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章 山门

第八十章 山门

  刘河生瞪大了眼睛,他没有想到聂焰竟然也有一块明阳门的令牌。

  “聂大哥,你,你你....”刘河生大致认得聂焰手中那块令牌,曾经他在明阳门,看见一个高高在上的长老曾经挂在腰间过。

  但颜色是一致,聂焰手中这块背后的阵法好像更加复杂精妙一些,该不会是聂大哥造假吧?

  一时间,这么多的想法堆积在刘河生的心里,到了嘴上反倒说不出来了,叫了一声聂大哥之后,就结巴了起来。

  聂焰望着刘河生一笑,有些腼腆的样子,说到;“也是机缘巧合。”

  之前,刘河生就没给过聂焰大多解释的机会,加上聂焰对这块令牌始终心有疑惑,毕竟那老人虽是师父的熟人,但来去实在太过诡异,加上信中又留言明阳门不肖弟子,他和明阳门之间有什么纠葛?万一...

  所以,在能不动用的情况下,聂焰没有打算动用。

  只是看着刘河生目瞪口呆的样子,聂焰这才不知道怎么解释,露出了一副腼腆的样子。

  没想到聂焰这种模样,倒是让刘河生越发的觉得聂焰深不可测,不禁伸出了大拇指,赞叹到:“大哥就是大哥!”

  刘河生的反应让聂焰哭笑不得,心知刘河生这一下恐怕要把他当做无所不能了,但涉及到老人的机密,他也没法再次解释,若是老人愿意高调,也不会让聂家之人在他布置阵法的时候避开了。

  这样想着,他的令牌已经贴近了那块大石,那大石上的几颗石子儿如同拥有一股吸附之力,一下子就吸附住了聂焰手中的令牌。

  和刘河生的令牌不同,一旦贴上大石就传来了力量波动。

  聂焰这块令牌贴了上去,出人意料的竟然没有半丝反应传来,刘河生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聂焰,心说原来大哥语焉不详,是用了假货,可是该揭穿吗?自己装作不知道吧?当然,这不会影响自己对大哥的崇拜,连明阳门的令牌大哥都敢造假,可见天下没有大哥畏惧的事情。

  聂焰自然不知道刘河生的一番想法,知道了说不得会暴打刘河生一顿,他只是诧异为什么这令牌上去会没有反应呢?难道真的是不肖弟子,然后被驱逐了之类的?

  也就在两人心思复杂的时候,从那令牌之上忽然传来了一股异常凝聚的力量。

  看起轻飘飘的飘向了那条石板路的尽头。

  能够荡起几条涟漪呢?终于有了反应,聂焰面上一喜,这股力量他没有仔细的感应,也摸不清楚虚实,只是觉得比起刘河生令牌上的那股力量凝聚了许多。

  所以他有如此的期待。

  至于刘河生又一次的惊呆了,他觉得越发的看不透这个大哥了,看来自己以后只能誓死追随。

  可谁也没有料到,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一直没有反应的,之前的那个声音忽然很是震惊的‘咦’了一声。

  聂焰和刘河生都诧异的抬头,还来不及思考什么,这条石板路的尽头忽然涌出了层层的浓雾,而之前的那股力量一下子穿透了那股浓雾,无声的爆裂开来,一条和这石板路相连的路赫然出现在了聂焰和刘河生的眼前。

  “这...”刘河生发现从聂焰掏出令牌以后,自己就失去了语言能力。

  而聂焰心知,这恐怕就是之前他所感应的那一条路,没想到在这看似绝路之后,还真有一条被阵法掩藏起来的通往明阳门的道路,他再一次惊叹明阳门的阵法简直是夺天地之造化。

  想到这里,聂焰对明阳门越发的向往,一把拉着还在惊骇的莫名的刘河生朝着那条浓雾之中的小路大步的走去。

  “究竟是谁?为何能持我明阳门大长老令,直接洞开护山阵法?你们有什么居心?”聂焰洞开了明阳门的阵法,自然引起了之前那个声音的注意,忍不住惊怒交加的怒喝了一句,但心中又有疑惑,不敢做出什么来,更不敢调动阵法攻击二人。

  只是实在想不通大长老令为何会出现在一个外人手中?

