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四章 相救

第五十四章 相救

  鲜血,从聂焰的额头滴落,带着淡淡的温度,落到聂焰的手背,再从手背滑落,滴落到地上。

  粗重的呼吸,伴随着起伏的胸膛,模糊的眼帘,那柄铁剑插入地上,支撑着他摇摇欲坠的身体。

  这是有生以来最艰难的一场战斗。

  这也是有生以来聂焰感觉最挫败的一场战斗。

  看着那个脱去了残破衣衫,只穿着一条黄色的裤子,身上有些抽象纹身的男子一步步朝着自己走来,聂焰的脸上泛起了一丝苦笑,而童帝在他身后也早已没有了声息。

  无力,深深的无力感。

  无论任何的术法,任何的力量都会被毫不留情的吞噬,这就是现实。

  而凭借身体的力量去打击,根本就不是对手。

  这就是饕餮的力量,那个黄衣男子的力量。

  根本就不是一场对等的战斗,对方似乎不屑用任何的术法,只是单纯的吞噬,就已经死死的压制住了聂焰和童帝。

  至于肉身力量?无论是现在的聂焰和童帝与他去拼斗,都是一个笑话。

  “结束了。”黄衣男子的声音看似很平静,事实上却带着一种掩盖不住的得意,似乎也是刻意去跟站在一旁,至始至终沉默的碗碗在炫耀。

  ‘刷’,聂焰拔出了插在地上的剑,横剑胸前,再次站直了身体。

  死亡,如果不可以逃避,那么也要战斗到最后,这才是男人的选择。

  “我们两个竟然都填不饱他,所以失败了。”在这时候,童帝的声音也变得平静了下来,收起了他的残琴,站到了聂焰的身边。

  竹笛就在童帝的手中,却奇异的变成了两截,聂焰看了一眼童帝,发现竹笛之中竟然还隐藏着一把细剑,一旦解开竹笛,那把细剑就弹了出来。

  很奇妙的机关。

  但于此时,于事无补。

  黄衣男子已经走到了他们的身前,聂焰握紧了手中的剑,身体瞬间就冲了出去,童帝紧随其后。

  ‘战’,是此时唯一也是仅有的选择。

  可是,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有时候坚韧的意志也好,不屈的精神也罢,最终都会变成一场悲情的叹息。

  之前,和饕餮的战斗坚持了一刻的时间。

  这一次,却是连盏茶的时间都没能坚持,聂焰已经被饕餮掐住了脖子,而童帝被饕餮中了饕餮的一拳后,彻底的倒在了地上。

  悄无声息,不知生死。

  “这就是猎妖人之中最优秀的双子吗?我看莫过如此罢了。”看着被掐在手中的聂焰,黄衣男子的手渐渐的用力,身上的抽象纹身渐渐的清晰一些,像一片片细密的鳞片,在中心处构成了一张抽象的嘴。

  聂焰浑身都是鲜血,身上不知道折断了几处,连左臂的骨头都有一些变形,唯一能做到的只是手中的剑还没有滑落。

  一个使剑的人,如若到最后,剑都拿不住,是最大的耻辱。

  而这般模样,也是饕餮故意折磨的后果。

  他似乎有干脆利落的解决聂焰的能力,但他偏偏要一点一点的打伤聂焰,让聂焰看起来越狼狈越好。

  此时的羞辱,是不可避免的。

  嘴角泛着血腥的滋味,饕餮的脸也在聂焰的眼中渐渐模糊。

  唯一清晰的只有天上的雨,冲刷着身上的鲜血,也冲刷不了此刻心中蔓延的愤怒与羞辱。

  自己和童帝都莫过如此吗?如果此刻注定要身死,以后能够阻止饕餮的是谁?可惜,这么一战,却连饕餮的真身都没有看见,就失败了,这样的差距....

  想到此处,聂焰的眼中第一次出现了一种颓废而失落的空洞,就像是临死前最后的绝望。

  太刚易折,何况还骄傲如他?

  饕餮似乎很满意这样的效果,手上微微用力,聂焰终于感觉到了突如其来的呼吸困难,一连声的咳嗽,带起了一窜血沫。

  “我忘记了告诉你,你有几个非死不可的理由。但最重要的一点,碗碗也不知道,那就是曾经吞噬你父母的那只蛇妖,是我饕餮一族的人。当然,它离纯血饕餮还差了太远,可是没有一丝饕餮的血脉,它能够做到这样的吞噬吗?”说话间,饕餮在聂焰眼前眯起了眼睛,嘴角的笑容带着一丝阴冷的残忍。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很低。

  低到只有近在眼前的聂焰能够听见,就算站在不远处的碗碗都不知道饕餮在给聂焰说什么?

