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七章 纹身

第六十七章 纹身

  说是东西,却也不那么准确。

  确切的说应该是一片纹身,就在胸口的位置。

  说起纹身的历史,在华夏算是源远流长,从部落时代的图腾崇拜就已经开始。

  但在这个年代,纹身除了用在罪民身上,成为一生耻辱的标记,用来彰显个人的纹身也颇为流行起来。

  不过,一般都是江湖客的行为。

  聂焰身为一个走南闯北的猎妖人,这种纹身刺青也算见得多了。

  按说,刘河生胸口这一片刺青也无什么新鲜应该吸引聂焰的地方。

  偏偏在莫名炎热的日头下,那涌动的,淡红色的纹身让聂焰看了一次又一次。

  不得不说,刘河生是个大大咧咧的人。

  聂焰这样注视的目光,若是一般人,可能会主动的说些什么?

  但这一路上,聂焰不开口,刘河生也一直不曾注意,这样的情形弄得聂焰有些哭笑不得,待到中午两人吃饭时,终于忍不住开口:“河生,你胸口的那一片纹身,恐怕不是那么简单吧?”

  刘河生一愣,估计也是没有想到聂焰会开口发问,毕竟对于自己的一切,这个主人都是抱着一种尊重的态度。

  不过,关于这个纹身,刘河生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胸口,殷勤的为聂焰递过去半壶清水以后才说到:“聂大哥,你是否还曾记得,那一日我跟你说起我的经历时,你曾问过我一个问题?”

  聂焰喝了一口血,眯着眼睛看着这莫名的日头,也不催促刘河生,只是点了点头。

  “当时,你问我是否压抑的住兽性?说实话,我这一身血脉不知道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在情绪失控时,会变得分外莽撞,丧失理智。偏偏又在那种时候,战斗力非平日可比。当初,师父就知道我这种情况,一般都是看紧了我,若是实在制止不了,只能打晕了我。”刘河生对着聂焰算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聂焰掰开一块干粮,递给了刘河生一块,在中午一般急着赶路,都是敷衍着吃,聂焰心中遗憾要等到晚上,才能再次享受刘河生的好手艺。

  但刘河生的话,还是让聂焰内心赞同。

  毕竟人与妖的子嗣,是逆天而为,一般都会有一定的因果纠缠。

  这种事情多少有点儿运气在其中,有的业果就很严重,有的则是没有太大的影响。

  “所以,面对你当日的问题,我记得我的回答是我另外有一番际遇。”刘河生结果聂焰递过来的干粮,啃了一大口,又喝了一口水,吃的十分香甜。倒是讲起自己的事情,全无感觉的样子,像是在说别人一般。

  “际遇是什么?就是这个纹身吗?”聂焰问了一句,其实他之所以会开口,就是因为这个纹身的怪异之处。

  一般的纹身都是山水鸟兽图腾,或者文字,根本没有这样怪异的排列图案,确切的说,只要是修者,大概就能看出一些端倪,那有阵法的痕迹。

  “嗯,这个纹身也算!其实说起来,也和我师父有关。”说话间,刘河生在腰间摸索了一阵,拿了一块青木牌子递给了聂焰。

  聂焰接在了手中,看见这木牌子的正面雕刻着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明阳门,背面却是一个精妙的阵法,却是缺少了压阵之物,也不知道是个什么阵法。

  “知道吗?聂大哥,这个门派是一个隐世的门派,非常神秘!他们的门人行走江湖,一般都不会透露自己的身份,但若说起阵法一道,他们称自己是第二,莫说没有任何门派,任何人敢称自己是第一,就算称自己是第三,恐怕都会怕没有资格。”刘河生说话间激动了起来。

  “哦?”聂焰轻轻扬眉,明阳门?他并没有听说过有这样一个门派。

  如果阵法之道,如此的厉害,为何声名不显?

  刘河生轻轻一叹,说到:“聂大哥,你是不信?说真的,师父当年说起时,我也是不信的,毕竟如此一个阵法大门派,为何偏偏要隐藏于世间呢?又不是那种只讲究清修的门派。后来,上得他们的山门,听闻了他们的一些手段,心中更是不信。但到后来,却由不得我不信。”

  说话间,刘河生的手轻轻再次抚过自己胸口的纹身,沉默了一会儿,大概是在想要怎么样组织语言,把一切说给聂焰听?

  聂焰却在这时,已经相信了刘河生。

  因为他想起了自己的师门,那个藏在心底深处,快要成为一场梦幻的师门。

  若说明阳门是如此神秘,那小道界不是更加的神秘?既然小道界都能隐藏于这红尘俗世之中,这明阳门隐藏在这世俗界之中又有何奇怪?

