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八章 锻心(下)

第五十八章 锻心(下)

  在这世间,除非你瞬间斩断与所有人的联系,也不再有任何的牵挂之人。

  不参与任何世间事,不留下任何的声名与线索。

  立即归隐深山。

  否则,像这种你所属的圈子都在找你,而且还有特殊手段的情况下,不可能还躲藏的了。

  于是,人们首先找到了闭关已经有四个月的童帝。

  那是在一处海边的断崖。

  乱石嶙峋,几乎寸草不生,荒僻的石崖连绵数里。

  石崖之下是一望无际的大海,由于地形的原因,就算是晴好的天气,这里的海浪也不曾平息过,席卷着无数的浪头,一片一片的扑打向这石崖。

  这是一个寂寞的地方,更是一个荒凉的地方。

  而童帝就在这片断崖最突出的一个边缘地。

  当人们看见这个双子之中声名赫赫的美男子时,几乎不敢相认。

  衣衫褴褛,发须纠结,甚至连神情都是痴傻的,就这样抱着一张残琴,盘坐在断崖之旁。

  对于这些猎妖人的到来,他视若无物。

  其中一人与童帝稍微相熟一些,鼓起勇气上前与他说话,大致也就说了一下当今的形势,说了一下天下需要双子出山。

  可是,却只得到童帝有些茫然的看了他一眼,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回应。

  接着,人们找到了聂焰。

  任谁也没有想到聂焰会在蜀地有一座大宅,就如他们没有想到看见聂焰的时候。

  那个声名隐约还盖过童帝的男人,竟然已经成为了一个嗜酒的废人。

  和童帝不同,聂焰在猎妖人的圈中几乎就没有相熟之人。

  为请他出山,猎妖人几乎是共同推举了一个德高望重之辈,刻意与聂焰去说一下当前的形势。

  不想,这却成了人们第一次认识到聂焰已经成为一个‘废物’的证据。

  只因为,那位德高望重的猎妖人在和聂炎说完形势,并诚恳的邀请他出山时,他竟然只说了一句,天下与我再有何干?

  那位猎妖人忍不住含忿出手,聂焰竟然只是象征性的反抗了两下,就被轻易的打倒在地。

  这还是当初的那个聂焰吗?

  后来,又有猎妖人心有不甘,唯恐聂焰只是逃避责任在演戏,各种出手试探。

  直至有一次,一个曾经视聂焰为偶像的年轻猎妖人将他打倒镇中一条热闹的街道,忍不住心中沉痛,好言相劝,恶言相逼。

  聂焰竟然也如听闻不见一般,甚至顾不上被打倒在地的满脸脏污淤血,只顾去拣滚落到一旁的残酒时。

  人们彻底绝望了。

  甚至不忍心去听那年轻人悲愤的讲起那一幕,残酒洒落地上,昔日那个声名赫赫的双子聂焰,竟然不嫌弃的用嘴直接去喝,然后醉倒在街,被他的亲人接走。

  天下,就是如此。

  纵然你曾经有成百上千的丰功伟绩,但你如果还活着,只是一朝颓势,那么你的那些丰功伟绩,也遮掩不住你如今的狼狈。

  双子一癫一废,从此以后江湖间再也没有那耀眼的双子。

  这个传言不消一月,就已经传遍了天下猎妖人的耳朵。

  大多人忍不住唏嘘:“原来双子就如那耀眼的流星,灿烂,也只是一时的光辉,划过天空,就了无痕迹!注定不能是皓月,甚至连那星辰都不会是,在这天空之中留不下自己的光芒。”

  此时,已经又是一年春快要到来。

  华夏的百姓们依旧会热闹的庆祝这一年最重要的节日——春节。

  而双子的陨落,严峻的形势,却让猎妖人圈中一片愁云惨雾,天下大势,一般都会有人应运而生,就如乱世久了,总会有一个应天命的天子来结束这乱世。

  那么,猎妖人之中的应命之人既然不是那双子,又会是谁?

  老天就如同给了猎妖人一个谜题,但同时,老天也公道的让冬季结束,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春的脚步还是一步步接近了。

  这一日,聂家大院也开始忙碌起来。

  打扫,收拾,挂那红灯笼,贴那红对联,采办那年货,准备过春节。

  而这一日,如同石像一般坐在海边断崖的童帝,忽然动了,双手轻抚在琴弦之上,看似无力的拨动了一下琴弦,一声如同轻微的海浪微起的琴声响起。

  在断崖之下的大海忽然卷起了惊天的海浪,拍打在断崖之上,发出了惊天动地一般的声响。

  浪头破碎,海水复归于大海。

  童帝长身而起,任由海风吹拂破碎的衣衫,一个反手,残琴重新背在背上,轻声说了一句:“是了。”

