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六章 锻心(上)

第五十六章 锻心(上)

  那个身着黑衣的身影自然是碗碗。

  在这世间任谁也不会想到几个平凡的孩子,会值得让天狐用这种方式去关注。

  而他们并不知道碗碗的这番情意,也不用知道。

  并不是所有的感情都要表达才是最好。

  “走吧。”一个时辰以后,一顶神秘的轿子无声的出现在了聂家大宅旁边的偏僻巷道里。

  轿前,一个身着黄衣的男人正在等待着。

  他自然就是石涛。

  碗碗一步一步的沉默走向那顶轿子,也不顾身上夜露深重沾湿了黑衣,就这样直接坐进了轿子。

  石涛沉默的望着聂家大院不语,眼中闪烁着让人琢磨不透的耐人寻味的光芒。

  “你最好别打他们的主意,否则你我之间必然决裂,狐族也将永远是你的敌人。”碗碗的声音从轿中传出,罕见的,不是那种软糯动人,而是带着一丝认真的凌厉。

  在轿外,石涛的脸上一变。

  先是厌恶的看了一眼聂家的大宅,神情却又变得有些哀伤,在轿外轻声的说到:“沐儿,几个人类的普通人还不值得我去亲自动手,你为何如此的紧张?好像你除了对狐族的一片心以外,所有的牵挂和情感都用在了这片宅院里的人一般。”

  轿中没有任何的回应,沉默的就像这夜雨停后的夜。

  而石涛也并没有进入轿中的意思,而是带着一丝惆怅继续说到:“说起来,你我才是共同的妖族族人,更有婚约在身。但又是为何?你总是能够轻易的与我决裂?”

  “走吧。”轿中的声音再次恢复了那种软糯动人,似乎也带着一丝发不出声的叹息。

  石涛沉默的走入轿中,这顶轿子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就如同从未出现过。

  就如还在挂心聂焰的几小,也从不知道曾经心心念念的大姐,就在不远处那样看着他们过。

  两日以后的深夜。

  聂焰回到了聂家的大宅,很隐秘的,几乎没有惊动聂家大宅几个人。

  伴随着他一起回来的,自然还有童帝。

  这位优雅高贵如同王族一般的男人,从来没有如此的狼狈过,纤尘不染的白袍,已经看不出太多原本的色泽。

  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也已经凌乱无比。

  俊美的脸依旧是好看的,只不过尘土的痕迹混合着血迹,哪里还有平日的风采?

  所以,当梅寒看见这样的童帝出现在她面前时,有些不相信眼前这个狼狈的男人,就是当日让她惊艳到甚至忘记了呼吸的男子。

  可当她看见大哥聂焰的时候,她忽然情愿大哥也是这个样子都好,也胜过大哥如今的模样。

  曾经聂焰也远游。

  每一次回来,总不会是鲜衣怒马。

  风尘仆仆那是常态,更多的时候,或许显得比眼前这位童先生更为狼狈一些。

  但那总代表着大哥没有事情,他就是这样的男人而已,不会在乎自己的外在。

  可如今的大哥怎么了?脸色灰白,几乎是站立不住的,眼睛半闭着,眼神空洞,似睡非睡的样子,谁也不知道是否还有意识?

  特别是手臂,有明显的扭曲,那是折断了吗?

  梅寒的心开始剧烈的跳动,有一种天塌下来的感觉,倒是冲动的兰石压抑着内心的怒火:“是你?”

  童帝小心的把聂焰放在床上,背着双手,同样是那副招牌表情,斜睨着兰石:“我若有本事把他打成这个样子,我倒是很开心的。人我已经送到,他到如今没死,之后也不会死!找个好大夫吧,骨伤至少要处理一下,再对症开点儿方子,按照他的身体,自然也会恢复。只是,会损伤一些本质。”

  童帝永远都是童帝,即便已经狼狈成这副模样,言语神态间那种高傲却是永远都不会改变。

  只是说话间,他似是故意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眼神空洞的聂焰,意味深长的说到:“双子是否还能存在,以后怕是难以预料。”

  说完这话,童帝抱拳,说了一声:“告辞。”就转身扬长而去。

  在这个时候,梅寒忽然叫到:“先生,能否留步,小女子想问先生几个问题?”

  童帝止步,转身看着梅寒,扬眉,也不说话。

  “关于大哥,先生一定知道的不少?只想问问先生,能否告知大哥一些详细。如今大哥这副模样,若然我们还懵懂无知,只怕...”梅寒说话间,轻轻抿了一下嘴唇,眼中流露出浓厚的担忧,但又一闪而过,变为了一种坚强。

  她转头看了一眼苏展,如今夜深,大夫是要请的,但在这之前,苏展学医几年,也能简单的处理一下。

  “不能,除非是他自己告诉你们。”童帝淡淡的说到。

  猎妖人的一切岂能轻易说与凡人?

