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七章 锻心(中)

第五十七章 锻心(中)

  “大哥。”在这个时候,梅寒端着一个托盘,来到了聂焰的身边。

  看着聂焰在一上午又喝了那么多酒,忍不住放下了手中的托盘,语气之中带着责备,一把从聂焰手中夺过了他的酒壶。

  聂焰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任由梅寒如此,否则梅寒绝对夺不下他手中的酒壶。

  他的眼神空洞的望向别处,并没有办法去面对梅寒失落又担心的目光。

  兄妹之间,并没有多说,仿佛是一场沉默的对峙。

  良久之后,终究是梅寒叹息了一声,从托盘上拿了一碗还冒着热气的汤药,服侍着聂焰喝下。

  聂焰也就顺从的喝下,只是像傻子一般,有些黑色的药汁会从他的嘴角流下。

  梅寒心疼的为他擦去药汁。

  根本没有注意到身后不远的地方,兰石躲在一棵树后恨恨的看着,终究一拳砸在了树上,震得树上积雪纷纷掉落,然后一跺脚转身离去。

  而苏展则在不远处的亭子之中,似乎是捧着一本医书在看,却忽然深深的叹息了一声。

  在他旁边坐着的竹风,竟然一撇嘴,像小时那样就要哭出来,声音凄楚的叫了一声大哥。

  只能这样,没人敢过度的刺激聂焰,上一次,兰石过激的几句话,让聂焰深深的沉默了四天,没有说一个字。

  “喝点参汤吧?在这蜀地,要寻上好的人参可不容易。”梅寒为聂焰擦好嘴角,又捧过了一碗热汤。

  却是被聂焰轻轻的推开:“不了,兰石练武,让他补身体。”

  说话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梅寒抢过去的酒又回到了聂焰的手中。

  又是如此!

  梅寒的眼中流露出一丝伤心,偏偏聂焰根本就不看她,她只能端着托盘离去,一如之前的每一个日子。

  除了必要的汤药,和囫囵的吃下一些饭食,大哥拒绝任何对他身体好的东西,觉得在他身上都是浪费的感觉。

  每天只沉浸在酒水当中。

  梅寒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让这个意气风发的大哥变为了这般模样?可是,他却好像把他的心锁住了一般,拒绝任何人的靠近。

  若然不是他依旧关心他们,梅寒都会以为眼前这个人恐怕只有大哥的皮囊而已。

  梅寒走出了几步,想起这些,心中越发的凄楚,压抑的情绪在这一刻,似再也忍耐不住,她终于停下了脚步。

  “大哥。”

  “嗯?”聂焰的声音懒懒的,淡淡的,身体却连一个动作都没有。

  梅寒心中又是一阵难过,也更加让她坚定了想要说出想法的决心:“我跟随大姐之前,依稀还记得我的童年。我记得我们家有很大的院子,父亲读书,母亲贤良,似乎还有一个可爱的妹妹。我记不清了,但那种家很好的感觉我还记得。”

  聂焰没有任何的回应,只是拿起酒壶,又吞下了一口酒。

  酒液入口冰凉且辛辣,非常矛盾的一种感觉,就如同他自己,一心想要荡平天下大妖,还一个清明人间。

  却又一心再也不相信自己,只要心中的血一热,就会想到那种深深的无力感,耻辱感,以及碗碗的话。

  “但这个家我在一夜之间失去了,我和父母走散了,或许是我幸运,就是因为走散了,我才避过了死劫,因为我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被追上的匪兵杀死了。”梅寒的泪水滑落,兵祸动荡的年代,也就意味着趁火打劫的土匪不知有凡几,遇见兵或许能逃得一条性命,遇见土匪...

  “我有这样一个家,我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包括大姐。因为已经失去的,一再说又有什么意思?我还要活下去。在我最难的时候,以为自己就要死的时候,我遇见了大姐,她用半个馒头救活了我,可是因为伤心,我一直都很浑浑噩噩,天天跟大姐说些绝望的话儿。”

  “她却如同没听见一样,天天对我笑嘻嘻。终于在有一天,我照旧觉得自己以后会很惨的时候,大姐不准我再絮絮叨叨了,我永远记得那一天她对我说的话‘好了,妮儿,难过了那么多天也应该够了。就像一个人再饿,吃饭也不能吃上十天不停,一个人再困,睡觉也不能一个月不醒。一个人再伤心难过颓废,也不能这样过一辈子,如果要这样过一辈子,那倒不如死了。以后会发生不好的事情,也会发生好的事情,难过的,过去的,就这样结束了吧。”

