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五十九章 坛酒

第五十九章 坛酒

  人生,有一种境界叫难得糊涂。

  而人生,也有一种说法,叫难得一醉。

  不管这些话的言下之意是代表着什么?但也从侧面表明了一个道理,无论人生是什么样的,总是要清醒着,明白着去过大部分的时光。

  但对于聂焰的这段人生来说,却是相反的。

  他是难得清醒,也难得不醉。

  所以,在这一日的下午,他午睡之后,酒醒过后,看着天空中的暖阳,竟然心头一阵空虚与害怕。

  因为不敢想起那些痛苦,他又想要逃避。

  可上午梅寒送来的新衫还搭在床头,在房间里烦躁的走动着,看着那件新衫,聂焰终于忍住了想要喝酒的冲动。

  却又呆呆的站在房间当中,不知道要做什么?

  四处张望着,房间布置的很简单,却也很实用。

  靠窗之处,是书桌,上面凌乱的摆放着一些书本,早已经灰尘累累。

  而那些书本大多是一些秘本,记载的是猎妖人圈子中的一些事情,还有一些被世俗认为是志怪小说的东西。

  这些,聂焰是不敢触碰的。

  书桌旁边,是一个架子,摆放着一些杂物,那些聂焰更是看都不会去看上一眼,因为那是他那些行走江湖的时日,所要用到的一些东西。

  比如说符纸,法器,布阵的工具等等。

  最后,是两个柜子,摆放一些衣物,而那些衣物很多是他曾经穿过的,上面有梅寒细细为他缝好的补丁。

  原本应该扔了,但梅寒坚持为他留着,只因为她觉得那是大哥曾经的一种记录。

  越看聂焰越觉得烦躁,偏偏抬眼却看见挂在墙上的一把铁剑。

  没有剑鞘,就这么简单的挂着,昔日随着他征战江湖的时候,它是如此耀眼的锋利,闪烁着夺人的锋芒。

  如今的它依旧光洁,是因为梅寒甚至是兰石都常常来为他打理的原因。

  可是,那股锐气竟然已经感觉不到了。

  在对视的刹那,聂焰甚至能感觉从剑中传来的一股无奈,悲哀,以及焦虑的情绪。

  可是,聂焰很快垂下了眼帘,避开了那一种情绪。

  这并不奇怪,好剑是有灵的,越是与主人血脉相连,越是能培养出一种属于物品的灵!

  这房间不能呆下去了,聂焰觉得在清醒时,看着它总是铺天盖地而来的气闷,压迫,像是想把他淹没。

  他走出了房门。

  下午时分的暖阳照得他的院中非常温暖,特别的院门涉及对着波光粼粼的湖水,明明就是一幅美景,可是聂焰却总觉得有一种晕晕的感觉。

  他已经不记得他是有多久,没用清晰的双眼来看待这一切了,一旦不是醉眼,反而会让他觉得眩晕。

  习惯性的坐在了长廊下的躺椅,聂焰又想要喝酒。

  仿佛从腹中,从喉咙,从口中有千百双小手在捞着他,让他发痒,让他渴望酒水。

  但聂焰强自忍着,只需要一天,他不忍心再伤害几个弟妹,如果说这世间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让他麻木,就是弟妹们的存在了。

  所以,得找一些什么事情来分散这种嗜酒的痛苦。

  聂焰决定去找梅寒,如今只有面对梅寒的时候,还稍微舒服一些,像是兰石,苏展,竹风,他没有办法面对他们的失望。

  而梅寒的院子,就在聂焰院子的旁边,不需要走过去,只需要呼喊一声,梅寒就能听见。

  如非必要,聂焰是不想走出自己的院子的,就如以前上街,也不过是因为家中储备的酒被他喝了个干净。

  兰石坚决阻止家中再有任何的酒,结果聂焰就上街去喝,常常在酒馆之中喝到天亮,也才发生了那耻辱了的一幕。

  耻辱吗?聂焰摸了一下自己的脸。

  他根本无意再与任何人动手,高下,输赢,对于他来说都没有逃避来得重要。

  只要能不沉浸在痛苦之中,其它的事情重要吗?何况,打赢了他们,又能证明什么?能够打赢——饕餮吗?

  想到这里,聂焰的心忽然紧缩了一下。

  他赶紧打断了自己的思维,开始大声的呼唤梅寒。

  可奇怪的是,往日里只要轻轻叫一声,总会应声的梅寒,到了此时,连续叫了几次,都没有任何的回应。

  聂焰觉得奇怪,却也不太放在心上。

  毕竟家中的一切事务,总是梅寒和几个她一手带着的几个人在打理,说不得忙其它的事情去了。

  只是今日,要过节了,院中却显得安静无比。

  就连平日里,总能听得兰石带着一群孩子练功的声音都不曾听见。

  少了这些,聂焰更加的觉得有些不适,难道老天爷也不想看着他清醒吗?