  然后,在风中一步一步朝着断崖之下走去。

  川地少雪,深冬时日,那一连两场罕见的大雪,到了如今,也早已融化,再也寻不见踪迹。

  倒是接近大年三十的这些日子,难得的晴好。

  一直由于家主聂焰的原因,处在愁云惨雾之中的聂家大院儿在收拾一新之后,难得有了几分喜庆的色彩。

  梅寒手中拿着一套新做的青色短衫,走到了聂焰所在的院落。

  院落干净而整洁,无论聂焰成了什么样子,家主的院落打扫,下人们是不敢怠慢的。

  只是聂焰造就不在房间之中,而是坐在长廊的躺椅上,早晨才来打扫过,如今不过是接近中午的时分,在他旁边已经又堆上好几个乱七八糟的酒瓶。

  梅寒远远的看见,抿了一下嘴角,却是收起心底的那股悲伤,走了过去。

  “大哥。”梅寒轻轻的叫了一声。

  聂焰的双眼已经因为这段时日长期的嗜酒,变得有些浑浊,转头看着梅寒,竟然一时间难以聚焦,过了好半天才说到:“哦,是你来了啊。正好,我这房中的酒已经喝完,让下人们再送点罢。”

  说话间,聂焰摇了摇手中的酒壶,‘咕咚咚’的声音是表明,这一壶酒中也只剩下小半壶残酒了。

  梅寒从他手中轻轻的接过残酒,柔声的说到:“酒,要喝,随时都有!但明日就是那大年三十,大哥可以这两日少喝一些吗?家中的人图个喜庆,还指望着大哥主持着过个节呢。”

  “我不主持。”聂焰半醉之中丝毫没有考虑的拒绝了。

  梅寒把手中新作的衣衫轻轻在聂焰身上比划,说到:“也不用主持什么,只要那一日你在着,不是醉醺醺的,大家看着就安心了。你看,这过节的衣物我也为你准备好了。记得到时候换上。”

  聂焰推开梅寒的手,嘟囔着说到:“你们庆祝就好了,只要你们高兴不就成了?”

  梅寒抓住聂焰的手,定定的看着聂焰:“大哥,这一年到头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春节你难道都不能逐了我们的心愿,和我们一起吗?你难道忘了之前的那些日子?每一年的春节,你总是要和我们一起过的,你还记得你曾经说过,你第一次知道春节,过春节,就是与我们一起的吗?”

  梅寒说话间,双眼中隐约有泪光浮现,目光之中充满了盼望。

  聂焰看得心中一痛,不由得呆呆点头,接过了梅寒手中那套衣衫,轻声说到:“那好,我喝完今日这小半壶,到明日吃饭,就暂时不喝了。”

  “真好。”梅寒笑了,这愁云惨雾的日子中,这是她第一次笑得这么开心。

  这眼看着要过节了,那些来挑事的江湖人物也不再来找大哥的麻烦,这也是值得开心的。

  要知道,前两个月里,一拨拨的人来,一拨拨的人走,对大哥动手的不在少数,他们几小却从来都只能被挟持的看着。

  看着曾经在他们心中如此伟岸,英雄的大哥被一次次的打倒,一次次的侮辱,毫无办法。

  最心痛的那次,竟然是大哥被打倒在镇上最热闹的街,镇子上的人们围成一圈,看着大哥趴在地上不顾一切的喝着残酒,议论纷纷。

  梅寒已经忘记了那一日他们是怎么把大哥扶回来的。

  可是,大哥却像丝毫没有感觉,一身脏污,回来倒头就睡,醒来也只是照常喝酒,全然不觉得耻辱。

  而曾经那个大哥,是多么的骄傲,即便一身风尘的从外而归,也能感觉到那一种顶天立地的英雄之气。

  想到这里,梅寒忍不住想要落泪,却想着要过节的日子,落泪总是晦气,好言劝说了大哥别喝太多,记得吃点东西之后,就走出了院子。

  晴好的日光下,梅寒的心情总没有像今日这样好过。

  大哥已经答应了一天不喝酒,这会不会是一个好转的开始呢?

  低头想着这些,梅寒的嘴角不由得带起了一丝笑容,却冷不防在入神间,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当她诧异的抬起头,在想是谁那么不小心时,却看见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是你?”她脸微微一红,忍不住小声询问了一句。

  来人却并不说话,却是忽然一扬手,朝着她的后颈毫不留情而果断的劈砍了下去。

  梅寒带着不解的目光,看着来人...但后颈传来的疼痛伴随着巨大的眩晕感,让她终究支撑不住,软软的倒了下去。

  连一句为什么都来不及问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