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四章 秘闻(上)

第七十四章 秘闻(上)

  就在无名铁剑不停震颤的同时,树妖藤条上的尖刺也深深的扎入了聂焰的身体,几乎瞬间就吸走了他大半的力量,甚至连生命力也在微小的流逝。

  也在同时,刘河生几乎是连滚带爬,无比狼狈的跑上了之前那片石坡。

  也许是伤感,也许是震撼,回头时,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哪里还能看见聂焰的身影,倒是看见一个巨大的藤条球!

  ‘聂大哥一定...’刘河生越想越伤感,知道此地已经安全,忍不住大呼了一声:“聂大哥!”

  灰色的雪还在纷纷扬扬的下着,除了它在飘动,时间仿佛凝固在这绝望的一刻。

  也就是这一刻,聂焰的手腕微微动了,无名铁剑似乎也感觉到了主人这一股强烈的杀意,颤动的更加厉害。

  “我此生,只剩这最后一剑。”聂焰在心中默念,平日里能轻易举起的铁剑在此刻似乎有万分的沉重,用尽了他的力气。

  “所以,这一剑势必不被任何事物所阻挡。”此时的聂焰就像一个血人,身体四肢都被尖刺弄到鲜血淋漓,他全身的青筋鼓掌,似乎在逼出最后一丝力气,铁剑已经被高高的扬起。

  “杀!”千言万语只凝固成如此一个字,随后,扬起的铁剑重重的落下,无声无息...

  但接着,四周向上卷起的灰雪忽然爆裂开来,每一片雪花都被碾压至爆碎,如同在这里忽然起了一阵剧烈的狂风。

  接着,刘河生还没来得及合上的嘴张得更大,一声震耳欲聋的音爆之声,震动的石坡上的岩石都纷纷颤动,一些小的石块儿滚落,一些大的石块上甚至出现了裂痕。

  “聂大哥!”刘河生惊喜的大喊了一声,可是容不得他再次开口,纷扬的石块已经如同泥石流一般的滚来,刘河生只能狼狈的一下子滚到一块大石之后,猛地贴着大石,紧紧的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但在那一瞬,他感觉灰暗的有些发亮的天空忽然亮了一下。

  接着,一道如同天之裂缝一般的剑光陡然出现,轻描淡写划下了一笔,那些藤条就纷纷碎裂,露出了在其中举剑如同血人一般的聂焰。

  下一刻,这剑光就伴随着轰鸣的音爆声朝着树妖滚滚而去,还来不及让人发出一声惊叹,就撞到了树妖的树干之上,发出了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整个峡谷开始剧烈的震动,那些不知道已经存在了多少年的骸骨,被剧烈的震动扬起,破碎,如同下了一场骨雨。

  那一片安静的草坪之上赫然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缝。

  但是树妖那里光芒闪烁,看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能看见那只异样美丽的一紫一黄蝴蝶,猛地振翅飞起,如同两片飘零的树叶。

  ‘有生之年,能看见如此的战斗,就算死了又如何?’在这个时候,石坡的爆裂已经过去,刘河生抬起头,在滚滚烟尘之中,呆呆的看着这一切。

  天地都仿佛安静了一秒。

  在这个时候,树妖身上闪烁的光芒忽然静止了下来,在树妖的树干之上赫然裂开了一个无比大的深洞,从深洞之中竟然诡异流出的是类似于人类的鲜血。

  ‘呼’,聂焰长呼了一口气,身体踉跄了一下,差点朝前扑倒在地,幸好铁剑及时支撑,才让他只是半跪在地上,没有完全的跌倒。

  “失败了吧?”聂焰握紧剑柄,轻声的说了一句,心中却并没有半分的不甘,有些东西只是尽人事,安天命罢了。

  如果今天自己做不到的事情,他日必定还有后来人吧?

  “你竟然让我受了如此的重伤?”果然,下一刻,一个充满了狠辣,阴沉的声音从树妖那边出现了,这是树妖第一次发声,诡异的音调,如同万千树叶被风吹动,组合起来,才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它没死,聂焰从落剑的一刻就知道,自己到底是弱了一些,杀这传说中的妖物还是力有未逮。

  在树妖说话的同时,一股力量在快速的凝聚,那些残破的藤条竟然搅在了一起,组成了一把类似于铁枪的东西,无数的光点凝聚,似在蓄势。

  聂焰知道,下一刻这把‘铁枪’就会毫不犹豫的冲向自己,洞穿自己的身体和灵魂,他的心却分外的安静,回头望了一眼刘河生。

  刘河生也呆呆愣愣的看了一眼聂焰,这样也没杀死那只树妖?

