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七十九章 令牌

第七十九章 令牌

  水童的辉煌,震惊了猎妖人的圈子。

  就算远在偏远蜀地的聂家,自然也收到了消息。

  在如今的江湖之中,聂家也有了隐约的名声,慢慢的崛起,但这一切还是建立在这是聂焰身后的家族原因上,并非如同水童一家那样有着深厚的底蕴。

  这一年的春节刚过,看着这个消息,梅寒沉思着,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心情?好像怎么也抹不去脑海中那个绝世的身影,却又不甘大哥会在他之下。

  因为那个人有多疯狂极端,梅寒是知道的。

  他几乎是逼着大哥成为他的对手。

  而大哥,还好吗?想到这里,梅寒望向了窗外,过了大年初二,大哥就带着家中唯一的猎妖人刘河生出门了,而这些年,已经习惯了这样,大哥每次出门总是牵肠挂肚,出于习惯,大哥也不会说出门去到哪里,到底要做什么?

  如果大哥知道了水童的事情,骄傲如他,又会有什么想法?

  但此时的聂焰已经注定无机会知道童家已经变为了水童家的事情了,甚至连江湖传闻的双子时代就要结束的事情也并不知道。

  他已经带着刘河生从蜀地一路走到了茫茫的秦岭。

  忍受着初春的酷寒,攀登上了某一处的高峰。

  “明阳门就在这里?”聂焰的声音之中充满了疑惑,在这空无一物的山顶,如何能看出来存在着一个山门?

  但同时聂焰心中又生出了一种疑惑的感觉,为什么一到这里就有一种命运相连的感觉,身为一个修者,对这些应该非常的敏感,是福是祸,也大概有个淡淡的感觉,可聂焰心中这种感觉却非常的飘渺,飘渺到....像隔了千年的时光一般。

  对,就是千年的时光,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就在聂焰发呆的时候,刘河生已经在旁边说到:“聂大哥,你听见了吗?”

  “听见什么?”这个时候,聂焰才兀自的回神。

  刘河生无奈的苦笑,不懂聂焰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发起呆来,只能把刚才的话重复了一次:“明阳门是以阵法传承为主的隐世山门,平常人走到这里,如何能找到山门?在这里毕竟用令牌才能让山门洞开,而且规矩很多,我心中有些担心。”

  “你担心什么?”聂焰扬眉问了一句,其实心中已经微微有些吃惊,无法搞懂一个偌大的山门如何的隐藏,可见阵法的神奇之处。

  “就是明阳门的规矩啊,虽然聂大哥你在斗树妖时,遇见了明阳门的老祖。可是没有令信之物,万一入不得山门该如何?这里的规矩是一令一人,根本不得通融,我还得想想办法。”刘河生一幅苦恼的样子,身为聂焰的跟随,自然聂焰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

  “实在不行,聂大哥,我在外面等待,你用我的令牌吧。”想来,也只有这个办法,刘河生其实也很想再入明阳门,看看有没有机缘,再完善一下自己的阵法,不过和聂焰的事情比起来,自己这点事情可以忽略了。

  聂焰心中有些微微感动,他如何不知刘河生的目的,一路上早就在和聂焰啰嗦着这个想法,如若阵纹强大,他也能和聂焰并肩作战了,还可以想办法去修习一下猎妖人之中那种仿妖的术法。

  聂焰之前在聂家大宅之中,跟刘河生提过这个,是非常适合刘河生修习的,只是刘河生身上的‘妖力’还不够浓厚,而古法这样的修习,是要足够的大妖精血的。

  这一点儿聂焰总是想着要想办法弥补,毕竟刘河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算聂家的人了。而他来自小道界,虽然修习的是几种术法,但是涉猎研究过的术法不知凡几。

  越是这样,越能凸显小道界的不凡,且不提这个。总之,这件事情一经提起,刘河生比聂焰更加的上心,等不到大妖的精血,只想在明阳门之中寻一次机缘。

  看见聂焰沉默的样子,刘河生以为聂焰在踌躇,一咬牙就把令牌塞在了聂焰手中,说到:“我刘河生已经是聂家的人了,与聂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一切自然是要为家主考虑,这令牌聂大哥你必须收着。”

  聂焰却是笑了,推开了刘河生的令牌,说到:“你且去寻山门,我自然是有办法。”

