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八章 传说

第六十八章 传说

  具体是去明阳门,要做些什么?

  聂焰心中并没有太大的一个概念,但这种感觉强烈的就如同命运召唤一般的,让他觉得这一行是非去不可。

  只不过,也得等到来年了吧?

  聂焰心中暗自盘算着自己要做的事情,而春节总是要回聂家大宅的。

  所以,相隔还有一段时间,这事情就暂且放在了聂焰心中,并没有太提起。

  而刘河生在明阳门得到的好处,显然不止他胸口那一处纹身阵法。

  在事后,刘河生也主动给聂焰提起,那个简单的寻妖阵,也是来自于明阳门的阵法。

  这无疑让聂焰对明阳门的一切更加的感兴趣了,也因为有了寻妖阵的帮助,聂焰与刘河生二人在这荒山之中,就如同后世的‘驴友’在深山中有了可靠的指南针,至少不会迷失了方向。

  这一脉的山势蔓延的很远,几乎是沿江徐徐而行,如同一条匍匐的巨龙。

  在那一日异常诡异的炎热过去之后,冬的脚步就近了。

  又是小半个月过去,聂焰和刘河生迎来了这一年的第一场雪,洋洋洒洒,只是一夜就覆盖了昨日还是郁郁葱葱的山林。

  而算起距离来,他们也已经完全的深入了荒山,来到了真正渺无人烟的地方。

  这一日,刘河生起来就直戳着手。

  他一向身体强壮,天气的冷热对他的影响都不算大,所以深入这荒山,所带的也不过是两件单衣。

  无论如何也没有预料到,这一夜雪后会如此之冷,冷到他布阵都感觉手脚僵硬,只能不停的搓手,盼望着血气快点儿流动起来,那就暖和了。

  聂焰没有太理会刘河生,照例的在早晨练着一套剑法,没有平白而来的实力,就算有天分,也要有努力,聂焰不曾放松过一日。

  至于刘河生,身为猎妖人,面对如此恶劣的天气是常事,这也算是一种历练吧。

  就如聂焰预料的那样,刘河生很快也就适应了这样的天气,没有再嘟嘟囔囔。

  聂焰却是在雪地之中,一套剑法,练到大汗淋漓,全身都冒着蒸汽一样的热气。

  寻思着,等到气息平稳了,吃过早饭就上路,却听到刘河生大呼小叫的声音。

  难道是有情况?聂焰顾不得擦拭额头上的汗水,就插着刘河生那边跑去,刘河生一见聂焰,激动的连连挥手,聂焰神情平静的走了过去,却是一见刘河生所布的阵法,就愣住了。

  这种阵法寻常人是看不出来端倪的。

  唯有能够感应气息的修者才能发现其中的不同,从而跟随气机找到该走的方向。

  这段日子,阵法之中那一缕妖气却是越来越浓重,但也紊乱,分析原因也很简单,不过是因为这荒山之中妖物不止一只,随着他们的深入,自然连其它妖物的契机也感应了出来。

  只不过大妖的气机总是要强过其它的妖物,所以也算是前路分明。

  但是今日,或许是靠近了关键的地方,在感应之下,这阵法之中,其它的妖物气息全无,反倒是整个阵法之中浓重的全是某一股妖气,就遥遥的指向西南。

  “聂大哥,你感觉到了吗?”刘河生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一口大白牙比那雪还晃眼,但那兴奋也是真的:“我们就要找到它了。”

  聂焰看了一眼幽幽的远方,点点头,却是郑重的对刘河生说到:“是了,找到了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因为,这一次我们面对的是一只特殊的大妖。你有豁出性命的准备吗?”

  “若是和别人,我心里少不得会打鼓。若是和聂大哥在一起,豁出性命又怎么样?”刘河生说的豪爽,然后开始手脚利索的收拾布阵之物。

  聂焰淡笑,或许这刘河生从未见过大妖之厉,那蛟妖就是他一生之中见过最厉害的妖物了。

  也罢,跟着自己也算见识了一番,只希望到时候情况不会太艰难,在战斗之时,能够尽量保住他的性命。

  而刘河生哼着小曲儿,不但不觉得害怕,反而是有了靠山之后,带着一股跃跃欲试的兴奋...全然不知,自己在聂焰心中已经被化为了‘拖累’,必须分心保护的一类。

  闲话少叙。

  在下雪的这日有了发现以后,聂焰和刘河生就朝着西南方向全力的前行。

  但这沿途也随着他们的前行,渐渐的变得怪异起来,就比如之前的荒山全是山林河流悬崖峭壁之类的地形,到了这里,却逐渐变得平坦,偶尔会有山谷出现,也是极为平坦那种,咋一看之下,是非常适合人类居住的环境,山林也不算茂密。

