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六十九章 蓝蝶

第六十九章 蓝蝶

  联想起了这个传说,刘河生下意识的就吞了一口唾沫。

  一直处在终于能跟随聂焰一起斩妖除魔的兴奋之中的他,终于感觉到了一丝害怕。

  这样的害怕,让刘河生忍不住看了一眼聂焰,忽然觉得原本还算清朗的天,都变得黑沉阴森了一些。

  这种叫做毛骨悚然的感觉,在成为猎妖人以后几乎都消失了,如今又再次浮现。

  刘河生忍不住三步并作两步,几乎是用跑的,奔向了聂焰身边。

  与聂焰一同挤在那棵树下,脸上的神色有些仓惶。

  “你干嘛?”聂焰看得有些好笑,并不知道刘河生联想到了什么,不由得问了一句。

  “聂大哥,你告诉我,告诉我是不是那个传说,一幅画那个?”刘河生不在意聂焰的笑意,他原本就害怕,而且他觉得在聂焰面前不需掩饰,害怕也不算丢脸。

  面对刘河生的问题,聂焰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又从随身的布包里拿出了一张纸。

  这是一张随意折叠起来的纸,他递给了刘河生,示意刘河生展开来看。

  刘河生心中隐约有预感,并没有打开纸张的勇气,而是颤声说到:“聂大哥,你不会那么有本事吧?这个你也能够弄到?”

  聂焰眯着眼睛,笑笑,说到:“这不是那一张原画,而是一张赝品,是有幸看过原画的人临摹过来的。”

  “还真是要去斩杀那个大妖。”刘河生的语气有些唏嘘,没想到一跟上聂焰,直接面对的就是传说中的妖物,这就是境界的不同吗?

  话是这样说,刘河生还是双手有些颤抖,带着一些激动的去打开了那张画作,嘴上嘟囔着:“也好,终于能看看这传说之中的妖物是什么了?当年,也只听得这个传说,见过画作的人少,说那妖物是什么的都有。”

  说话间,那张叠起的画纸被刘河生一把展开了。

  在这一瞬间,刘河生带着些许紧张,本能的闭上了一下眼睛,又觉得太丢脸,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聂焰,这才把目光落在了画作之上。

  只是看了一眼,刘河生就低呼了一声‘啊’!

  忍不住拿起画作翻来覆去的看。

  没有他想象那么青苗獠牙吓人的妖物,也没有过多的血腥。

  整幅画作是一种难以形容的压抑,在黑沉的天空下,寂静的城墙外,无数面容失神空洞的人被不知名的藤条缠住,吊在空中。

  而在空中有若有似无的半片血色阴影,在地上有狰狞无比,如同鬼手一样张牙舞爪的倒影。

  整幅图远远看去,就像在描绘一幅城外的景致。

  诡异的只是就像城外有那么一棵有着血红树叶的树,长着诡异的纸条,树上接满了人形的果实,随着树的藤条垂落下来。

  “这...这...”刘河生指着那幅画作,喉咙里就像堵着一块肉没有咽下去。

  是的,这幅画作没有丝毫的血腥,没有半点的恐慌。

  有的,只是死一般的沉寂和一种阴暗压抑的感觉,让人一看就觉得绝望,想必也就是当时那作画之人的心情吧?

  “看出来了吗?”聂焰低声的说到。

  “树妖,竟然是一只这么逆天的树妖?!敢吞噬那么多的人?”刘河生挥舞着双手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心里的感觉。

  “确切的说,这件事情背后是有诡异的。我仔细的调查过,这树妖在靠近官道的地方,曾经也只是偶尔吞噬过往的行人,从未挪动骚扰过附近的村落与镇子!曾经,也有猎妖人准备猎杀这树妖,但这树妖谨慎又狡猾,一次次的凭借手段躲了过去。”聂焰开始说起这段很少有人知道的秘辛。

  听得刘河生也皱起了眉头。

  聂焰的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就是那树妖虽然也是吃人,走那妖修的途径,但也不算太过分,不是那凶狠之妖,动不动就屠村,屠镇的。

  而且因为谨慎小心的‘个性’,断然也做不出一夜之间,竟然敢吞噬城市和附近镇子村落的事情。

  那么....

