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二章 营救

第六十二章 营救

  兰石重重的倒下了。

  之前他以为,一只山豹子而已,就算厉害了一些,缠斗之下,赢的应该是自己。

  这并不是太过自负,而是兰石知道,大哥教给自己的功夫是多么厉害,世间寻常的武功不是对手。

  可他到底还是敌不过一只野兽!

  不,应该是一只妖怪?那突然爆发的速度,那似如同人类功夫一般的刁钻出手角度,自然还有那根本不同于一般野兽的力量。

  “也不知道,大哥和这些妖怪战斗的时候,是否受过这样的伤?”在倒下的瞬间,兰石好像看见从胸口到小腹有一道深长的伤口。

  他感觉不到疼痛,却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肚子里流了出来,周围火辣辣的。

  下午恹恹的日头,晃着他的眼睛,让他有些睁不开双眼。

  恍惚中,他看见竹风扑倒在自己身上哭喊着什么。

  苏展有些慌张的抓住什么东西,往自己的肚子里面塞去,他模糊的听见竹风在喊着什么‘肠子’?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倒下了,这里还有谁能够扛过这只山豹子?

  此时,那只山豹子就在不远的地方,带着一种非常人性化的狭促,戏谑,胜券在握的眼神看着他们,慢条斯理的舔着自己带血的爪子。

  那山豹子的形象在兰石模糊的双眼之中无限的放大,兰石的心跳得很快,他想喊,却感觉一口鲜血堵在喉头。

  当那山豹子眯起了双眼的时候,兰石的手脚冰凉,他知道现在是真正的危险了,他们兄妹四人很可能就丧身于此了。

  可是不甘心的心情,让他几乎在瞬间爆发了,一口鲜血从喉间喷出,他大吼了一声:“小心。”

  这时,所有的人才回过神来。

  但是小心又有什么用?就如同兰石受伤之际,大家不是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还是全部都围拢了过来。

  倒是梅寒一句话叫出了大家的心:“兰石,没关系。大不了,我们就一起死在这里,大哥会帮我们报仇的。”

  大哥,可以吗?

  兰石有些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浮现的却是聂焰醉醺醺的跌坐在长廊下,人事不省的样子。

  而扑面的腥风,提醒着兰石,那只山豹子已经扑到了他们的身前,接下来毫无疑问将是一场屠杀。

  兰石悄悄握紧了拳头,等待着。

  那想象之中的痛苦却没有马上的到来,反倒是在一阵死寂的沉默之后,他听见了一阵破风声,外加竹风压抑而夸张的‘哇’了一声。

  接着,竟然传来了那山豹子惨嚎的声音。

  发生了什么?兰石睁开了眼睛,阳光好像没有那么刺眼了,而那只扑过来的山豹子却是全身蜷缩着,在空中飞快的朝后略去...像是被什么踢了一脚。

  兰石眼珠转动,却看见一个持剑的背影,正挡在他们的前面,恰好遮住那炙热的阳光,投下一片黑影。

  日头就在那背影的前方,让原本高大的背影显得更加伟岸!

  “大..大哥!”兰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不敢相信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大哥竟然就这么奇迹般的赶到了现场。

  他这样低呼了一声,聂焰回头。

  依旧是那副胡子拉渣,不修边幅的样子,而且还带着酒味,但是神情之中那种颓废已经消失了。

  聂焰朝着兰石微微一笑,低声说了一句:“没事。”

  在这时,那只狡诈的山豹子可能知道不是聂焰的对手,惨嚎怪叫了一声,竟然忍着疼痛从地上翻滚着爬起来,转身就朝着山谷外的山林跑去。

  “你重伤我弟弟,甚至想要吞了他们。我如何能够放过你?!”聂焰转头,忽然掐动了一个手诀,口中念念有词。

  是极快的速度,就完成了这一切。

  下一刻,兄妹几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只奔跑之中的山豹子如同被重锤一击,怪叫了一声,竟然停下了奔跑,如同找不到东南西北一般的乱转了一圈。

  他们是不知道聂焰的手段,之前就掐诀调动灵魂力,在盛怒之下,灵魂力形成了一把重锤,狠狠的朝着山豹子给予了一下重击!

  那山豹子灵魂受创,瞬间的震荡,若不是本身来得强悍,可能立刻昏迷过去,哪里还能奔跑?

  “倒是一只异种!”聂焰冷哼了一声,却是朝着山豹子不慌不忙的走了过去。

  确实,这山豹子早年曾经吞噬过一个重伤的猎妖人,得到了极大的补益,来得是比一般的凶兽强悍。

  受到聂焰这样一击,这山豹子如今也明白跑是跑不掉了,反倒击发了它的凶性,咆哮一声朝着聂焰扑来。

  兰石想喊一声大哥小心,他知道这山豹子有多厉害,无奈之前那一声喊,已经是爆发了的情况下,如今稍许有些安心的情况下,如何能喊得出来。

  却听得梅寒轻声的说了一句:“别担心。”

  兰石有些愣住了,却是看见梅寒充满信心且开心的盯着大哥的背影,神态安然。

  她哪来的信心?

