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章 大敌

第五十章 大敌

  冬日里的下午很短,因为天儿黑的早,搁夏日里还正是炎热的时候,到了这初冬,天就已经擦黑了。

  在这样的季节里,自然不可能在外吃饭。

  在梅寒的忙碌下,一间偏屋里,很快已经是热气腾腾,冒着迷人的香气。

  这间偏屋就是平常聂焰除了在外吃以外,最常吃饭的地方,因为靠近聂焰的书房。

  待得聂焰进入屋时,几小已经在等候。

  桌子正中的铜锅已经烧到了沸腾,正‘咕咚咕咚’的冒着热气儿,周围是切好的菜食,既有新鲜的肉片儿,又有新鲜的蔬菜,看着就让人充满了食欲。

  想着又快要离别了,这一餐饭聂焰的话就比平日里稍微多了一些,大多是一些关心几小的话。

  梅寒敏感,听得不对,忍不住就追问了一句:“大哥,你是准备离开了吗?”

  既然说到了,聂焰也不想再隐瞒,放下筷子,抿了一口温好的酒,这才慢慢说到:“家中的岁月是好,但我也不能因此就忘记了自己的志向。如今,家族的一切事务也上了正轨,我所能做的也是有限了,家族要发展,还需要更多的东西,但都不是能够一蹴而就的。这眼看就是冬日了,是需要离开了。”

  梅寒垂下头,也不多说什么,默默的为聂焰烫了一片牛肉,夹到聂焰的碗里:“那我明日就为大哥准备行李去。”

  “好。”聂焰轻声的说到。

  在这个时候,旁边的兰石开口问到:“大哥,这一次又要去杀什么妖?”

  相比于其它几小,兰石其实无比向往猎妖人的生活,无奈没有修行的天赋,不然聂焰说不得会成全他,带着他见识那么一两次。

  聂焰沉吟不语,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有详细的计划,只是说偶然性太多。

  可是,在旁的竹风却是默默的垂下了头,明显情绪有些低落。

  梅寒怕影响到聂焰的心情,忍不住把竹风揽入怀中,轻言细语的安慰,却不想竹风抬头,却是轻声的说了一句:“我...我有些想大姐了。”

  他此话一说,整个屋中就陷入了沉默。

  从几年前到了这蜀地以来,碗碗就如同一个禁忌一般,很少在兄妹几人之人提起,就算偶尔会有思念,也是各自压抑在心间,如此以来,仿佛她这个人都从未存在过。

  特别在知道了聂焰是猎妖人以后,几小就更加不会提起碗碗,就算聂焰离开的日子,他们彼此之间也不会提起。

  但若论起感情,几小对碗碗的感情并不比聂焰浅,毕竟是从小困难的时候就在一起相依为命,若没有善良,坚韧,聪明的碗碗带着几小,恐怕在那动荡的年间,如此的小孩是否能够活下来都是一个问题。

  今日这事,也怪不得竹风想起碗碗。

  在他日,还困苦的时候,几个孩子乞讨来的饭食不多,一个个都饿着肚子,而饥饿在冬日里又是那么难熬,就是碗碗站出来鼓励着孩子们,笑着说我们吃一顿火锅吧。

  那是一顿寒酸的火锅,锅里煮着的是只放了少量盐的白水,菜市自然是讨来的残羹冷食,外加一些采来的少得可怜的野菜,在冬季里原本就连野菜也不好采。

  可是,碗碗却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了一小块腊肉,让这顿寒酸的火锅变成了他们的大餐,也温暖了他们这一整个冬夜。

  后来,他们才得知,这一小块腊肉,是碗碗变卖了收养她的奶奶留给她的唯一一个银镯子换来的。

  多年以后,大家都想着为碗碗换回那个银镯子,可是哪里还寻得到?

  往事不可追,其实每一年冬日里吃火锅,孩子们都会想起碗碗,只是压抑在心间不说。

  今日,聂焰说要离开,两种愁绪加起来,年纪尚小的竹风如何还能忍得住?

  聂焰并不知道这段往事,但听竹风提起碗碗,脸色就变了....这是他不能压抑的反应,一个人的时候还好,在有共同回忆的那么多人面前,情绪自然会激烈一些。

  梅寒生怕聂焰会因此心情低落或者责备竹风提起,少不得赶紧说出了这段往事。

  聂焰沉吟不语,原本以为已经够了解碗碗了,却发现她还有那么多的陈年往事,他并不知道?

  竹风却在这个时候抬头,挣脱了梅寒,对着聂焰说到:“大哥,你会杀了大姐吗?你要是遇见大姐,不要杀了她,好不好?”

