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六章 天狐

第四十六章 天狐

  那人的故事还在继续讲着。

  当中也不乏曲折之处,只因这种一个小小的怀疑,那人就很想一见究竟是何等女子促成了这场善事?

  而之前那个迷惑之法,狐族擅长,但修者也可能会这样的手段,只要精神力足够强大。

  “我完全没有怀疑那是狐妖,只想是哪里出现的善良女修者?有此等手段,怕江湖中就会出现和双子争辉的人了,还是一个女子。”那人言语平淡,但从叙事上说,已经可以简单的判断是那种不浮夸,有一些谨慎的人了。

  这些曲折就发生在他寻访的过程之中。

  聂焰在门前坐下了,时不时的就会喝上一口清水,店小二把东西打包好递给他,也不催促于他。

  猎妖人原本长期远离红尘,都是行走在山野荒林之中,性格怪异之辈不知凡几,像这种炎热的天儿,喜欢在外面呆着的,实在算不得什么?

  “如此探访了一番,我终于等到了传说是那女子亲自布施的那一场善事,真是大手笔,不仅有粥饭,馍馍之类的,甚至还为老人提供御寒之物。只是我遍寻之下,也不见那女子踪影,倒是被我发现一个妖物。”那人说起来言语之间颇有一些唏嘘。

  似乎到了今日也不愿意相信,此等善举,其中竟然混杂着妖物。

  “是那什么妖?可是狐妖?”有人发问了,就是之前说聂焰长的像张飞之人。

  “蒋兄果然明白之人,确实是一个狐妖,化形为一个男人,为老人提供御寒衣物的就是他。不过,相比于其它的化形之妖,显得‘弱质’了一些,总是有些血气不足,功力虚浮的感觉。我李某人说起猎妖,本事就一般,但说起这双辩妖的眼,还算拿得出手,断然没有那看错的道理。”那讲述之人又说了一句。

  聂焰此时也不知道从哪儿弄了一片儿大蒲扇一般的叶子盖在了脑袋之上,午后恹恹的日头下,他眯着眼睛,看样子已经似睡非睡,那只小崽子从包裹里转过脑袋,不停的舔着他的脸,聂焰轻轻拍了它一巴掌,迷糊到:“小崽子别闹,闹腾很了,尾巴被打断了,就成断尾狗了。”

  从他身边经过的老板,心说这个青年说的什么胡话,一会儿有对这崽子如此之好,一会儿要把这崽子弄成断尾巴。

  不过,他也不管闲事,掀开布帘给里边儿的客人送酒水去了。

  而里面讲述的声音越发大了:“是了,就在我望见那俊秀的男人是狐妖的时候,他似乎也认出了我猎妖人的身份。看着我,眼神之中颇多挑衅,却是一转眼,身形就消失在了后面的巷子里。”

  “我犹豫了一下,是否要跟上。要知道事出诡异必有诈,身为猎妖人自然要比寻常人都谨慎几分...但我实在太好奇了,加上这毕竟是闹市之间,这狐妖除非吃了天王豹子胆,断然不敢在这闹市里闹出什么来,他还不足以让妖物和人类打破那种隐秘的平衡。另外,我还有一个感觉,跟上去,说不定会发现一些了不得的什么...这样想着,我一咬牙,也走出人群,进了那条巷子。”那人说话间长叹了一声,似乎是在感慨。

  这一下众人听着,比那老蒋讲起聂焰还要吸引,忍不住一叠声的催促那人快说。

  那人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调整情绪,过了半晌才说到:“之前说到我进了那条巷子,也算不得偏僻,两旁都是人家。一进巷子,就看见那男妖狐不紧不慢的走在巷子里,颇有些明目张胆让我跟上的意思,妖都坦然到这份儿上,我也不好再躲躲藏藏,既然来了,索性就跟上了他的脚步。”

  “他似乎是有意要引我去个什么地方?走走停停,后来却是到了什么地方?你们猜?”

  “猜什么猜?那就一口气儿说了吧。”

  “就是,就是!听得人心痒痒。”

  众人听得着急,哪里还顾得上猜什么,那人没料到冷场,只好苦笑了一声说到:“旱灾之后,很多人流离失所,老百姓最不能缺的就是那粮食,而这个城中,时常有布施,所以在这边的一块空闲之处,就形成了流民暂时聚集的地方。这一日布施,稍微有些力气的都去排队领粮了,在那个聚集的地儿,就剩下一些老弱妇孺。”

  “我走到这里的时候,那个男妖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看着一堆破落的帐子,随意盘坐躺在地上的人,我心中还疑惑,他是引领我来看看人间疾苦吗?可就是那一天...”这人说到这里,似乎自己也疑惑,砸砸嘴,似乎想分辨一些什么。

  但经不起众人的催促,又再次开口说到:“反正,我是忘记不了那一幕,容我啰嗦几句,因为那是一生难忘。那一天吧,我记得男狐妖引路时,天儿就泛黄的压抑了,昨日里都说要下大雪,只不过一直压抑到那一日都没有下下来。我一个人看着那乱七八糟迷宫似的流民居所,正在迷茫,眼瞅着,这天儿就下起了雪。”

