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八章 家族

第四十八章 家族

  家,永远是最舒服惬意的所在。

  当聂焰痛快的洗了一个澡,再剃须理发,换上梅寒早已细心为他准备好的蓝色短衫出来时,已经是月上中天。

  舒展了一下身体,聂焰舒服的眯起眼睛,站在长廊之中有些发呆。

  此刻的月光正好,月色入洗,如同一波波清淡的湖水洒落在这院落之中,晃神一看就像整个院落笼罩了一层银光,又像是在一汪清湖中的小院,非常的美好。

  周围非常宁静,前方的一个水中亭台上,隐约可以见到四小的身影。

  在疲惫之后,能够看到如此美好宁静的家,会让心灵也跟着宁静。

  梅寒细心,自然注意到了大哥已经洗漱完毕,不再和另外三小谈话,反倒是施施然的走到了聂焰的身旁。

  “大哥,饭食已经准备好了,怎么还不过去?”这几年,聂焰也是越发的高大了,站在聂焰的身边,梅寒只能到他肩头的距离。

  “没有,就是觉得这景致很美。”聂焰淡淡的说到,嘴上自然就勾起了一丝笑容。

  梳理过后的他,沧桑感已经淡去了很多,一身蓝色的短衫,越发会让人觉得好个儿郎。

  听闻聂焰的话,梅寒忍不住‘噗嗤’笑了一声:“大哥的话好没道理,这里就是你的家,这样的景致你若想看,什么时候都会有。”

  “唔。”聂焰敷衍了一声,其实一年到头,从春到冬,他又能有几天在家呢?

  梅寒自然也想到了这一层,轻声说到:“大哥走南闯北,想必壮丽河山也是看得多了。有空,也梦想能随大哥走一趟呢。”

  聂焰没有说话,对,在外那无限的壮丽河山是美好无比,可是他哪一趟不是危机重重,怎么会让家人一般的四小去涉险。

  梅寒自觉失言,也明白大哥的苦心,当下就略过了这个话题:“大哥,这身短衫,可还满意?”

  “当然,若论细心,谁能和梅丫头相比?这短衫非常好。”聂焰行走江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养成了喜好穿短衫的习惯,长袍一类的服饰他几乎不会触碰。

  而这身宝蓝色的短衫,从领口到袖口都非常的精致,之中还有很是低调却又好看的暗纹,如何不好?

  这是梅寒的一番苦心,自然是更加要珍惜。

  想起身边这丫头也是不容易,但更让人惊叹的是她那番经商的天分。

  原本,只是不识字的小乞儿,后来是识字的碗碗教会了他们大概的识字,后来在与聂焰三年的相处之中,又学会了更多的东西,至少在阅读方面已经不是问题了。

  再之后,到这里定居,只要有可能每一次,聂焰都会按照几小的要求带回来大量的书本,就如这一次,黄骠马儿上挂着的包裹,不也是那一叠叠的书吗?

  那些都还是平常。

  重要的是聂焰出生在小道界,其中藏书之丰,堪称人间之绝。

  小道界的生活清冷而寂寞,在没有修习的日子里,聂焰读那杂书也是多的,其中也涉及一些医道,经商之道,人间武学甚至是那不甚见光的‘暗’道,也就是调查,刺杀一类的东西。

  在家闲暇的日子里,聂焰能回忆起一些,便会抄录一些,也当修身养性了。

  这些书籍自然入了几小的眼,为他们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要知道,小道界的藏书岂是凡物?

  梅寒这丫头似乎就对经商之道非常的有天分,来到这蜀地的镇子上,又恰好发现了一样可以对聂家有帮助的事物——蜀绣。

  这蜀绣可是极其的瑰美精致,但由于蜀道难的原因,到底是有些埋没了,至少这小镇上的人是没有什么办法让它得到应有的价值的。

  所以,这丫头就在这上面动起了脑筋。

  一开始,自然聂焰也有帮忙,以他的本事蜀道在他眼里算不得什么,自然也就能帮忙带出去一些销售。

  可聂焰又如何懂得销售,倒是这丫头想了一套法子,总之...个中艰苦不必细说,以她小小的年纪,撑起这个家是非常不易的。

  而最初的动力,不过是大哥走南闯北,身上没有一个银钱,怎生是好?

  想起这些,聂焰又有些发呆,在这世间,能够真心相对的有几人?几小所学,个中都有因为他的原因,这番真情,如何会让聂焰不心生温暖?