  也在这个时候,刘河生对聂焰开口了:“聂大哥,我不知道如何证明于你明阳门的存在,和他们的本事。当年,若不是我师父因为机缘巧合,对明阳门的一位弟子有恩,他们也断然不会在我胸口刻画下这个阵法。”

  “这个阵法,你将来听听?”聂焰不知道为何,就是对这个阵法充满了某种自己也说不上来的兴趣。

  “若非天气炎热,聂大哥,你是看不见这个阵法的。这个阵法的表面浮于我胸口,是用我精血所绘!但是阵根却是扎于我灵魂,是明阳门的门人用特殊的手法绘阵于我灵魂。我这算是肤浅的灵魂之阵,还需要精血的阵表!所以,当饮酒时,当天气炎热,血气流动过快时,都会浮现出来。”刘河生开始向西的为聂焰说起这个阵法。

  聂焰已经被其中的玄奇所吸引,听得异常认真。

  “这些其实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阵法的作用。有了它,我可以说,我从末流的猎妖人,能够变为二流的猎妖人。”刘河生一字一句的郑重说道。

  “为何?”聂焰的心中已经震撼,他模糊的有了一个想法,但是到现在却抓之不住,只能任由刘河生说下去。

  “记得我会发狂吗?记得我说的际遇吗?因为这个阵纹纹身,会让我在发狂之时,保持神智的清醒,偏偏在那个时候,我会真正的力大如牛,而且清醒的状态下,能够配合以术法,更加发挥我的力量。”刘河生异常认真的说到。

  “什么样的力量?”聂焰自问在猎妖人之中,自己的体质绝对算是一流,相对的说力量也超出了普通人的范畴太多,如今倒想见识一下刘河生的力量。

  刘河生也不言语。

  此时,两人就在一条水流急促的小河旁边,在河滩上颇多的乱石。

  刘河生走到了其中一块巨大的乱石前,静默不语,接着,开始发疯一般的捶打了几下自己的胸膛,又摸出了一直没有喝完的一口酒,疯狂的灌下去了两大口。

  眼见着,他的双眼就变得通红了起来,全身的肌肉也控制不住的抖动,眼见着就膨胀了起来。

  “喔!”刘河生狂吼了一声,接着就当着聂焰的面抱起了那一块巨大的乱石。

  聂焰的心剧烈的跳动了起来,那一块乱石颇大,看体积只怕不下千斤,如若要聂焰自己去抱,可能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可以勉强抱起。

  但刘河生却是狂吼之下,生生的举起了那一块乱石,高高的越过了头顶!

  这还不算什么,更夸张的在于,他还举起了这块乱石,就这样开始来回的在河滩之上行走,慢慢的,竟然从双手举着这块乱石,变成了单手举着这块乱石。

  这个时候,聂焰已经震惊的站了起来。

  要知道,与妖物的战斗,猎妖人最吃亏的就是体质方面,刘河生能这样的发挥,固然有血脉的原因,但那阵法?

  聂焰心中有了一个越来越强烈的想法...却在这个时候,传来了一声震耳欲聋‘咚’的声音。

  却是刘河生猛地一个发力,竟然单手把那乱石一把抛出,那巨大的力量竟然把乱石抛过了河面,落到了对岸,那一声声响,就是乱石落地造成的。

  “这...”聂焰已经无法形容内心的感受了。

  虽然只是一条小河,虽然河面不宽!

  在这个时候,刘河生又重新走回了聂焰的面前,经过了这样一番发泄,他通红的双眼已经慢慢变得正常,鼓胀起来的肌肉也在渐渐恢复平日的状态。

  稍微有些气喘,刘河生对聂炎说到:“看见了吗?聂大哥,这就是这个阵法纹身的力量!重要的是,它还有一个神奇之处,就是我可以通过控制它,来控制自己的爆发状态,只要我的情绪到位!相当于我又多了一门秘法。”

  “这明阳门果真厉害。”聂炎在沉默了半晌之后,才这样评价了一句。

  接着,聂炎望着刘河生郑重的问到:“那你是否有办法,让我能够去一次明阳门,我或许有求于他们?”

  刘河生的脸上流露出了踌躇之色,思考了很久之后才说到:“聂大哥,我可以带你取明阳门的山门,但是我并没有把握他们能见你,至于你求他们的事情,我更...帮不上,因为...”

  刘河生因为帮不到聂焰,非常内疚的样子。

  聂焰却说无妨,心中却是打定了主意,这一次猎妖以后,自己要去那明阳门山门走上一趟。


仐三说:
昨天的第三更,早上爬起来,赶紧的写了。等我这段时间胃病好了,我会考虑来一个六更情谊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