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二章 真秘

第七十二章 真秘

  或许树妖根本就没有把刘河生看在眼里。

  身为一个猎妖人,如若没有澎湃的灵魂力,那永远算不得顶级猎妖人。

  身为大妖,甚至在大妖之上的树妖如何会把刘河生看在眼里?

  在它眼里刘河生或者只是蝼蚁般的存在,如今却没有想到就是这只‘蝼蚁’竟然敢出手抢夺它的猎物!

  树妖怒了,分散了一小部分藤条,朝着刘河生狠狠的抽去。

  而刘河生紧紧抱着聂焰的脚,狂吼了一声,忍着那几乎让人抽搐的疼痛,拼命的把聂焰往外拽着,任谁都知道,如果聂焰被这些藤条拽上了树冠,几乎就没有挣脱活命的可能。

  所以,刘河生不能松手,就算不能在树妖手中,把聂焰拽出来,至少自己在旁边用劲,也多给了聂焰几分可以挣脱的可能。

  如此的行为,在树妖眼中可能比挑衅还要严重,刘河生的不放手,换来的是藤条如雨点般的朝着他铺天盖地的打来。

  只是短短几息的时间,刘河生的衣服就破碎了,破烂的衣服下面是累累的血痕。

  这些都只是身体上的伤痛,更要命的是来自灵魂的疼痛!

  “啊!”刘河生鼓胀着青筋,更加用力的抱住了聂焰的双腿,或许是因为极度的愤怒,原本只能保持着聂焰不被树妖继续拖走的力量,竟然变大了一些,让聂焰的身体在藤条的包裹之中,竟然轻轻滑动了几分。

  望着拼命的刘河生,聂焰感动又震惊,他也没有想到刘河生可以为自己拼到如此的地步。

  在这个时候,树妖也感觉到了刘河生力量的可怕,为了不让到手的猎物就这样被抢走,树妖竟然再次分了一些藤条出来,朝着刘河生席卷而去。

  同时,一个愤怒的意志也传递到了刘河生与聂焰的耳中,大意是既然如此,那么你们两个都同时成为我的养料吧。

  “放屁!”刘河生怒喝了一声:“爷爷堂堂活人,还怕一棵树?成为你的养料?你等着爷爷把你劈了做柴禾吧。”

  嘶吼间,刘河生忽然觉得不是那么怕了,胸中一股热血升腾,面对席卷而来的藤条,刘河生忽然抬起了脚,重重的跺在了地上,竟然把这峡谷的土地生生的踩出了一个坑洞,他的双脚就这样陷入了坑洞之中。

  ‘哗’的一声,藤条毫不留情的席卷而来。

  刘河生抱着聂焰的腿,死死的站在原地,凭着力量和意志的支撑,硬是没有挪动半步。

  但是那巨大的拉扯力,让刘河生差点呼吸不过来,腰部竟然传来了一声撕裂的疼痛,原来是腰间原本受伤的部位,竟然被树妖拉扯开了一条血痕,皮肤破裂,紧绷的肌肉只要稍微一放松,也可想而知,立刻就会被撕扯开来。

  “放手吧,我不想你被扯成两半。”在这个时候,聂焰终于开口了。

  原本他本藤条包裹的严严实实,由于刘河生的到来,藤条分离了一部分出来,加上刘河生的用力撕扯,在这个时候,聂焰拿剑的胳膊竟然已经穿出了藤条之外。

  “我放手了,你就...”刘河生忍着痛苦,望着聂焰有些无辜的说到。

  聂焰却是沉默,并没有对刘河生多说什么,而是看了一眼刘河生,眼睛平静且坚定。

  看着聂焰这样的眼神,刘河生再笨也知道,聂焰是在表达相信他的意思,在极度的痛苦和微微的恍惚之中,刘河生慢慢的松开了他的手。

  而失去了力量的依托,刘河生瞬间被那些藤条一下子席卷了起来,也朝着树冠疯狂的被拖去。

  他抬头,看见了树冠之上的叶片从黑绿的颜色开始慢慢变得泛着一种诡异的血红色,在树叶之下,是交错杂乱的树枝,此时这些树枝上全是细细密密的尖刺!不要说靠近,就现在被席卷而去的过程之中,都能闻见一股刺鼻的血腥味,浓重的如同千百年都散不去。

  会死!这是刘河生心中唯一的念头。

  却在这个时候,刘河生忽然感觉到一股如同浪涛般的灵魂力在升腾。

  他不禁转头,发现是包裹聂焰的藤条之中传来了这样的力量!

  接着,这股力量还在升腾,如同一个浪头到了悬崖壁上,接着第二个浪头就跟着到来了,一个接一个,层层叠叠,仿佛无穷无尽,速度极快...

  偏偏这些力量又含而不发,只让人感觉到异常恐怖的威压!