  碗碗是妖,这个几小早已知晓。

  聂焰是那猎妖人...这个也不是秘密了,碰撞在一起有什么可怕的后果,几小并不敢想。

  聂焰不知如何回答,杀与不杀?仿佛就是他生命之中最沉重的事情。

  偏偏在这个时候,一个下人忽然进到了屋中来,陡然被打开的大门带入了一阵儿寒气,冻的坐在靠门位置的苏展哆嗦了一下。

  看得梅寒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低声问到:“魏伯,今日怎么如此唐突?”

  魏伯平日里是一个非常守规矩,且知进退的人,若是无事,绝对不会如此的唐突,没有一句询问,就直接闯入了主人吃饭的屋子。

  但这到底化解了聂焰心中的一丝沉重,他抬手示意梅寒不用计较,而是望着魏伯说到:“是有何事?”

  “家主你在就好,生怕你今日出外了。”魏伯的语气有些急促,这小半年聂焰虽然在家,但也会偶有两三日出外游历,顺便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苗子,可以带回聂家。

  聂焰神色不变,却也没有打断魏伯,魏伯也懂主人心思,不再啰嗦,而是直接的说到:“家里来了一个后生,说是要找家主。看门的小冬子问他姓甚名甚,也好通报一声,这原本就是很正常的规矩,不知道怎么就惹恼了他?竟然二话不说直接就闯了进来。”

  “嗯?”聂焰细想,也猜不出来人是谁?

  而魏伯却还在嘀咕:“明明就是一个斯文模样的后生,却也不知晓哪有那么厉害?看家的几个教头,带着一群少爷小姐们,都拦他不住,现在...”

  少爷小姐们,自然就是聂焰收养的附属家族的人,一旦得到认可,身份自然就是那少爷小姐了。

  “现在在哪儿,带我去。”聂焰的心情已经变得沉重了几分,心知来人绝对不会是普通人。

  家主既然已经开口了,魏伯哪里还敢怠慢,连忙带路。

  几小觉得新奇,也要跟上来,聂焰稍许犹豫了一下,也就默许了。

  在家中,若自己还护不住几小,这个大哥也就不用做了。

  外加,既然已经参与到猎妖人这种事情当中来,自然也不能什么都不见识一下,这倒是一个机会。

  在魏伯的带领下,穿过了好几个回廊,聂焰一行人就走到了正堂的大屋,而经过大屋再往左,就是大院之中最大的花园。

  在这里有着院子里唯一的一处湖泊,蜀地冬日无雪,虽然是那种刺骨的阴冷,却不是那种大风呼啸的酷寒,所以湖泊是不冻的,到了冬日里,依旧波光粼粼,只不过接近了有水处,自然也会寒冷几分的。

  远远的,聂焰就看见在湖泊之中的亭台上站着一个身影。

  冬日里,一身白衫,长发精心的束拢,批在脑后,衣摆随着冬日里的风微微飘荡,手持竹笛,一手单背着,说不出的玉树临风之态。

  只是一眼,聂焰就知道了来人是谁,心中稍安,大步朝前走去。

  或许是听见了脚步声,那个人终于转身过来,正面看着聂焰。

  四年的光阴不见,来人的长相仿佛更加精致了几分,褪去了少年的青涩气息,更加显得高贵而出尘,却也更加美的雌雄莫辩。

  来人不是那童帝又是谁?

  只是他转身的刹那,梅寒忍不住低呼了一声。

  怎么世间还有如此标志的人儿?大哥已经算是少有的英武俊朗男子,可是若论美态,不及这男子百分之一。

  其实聂焰如此粗糙的男儿,哪又有什么美态?

  “宅子不错。”在聂焰还离他有十几米的时候,童帝慵懒的开口了,说话间,还是四年前那神态,眼神斜睨着聂焰,那么的高高在上。

  聂焰不言语,只是看着童帝,脚下的步子不停。

  “你当谢我,大敌当前,还有我来助拳。”童帝慢慢的再次开口,只不过这一次没有半分调笑的意思,而是语调变得严肃了许多。

  聂焰终于停住了脚步,大概距离童帝只有三两米的距离。

  几小躲在聂焰的身后,都悄悄的看着童帝,这样的美人儿,就算男人看了也会觉得高贵美丽,不敢多看,偏生又被吸引目光,特别是梅寒,一向沉稳,此刻却是心跳快到了极限,若不是悄悄的扶着大哥后背,只怕都有些站不住。

  童帝根本不看几小一眼,这种目光,他行走世间,不知道看过了多少。

  “大敌是谁?”聂焰双手抱胸,他并没有认为童帝是在骗他。

  “你很快就会知道了。”童帝看了一眼南边儿,那是大门所在的位置,他颇有深意的说了一句。


仐三说:
这章卡文,真是写到‘销魂’才写完,今天就此一章,看情况会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