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六章 追随

第六十六章 追随

  “却不想从你知道那一刻,天下人都知道了。然后,你看见了如一滩烂泥一般的我,对吗?”聂焰大概也知道了后续发生了什么事情。

  怪不得那一日这青年激奋之下,冲到街上与自己激昂痛苦的说教了一番。

  在得到自己毫不在意的颓废回应后,愤而出手...

  当时‘了不得’的往事,如今回忆起来,倒也有几番趣味。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是一件说不得的事情。

  聂焰默默的喝了一口鱼汤,这鲫鱼似乎是煎过,煮出来的鱼汤呈好看的奶白色,也不知道放了什么作料进去。

  入口一阵别样的香气,到了腹中却是一阵温暖。

  而且,鲫鱼多刺,也不知道这青年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将鱼肉刮落,细细密密的融入汤中,喝到嘴里,似有还无的鱼肉感,当真妙诀。

  如此好的鱼汤,如此有趣的缘分,让聂焰的嘴角带起了一丝微笑。

  青年呆呆的看着聂焰嘴角那一丝微笑,也不知道聂焰到底在想些什么?

  而聂焰在一连喝了两碗鱼汤以后,这才说到:“你叫什么?你说要跟着我,不可能连个姓名也没有吧?”

  “聂大哥,你...”那青年无论如何也不曾想到,聂焰竟然答应了自己追随的要求,在聂焰提出了这个问题以后,呆立当场。

  特别是在聂焰还看出了他最大的秘密以后。

  他的秘密是什么?说起来荒谬无比,那就是他根本不是一个纯粹的人类,而是人与一个妖族混血所生。

  什么是妖族混血?那就是当妖物彻底化为人形以后,虏来了女子,与那女子所剩的孩子,叫做妖族混血。

  按说人与妖之间是绝对不可能有子嗣的,但是化形是一件无比神奇的事情,在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变化,为何野兽可化人形?千万年来,无人可说清楚。

  唯独知道一点,化形以后,限制就会变少,特别是在生育子嗣方面的问题上。

  所以,唯有化形之妖,才可能异族通婚,就好比天狐与饕餮。

  也唯有化形之妖,才通婚以后,才有一丝诞生子嗣的可能。

  这种可能微小,大概也就是十分之一的概率,但也是变不能为可能。

  因为此理,也有妖物就动了对人类下手的心思,因为人类毕竟是万物之灵,兽类修行,一大门槛,不就是化为人形吗?

  人与妖之后,基本都是以人形为主,保留了少许妖族的特征。

  就比如说人与狐妖之后多智且善魅,人与熊之后大力....但毕竟是人与妖,这种事情和妖族的异族通婚一般,诞生子嗣的可能也很微小,甚至比不上妖与妖之间十分之一的概率。

  眼前这青年的父亲,却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妖族混血。

  而母亲为人。

  他多多少少继承了一些妖族的血脉,这就是他怕聂焰看不起的原因。

  这种事情听起来匪夷所思,但对于猎妖人来说,却是平常。

  因为关于人妖子嗣的事情,不知道多少典籍有过记载,在民间流传甚广的《封神榜》《搜神记》等等书籍,甚至在封神年代,这种妖族混血还有赫赫威名,得以封仙。

  只是再后来,随着某些秘密的事件,妖族的身影已经默默的在人间变为了禁忌,这种事情才渐渐的少了下来。

  而在正史上,其实也有颇多记载奇人奇孩,但大多语焉不详。

  说起来,聂焰并不会因此看不起眼前这个青年,他明白他们的尴尬处境,在妖族类,如果没有特别的天分,会被妖族所不容。

  至于在人世间,大多会被当成怪物,处于一个尴尬的境地。

  曾经听说,在这世间有一个绝密之地,是在地下,专门容纳的就是这种尴尬的混血。

  在其中,有多方的势力参与,甚至有朝廷的影子。

  但这并不是聂焰关心的范围。

  想到这里,聂焰再次扬眉,问到:“难道你不肯说你的姓名?”

  那青年高兴还来不及,在确认了聂焰的态度以后,大声的说到:“小子姓刘,刘河生!因为是在黄河边儿上出生,母亲就给了这么一个姓名。至于刘姓,是因为...”说到这里,刘河生涨红了自己的脸。

  聂焰却淡淡的说到:“父一脉祖上是一只牛妖?”

