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一章 猛药

第六十一章 猛药

  竟然在这种时候,和自己玩起了猜测的游戏。

  聂焰看着童帝那高傲还带着一丝莫名笑意的脸,强行的忍住了想要一拳砸上去的冲动。

  而内心那种不好的预感已经越来越强烈,他似乎已经想到了一些什么,只是不敢肯定。

  如果不是醉生梦死的生活,聂焰还是那个聂焰,他的聪明和智慧都还在。

  “你最好直接说出你的目的,我没有开玩笑。”聂焰的声音已经变得有些冰冷。

  “你现在还有资格这样与我说话?我不说,你又奈我何?”童帝的声音带着一丝戏谑,他就是要故意的逼迫聂焰。

  聂焰握紧了拳头,院子的周围越发的安静。

  要知道,在他院落的周围,围绕着他而住的,全是他的弟弟妹妹们。

  想到此,聂焰准备要出手了。

  童帝却又忽然叹息了一声,说到:“罢了,我也不与你计较了,我想你现在已经明白了一些事情,如果明白了,那就拿起你的剑,如斩杀凶兽吧。”

  聂焰一听,神情忽然有些奇怪,拿起剑斩杀妖兽?这种感觉已经多陌生,多遥远了?

  陌生和遥远到,他已经快要忘记他还可以做这件事情了!虽然,时间上不过是半年。

  “也不用想着过年了,我把你的弟妹们全部绑到了那个山谷。唔,还记得吗?就是我们和饕餮一战的山谷,在那里,我点燃了一只引妖香,效果嘛,你看看你手中那一截就明白了。”童帝故意把语速放到很慢的说到。

  聂焰在这一刻忽然感觉心中的某种火焰在瞬间就燃烧了起来,虽然它已经快要熄灭了。

  他转身就朝着屋中飞奔而去,那一柄光洁入水的铁剑,只是瞬间就被他握在了手中。

  在握住剑柄的那一刻,聂焰似乎能感觉从剑中传来微微的震动,又是那一种熟悉的血脉相连的感觉。

  是了,是这种感觉才属于他,但现在还不能跨越过他的痛苦。

  在那么一瞬间,聂焰有些迷茫,斩杀了凶兽以后呢?自己拿着这柄剑,该何去何从?又遇见饕餮呢?

  但童帝的话语还在无情的,一字不落的落入他的耳中:“哦,忘记了告诉你,这只凶兽是我一路引到那里的。身为一个猎妖人,我自然不能让它一路上能吃到什么东西...还有我也不知道现在时间是否还来得及,直到距离那个山谷还有三十里左右的距离,我才甩开了它,直接来找你,因为引妖香的极限距离是如此。”

  “你看看吧,我原本想为你多争取一些时间的...但是,引妖香只能如此。而,耽误了这么久,聂少你还舒舒服服的睡了一个午觉,我就不知道...”童帝言而未尽的说到。

  此时,聂焰已经如同一阵风似的冲出了房间。

  在空中回荡着他的话语:“童帝,如若我弟弟妹妹有事,我聂焰与你此生不休。若不用你的人头来祭奠他们,我聂焰情愿生生世世不轮回的追杀你。”

  面对着聂焰如此狠辣的话语,童帝只是无所谓的一笑。

  从海边断崖下来,重入红尘,他期盼着今生唯一的对手,也是暗中的知己聂焰也有了让他惊喜的进步。

  却不想,一路行来,听到的最多传言,却是那双子一个癫一个废的传言。

  癫的自然是他童帝,可是他心知肚明那是自己在感悟真正的水杀之音,早已经进入了某种不可言说的状态。

  那聂焰呢?光于他如何废的传言却是一桩接着一桩,最出名的莫过于街边舔酒了。

  于是,童帝在心中真正的愤怒了。

  即便,那一日,他一路扶他回家,知道他的心伤得有多重!