  可他下一秒却朝着聂焰郑重的点了点头,即便刘河生再蠢笨,也明白聂焰这一眼是交代,他这一点头是在对聂焰承诺。

  聂焰心头更加的安宁了,他几乎连动一根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此刻能维持半跪的姿态,已经用尽了他所有的力量。

  在漫天的飘雪之中,聂焰心中只剩下一个莫名其妙的念头‘自己无声的死在这片峡谷之中,若有朝一日碗碗知道以后,会为自己掉下一滴眼泪吗?还是已经成为了饕餮之妻,从此以后此生无关,知道最多也只是一声叹息?’

  如若是那样,还是什么都不要知道吧?

  在这个时候,‘铁枪’已经凝聚成型,看样子下一息的时间就是自己身死的时候,聂焰闭上了眼睛。

  天地安静,只剩下雪花‘簌簌’落下的声音,可是等待了许久,那穿身的一痛也没到来,倒是听见刘河生连连惊呼的声音。

  莫非事情还有什么变数?聂焰心中奇怪,睁开了眼睛,只是一瞬,他也忍不住发出了和刘河生一样低呼的声音。

  因为就在不远处的树妖,忽然开始奇异的扭曲起来。

  这种扭曲很难形容,就如同这分明真实的世界有了重影,又像是极度炎热下,扭曲了的空气。

  这种扭曲非常的奇怪,带着奇异的颤动,而树妖几乎连身前的那把已经凝聚好的铁枪也开始跟着颤动,就像随时都要散去。

  发生了什么?聂焰紧紧的皱起眉头。

  原本传说中的树妖,就有让人疑惑的地方,就比如这树妖为什么会横空出世,从一个偶尔猎杀路人的妖物,变成了一个惊天大凶,一出手就毁一城一镇十几个村落?

  这中间若说没有变故,恐怕难以让人信服,莫非今日就要揭开真相吗?

  尽管身体已经乏力到无法言说,但聂焰此时的精神却异样的亢奋,紧紧的盯着树妖,情理之中又意料之外的是那把铁枪竟然支撑不住的爆裂开来了。

  “啊!”树妖发出了一声不甘心的怒吼,在那一片地方扭曲的更加厉害。

  可也在这个时候,一声充满了冷意的,沧桑的冷哼声从那片扭曲之地传了出来。

  是谁?

  聂焰瞪大了眼睛,也没有看见任何的身影出现,而刘河生似乎听不见这声音一般,只能在石坡上吃惊又迷茫的看着。

  “孩子,你很好!没想到凭借你的力量,竟然可以重创这只妖物,让一直被压制的老夫终于可以分神反压制这只树妖,告诉你一些真相,嘱托你一些事情。”

  这个声音如同直接撞在了聂焰的脑中,一字一句是那么的清晰。

  聂焰心中充满了疑惑,忍不住开口问到:“你是谁?究竟是人还是妖?”

  也不怪聂焰这样发问,他很难想象,在树妖之下,还能有一个没有魂飞魄散的灵魂,就是灵魂,否则不会用这样的方式传达意志。

  “老夫是谁?年岁太久,我几乎要忘记了自己的道号,到还分明的记得一件事情,老夫是明阳门第三代掌教,一生的使命是封印那山海世界,把人间隔离出来,避免上古的战争再次重现。”

  “什么?”聂焰瞪大了眼睛,这无疑是一个惊天的秘密!

  更让他震撼的是明阳门三个字,因为在来时的路上,就已经听过明阳门的事情,他一心向往能去一趟明阳门,就仿佛内心的召唤。

  不理会聂焰的震惊,那个声音犹自自顾自的说到:“老夫的时间有限,现在的你不需要了解太多的前因后果,你只需要知道,这树妖所在的位置,正好是两方世界重叠之处!树妖一脚在人间真实,一脚在山海虚幻。在许多年前,它本是平凡之妖,就因为这重叠之处空间忽然不稳,才得到了一场属于它的机缘。”

  聂焰沉默,这些内容太过匪夷所思,他必须要仔细的思考才能消化。

  而那老者却是继续说到:“这一场变故,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我明阳门历代都在努力封印最大的一处空间破碎之点,在变故发生了以后,才惊觉这树妖图谋和野心都不小,竟然要在这里悄然的洞开山海世界。匆忙之下,只有老夫来阻止这一切。”

  “只不过,老夫维持了空间的稳定,就无法压制这树妖的凶魂,只能勉强形成一个平衡。”

  “洞开山海世界,这树妖需要大量的人灵。所以,在无奈之下,老夫只能封印了这片峡谷,彻底的掩埋这树妖的秘密。”

  那老者说话的速度越来越快,声音也渐渐的有些不稳,而树妖轻微的颤抖,看样子又要反压制这老者。

  聂焰心中大概已经穿起了一条线,知道时间紧迫,忍不住大声问到:“需要我做什么?”


仐三说:
聂焰的火与纹身要来了,山海真正的秘闻也要来了,全书的主线随着聂焰的回忆彻底揭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