  大姐?碗碗?曾经的她好像已经非常的遥远了。

  是了,自己一直喜欢的,不过是曾经的她。

  聂焰闭上了眼睛,酒液已经流入了胃中,轰然产生了一股热气儿,却又被困在腹中发泄不得。

  就如同他的愤怒,每天在烧灼着他,他只能醉生梦死的去忘却,因为不敢再一次面对那种无力的绝望。

  “所以,不管大姐是什么,我一生都无法忘却她。大哥,如今她的话儿,我送给你。我们能都够容忍你现在这个样子,但希望你给自己一个时间,哪怕是十年,二十年呢?我不想你走到尽头,依旧是这样样子,那你最对不起的是你自己。”说话间,梅寒已经泣不成声。

  聂焰却是头也不回的摆摆手,那意思是让梅寒离去。

  梅寒从未感觉这个冬天这样的冷,她停止了哭泣,咬紧了下唇,比绝望更难受的感觉是——明明已经绝望,可是眼前人,眼前事却偏偏无法放弃,也不能放弃。

  是了,明天再劝,如果一生都需要她这样劝说,那就用尽一生。

  梅寒转身离去了。

  可在这个时候,聂焰却又忽然叫住了梅寒,眼神依旧空洞,却多了一股无名的焰火压抑着:“你们,希望我是一个大侠,一个英雄?”

  “我们,只希望你是一个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为什么而活着的大哥。即便,你是一个乞丐。”梅寒慢慢的说到,大哥肯这样问,是不是有了希望?

  可不想,聂焰问完以后,只是陷入了深深的沉默。

  没人能理解他的痛苦,想做什么已经被宣告做不到的痛苦。

  梅寒的答案才让他心痛,他怕一个绝望的距离是越拉越大!

  时光匆匆,再寒冷的冬季也会过去,而这一年的春节似乎也不怎么温暖。

  一个又一个灾祸的通报,秘密的通过各种渠道送入了皇宫大内之中。

  这些灾祸在表面上都是一些天灾人祸,或是旱,或是冻,雨,又或是匪....毁灭了一村又一村,甚至好些镇子。

  但谁都不知道在这些通报奏折之上,都有一个不甚起眼的秘密标记。

  有了这个标记的,就不是当地官员所发的普通通报奏折,而是一群秘密活动的人所发。

  记录的事情只是掩盖的真相,只要打上了这个符号,就已经代表了一个铁定的事实,这些消亡的地方,全部都是妖货。

  是的,原本以为天下已经太平,新任天子仁厚,而且有观气运之奇人也曾说,这个朝代绝不似之前那些乱朝,没有深厚绵长的气运,注定长久不了。

  却不想,妖族却在这个朝代的开端,活跃的如此频繁。

  随着这些奏折通报的上报,有越来越多的神秘人开始行走江湖,其中甚至包括好些已经消失的上一代高手。

  当然,是猎妖人的高手。

  甚至有一些修者也参与了其中,猎妖并非全是猎妖人的责任。

  这是一场无声的战争,就这样悄然无息的拉开了序幕。

  随着战争的进行,一个骇人听闻的消息也渐渐的传入了人间——妖族要真正的回归,流传在人间的不会再是那些微末的平常野兽的化形之妖,而是那些上古的大妖,传说中翻云覆雨的存在,都要一一回归。

  要把人间重新拉入远古,一段惨烈的历史会要重演。

  这是如何的让人震撼,担忧?偏偏越来越多的迹象在证明着这个可能,就比如妖族出现了越来越多出类拔萃的高手。

  而这个消息甚至让人皇都感觉到了忧虑。

  历史从来不会把这些当做正史来记载,就如同历史从来都是按照当时的人意来记载想要记载的,但历史也不会完全的掩盖全部的真相。

  就是每一代人皇无论如何的更替,身边绝对不会缺乏修者的身影,为什么?

  记载与否只是一个顾忌的问题,天机不可泄露,这是小孩都明白的道理。

  人皇的忧虑,自然回震动天下。

  于是,很多猎妖人又多了新的一个任务,找到曾经出类拔萃的双子,为何在如此动荡的年头,一个闭关,一个彻底消失了?


仐三说:
今天的两更完毕,明天聂焰就会强势崛起,纹身兄,快去霸占聂焰的身体吧,这小子欠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