  他不知道他的深仇,同样也不解他的深爱与深恨,但这不妨碍他用尽手段的去刺激他,对付一头真的猛兽,不能光是安抚,还是不停的刺激,才能让它不忘了血性。

  “天下这么乱,光有我一个人可是不行啊。”童帝喃喃的说到,一闪身,人已经出现在院落之外。

  “即便我一个人撑住了天,如若近处没有一个同等的人站着,是否也是太寂寞了呢?”此时,童帝的身影已经到了聂家大宅之外。

  “是啊,重病还需猛药,这一副药下得太猛,也太危险。如若他的亲人真的死去了,他又会怎么样?”想到这里,童帝心中竟然也浮现出些许的不安,身形快了几分,竟然这样也没有追上聂焰。

  此时的聂焰早已经奔出了镇外。

  论起身法,他的确比童帝出色了一些,在听着耳边呼啸的风声时,聂焰几乎不能相信在自己有生之年还能这样奔跑。

  山谷的距离若是正常的不行,也许需要一天。

  如果按照他如今的速度,不过也就是半个时辰的事情,可是他害怕这半个时辰,根本就已经一切都来不及了。

  而在山谷之中。

  苏展和梅寒正无助的看着浑身是伤的兰石,甚至是幼小的竹风挡在他们的身前。

  在四人当中,论起身手最好的自然是兰石。

  从认识聂焰开始的那一年,就会缠着聂焰教他一些武功,莫名的坚持了下来,直到有了聂家大院,开始系统的练习。

  如今,就算大哥颓废了那么久,他还是坚持着一路习武,算下来已经八年的时间,严格的说来,真的算是一个少年高手了。

  而竹风,比兰石晚一些习武。

  在习武这件事情的天分上也比不上兰石,他机灵的性子更加适合‘暗’道,但如今,在这种形势下,他毕竟有功夫在身,能帮得一些就是一些了。

  总不能让手无缚鸡之力的梅寒姐与苏展哥来面对这家伙吗?

  汗水从竹风的眼前滴落,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受伤。

  如若没有看错,眼前这个巨大的家伙应该是一只山豹子,速度最是敏捷,也是一种狡诈的野兽。

  对于它们来说,人类算是不好惹的,一般情况下,不会猎食人类。

  但眼前的这只山豹子不仅体型比起一般的山豹子巨大多了,而且好像对他们有着分外的‘热情’,这山谷之中那么多小兽,它不敢兴趣,偏偏要来啃他们这几块难啃的骨头。

  更让人受不了的是,这山豹子似乎是有了自己的智慧一般,战斗起来狡诈如狐,而且还颇有策略。

  几番交手下来,反倒让他们吃了亏。

  按说,以兰石哥的身手,普通的山豹子就算多来几只,他也是全然不惧的啊。

  想到这里,竹风忍不住舔了一下自己的干渴的嘴唇,只是几番交手,就已经觉得乏力。

  又担心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兰石,他手中握着一块尖锐的石头,全神贯注的看着不远处的那只山豹子,身上有好几处伤口,深的那一处,深可见骨,那是山豹子用爪子抓出来的痕迹。

  “小心一点,这怪物非常的狡猾,不知道还有什么手段没有使出来。”兰石见到竹风分心,忍不住提醒了竹风一句。

  竹风对于大哥的事情了解的最少,因为年幼,只是让他模糊的知道了一些。

  但兰石心中却是心知肚明,眼前这一只山豹子绝对不简单,应该就是大哥以前行走江湖对付的那种叫做凶兽的东西吧?

  只是从大哥的记录之中,凶兽好像已经是最弱的存在,可是眼前这只...

  想到这里,兰石也有些微微分神,因为他不敢想象,以他的身手对付起来那么吃力的家伙,竟然还是大哥面对最弱的存在?那么大哥...

  也在这个时候,那一只一直来回的行走,寻找着机会的山豹子似乎也看出了兰石的分神,忽然如同一道闪电一般的朝着兰石和竹风二人扑来。

  那速度比起寻常的山豹子不知道快了多少,那么大的身躯怎么会有如此快的速度?

  在这个时候,梅寒大叫了一声:“兰石小心。”

  兰石这才回过神来,山豹子已经扑到了眼前,是竹风及时的踢出了一脚,山豹子为了闪避,才没有一下子将他扑到。

  但这个时候也来不及做什么了,兰石只能干脆的将手中那块尖锐的石头,一下子砸向了这只山豹子。

  ‘呼’的一声,也许是意识到这石头会给自己带来伤害,山豹子闪躲到了一边,寻找下一次进攻的机会。

  它不疾不徐,没有一举进攻,实在是为了稳妥。

  按照它的本能,总觉得有一点点不安,已经初步有了智慧的它,是相信自己本能的,随意绝对不会贸然的行动,这样一有不对也好全速的退去。

  另外,把这些猎物的体力消耗光了,再行动,也是最好的办法。

  想着,山豹子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梅寒呆呆的看着,实在难以相信眼前的这只野兽竟然有如此人性化的眼神,而那个人,童先生为什么会把他们兄妹四人绑架到这里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