  “聂大哥!”刘河生从喉咙里挤出了三个字。

  下一刻,眼睛却被一股耀眼的银光给晃了一下,他眯起了眼睛,接着却听见聂焰冷声的一句:“让聂某用尽全力一击的妖物,你是唯一!另外一只,未曾给我这样的机会蓄势。”

  说话间,刘河生只见聂焰手中的铁剑朝着树妖的树干,如同轻描淡写的一挥,就收了起来。

  树妖暴怒之下,抽出一根藤条,朝着聂焰抽去,看样子是想要打落他的手中之剑。

  却是在这一刻,峡谷一直呼啸的风忽然静止了片刻,那不停挥舞挪动的藤条忽然停了下来...树下原本有两只美丽的蝴蝶,瑟瑟发抖,却一下子缩起了翅膀。

  “发生了什么?”这是刘河生脑中唯一的念头,却还来不及深想。

  就忽然听得‘轰’的一声,如同闪电破开天空,巨兽击碎山石的声音传来,下一刻从聂焰刚才挥剑的痕迹,出现了一道亮银色的巨大光芒,朝着树妖的树干某处毫不留情的挥斩而去。

  ‘叽咕咕’,树妖发出一声怪异的尖叫,原本缠住聂焰和刘河生的藤条一松,然后疯狂的回缩,朝着聂焰所劈砍的地方绕去。

  ‘噗通’,刘河生落地的时候总算明白了,树妖是要用自己的藤条扛过聂焰的这一剑!

  可他还来不及反应,甚至来不及思考着死否算得上是胜利了?就感觉身体一轻,被聂焰猛地拽起,狂吼了一声:“快跑!”

  这样也不能杀死这只树妖?刘河生满意的疑惑,但脚下的动作不慢,跟着聂焰就疯狂的朝着峡谷的另一头跑去。

  在他身后,传来了‘洗洗漱漱’的声音,接着是一个个东西落地的声音。

  刘河生不用回头都知道,那是聂焰的剑力破开树妖的藤条,然后藤条落地的声音。

  ‘轰’的一声,整个峡谷再次起风了,在奔跑之中,迷的刘河生睁不开眼睛:“聂大哥,为何要跑?”

  “我斩不死那只树妖,它的生命力强大到似乎无穷无尽,而它的灵魂有一半都没有扎根在本体。我刚才利用术法,找出了它的弱点,蓄势一斩,可就算如此,也只是让它受到创伤,斩不死它的!”聂焰一边跑,一边飞快的对刘河生解释到,就冲刘河生刚才的表现,他有权利知道一切。

  “这树妖得要命啊!”刘河生听闻之后,已经找不出任何的词语来形容这只树妖,半晌之后,只能这样感慨。

  无穷无尽的生命力就意味着不能一下致命,它就能恢复。

  灵魂有一半竟然不在本体,那就意味着根本没有一下致命的可能!

  这是如何的无耻?只能说这就是一只天生要命的妖怪。

  就在刘河生感慨了不到一息的时间,终于从树妖那里传来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那吼声让天空忽然升腾起了一片的飞鸟,如同乌云来临一般,遮天蔽日。

  刘河生的口里发苦,怎么就遇见了那么一只要命的家伙?

  却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只是树妖的藤条被聂焰的蓄势一剑,整齐的斩去起码上百根藤条,就算如此,也在树干的某处留下了一道疤痕。

  疤痕相对于树妖的身体,算不得很深,但是渗出一种暗红色的液体,显得是如此的恐怖。

  要命的是,刘河生真的看见那个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而那些藤条挥舞着,也开始慢慢恢复,不同于树干的真实恢复,是那些藤条和之前一样,断口处开始涌出无穷无尽的灵魂力,形成新的藤条。

  “幸好我们跑得快。”刘河生大呼了一口气,笑着对聂焰说到。

  这么一点儿功夫,他们已经跑出了几百米,很快就到了之前下来的山崖之下。

  聂焰却忽然停住,深深的看了刘河生一眼,说到:“那可未必。”

  说话间,聂焰忽然从身后的布包之中拿出了一叠黄色的符,接着选了一块大石,一跃而上!

  刘河生不明白聂焰究竟要做什么?却听得聂焰说了一句:“如果我术法没有完成,帮我拖住它,哪怕一点点时间。”

  刘河生木然的点点头,却看见聂焰左手持符于钱,右手开始飞快的掐动手诀,口中念念有词。

  “引火术。不是已经失传了吗?”傻傻的看着聂焰,刘河生不由得嘀咕了一句。

  而树妖却出乎刘河生的意料,在一切都明了了之时,开始不惜一切的追杀他们,那原本不算太大的藤条,开始朝着他们挥舞,陡然伸长,然后如同一条飞奔的巨蟒一般,朝着他们爬动而来。


仐三说:
我的书友不要到二姗那里去说作者是我小号,其它玩笑我可以不理会,这句话我必须说一句,认真写书辛苦,这样一句猜测话,不是否定了别人的劳动吗?说句实话,我要写书,真的不必署名二姗,那样至少经济损失会很大。最后,再真诚的说一句,我的书友真的不必羡慕别人的定时定量更新,我从来没有三个月以上的时间来存稿,如果有当然可以定时定量。但没有呢?真的也能做到,可是你们要吗?就这样吧,我估计也是被骂无奈了,在胡言乱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