  梅寒的神色一变,有些失望的模样,但很快又开口问到:“我们自然相信先生所说,大哥无性命之忧。但见大哥眼神,是梅寒有生以来,从未见过的...我实在担心。”

  “是的,身伤易治,心伤难医。你大哥他...大概比我还要骄傲,更何况其中有他的心事在其中。我没有办法,但愿你们能有办法,只需告知他,我半年以后会再来一次。”说完这句话,童帝不容梅寒再问,转身就离开了。

  梅寒几人急切的想要相送,但那童帝的脚步却是极快,一转眼就已经跨出了院子,看着已是追不上了。

  几小只能无奈而回。

  谁也不曾知晓,走到大门前时,童帝忽然停下了脚步,看着聂焰所在的宅院,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那日,相携走出那片山谷,就已感觉他的心态已是强撑,果然随着两日颠簸,伤势的加重,他干脆就借伤势,装作了懵懂,不再开口言语。

  童帝何许聪明之人?自然察觉出聂焰其实内心深处,某一种一直坚持的东西开始崩溃。

  可是,心病还须心药医,他根本就无法对聂炎的情况有任何的帮助,只盼能早些把他送回聂家大宅。

  “看得出来,聂焰是很在意这几个孩子的,但愿他们有办法吧。”童帝在心底默念了一句,这才真正转身离去。

  若是双子只存其一,是否以后的路上会有些寂寞?

  前日,在山谷所受之耻辱,他日还真心盼望能够两人一起讨要回来。

  人的日子会出现某种停滞,就比如彻底醒来以后的聂焰。

  因为骨伤,一天之中的绝大部分光阴,只能躺在床上,沉默的发呆。

  面对挂心的几小,也只是勉强的敷衍,饭来就吃,困了就闭眼,这就是一种停滞。

  可时间却并不会因为生活的停滞,而停留,所以说时间永远的无情。

  一个月了。

  聂焰就是如此的过着。

  原本就半年未出江湖,这一个月的绝对消失,所以江湖之中关于聂炎的声音就有些淡了。

  倒是童帝闹出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独上某处深山,亲手斩杀了一只大妖之后,忽然宣称要暂时退隐江湖半年,若是半年之后能够归来,他不再是童帝,而会是真正的水童。

  因为他要让童家传说中最强的杀伐之音——水之音,真正的重现江湖。

  让童家变成真正的水童家。

  斩大妖自然是为了让人们不忘自己的威名,在如此的功绩下,宣布退隐。

  第一,是会让所有人注意到自己的声音。

  第二,则是一种对自己的逼迫。

  这就是童帝,事情不然就不做,要做就做到极致的童帝。

  对比颓废的聂焰,他选择的是更加激进。

  又是一个月过去。

  已经是绝对的深冬时节了,蜀地在这个冬天罕见的一连下了两场雪,难得的雪景让蜀地之中的很多人都感觉新鲜且新奇,小镇有些热闹。

  却不包括一直笼罩在压抑气氛之中的聂家大宅。

  原因则是因为聂家的家主聂焰,好像已经成为了废人。

  他的骨伤早就痊愈了,这是一个奇迹般的恢复速度。

  相对,身体的内伤也在好几位大夫,甚至远道而来的大夫的调理下,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可是,这并不代表聂焰就恢复了。

  这一日,屋檐长廊下,身披着厚袄子的聂焰照旧在这里坐着。

  身前照旧倒着好几个已经喝空的酒瓶,眼神照旧的空洞飘忽,就连这院中银装素裹的美景仿佛也在他的眼中留不下半点的痕迹。

  闭眼,还会想到那一日的无力感,任何的攻击都如打在了空处。

  睁眼,却又似乎还能听见,碗碗在耳边说,我没有过早的阻止,是为了让你意识到之间的差距。

  如果不看不听,心中却又会想起自己是如何卑微的趴在泥泞之中,让一个一生都不愿意再纠缠的人开口相救,如同蝼蚁的。

  而脑中有一种愤怒,如同焚心之焰,无处发泄。

  那吞噬父母,毁灭村庄的蛇妖是永远杀不了了吗?因为——差距!

  想到此处,聂焰的嘴角竟然浮现出一丝笑容,苍凉而凄楚,绝不该出现在如此年纪的他身上的笑容。

  一扬手,一口烈酒,又已入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