  这样怪异的想法常常浮现于刘河生的心头,而随着前行,到还真的发现了一些人类活动过的痕迹。

  就比如明显如废弃的官道一般的道路,淹没在荒草之中,偶尔会出现一两块时代感及其强烈的残缺石碑,或者建筑物的地基痕迹。

  这让刘河生心头生疑。

  再走,竟然有了人类村落的痕迹,只不过不知道是经历了多少岁月,保留最完整的也只剩下了一道断墙。

  甚至有些荒草地之中,明显都有开发过农田的痕迹,只是在山林之中掩藏着,若不仔细探查,根本不能发现。

  一切的一切,都说明这里曾经是人类生存过的地方,至少在这里存在过村落。

  “但也不对啊,村落分布之广,荒山野岭之旁有村落也不足为奇。这官道的痕迹该怎么解释?”越走越是心惊,刘河生不由得开始一路上自言自语起来。

  其实,这些事情若放在平常,刘河生也不会如此一惊一乍。

  华夏的历史战乱不少,前几十年就是一场混战的时代,到了如今的大宋,天下才堪堪有了太平之势,而因为战乱消失的城镇村落不知凡几。

  外加天灾,常常瞬间就能吞没许多人类居住的地方,这样的痕迹出现也算平常。

  俗话说,沧海桑田,就算在荒山之中,也是正常。

  让刘河生心惊的原因说起来只有最重要的一点,无非就是为什么这些痕迹会出现在他们要去斩杀那所谓的大妖途中?

  比起刘河生的充满疑问,聂焰却是镇定了许多,淡然到好像此处会出现如此的痕迹,都在预料当中。

  这样又行走了三日。

  直到发现了一个残破的古镇,刘河生是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子拦住聂焰,开口问到:“聂大哥,别再折磨我了,告诉我吧,我们要面对的是一个多难对付的家伙?”

  聂焰却是不疾不徐从随身的布包之中摸出了一张看起来有些岁月的羊皮卷,递到了刘河生的面前,低声说到:“你自己看吧。”

  刘河生迫不及待的展开来,这却是某一前朝的地图。

  刘河生震惊的看了一眼聂焰,聂焰却是懒洋洋的靠在一旁的一颗大树之下,拧开清水喝了一口,在心中估算着这大妖会是怎么样的手段,自己这一战,会有几分的把握。

  那边的刘河生却是已经惊叹出声。

  身为猎妖人,会看地图原本就是很基础的事情,刘河生拿过地图,很快就看出了这应该是那个前朝的某处重镇,不远处就是一座不算小的城池。

  而它们当日的位置,不就是今日自己和聂大哥所行的这片荒山吗?

  “这..这...”刘河生的喉头犹如堵了一块石子儿,说不出话来。

  聂焰却是轻轻上前,拿走了刘河生手中的地图,淡淡的说到:“这地图也是我费劲心思弄到的,原本指望着找到妖踪,就靠这一张地图了。不想,有你跟随,倒也省了一番手脚。毕竟沧海桑田,地图虽在,谁知道这一片地带又会起了什么变化呢。”

  聂焰的语气之中有一种感怀时间的淡淡沧桑。

  而刘河生却完全没有这样的心情,联系起种种的线索,他想起了一个传说。

  一个只流传在猎妖人之中,很惨烈的传说,还带着几分诡异的色彩。

  说的就是前朝的某一片地区因为妖祸一夜被毁,而偏偏为祸之妖及其狡诈,展开秘术,逃之夭夭。

  成为了猎妖人圈中的一个悬案!

  后来,也许是因为老天震怒,这一片靠江的地区,在悬案发生的第二日一夜被涨潮的江水淹没,倒是给了朝廷一个借口。

  众说纷坛之下,连朝廷都认为这一带一城一镇十几个村落被毁,都是因为天灾的原因。

  妖祸的说法反倒是无稽之谈了。

  因为并没有太多的证据可以证明,唯有的几个幸存者也失散天涯。

  只不过巧合的事情在于,幸存者之中有一个是一名小有名气的画师,逃脱之后,生前不曾对人说起半个字那一夜发生的事情。

  却在临死之前,留下了一幅恐怖的画作,对后人说起,这一片地区被毁,皆因妖祸。

  后,这幅画作开始流传到了猎妖人的圈中,至少让猎妖人确认了那一日为祸的妖物大概是个什么妖物。

  但这毕竟只是一副画作,谁也不能当做最确切的证据。

  所以,这个事情终究成为了一个传说,在猎妖人之中,也只能当做一个传说!


仐三说:
今天的第一章,这一小段章节内容,会有后世的缘分在其中。之前,我让大家猜测剧情,不过大家暂时都没有想到,估计下一章写了,大家也就猜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