  “先是那雪粒子,只是转瞬之间就飘起了鹅毛大雪。这饥荒加上寒冷,却是流民们最难熬的时候,却不想着一下雪,那些流民竟然欢呼了起来。我心说莫不是已经被这日子折磨的傻掉了?却是凝神一看,在那些流民的欢呼之中,走来一个女子。在这样的天气里,也似乎不畏寒冻,竟然穿着一身儿白衣,只是批了一件薄薄的红色斗篷就来了。她一个人,提着一个篮子,远远的,我也看不清楚容貌,就觉得行走摆动之间,那种风姿卓越,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那人陷入了回忆,言语也变得有些迷离起来。

  众人听得入神,之前还时不时有的喧闹声儿,推杯换盏之声全然消失了,只剩下一片沉默。

  “就是这样一个女子,远远的望着,按说男人都该折服于她这种风姿之中,却半点不敢生出猥亵的念头。我承认,我那日也只是默想,如此风姿,就算长得如同那东施,也是一个人间秀色,就单凭那种风姿!”那人强调了一遍。

  聂焰在外面似乎已经打起了瞌睡,头一点一点,头上盖着的那片叶子,也算着聂焰点头的动作,跟着微微晃动。

  估计是梦到了什么好事,他的嘴角带着一丝笑容,笑容之中却有说不出的沧桑苦涩,兴许是这个姿势睡得不是那么舒服,他忽然把腿舒展开来了,像是无意的摸了一下小崽子,口中却是含含糊糊的嘀咕。

  “哪有什么风姿?当日也是一样莽撞。”这么一句话,估计靠得很近之人,才能听清他讲的什么?

  可当日里不就是莽撞吗?看他站在宅子前发呆,自顾自的就笑了一声,跑起来那瘦削的身影,哪里又有风姿?脏脏的脸蛋儿甚至认不出是个女子。

  似乎想到了很多,聂焰微微皱眉,睡得很不舒服的样子,店小二再次路过,也是觉得这人莫不是热到难受了吧?却注意不到叶片阴影之下,那稍显沧桑的脸上,那一丝惆怅之感。

  “这女子是来布施的,但比起之前那些善举,她更加的大方,那篮子里竟然装着是用红纸封好的银钱。她一路走过,都是递到那些如同乞儿的流民手中,丝毫没有任何的不屑不敬不耐之意。在这时,我想,这莫不是天上的仙女来拯救人间了?恰好那女子走的近了,抬头也是注意到了我。”

  “我怕是此生都忘记不了那一眼,她的眼神很平静,不,应该是平和?初看只是觉得此女清秀可人,也算得一个美丽女子,再看,却觉得眉目之间仿佛笼罩着一层光彩,却是动人无比,又带着那娇憨的少女之态,忍不住赞一声尤物。最后看时,就觉得这五官无一不是恰到好处的美,增一分则太过,减一分则无味,分明就是绝色。”

  “当时,我承认我是有些呆傻了。那女子却也不恼怒于我,只是冲着我淡淡一笑,又继续为流民们布施。我是难忘那一笑,这明明就是飘雪的冬日,怎么她一笑,我就犹如到了百花之谷,初春之湖畔那样的舒爽,仿佛一切都有了生机...我真真是...”那人不停的感慨。

  “李兄,你这是被狐妖迷住了吧?”

  “啧啧,李兄,没想到你平日里稳重,谨慎。今日说话却这么像登徒子呢?”

  众人听到这里,忍不住开起了那个讲述之人的玩笑,那调侃之间,讲述之人急了:“我哪里是什么被迷住了?我平日里哪一点儿像那登徒子了?你们知我为人,不要讲此等的话语,若是你们见到了那女子,不见得就比我强到哪里去!”

  “这就是天狐吗?”终于有人开口了。

  那讲述之人似乎在否定什么,最后开口:“我到现在都觉得她哪里会是那魅惑天地的天狐?分明就是善良不可亵渎的仙女...那日,我就是那样想的,甚至自惭形秽之下,想要远远避开。”

  “却不想,在我身后,那男狐妖忽然出现了,我惊吓之际,却听得他说了一句‘舍妹就在你等猎妖人眼前,怎么不出手杀了?她可是天狐,你们不是做梦都想杀了她吗?猎妖人,就是一众强软怕硬之辈,一身杀孽,还以为在行那正义,可笑可笑’。”



仐三说:
今天两更。最近有同学说文笔不似我,是代笔。恭喜你,你正式由看三是三,进入了看三不是三的境界,只有认真看书,才会生疑,对吧?而我,只能解释,写不同的东西,要创造不同的语境,像道士里印度那一卷,就有外国人说话的意思,有人提出像看翻译片,怀疑是代笔。我从不争辩,由语境带入现实,不让大家出戏,是我做为一个作者基本的道德。古风仙侠不能用现代悬疑的笔触来写。最后的境界会是看三还是三的,相信你们,多多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