  “大哥,走吧。饭菜都要凉了,他们肚子也饿了。想来,大哥这次回来,梅寒还有正事要与大哥相商。”看见聂焰又是发呆,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梅寒忍不住开口催促了一声。

  那番心事在她心中已经构筑了太久,此次大哥回来,恐怕是不能再等了。

  聂焰好奇的‘哦’了一声,倒也没有过多的询问,便和梅寒一起,朝着院落中小湖之上的亭台走去。

  聂焰不爱在房中吃饭,觉得憋闷。

  所以,他回来的日子,若非是恶劣的雨水天儿,都是在外吃东西的。

  亭台之上早已经亮起了好几盏油灯,饭桌上也摆满了各色食物点心,都是聂焰爱吃的东西,自然也不会落下一瓶上好的蜀地之酒。

  这里水好,酿酒自古就有传承,聂焰极是偏好这里的酒水,就算出门在外,也会让梅寒准备上一大皮囊。

  聂焰落座,自然是可以吃饭了。

  要在困难的那些时光,这一餐‘奢侈’的饭食在前,几小指不定吃成狼吞虎咽的样子,但如今却是平常,吃喝之间也多了一些大家公子,小姐的风范。

  饭至八分,酒至半酣。

  梅寒首先放下了筷子,替聂焰斟了一杯酒:“大哥,这个是古法的窖酒,滋味可好?”

  聂焰眯着眼睛喝了一口,窖酒浓香,而且用这个法子做出来的酒,杂质相对较少,度数也比民间一些粗糙的酒来得劲道,在那个时代,已经算是难得的好酒。

  放下杯子,聂焰说到:“酒自然是好的,可也不必说酒。寒丫头,之前你就说有事相商,此刻,对着大哥,何不痛快一些?”

  梅寒淡淡的笑了。

  十五岁的少女自然有一番风姿,这一笑也真如冬雪天里那一支清雅的梅花,哪里还有当年小乞儿的模样?

  她从身旁拿出了一本册子,翻开,开始给聂焰说家里的收入与支出。

  聂焰对这些并没有半分的兴趣,但也不打断她,只是慢慢的喝酒吃菜,看她究竟是何意?

  在说完这些以后,梅寒又拿过了一本册子,这一次是汇报家里的人丁。

  所谓人丁自然是包括了家人,下人之类的,可聂家不同,还有一些收养的孩子。

  其实,从两年前家中所入丰盈的时候,几小就开始收养一些孩子了,并不局限于本镇,而是周遭的流浪儿,小乞儿都会考察了收养。

  品德自然是最先考校的,之后再看是否聪明伶俐,体格结实,灵巧也可。

  原本,聂焰并不解几小,特别是梅寒这么做到底是何意?若说要发善心帮助于人,何必去考校那么多东西?但梅寒却坚持如此做。

  所以,选来选去,近些年能够有资格入主聂家院落的也不过二三十人。

  但其余的,几小也会帮助,一般都选入了家中的产业当中去,或者介绍给一些来往的店铺,寻得一口饭吃,也算善事做到了底。

  是以,聂焰才没有过多的过问。

  如今,梅寒正儿八经的给他汇报了起来,又是何意?

  聂焰虽然不动声色,但心中已经嘀咕了起来。

  好在,梅寒汇报完了这些之后,没有说再次的拿出一本小册子来,而是开口说到:“大哥,你也听见了,这两年家中除了生活所需,或者生意所需周转的银钱外,还有大量的盈余。这是第一。”

  “第二,选中的孩子无不是身家清白,却无亲无故的可怜孩子。好在都是伶俐惜福懂得感恩之人,调教起来也不费事。如今,一年的光景,孩子们都已能够识字,请了教头,身体也打磨的颇为不错了。”

  说完,梅寒就沉默了,望着聂焰。

  聂焰却是一笑:“寒儿,你这是有何野心?看来,志向倒不小。”

  梅寒知道聂焰是在逗她,也不恼,反倒是不疾不徐的说到:“大哥且莫说笑,难道大哥真心不明白我们的一番苦心吗?是时候建一个真正的庄子,培养一些可用之人了。大哥独来独往,总是不便。而在我们心中,大哥你是那唯一的依靠,心中的支柱,你年深日久在危险之中过着,做弟妹的如何能不心急如焚?每次总是担惊受怕,牵肠挂肚。”

  “我们自然也不能改变大哥的决定和志向。可大哥你就真的不准备成立一个家族,就如其它大名鼎鼎的猎妖人一般,有着身后的家族吗?”梅寒说到最后,语气颇有些激动了,似乎容不得聂焰拒绝。

  聂焰却是眉头一皱,杯子重重的放在桌上:“猎妖人?你们是如何得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