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四章 相识

第六十四章 相识

  那青年估计没有想到聂焰会是这般态度,不管心中如何惊叹这一剑的惊艳,到底还是有些怕的。

  他吞了一口唾沫,抬头看着聂焰的表情。

  双眼冷漠,波澜不惊。

  越是这样,就证明越是真的能够下手。

  没人会不爱惜自己的性命,想着,青年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聂焰收剑,转身继续前行,他又不是真的嗜杀,只是想用简单有效的方式解决麻烦。

  即便粗暴,即便对自己的名声不好。

  可是名声吗?这是用的着在意的东西吗?重出江湖这一年,他这种冷漠,直接动手的行事作风早就已经在猎妖人的圈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道痕迹。

  那就是聂焰行事火爆,剑下无情,不单单是针对妖物,若无必要,千万不能去招惹。

  从楼外楼下来,若走北路,那便是进入城中。

  而从南路走,则是下到江边,从江边乘坐渡船,可直接从这座城到很多地方,是一条比较繁华的水路。

  只是从来没有人要求过渡江。

  只因为这条江的对面是茫茫的一脉荒山,关于这一脉荒山的传说很多。

  有的诡异奇幻,有的瑰丽外带着一丝暧昧的色彩。

  但无论如何,那并不是人类能够轻易踏足的地方,就是其中的野兽,连最优秀的猎人,也只能在荒山的外围行动而已。

  聂焰牵着自己的黄骠马,一路沿着南路下得山来,找到一位船家,却是要渡江。

  “带着这匹马过去?”船家第一次听说客人有这种要求,不免觉得奇怪。

  其实江的对岸也不是完全的没人,多少还有些猎人去山中打猎。

  只不过猎人都居住在附近的村落,有自己的渡船,从来没有说到这城中来渡江,看这客人只是简单的提把剑,也不像猎人,更怪异的是要带着一匹马儿渡江?

  “嗯,带着这匹马过去。”聂焰回答的有些心不在焉,其实眼光却是落在了身后的路上。

  陆陆续续的有行人背着包裹,是要走这条水路,没想到那青年到底还是跟了上来。

  “年轻人,莫怪老夫不提醒你,江那边的荒山可是充满了危险。且不说那凶恶的野兽,就是那毒虫爬虫也是够要人命的,有人在那里看见过巨大的蛇儿,那可是一口能把人吞下去的。”

  “无妨。”聂焰抱拳感谢老人的提醒,却是摸出了一块碎银子,递给了他。

  这些银子莫说渡江,就算沿水路,去到很远的城市也是够的了。

  船家自然也不好多问,一匹马跟着渡江也不算难事,看在银子的份儿上,点头答应了。

  却是在这时,那个之前被聂焰一剑威胁的青年却忽然朝着这边跑来,跑到了聂焰的身前,讨好的一笑,脖子上还带着之前的血痕,竟然二话不说的也跟着聂焰上了船。

  聂焰冷漠的看了他一眼,毕竟当着这船家是不好发作的,只能随他跟上。

  毕竟心中有怀疑,他若这样执意的跟上,倒是想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了。

  而那青年看见聂焰竟然没有发火,不免长吁了一口气,终究是不敢靠聂焰太近,只能看着聂焰站在船头,自己远远的在船尾站着。

  这番莫名其妙的事情,船家是觉得有些奇怪的,却越发的不敢问了。

  在这世间,有一种叫做江湖人士,普通老百姓是不会去招惹的。

  此时,正值深秋,江面在夏季上涨之水几乎已经完全回落了。

  因此,在那时显得颇为宽广的江面,也变得狭窄了不少,那时急促的水流,也变得平缓了起来。

  所以,渡江而过,不过盏茶的功夫。

  下得船来,聂焰也不理那个青年,牵了黄骠马儿,独自在这荒草凄凄的河滩上前行。

  心中却是在默默盘算着一件事情,这一次要面对的这个大妖情况比较特殊,按说应该是他聂焰前所为对过的妖物。

  但有一点却是比较方便的,就是那妖踪只要确定,就不会担心那大妖跑了去。

  只是这茫茫荒山,要确定大妖的位置,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只能根据知道的大概位置,慢慢的前行,寻找,少不得要用一些手段。

  聂焰的脚程不慢,这样想着心事,也就渐渐的进入了荒山。

  而时间却似乎过的很快,午饭过后渡江,以聂焰的脚程也只不过是翻了一匹山,这天儿就渐渐暗了下来。

  深秋的黄昏也很短,即便是猎妖人,也不会选择在晚上的荒山胡乱的闯荡,有太多不能确定的因素了。

  聂焰看了一眼天色,寻了一处背风,靠水不远的地方,决定今晚就在这样过夜了。

  想着,生起了火堆,又布置了一个简单的阵法,把黄骠马拴在了旁边的树上,摸出了干粮坐下,这才想起好半天,已经不见那青年的踪影了。

  “会去哪儿?”聂焰轻轻的皱起了眉头。

  倒也不是牵挂那个青年的安危,毕竟都是猎妖人,不至于白天在山林子就这样没了性命。

  聂焰只是觉得这青年的行踪是不是太过诡异,而有什么阴谋呢?

