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八章 水童

第七十八章 水童

  来人正是童年这悠长的历史之中,从未出现过的那么年轻的家主——童帝。

  号称童家第一天才。

  但他天才也罢,家主也好,也不能如此‘大逆不道’的说出这种话,号称要改童家之名。

  除非....

  童帝走上石阶,轻轻敲响了童家的大门。

  开门的老仆一看是童帝回归,恨不得敲锣打鼓的宣称家主回来了。

  不管是在任何时候,对于一个猎妖人的家主来说,家主回归都是一件喜事,意味着家中的顶梁柱没有战死在外,家中还不至于因为失去了家主而一蹶不振,何况这是一个讲究团聚的春节。

  很快,家主回归的消息就在童家传开了。

  这一次,一向喜静的童帝竟然要求通知所有童家之人,聚集于家中大堂,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说罢,童帝便去沐浴更衣。

  将近大半个时辰以后,童帝重新出现在了大堂。

  一袭白衣,袖边绣着银色的波涛状花纹,外套一件黑色带着银色纹路的皮草,据说是当年童家第一代先祖所猎之大妖皮毛的部分。

  这是标准的家主之服,象征的意义大过实际穿着的意义,比较华丽繁复,童帝很少穿上它。

  今天却是这样郑重其事的穿上,手中自然还抱着那一张残琴。

  原本就是妖孽般俊美的容颜,被这一身华丽的衣衫衬托的更如天上的人物,聚集的童家人在疑惑之余,忍不住心中生出几分骄傲。

  如此人物,就是我们童家的家主。

  童帝落座,开口没有多余的废话,第一句淡淡的,却是石破天惊的内容:“我觉得童家应该改名了。”

  “家主。”在座的所有人都忍不住面色一变,甚至有人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家主,看着就要提出反对之言。

  在历史上,为了各种原因,最大原因就是因为避祸,改名之猎妖人家族不算少,对于每一个家族来说其实都是莫大的耻辱,很多家族甚至情愿战死,也绝对不愿意更改家族之名。

  童帝如此提出,家中之人如何不心中悲愤?但也有一丝无奈。

  家主年轻且高傲,从出江湖到如今,挑战斩杀的大妖不是一两只,终于走到了这一步,要家族改名避祸,接着举家迁徙,避开妖族之追踪吗?

  没人想到有那个可能!

  看着家中每一个人的表情,童帝依旧神色淡然,却是抱着那一张残琴,走到了家中大堂之中央。

  在家中之人诧异的目光之下,忽然脱下了那件代表家主的奇异皮草,潇洒的一掀衣摆,就坐在了大堂之中。

  用淡淡的眼神望了一眼家中众人,他伸出手来,轻抚于残琴之上。

  手指动间,一声如同水滴石洞的琴声传来,而在大堂的牌匾之上,有着代表音律的七个字,第一个亮起。

  “这?”族人面面相觑,知道年少家主能够弹出水杀之音,那并不是秘密,如何今天忽然在大堂之上如此?反应快的族人已经想到了一个可能,忽然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厅堂之中淡然抚琴的童帝,完全不敢相信这个可能。

  可是童帝并没有在意家族之中任何一个人的惊叹,而是手指连动,接二连三的弹出了四声童家之人才懂代表什么意义的琴音。

  这些琴音在刻意的控制之下,并没有爆发出巨大的攻击力,但那种奇妙的精神波动,在童家那块视为至宝的牌匾自然接收到了,那是做不得假的。

  到了这个时候,童家之人的神色都变得严肃了。

  水杀七音,从第一代家主以后,哪怕最天才的家主也只能弹奏出五音,如今童帝已经破了这个数,接下来难道是童家的...突破吗?

  要知道,能身为童家的家主,天生就要会弹水杀七音第一音,那是一种血脉的传承一般,但很多家主甚至就止步于这第一音,仿佛倚仗的只有这点儿血脉。

  天分,毕竟是可遇而不可求。

  在这个时候,童帝再次抬起了头,俊美的脸上一片平静,只是看着童家的众人,轻声说了一句:“第六音。”

  说话间,手指忽然变换,以一种奇妙的姿势波动起琴弦,接着童家的所有人都听见了一片大海之音,如同朝阳初升的海面,海风徐徐,海浪涛涛,虽然平和,却是一浪接着一浪的力量初显...琴音带着余韵,一点点的堆积,给人以意犹未尽的感觉。

  但是童家之人都知道,最后还有一声彻底爆发的声音,那才是第六音真正的杀招,百浪千浪堆积的力量。

  这一音,就算在童家的大堂之上,也不可能让它爆发,童帝及时收手。

  但是那块牌匾不会作假,已经感受到了那股强烈的精神波动,第六个字陡然亮起。

  在这个时候,已经有童家的长老赫然站起,用一种不敢相信的目光紧紧的看着童帝。

  童帝这个时候的脸色有些苍白,并未抬头,梳理整齐的长发微微垂在耳边,只是低声说到:“水杀其实不止七音,完整之奏是水杀九音,最后化繁为简,凝为一音,我天分有限,突破不了八音,甚至连八音的波动都感受不明。但童家的骄傲和尊严应该回来了,而回来的条件则是这第七音。”

