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四十九章 安然

第四十九章 安然

  相识相伴七年以来。

  聂焰很几乎没有和几小发过脾气,甚至是严厉的说话也少有。

  一来因为几小穷苦出生,颇为懂事,根本没有让聂焰发脾气的地方。

  二来则是因为彼此感情深厚,就算有发生什么小错误之事,也可以好好言说,根本没有发脾气的必要。

  聂焰的此番表现,却是惊到了几小。

  年纪最后的竹风原本在啃着一个鸡腿,见聂焰放下了杯子,立刻连鸡腿也不敢啃了,立刻正襟危坐的坐好。

  除了梅寒,仍是鼓足勇气的看着聂焰,可也能看出她是在强撑,其实心底还是畏惧的。

  这等模样,看得聂焰心中闪过了一丝心疼。

  不过,也没有当即放软态度,而是越发的严肃起来。

  从碗碗出事以后,就是他带着几小,碗碗的事情他们也曾经询问过,但聂焰一般都是敷衍的给搪塞了过去。

  在出事的那一晚,聂焰也曾经透露过自己是修者的身份。

  可从来未说起猎妖一事,因为那未免太过匪夷所思,也充满了危险。

  就好比修者还可以理解为和尚,道士会一些不一样的本事,这猎妖人呢?

  另外,聂焰也不想这几小知道太多,牵肠挂肚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他只想这几小幸福安乐一生,这种事情还是不要牵扯进去的好。

  是以,聂焰在江湖上也分外的低调,更是没一人知道他在这里有一个‘家’,所以也才有了下午的时候,那猎妖人分明吹牛,还有相信的笑话。

  这也是对几小的一种保护。

  如今,梅寒却说自己是猎妖人,还想要建立猎妖人家族,从另外三小的神态开看,也是知情的,聂焰心中如何不震惊莫名?

  他不是发怒,只是担心,而且在心中一时也没有一个主意,具体要怎么办?

  气氛变得有些沉默,在这个大哥就是‘天’的家中,聂焰的一个严肃,已经算是天大的事情。

  “说。”聂焰看着梅寒,只是问了一个字。

  梅寒什么时候见过如此严肃冷淡的大哥,双眼已经饱含着泪光,却还是从怀中小心翼翼的掏出了一本册子来。

  聂焰一看,就明白那是何物,暗道了一声糟糕,却是拿过册子沉吟不语。

  那不就是他当年年少,初出小道界,去那山上得铁剑时,所得的一本册子吗?这些年他行走江湖,这本册子并未随身携带,想必...想到这里,聂焰的眉头皱的越发的紧,梅寒也是怯怯的开口了:“大哥,梅寒并不是有意偷看。而是大哥离去的时候,怕屋内有什么要紧的事物,都是由我亲手收拾。”

  “就在两年前,大哥离去的那次,却是把这本册子摆在了书桌之上。以往,大哥总是鼓励我们看书,也为我们手抄了不少在这世间少有流传,却颇有深度的奇书。我就想这一本是不是也是...好奇之下,就翻动了一下。”

  说到这里,梅寒一咬嘴唇:“是我告诉哥哥弟弟们的,大哥要罚就罚我一人!但万望大哥考虑建立家族之事,至少在那本册子的记录中,有家族的猎妖人不但大有助益,而且可以传承,再不济也算多一个安生保命的后路。我们不希望大哥就这样孑然一身的冒险,特别是在知道大哥所行走的路,是那猎妖的路。”

  事已至此,看来已经是不可挽回。

  聂焰从桌前站起,走到亭台的边缘,望着那月光点点的湖水沉吟不语。

  其实,于他来说,孑然一身已经习惯,也无所谓需要家族的助力,到了他这个层次,若是能让他身陷险境,身后的家族又能帮到什么?

  但...聂焰轻轻的握紧了拳头,通过那本册子,几小已经是详细的知道了猎妖人的一切,也是自己粗心,那一次竟然没有收好那本册子,要知道,那本册子的空白之处,兴之所至,聂焰也粗略了记载了几件事情。

  一个人对最初的影响最是敏感,聂焰就有这个习惯去记录。

  只不过到了后来,却是记录在自己随身的一本册子上罢了。

  这些杂乱的想法,如今再想已是无用,对于聂焰来说,知晓就是对事情不可避免的开始,就算为了保护几小,保护这个最后的家...想到这里,聂焰转身,却看见梅寒已经跪在了地上,连同另外几个孩子也陪着梅寒同跪。

  聂焰看得心中微怒,如何能让这些至亲之人跪拜自己?

  不由得低喝了一声:“起来!”