  却在这时,一股醉人的,完全不同于蜀地之酒的酒香在他的院中飘来,聂焰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唾沫,却没有回头。

  任谁现在也知道,院中除了自己,恐怕还有别人了。

  “堂堂聂少,我在你院中呆了快两个时辰,等你醒来,等你出来,结果你却连我的丝毫气息都感受不到,这事情应该吗?”一个高傲,清冷,甚至有些不辨雌雄的声音在聂焰的耳畔响起。

  聂焰的身体原本有些稍微的绷紧,到了此时却莫名的放松下来。

  他以为又是哪个不忿的猎妖人前来此处找他麻烦了,若要清醒着去面对这一切,恐怕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最怕的只是不想看见弟妹们难过的样子。

  若是醉了,倒也无所谓。

  但这个声音...是童帝,如今的他还屑于与自己动手吗?

  这样想着,聂焰慢慢的转身,看见的果然是童帝的身影。

  暖阳下,童帝穿着一袭青绿色的长衫,倒与这暖阳春将来的天气相形益彰,神情还是那样高傲而不可接近。

  但曾经的他如同一柄出鞘的剑,如今却是光华内敛,不再那么锋芒毕露,但仔细看去,那股凌厉的气场却是更加的强大了。

  一把暗处的锋利之刃,远比明处明晃晃的刀剑更加让人危险。

  如今的童帝就站在院中的假山之前,花丛之后,一手背着,一手却是提着一罐子酒,轻轻晃荡着。

  从眉眼间也看不出来对聂焰究竟是亲近,还是疏离。

  聂焰自嘲的一笑,原来醉生梦死了快半年的岁月,自己这一双观人的双眼还是没有彻底的愚钝,还能看出一个人的一些东西。

  只是这半年来,他——又厉害了好几分,那么自己呢?一条被人打倒在街边的狗吗?

  狗尚且还坚韧还清醒的活着,自己呢?

  聂焰不敢想,也不能去想,他怕的是,一腔的热情,一世的努力最终也只能葬送,落得个大仇不得报,落得个她...站在他的旁边,冷眼的看着自己。

  与其这样,那还不如从未做过!也就不需要面对。

  “酒,是上好的黄酒,我一路马不停蹄,经过江南时,却又忍不住去那最老的字号,买了他们最好的藏酒,为的是和你喝上一杯。”童帝如同不知聂焰所想,只是自顾自淡淡的说到。

  酒在轻轻的晃动着,散发出越加香浓醉人的香气,聂焰的眼睛有些移不开。

  清醒最是难熬,对于酒就越是渴望。

  “接着。”一挥手,童帝毫无征兆的把酒扔给了聂焰。

  几乎是本能的,聂焰伸手接住了这一坛子黄酒,滴酒未洒。

  如今,酒就在眼前,只是聂焰愿意,抬手,张口就能喝到。

  院外,传来了稀稀拉拉的鞭炮声,要过节了,总有小孩忍不住提前放着鞭炮,想着梅寒的心愿,聂焰兀自忍着。

  “原来,身手还未全废,能接着住这坛子酒,为何被人在街上打得像一条狗?不,狗尚且知道仇恨,痛苦,为何有的人却全无反应?”童帝望着聂焰一字一句的说到。

  聂焰皱眉,抬手,终究忍不住想喝上一口。

  “喝吧,我原本曾想,一坛子酒,倒是够你我共饮了。但是人算不如天算,按照你如今的酒量,怕是一坛子少了一些,而我也没有了和你共饮的心。”童帝这一次没有斜睨着聂焰,而是正眼看着聂焰,一字一句的说到。

  聂焰不语,看着坛中在日头下晃晃悠悠的酒水,手不停的颤抖。

  “因为,你不配。”童帝顿了顿,这句话倒是一字一句的说了出来。

  在这个时候,聂焰叹息了一声,忽然伸手放下了手中的那坛子酒,淡淡的说到:“是啊,我不配。所以,你可以走了。这坛酒的好意,我心领了,你若是不带走,隔日我会喝。若是带走,那就罢了。”

  看着聂焰这番举动,童帝扬眉:“为何?”

  “因为我明日要和家人一起过节,今日暂且戒酒。”聂焰不去看那坛子酒,也不看童帝,他想打晕了自己,然后睡去。

  “过节?”童帝摇摇头。

  忽然话锋一转,对聂炎说到:“曾经有聂少坐镇的地方,我肯定是不会多去探查。因为很多妖物吃了雄心豹子胆,也不会在聂少所在的镇子附近活动。可是,如今,我一路赶来,却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聂炎听得不怎么在意,甚至有些百无聊赖的打了一个哈欠,虽是清醒,但酒深,双眼之中总流露着一丝浑浊。

  “那就是在相隔不到百里的山中,竟然还是有一头凶兽。是一头山豹子,听说附近的十几个村子的猎人,已经死了不下数十人在它手中了。猎人明年怕是不敢进山了,想来,这些村子的日子不太好过了,不敢进山,就没了收入。进山呢,很有可能送命?那那头凶兽呢?吃不到人,会不会下山作乱,还是两说。”童帝徐徐的说到。

  此时,一阵还是带着寒气的风吹来,聂焰又打了一个哈欠。


仐三说:
昨天的两更补完,今天还有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