  聂焰原本就性烈,对于明阳门之前的规矩可以不计较,如今他拿出了令牌,洞开了阵法,这个门人还如此的态度,少不得惹得聂焰冷哼了一声,心中已经打定主意,若是这门人不认,少不得要上去与他说叨,说叨。

  毕竟他以礼在前,也没坏规矩,刻意针对,聂焰是容不下的。

  “退去吧,既然手持大长老令,就是我门贵客,不得无礼。”没有想到的是,在门人呵斥,聂焰冷哼以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又从浓雾之后传出,喝退了门人。

  这才让聂焰心中的怒火消散了,心中对明阳门多了一丝好感,倒不是那不讲道理的宗门。

  路不长,转眼就到了石板路的尽头,那团浓雾之前。

  聂焰心中充满着期待,刚要踏上那条隐藏之路,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贵客,既然你有大长老令,这入门的路可以随意的走,但万万不可走出道路的两旁,否则大长老令也护之不得。”

  “多谢提醒,聂焰在此谢过。”在这时,浓雾之中,聂焰已经能把这个声音听得仔细,原来并不是在附近,而应该是从远处传来,这份功力举世罕见,让聂焰心中多了一丝佩服,再说那份好意,聂焰也心领,说话间就多了一份客气。

  “聂焰?”却不想,那个声音听见聂焰自报家门之后,却是流露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情感,似惊奇似沉重,又似早已料到。

  聂焰大致能够猜测或许和树妖之后的那个身影有关,也不做过多的解释,而是直接踏上了石板路。

  走了几步,再回头,身后已经是一片浓雾,哪里还能看见来时的路?

  倒是这石板路的两旁却是诸多的风景,大片的山坡山谷,溪流,浅潭...在淡淡的暮霭之下,一幅神仙之景,看得聂焰心中微赞美,虽不比小道界那般真正恍如仙境的感觉,但也有隐世大门的气度。

  就这样一路观景,一路攀登,不知不觉就已经走上了好几里的阶梯。

  这些阶梯蜿蜒曲折,这么一路走下来,更让人摸不清楚明阳门究竟是藏身于何处,更何况有好几次聂焰都感觉到能量的波动,想是阵法之中还有阵法,把明阳门真正的地方又掩藏了几分。

  最后,终于远远望见了山门,很是气势恢宏的山门,但并不是因为那山门的巨大,却是因为那山门之上明阳门三个字不知道是暗合了什么,总有一种气象万千之态。

  在山门前并不是空无一人,而是由一个老者带领着起码数十门人,在山门前小小的空地站开了一排,看样子竟然是像来迎接聂焰一般。

  这番准备看得聂焰心中略微有些惊奇,不禁开始考虑那树妖之后的老者所谓三代老祖的地位,应该是异常之高吧?或者是令牌的作用?

  带着这种疑惑,聂焰走上了山门,站定在山门之前,而那个老者见到就迎了上来。

  聂焰冲着老者持猎妖人之礼,老者也对着聂焰做了一个修者之礼,也不避讳聂焰,细细的打量了聂焰一番,这才对聂焰说到:“聂大侠倒是年少有为的模样,老夫在山门之中早已准备了香茶两杯,请。”

  “客气。”聂焰再次抱拳,心中却是奇怪,该自称准备的,应该是掌门一流,自己何德何能,竟然让掌门亲自来迎接?

  但与此同时,聂焰也感受不到明阳门有任何的恶意,倒是坦然的跟随着老者走上了最后的宽大阶梯。

  这一切全都看在刘河生的眼里,心中震惊莫名,聂焰不知道,刘河生如何能够不知?这分明,分明就是明阳门的掌门亲自到山门之前来迎接,大哥这是何等的本事?

  他有心提醒聂焰一句,却是没有机会,他根本不知道聂焰其实心中早有了猜测。

  一路前行,终于进入了山门,入眼处就是一片宽大的广场,正中有着香炉,香烟袅袅,不时有明阳门的门人从中走过,也有打扫之人,一看就知道传承繁盛,不似一般的隐世山门,而且颇为大气。

  在这广场之后,是一片连绵的殿宇,虽然称不上是那种华丽的仙家风气,却是一片庄严肃穆,气势宏大。

  聂焰站在这里,却不知道为什么?心中有着无比复杂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如之前攀登上山顶上时那种感觉,一种穿越了时光般的命运感?这意味着什么呢?


仐三说:
今天的第二更,今天还有一更。12点了,大家不必等,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