  说话间,一股强烈的精神波动从童帝的身上传来,就如同童帝的精神力也化为了浩瀚的大海,在徐徐的波动。

  而在这个时候,童帝皱眉,微微出现了吃力的表情,但手指却毫不犹豫的落下,一声大浪席卷,人避无可避的淹没之感传来,从音已经跨越到一种直接的感觉。

  接着就是被水浪包裹,层层的身陷....最后知道被那股力量彻底的淹没,四面八方都是无尽的深海,孤寂,无助,绝望....

  童家所有人都受到了感染,渐渐的感觉快要不能呼吸。

  这就是最强的水杀之音,把人陷入深海,无处可避....偏偏这还是童帝显露之下弹奏出来的一音,这一音可以隐藏,杀人于无形,而且暗合天道,一旦出手,避无可避,除非有更强大的力量去破开它。

  什么样强大的力量?那也是如海般浩瀚的力量。

  童帝收音,在这个时候,水童家的所有族人才一下从那种死亡的绝望之中解脱出来,在这个时候,大家的第一反应不是去看那牌匾,而是看向了童帝。

  因为已经没有看那牌匾的必要了,刚才那股第七音的杀意,所有人都感受到了。

  偏偏也在这个时候,牌匾大亮,说明第七音真的被童帝弹奏了出来。

  原本以为会激动的时刻,童家却是死一般的沉寂,因为做梦一般不真实的感觉笼罩着童家的所有人,只有几个长老在这个时候控制不住的老泪纵横。

  童帝却是收起了残琴,淡淡的起身,语调也是平静的说到:“童家,在第一代家主创建之时,原本该带上猎妖人的至高荣耀,在童字之前写上一个水字,那是猎妖人能力被得到认可的一种标志,一种每一个猎妖人家族都该追求的荣耀。”

  “可惜的是,第一代先祖所思颇多,为后辈忧虑。最后,我童家还是以童为家族之名,只因怕后人再也弹奏不出也水杀七音,从而名不副实。更重要的是,树大招风,如此的高调,更怕为可能没有天分的后人引来绝强的敌人。”

  “所以,先祖有令,若后辈之人,没人能弹奏这水杀七音,那么童家永远不可拥有水童的荣耀。”

  “今日,童帝有幸,在诸位家族之人的见证下,弹奏出水杀七音,那么就从今日开始,我童家便要挂上这水童的荣耀!不再怕名不副实,不再怕树大招风,我童帝一定要领着家族走向一个巅峰,而我本人也要成为第一猎妖人。”

  童帝的每一个字都激荡在童家之人的心中,每个人都开始无比激动的大声叫好。

  谁也没有注意到,童帝在转头之时,悄悄抹去了一缕嘴角的鲜血,水杀七音对于如今的他来说,还是负担颇重,只是已经弹奏出来了,哪有还能退缩之意,在将来只会更强的吧?

  那么,我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你呢?聂焰!不要让我在茫茫前路之中一个人寂寞的走,再无一个可以比肩的对手。

  在这个春节过后。

  春的脚步终于来临了,而这一年的春天仿佛格外的温暖,才是刚过春节,已经连续十日的暖阳,草长莺飞,好一个阳春。

  在猎妖人的圈子里也传来了一件震惊猎妖人的大事。

  那就是童家正式的崛起,更名为水童家!能更这个名,意味着什么,所有懂得猎妖人圈中规矩的人都知道。

  那是童家寻回了先祖的荣耀,那是童家的童帝有了惊天的实力,才敢这样昭告天下。

  人们开始期待着正式成为水童的童帝在蛰伏之后的第一战,是会挑战哪一个大妖呢?

  如今的猎妖人圈子暗流汹涌,原本隐藏的大妖不知为何,纷纷出世,这个时代的猎妖人处在了历史之中少有的绝对弱势之中。

  人们太期待一个强悍力量的崛起了。

  很多人以为双子在这一天可能会正式没有这个名称了,应该更名为单阳,因为从宣布水童的那一刻开始,聂焰已经被抛开了吧?

  何况,他还颓废了那么久,复出以后,虽然依旧天才,却少了一些以前那种惊才绝艳的感觉。

  一个属于双子的时代要过去了吗?


仐三说:
今天原本早就该发这章了,但是家里整改网线,所以耽误了,至少以后我不会因为爸爸看电视剧而泪流满面的网卡了。好了,闲话少说,明天正式进入月底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