  话语刚落音,聂焰原本绝望的双眼陡然瞪大了,眼眸的深处那一座似乎已经平静了很久的火山再次陡然的出现。

  在这个时候的聂焰,陡然爆发出了一股力量。

  愤怒的嘶吼一声,竟然在瞬间挣脱了饕餮的钳制,手中的剑不顾一切的疯狂的朝着饕餮的胸前刺去。

  可惜的只是,这凭借着愤怒爆发的最后力量,如何又是连真身都没有显露的饕餮的对手。

  只是轻描淡写的抬起手指,饕餮竟然夹住了聂焰的剑。

  “我要你死!”聂焰大喊了一声,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手中的剑朝着饕餮刺去。

  饕餮的眼中流露出了一丝嘲讽的冷笑,陡然的一撒手,身体轻描淡写的朝着一边躲闪而去。

  收力未及的聂焰就踉跄的朝着前方扑去。

  而饕餮就像一条毒蛇一般,忽然的出现在聂焰的身后,然后闪电一般的出手,勒住了聂焰的脖子。

  “双子虽然莫过如此,不过确是最好的补品,让人期待的美味。只可惜,你看不见妖族最终胜利的那一天了。”饕餮的声音就在聂焰的耳边。

  生平第一次,聂焰心中爆发出了那么强烈的情绪。

  愤怒,无力,痛苦,伤心....这种情绪瞬间冲爆了聂焰的心脏,也瞬间激红了他的双眼。

  “你...算..什么..人类?”聂焰从喉间挤出了这样一句话。

  到了这个时候,如果言语能引起眼前这个敌人一丝的难受,聂焰也不介意去这样做。

  “哼!”饕餮一声冷笑,手上的力量陡然加大。

  眼看着,聂焰的死马上就要成为定局。

  也在这个时候,一直站在一旁没有开口的碗碗忽然说到:“够了,石涛,住手。”

  饕餮如同恍然未闻,此关头,聂焰要生要死不过是瞬间的事情,他宁愿事后面对碗碗的怒火,也决计不会错过杀死聂焰的机会!即便他鲜活的时候,吞噬可以更加彻底,这个名为石涛的饕餮还是更愿意见到聂焰的尸体。

  如同早就料到饕餮会这样选择,碗碗的双眸在这个时候竟然爆发出一股似有若无的光泽。

  形成了一股莫名的力量撞向了饕餮。

  ‘咚’的一声,是聂焰身体落地的声音,泥土混合着雨水形成的泥浆,带着一股刺激的味道,一下子冲入了聂焰的口鼻,他再次大声的咳嗽,受了内伤,那喉头一股又一股的血根本压抑不住。

  他无法去开口说什么,整个意识都被愤怒烧灼的只剩下一片模糊。

  却在这时,传来了饕餮愤怒的声音:“天沐,你是要背叛整个妖族吗?竟然对我出手?”

  天狐的魅惑似乎是来自天地的力量,饕餮可能并不能吞噬这样特殊的力量,亦或者,他根本没有防备碗碗,所以在刚才出现了瞬间的呆滞,聂焰才得以逃生。

  无论是他,还是碗碗都明白,错过了那一瞬间,饕餮想要再杀聂焰已经不太现实。

  只因为,碗碗会阻止到底,而出于很多原因,饕餮根本不可能和碗碗撕破脸。

  “我自然不会背叛妖族,但出于从前的情谊,我也不会看着你在我眼前杀了他。如果今天你一定要说我背叛妖族,那么也只可能是你逼迫的。”碗碗一字一句,言语清晰,也带着威胁的意思。

  果然,饕餮只是一声叹息,看着碗碗:“如果我不答应你,你就会对我出手?”

  言语间,明显的已经软弱了下来。

  “我不够资格?”碗碗看着饕餮,也是一字一句的说到。

  饕餮的眼中有一种压抑的愤怒和伤心,在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开口说到:“天沐,你在妖族是什么地位,你心中清楚,希望你不要为了一个人类,坏我族大事。我不与你出手,原因有很多,但若说最重要的一点,无非是我真心的爱慕你罢了,否则我石涛发起疯来,也是会不顾一切的。”

  碗碗听着石涛的言语,脸上没有任何的一丝表情。

  石涛的神情有些黯然神伤,但瞬间就恢复了平静,而且带着某种不可撼动的坚持:“一次,仅此一次!我绕过他的性命,但你要记得,下一次就算你出手,也挡不住我必杀他的决心。”

  “我有几句话告诉他。”碗碗似乎默认了石涛的手法,沉默了片刻,再次开口。

  石涛看着碗碗,冷哼一声,竟然身形一动,朝着山谷之外就快速的行去,声音却飘然而来:“我在外,等你一炷香的时间,希望你不会一次次的挑战我的底线。”

  说话间,石涛的身形已经消失在山林之中,那四只脱力的熊妖也勉强站起,抬着轿子跟上了石涛的脚步。

  只剩下三人的寂静山谷,由于雨势的不停,已经浮起了一层朦胧的雾气。


仐三说:
今天两更,从今天开始,会慢慢的恢复定时,也会开始慢慢的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