  几个孩子不敢忤逆聂焰,只能面面相觑了一番,然后站了起来,聂焰的神情稍缓,坐下,先是安抚了几个孩子一番,接着才郑重的说到:“建立家族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更不是儿戏。至少,猎妖人家族要有附属家族,更要有越多的猎妖人才好。”

  “大哥,你的意思是同意了?”梅寒的神色之中透着惊喜。

  聂焰叹息了一声,大手轻抚在梅寒的头上,低沉的说到:“事已至此,我不同意,又有何办法?只是你们的生活以后不可避免的会卷入腥风血雨,我心难安。”

  “大哥,与你同甘共苦,才是我们最高兴的事情,你理解过吗?”在一旁,兰石却是急躁的说了一句。

  经年累月的练武,其中苦楚自不必说,是什么让他坚持下来的?不就是大哥吗?不仅是他,其他兄弟姐妹哪个又不是这一番心意?

  聂焰沉默,这般情谊他自然是理解的,现在想来,这样生活在一起,年深日久,就算没有那本小册子,或许也会露出马脚。

  这也就是命中注定的吗?

  这一次,聂焰在家中逗留了小半年,这或许就是他一生之中,最长的一次在家逗留。

  毕竟是要建立一个家族,这其中的事情不是梅寒或者几小的肩膀就能够承担起来的,必须聂焰也亲力亲为。

  可以说,聂焰在修行方面天才,在其它的事情上一旦用心,也不差。

  在他的带领下,火聂家至少培养出了最初的一批苗子。

  而且修者看人,和普通人看人又不一样,他们能够看出一个人是否有修行的天分,而在寻访合适人才的过程之中,的确又被聂焰发现了两个流浪的孩子,颇具修行的天赋,自然也拉入了家族中来,重点的培养。

  这两个孩子自然也被聂焰赐了姓名。

  只是他们也是本身有姓名之人,就将就他们的姓名分别叫做黄远和任行。

  有了修者为基础,聂焰心头才算稍微的放松了一些,遗憾几小没有修行的天分,不然就多了几分保命的手段。

  因为聂焰对黄远和任行的器重,几小对他们两个的感情也自然不同。

  相处几月,俨然也有了一番兄妹的情谊,彼此之间非常的和乐。

  又在思考之下,聂焰把家族粗略的分为了几个附属家族,分别是以武,医,暗,修,商,兵为编。

  但特别的是,彼此之间没有太严格的界限,就比如今生是梅寒经商出色,自然就是统领商一家族,收的人也并不止限梅姓(大多无名无姓流浪儿,进门来,都被赐名)。

  不过,因为梅寒是家主,所以商业一脉的就叫梅家。

  他日,有他姓之人,因天赋当上了商业一脉的家主,自然家族也会更名。

  这番想法,是为了不局限于人才,这样家族才能发展壮大。

  但聂焰不会忘记初衷,凡是聂家的这些子弟,终身都会受到聂家的保护。

  另外,还有一个不可思议的结果就是,因为收养的这些孩子全是品性过关的流浪儿,小乞儿...在这漂泊的世间,忽然能够吃饱穿暖,还有人教与本事,加上梅寒的刻意渲染,在孩童时期原本就容易建立的某种崇拜,就应在了聂焰身上。

  这么短的时间内,聂焰就已经成为了所有孩子的恩人兼偶像。

  而更多的时间过去以后,聂焰就成为了他们心中‘神’一般的存在。

  这并不是聂焰有意的,也不是他所料的,但梅寒坚持要这么做,聂焰也随她去了,谁知道这个心中几乎装着天下商道的丫头,具体是怎么想的呢?

  夏日归家。

  小半年的时间过去,已经是寒冷的初冬了。

  聂焰到底是坐不住了,原本他就是属于江湖,猎妖才是他的命运。

  这一日,披着黑色的斗篷,行走在大宅院中,聂焰盘算着是不是再过十几日,陪着这些弟妹过完这初冬,就上路了呢?

  要知道,冬日里,也是一些快要化妖的凶兽频繁活动的日子。

  却也是在这一日,聂焰并不知道,在几十里以外,出现了一顶神秘的轿子,直直的朝着聂家飞速的行来。

  在这个稍显闲暇的下午,竹风还兴奋的对聂焰说到:“大哥,晚上梅寒姐说了,我们吃火锅。”

  蜀地,火锅算是一个比较特色的食物之法,千百年都经久不衰,算下来至少也有1700年的历史,在聂焰那个年代,自然也是有的。

  聂焰也比较偏好这种食物,看着竹风的兴奋不由得又有些感伤。

  这里的冬日很少下雪,但老是细雨不断,望着满天的冷雨,想必这些孩子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会离开的事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