  经历了弟妹被绑的事件,聂焰的心已经多了一道很敏感的警戒线,很难去轻易放松了。

  虽然是这样戒备着,但表面上聂焰还是很淡然的样子,一边吃着干粮,一边喝着清水,看似很轻松的在休息。

  也就在干粮吃了一半的时候,在旁边不远处的树林中传来了一阵儿脚步声。

  此时,夕阳已经淡去,天空已经是淡淡的浅墨色,视野已经不算那么好了,聂焰却是抬头只看了一眼,就低头继续吃着干粮,只是把放在膝上的剑,轻轻的靠近了自己几分。

  只是几息的时间,就看着那个青年从树林之中走了出来,身上的衣服湿淋淋的,手上却提着一只肥大的野兔,腰间还挂着一窜儿用柔软的树枝穿起来的小鱼儿,应该是鲫鱼一类的吧。

  聂焰也不做声,把剑抱在怀中,靠着身后的树开始闭目眼神。

  那青年原本又是讨好的一笑,却见聂焰的淡漠,只好悻悻的闭了嘴。

  按照猎妖人的规矩,是不能轻易走到别人布置的阵法的,除非是彼此之间非常熟悉,如若陌生,这样贸然的闯进别人布置的阵法就是一种挑衅。

  所以,那青年只能在相隔数米的地方停下了脚步。

  也不太敢和聂焰说话,只是自己低头忙碌了起来。

  聂焰原本是想闭目养神的,却不想那青年的声响虽然不大,但是‘悉悉索索’的,也颇为烦人。

  如果是在城中,聂焰少不得会不客气。

  但猎妖人有一个规则更加奇怪,一旦到了野外,你是不能限制别人的行动的,因为很有可能是冲着同一只妖物而去,彼此之间怎么能争斗?

  这也是因为曾经为了同一只妖物,彼此之间大打出手的事情不少,竟然造成了内斗的局面而定下的铁则。

  到了野外,聂焰自然也不会去违背,倒不是怕什么,而是觉得如果是那样,自己这样做未免太霸道。

  所以,也只能忍着这股心烦,继续的靠在树干。

  夜色渐深,慢慢的,那个青年那边的动静也小了,只剩下柴火的噼啪声,但就渐渐飘来了一股极其醉人的香气。

  聂焰晚餐只是干粮清水囫囵的吃了一顿,闻到这种香味,终究还是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却是看见,那青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生起了火,火上架了一个铜锅儿,锅子里正煮着鱼汤,而火堆的旁边插着一根粗大的树枝,上面是已经烤好,金黄流油的兔子。

  “还有这般手艺?”聂焰心中奇怪,哪个猎妖人在野外不是胡乱的将就?这个青年倒好,能做出这般香气诱人的美味,身上究竟带着什么?

  估计是感觉到了聂焰的目光,那青年抬头冲着聂焰友好的一笑。

  聂焰点点头,倒也不似中午那般不客气的拔剑相向,毕竟别人一再的示好。

  接着,那青年却拿起了那只兔子,利落的撕下了一半,然后小心的走到聂焰的阵法外,伸手递给了聂焰。

  聂焰没有动,只是沉默的看着他。

  那青年怕聂焰怀疑什么,拿起那兔子咬了一大口,然后嘟囔着说到:“没毒的,放心吃吧。这个在外面吃不到,是我的秘法烤的,加了那野蜂蜜,还有上好的黄酒才能烤出这味道。”

  聂焰终于开口:“我不是怕你下毒,而是无功不受禄。你一只跟着我,到了现在你总该说一下,你跟随我的原因了吧?在野外,我是不会对你动手,但你这样一样跟下去,到了城中,我还是会一样的对你。你这是何苦?”

  那青年听闻聂焰的几句话,先是沉默,接着却抬头望着聂焰说到:“你可知道,在猎妖人之中,我最佩服的就是你,在你消沉的日子里,我的难过不比你家人少?”

  聂焰神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而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天下事皆有原因,你这般说话,反倒是让人生疑。”

  “那么聂大哥,你是否还记得几年前,你亲手斩杀的那一只蛟妖?”那青年如同下定了决心一般,忽然开口了。


仐三说:
回家,趁着有精力,抓紧时间码一章出来,免得明天四章。这样,明天只需要三章了,这章稍微平淡,却会带出很多事情。青年会是以后的谁?那只大妖的身份会引起什么样的牵连,大家不妨猜猜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