  “咳...”刘河生连连的咳嗽,也算是变相承认了这件事情。

  聂焰笑而不语,淡淡的说到:“不要把这些放在心上,你身上大多还是人类的血。重要的是,你有怎么样的一颗心?”

  刘河生愣住了。

  他无法想象剑下无情的聂焰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此时,夜已深,秋高气爽的山林之中,出现了闪烁的漫天繁星,星光洒落于大地,安谧而美丽。

  聂焰闪身,让刘河生进得阵法之中来,然后随意的躺在了地上,看着漫天的星辰说到:“曾经,在我心中,是多么渴望有一只妖,能够虽然是妖,却有着一颗人类的心。若然是如此,我也愿....”

  “聂大哥,什么?”这番言论未免太过惊世骇俗,刘河生有些不懂聂焰的意思,忍不住抓了一下脑袋。

  聂焰打量了他一眼,浓眉大眼,神态憨厚,若不是生了一个白皮肤,倒真的像一头老黄牛,忍不住笑了一声,说到:“胡言乱语,不必在意。只不过,你应该明白一件事情。虽然人与妖之间,是人类的血脉强力,只要有子嗣,子嗣绝对为人形!何况,你的父亲也不是纯粹的妖,而是妖族混血...但妖族血脉也有其强力的一面,就比如看似已经完全回归了人类,实际上却是隐藏在了血脉的深处,可能会隔代,甚至隔上十几代,又出现妖族的特征。”

  刘河生重重的点头。

  “那你有何打算?”聂焰轻声的问到。

  “我没打算,遇见心动的女子,也要成家。成了家也要有那孩儿...但是,我跟随了聂大哥,子子孙孙当然也要跟随聂大哥的后人,或者聂大哥的家族。”刘河生说到这里,理所当然的样子,他似乎是一个很简单的人。

  “哦。”聂焰淡淡的应了一声,心中却是很乱,他会有子嗣吗?他想起了心中唯一那个女子——碗碗。

  接着,却也理所当然,因为就算没有子嗣,还有聂家,就让刘河生世世代代都是聂家的人,在聂家的庇护之下,那又如何?

  就这样,莫名的,刘河生成为了第一个跟随聂焰的猎妖人,一个身上有着妖族血脉的猎妖人。

  日子就这样在荒山的跋涉之中消失。

  从刘河生正式跟随聂焰的第一天晚上起,到了如今,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月。

  聂焰不得不承认,一个人习惯孤独很难,但习惯陪伴却是很容易。

  有了刘河生在身边,聂焰几乎已经快忘记自己孤身一人徘徊在荒山野岭之中的日子了。

  这小子有一手好手艺,别的猎妖人在外,能够多带保命之物,就尽量多带一些。

  而刘河生,却是浪费了很多空间,带着那调料一类的东西。

  有他在,聂焰甚至觉得回到城里,也吃不下城里一般酒楼的东西了。

  而且,他有一把好力气,很多杂事,有他在身旁,聂焰都不需要亲自动手。

  这是妖族血脉的作用,自然不消多说。

  更神奇的是,这小子竟然在阵法一脉上似乎颇有研究,至少在布阵的功夫上,比聂焰厉害了许多。

  原本在荒山野岭去寻找一个大妖,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就算是寻常的妖物,一般的猎妖人来寻的话,也少不得要小半年的时间。

  但刘河生竟然会一种妖迹追踪阵。

  就是在一片空地之上,布置一个阵法,阵法会自动感应,在哪个方向有妖气,就算似有若无的妖气都能够感受的到。

  只要时不时的布上这么一个阵法,至少追踪妖物不怕追丢了去。

  这绝对是非常有用的一手,看得连聂焰都有一些羡慕。

  可是,这种涉及到所学之秘的东西,聂焰是不会去追问刘河生的,即便是他跟随着自己,也不会。

  不像一般的猎妖人,只要确定了追随的关系,好像追随者的一切都是被追随者的一般。

  反而是在很多地方,聂焰对刘河生颇多提点,也不吝啬时时指导刘河生。

  这一点儿,让刘河生异常的感激,感动。

  一转眼的时间,在这样的相互扶持下,过的不着痕迹。

  眼看着,就要入冬了,这一日偏偏天气来的反常,在荒山山林里,竟然异常的炎热了起来。

  热到聂焰二人不得不脱下了上衣前行,原本都是男儿,倒也不用顾忌那么多。

  也就是在这一日,聂焰看见了刘河生身上的某一件儿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