之中能开灵智的几率也大了很多。

  若是大妖,或者是厉害的妖物,比如说已经化形那种,生下的子嗣那就已经脱离了野兽的范畴,直接就是开灵智的妖。

  比起人类的婴儿智慧相差无几,甚至更甚。

  这只小崽子的父母估计也是才开灵智不久,就被斩杀,所以它能成妖的可能性很小,但若能开了灵智,如人一般有些许的思考能力,杀之也就太可怜了,不如带回去与几小作伴,稍加训练,也能看宅护院。

  人都说聂焰剑下无情,却不知道聂焰私下也曾放过好几只妖物,那些妖物都没有任何的杀孽,只是在山中一心清修,期待有一天能够破界而去。

  如今,救这小崽子也不算意外。

  沉思间,看看日头已经接近正午,聂焰长身而起,刚想让老板加满了皮囊里的水,再准备些干粮就上路。

  却听得那一桌人又开始议论起一个话题,这次却是从自己身上转到了那天狐身上。

  天狐...聂焰的心中有一点儿恍惚,心情也从刚才的轻松愉悦,变得有了那么一丝沉重,谁曾知道,他们口中那当世最为厉害的大妖——天狐,曾经是一个无依无靠,还得带着四个小孩子的乞儿?

  想起这一点,总是会想起那些年,那个还叫碗碗少女的音容笑貌。

  那些年的她是这样的善良,这一晃眼又是4年多的时间,她应该已经充满了狐性了吧?

  想来,聂焰握紧了腰间的铁剑,怀中的小崽子似乎也察觉到了聂焰的心绪波动,也不再乱动,而是老老实实的呆在聂焰刚才为它做的包裹之中。

  吩咐了一声小二要准备的东西,聂焰不想呆在这个地方了,他想要快些回家。

  却听得有一人说到:“说起这天狐,我应该是有缘一见的。但也迷惑,我见到的究竟是不是天狐?”

  “你这说法是个什么意思?”有人开始不满。

  但是聂焰也毫不在意,一路行来,关于天狐的传闻并不比他和童帝的少,听多了这些胡扯,心中自然不会在意。

  “是去年冬天的事情了,你们也知道X城去年闹了旱灾,粮食紧缺,天子虽然下令开仓,但还是有许多衣食不保的人。”那人开始仔细的回忆。

  可是,聂焰却突然停下来了脚步。

  他没有惊动任何人,而是站在了小店的布帘之外,倚着墙静静的听着。

  这个说法是他第一次听见,倒也新鲜,虽然十有八九又是一个假消息,但听来也当是路上无聊,找个乐子。

  其实,是他不肯承认,到底不愿意错过关于碗碗的任何消息。

  聂焰静静的听着,那人倒也无所保留。

  “那一年,我正好就在X城,只因为灾荒之年,流民甚多,总是容易出现那趁火打劫的妖物。而冬天最是难熬,去到哪里寻妖踪,少不得会有一番收获。”

  “是了,去年听说还是有不少猎妖人去往X城的。”有人表示赞同。

  “可是,说起来这事儿也是奇了,一路上我非但没有寻觅到妖踪,反倒见了不少富商官人行那善举,开仓布粥,不是那清的吓人的稀粥,还有馍馍!我心中颇为奇怪,这天下不乏仁义的权贵之人,但其中吝啬之辈也是不少。布粥都已不易,拿馍馍出来,不是要让他们‘割肉’吗?”

  “许是想行善举?”有人表示这个事情虽然奇怪,但也不是那么匪夷所思。

  “我原本想来也是。可是,后来我听到了一个传闻,说是那些布粥施食的权贵之人全部都受到了一个女子的迷惑,才会如此做。”

  “有女子迷惑人是为了这个?你该不会说就是那天狐吧?”有人表示这才是真正的匪夷所思。

  “你且莫急,听我说下去再判断一番,这事也在我心里压了很久了....对于那个说法,我自然是半信半疑的,毕竟当地的权贵当中,某些人是什么货色,身为猎妖人还不容易打探?反正断然不是那舍得布粥的善良之辈。而那个受到女子迷惑的传说,却是从一个正方太太那边传来的,听说是闹的很凶,那老爷见过一个女子后,就决定拿出三分之一的财产来救济流民,那太太原本和老爷一般是守财奴,又是那河东狮,自然不肯甘心,闹的很凶。”

  说话间,那人停顿了一下,喝口水,润润喉,继续说到:“那一日,应该是那女子走后,那太太听闻老爷的决定,立刻就带着下人,追了出去...总之,闹的挺大,不少百姓看见。却是说,那女子一直在轿中没有出现,而她身旁的两个男子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也没见有什么动作,那太太和下人就发了疯,半个来月才恢复了正常。”

  “是以,才有了那个女子的传闻。”

  “没做什么,就发了疯,听起来倒像是狐族的魅惑之术啊?”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

  而这时,日头已经彻底的上来了,之前偶尔还有一阵儿凉风,到了这个时辰,已经变成了完全的闷热。

  聂焰忍不住扯动了一下胸口的衣服,露出了一片胸膛,竟然有着好几条狰狞的伤口。

  但聂焰却是毫不在意,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天上的日头,懒洋洋的倚着墙,心中情绪却是一片起伏。

  他知道,这个人恐怕是真的见到了她。


仐三说:
好吧,今天的三更完毕,今天去看了许多骂我的话,哈哈哈哈...其实,挺佩服的,有坚持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