  有办法?刘河生愣了,该不会是聂大哥要打上山门吧?可是,出于对聂焰无条件的信任,刘河生还是带着聂焰到了那个呼应洞开山门的地方。

  那是一块矗立的大型山石之后,看似已经是绝路的悬崖,没想到从那大石拐过以后,竟然还有一条贴着悬崖的青石小路,沿着这个小路前行,也只是悬崖的尽头,看不到还有什么路。

  只是站在这里,山风吹拂,山下的景色尽收眼底,万丈悬崖之上,又惊且险,让人不得不感慨这条小路修建的巧妙与神奇。

  “就是这里?”聂焰问了一句,刘河生却贴着悬崖壁,在那大石底部之上摸索。

  聂焰无声的等待着,终于看见刘河生在大石底部之处找到了一处地方,那个地方很奇怪,如同镶嵌一般的有着三个印章一样的石子儿,成奇怪的形状排列,一看觉得神奇,细想又感觉不到有什么玄奇之处。

  直到刘河生拿出了令牌,聂焰心中才闪过了一丝明悟,莫非是...

  对的,明阳门的令牌非常特别,背面有着繁复的阵法,却缺少了压阵之物,让阵法生生的变成了装饰物一样的东西。

  而那几个石子儿对应的就是阵纹之中凹进去表示压阵之物的几个小眼,莫非那三个印章一样的石子儿,就是那压阵之物?

  聂焰只能想到这个了!

  而当刘河生把令牌贴上去以后,一阵奇异的能量波动就传来了,聂焰何等的人物,立刻就感觉到了那能量的波动,连忙闭眼细细的感受,那感觉就如同是一阵风吹入了平静的湖面,终于荡漾起了一圈波纹。

  但水面还是那水面,看不出水面之下会有什么?可能那一丝波纹的作用,只是通知而已。

  可是,聂焰却生生的感应到了一条模糊的路,再用心,却也什么都感应不出来了...这让聂焰心中大奇,睁开眼睛,哪有那条延伸的模糊之路,只有一片淡淡雨雾,还是那条贴着悬崖的小路。

  “聂大哥,剩下的只有等着,明阳门自然会有人来接应。”刘河生取下了自己的令牌,对着聂焰笑了笑,很是干脆的坐在了那条小路之上。

  聂焰也不言语,挨着刘河生坐下了,静静的等待着消息。

  终于在一炷香以后,不知道从哪儿传来了一个声音:“来人可是刘河生?”

  刘河生哪里敢怠慢,连忙应了,自己正是刘河生。

  那个声音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思考什么?过了一会儿才说到:“大阵感应到你身边还有一人,但我明阳门自古就是一令一人,所以你只能自己入山门。且你的令牌只有三次入山门的机会,希望你谨记。”

  “什么?”刘河生已经彻底的愣住了,从那个声音叫出他名字的时候,他的预感就不太好,接着那个声音所说的话,明显就是拒绝了聂大哥入内,而且就连自己也只有三次入山门的机会,这是之前刘河生并不知晓的。

  并且,能够叫出名字,自然也就不可聂焰手持刘河生的令牌进入山门了。

  “聂大哥。”刘河生抱歉的看了一眼聂焰,想着不如在这里把树妖的事情大概说一说,看看明阳门能不能够通融?

  但聂焰却是神色平静的站了起来,刘河生以为聂焰要走,也是很讲义气的模样,把令牌往怀里一收,对聂焰说到:“聂大哥,你若不能入山门,我也不进去了,咱们走。”

  那个声音应该是能听见他们之间的对话的,只是沉吟了一声,并未有任何的阻止,也没有多说哪怕半个字。

  聂焰却是看着刘河生,从嘴角流露出一丝笑容,说到:“谁说我要走的?”

  说话间,聂焰身法轻盈的从刘河生身边绕过,如此狭窄的小路,他竟然贴着刘河生擦肩而过,没有丝毫的停顿。

  就这手功夫,已经让人赞叹。

  刘河生却搞不懂聂焰要做什么?却见聂焰也摸索到了他刚才找到的那个地方,然后竟然从怀中掏出了另外一块令牌。


仐三说:
昨天的网线弄了,家里的电视却乱了,看不了了,我也不懂,好像是相连的?又是叫人来弄了半天,所以晚了一些。不过,没说的,今天三更,还有两更。好像会晚点儿,不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