  兰石诧异的一转头就看见,面对飞奔而回,朝着自己扑来的山豹子,大哥原本只是不疾不徐的行走,忽然之间却是如同脚下生风一般的一跃而起。

  如同一只天降的大鹏,却是在展翅的瞬间,手中的铁剑一下子如同一道疾光一样拔出!

  扬手,挥剑...那剑光带起残影,锋利无匹,竟然扬起了一道巨大的剑影!

  在那一刻,兰石忽然觉得自己这才看见了真正的大哥,无论成败,那出手间的气度,气场,才是一个真正的英雄。

  ‘刷’的一声,聂焰轻轻的落地,挥手之间,铁剑已经收在了手后!

  他转身,朝着他们兄妹四人一步步走来,身后那只山豹子的身体依旧朝着前方飞扑,如果按照这个速度,下一刻山豹子就会扑倒大哥,接着不是糟糕了吗?

  但是聂焰的神情并没有一丝的变化,就像根本没有山豹子这种存在一般,反倒是望着兰石脸上流露出了担心,还有一种莫名的愤怒。

  ‘哗’的一声,几乎是毫无征兆一般的,那只山豹子的头竟然朝着一边滚落了下来,眼中兀自还留着难以置信的表情。

  从脖颈之中瞬间喷出了大量的鲜血,就如同在大哥身后下了一场血雨。

  下一刻,一声重重的‘咚’的声音传来,那山豹子的尸体才落地,聂焰甚至都懒得看一眼,而是走到了兄妹四人身前,眼中是浓浓的,说不出的愧疚。

  兰石却彻底的愣住了。

  这才是真正的大哥吗?自己使出全身的解数,还有竹风在旁都不敌的山豹子,甚至还被对方用戏耍着的态度...大哥只出了一剑!

  就一剑!

  “我,让你们受苦了。”聂焰轻声的开口了,蹲下,手拂过哭得一脸鼻涕眼泪的竹风的脸。

  然后担忧的看着兰石。

  兰石说不出心中的激动,看着此刻的聂焰,兰石明白,自己心中那个英雄偶像一般的大哥又复活了,而且越发的伟岸,只是担心他还会那样醉酒吗?

  在这时,一滴热泪滴到了兰石的脸上,他看见却是一向坚韧的梅寒竟然开始哭鼻子了。

  “大哥,兰石伤的很重。”苏展的眼睛也红了,但还是忍不住提醒了聂焰一句。

  “无妨,我一个个的带你们回去,他会没事的。”聂焰心中担心,却不流露出来,反倒是镇定的如此说道,从这一刻开始,聂焰忽然痛恨自己,如何痛苦,让亲近的担心是对的吗?从此以后,不能让他们担心才对啊。

  说话间,聂焰扯下了自己的衣服,撕扯成了绷带,吩咐苏展为兰石包扎。

  也在这时,一阵破空声传来,聂焰没有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

  “童先生,你是不是应该给我大哥解释一下,为何把我们兄妹四人绑到这里来?你知道吗?我二哥差点儿因此丧命。”聂焰没有回头,反倒是梅寒注意到了童帝,愤怒之下,忍不住开始质问童帝。

  但顾忌童帝或许是聂焰的朋友,梅寒还是强压了怒火,没有把太咄咄逼人。

  童帝听闻兰石差点儿丧命,脸色有了些许的变化,似乎是有些担心,但瞬间又恢复了平静,只是淡淡的说到:“是吗?如果不是这样,你们认为能够给那烂泥一般的聂焰教训?或者,你们只顾自己安危,聂焰是不是烂泥一般的活下去,你们不在意?”

  梅寒咬了一下下唇,聪慧如她,此刻瞬间就明白了童帝的用意。

  她无言以对,甚至有些责怪自己,为何就不能想出如此极端的方式,让大哥恢复?其实只要大哥能好,自己送了命又如何?

  想着,梅寒垂下了眼帘,不再多言。

  她不敢赞成童帝,因为她已经感觉到了大哥的愤怒。

  果然,在下一刻,聂焰忽然站起,扬手,剑指童帝,低沉的吼道:“我弟弟受伤了。”

  “那你以为怪谁?身为猎妖人,你不明白自己的处境?今日的事情是我下手,如果他日换成妖族,你有救他们的机会?当然,你要动手也可以,但你认为你能打得赢我?”童帝斜睨着聂焰,全然没有把他放在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