  “是很诡异吧?”聂焰见刘河生皱眉的样子,知道他已经懂了自己言下之意,便没有多做解释。

  刘河生点点头,说到:“对的,这背后一定发生了什么剧变。”

  “所以,这一次,不仅是要去斩杀那罪恶滔天的树妖,而且要去调查这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我观典籍,总觉得历史之中有些惊人的巧合,当年的事情未必就不是如今的镜子。”聂焰认真的说到。

  刘河生有些愣愣的收起了画作,心中有一种激动再次升腾。

  他发现是要跟随了聂焰,才能接触到猎妖人这个身份最核心的一些东西。

  如果是这样,就算死了,也算是此生无悔了。

  短暂的对话,并不能影响两人的行程,在雪中两人又再次上路了。

  而这山中的雪,要么就是不下,而一下几乎就是停不下来。

  之前一天的大雪,中间稍微停歇了半天,又是一场大雪飘落。

  在外的日子清苦,雪中若是没有找到山洞可以歇脚,那只能在雪地里囫囵一夜。

  但是在这一天,分明已经接近黄昏的时分,聂焰和刘河生却没有停下来找寻歇脚之地的意思。

  他们心中都明白,快要接近那个树妖了。

  只因为,此地的一切太不正常,不仅林中少了许多动物的痕迹,甚至连鸟鸣都没有,就连植物都稀疏了许多。

  偶尔只会有一两条毒蛇爬虫窜出来,莫名的阴森。

  这是一片斜坡,站在这里,远远可以看见曾经那个被吞噬的城市,留下的残破痕迹。

  不算一个大城,可是城中的居民少说也有上万人,就这样被吞噬了,难以想象的惊天惨剧。

  聂焰就这样站在斜坡的半腰之上,抬头朝着前方望去。

  或许刘河生是看不出来什么,但聂焰动用秘术却是一眼就可以看见前方的一小片天空黑气滔天,只有犯下了惊天大孽的妖物才可能形成这样的黑气。

  在这黑气之中饱含了怨气和许多负面的气场,当然也从侧面显露出了这个树妖的实力。

  因为下雪,这时候的天空阴沉,却白的刺眼。

  聂焰忽然停下了脚步,对着刘河生说到:“今夜,就不要前行了,在这里囫囵的休息一夜吧。”

  对于聂焰的决定,刘河生从来都不会有任何的异议,当下开始忙碌起来,布阵,整理一个可以休息的地方。

  只是在这种地方,聂焰想要再吃到美味就是奢望了,因为具体的情况,他也不允许刘河生在这种时候耽误的行动。

  在冬天,天儿总是黑的特别早,刚才还亮的发白的天空,只是转眼之间就被黑沉的夜空所替代。

  刘河生如同没心没肺一般的,在吃过了干粮之后,就呼呼大睡起来,如同在最舒服的客栈,香甜的打着呼噜。

  聂焰却有一番心事,难以入睡。

  这树妖明明已经是妖气冲天,为何这么多年以来,没有猎妖人前往斩杀这犯下惊天血案的树妖呢?

  大雪在这个时候纷纷扬扬,聂焰靠着一棵矮树,身上只是盖着一张薄布,思考着这个问题,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偏偏在这个时候,暗沉的夜空翩翩飞过了一只蓝紫色的蝴蝶,有半个人脸大小,如同梦幻一般的不知道从哪儿飞来,就在这片小山坡上盘旋了一番,又施施然的飞去。

  聂焰的双眼盯着这只蝴蝶,皱起了眉头。

  他从这只蝴蝶身上感觉到一股微弱的妖气和灵气,说明这是一只分外罕见的妖修,要知道爬虫一类的要修妖,比起动物困难了何止百倍,只是比顽石树木容易了一些,在这里看见一只踏入妖途的蝴蝶?

  这算是新鲜事儿!毕竟哪个大妖的地盘能容许其它妖物的存在?

  要说斩杀这只蝴蝶,对于聂焰来说,绝对只是抬手之间的事情,但不知道为什么,聂焰始终没有动手。

  或许是这只蝴蝶的身姿太美,翅膀艳丽,在这黑沉的夜里,如同一只翩翩起舞的精灵。

  又或许是不屑这样对待弱小。

  事实上,对于聂焰来说,最大的原因只是因为从这只蝴蝶身上感觉不到一星半点煞气,反倒是能够感觉花草木香,平和的如同纯净的山泉。

  说明这只蝴蝶根本就连任何的杀孽都没有造下,包括杀死一只昆虫!否则,计算没有杀戮带来的煞气,身上也绝对不会有那种山水自然的花草木香。

  这样的妖,聂焰是绝对不会动手去杀的。

  但也对这个地方越发的好奇起来。

  第二天,天亮的很早。

  比起刘河生,聂焰起的更早。

  但是他没有如同往常一般的练剑,而是一样一样整理起随身的东西来。

  刘河生迷迷糊糊的起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聂焰。

  他习惯性想要布阵,却被聂焰阻止了。

  聂焰告诉他:“不用了,翻过这片山,前方应该就是一个山谷,树妖就在那里!”


仐三说:
今天的更新到此为止,大家看书愉快啊,树妖这里要连上主线剧情了,也要带出人物分支。好像有人开始说到,并比较靠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