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二章 宗门

第八十二章 宗门

  聂焰的心神震动,从出世红尘以来,从来没有任何人,任何事物让他有这种缘分落地生根的感觉,就包括碗碗。

  却不想一个之前从未听说过的隐世门派,竟然让他有这种感觉,究竟是好是坏,聂焰自己也无法去判断?

  而那明阳门的掌门神色也变得严肃,继续对聂焰说到:“老夫让聂大侠来看这个天算大阵,并不是因为大阵已经维持不了二十年,就要崩溃了。而是因为,接下来的话,都是以大阵的推衍为结果的。而那个男人,也万望聂大侠不要小看,听说过天算一脉吗?个个都是疯子的天算一脉,他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聂焰沉吟了一声:“我没有听说过,天算一脉加上天算大阵,想必所能知道的结果一定会惊世骇俗吧。”

  那云掌门看了一眼聂焰,竟然只是悠悠的叹息了一声。

  出了密室,聂焰被带到了一间只属于掌门的静室。

  在这里的建筑还保持着已经灭亡的盛朝风格,铺垫着草席的地面,一张矮几,两个蒲团。

  矮几之上是一个香炉,上好的熏香袅娜着升空,让这间静室充满了某种幽静的味道,而两杯香茗就摆放在了香炉的旁边。

  这掌门说有好茶备着,倒是没有欺骗聂焰,因为那淡淡的茶香只是闻上一口,都让人生出一种山野有缘出尘世外之感。

  聂焰就在这间静室和云掌门相对而坐。

  云掌门静静的品茶,聂焰也努力的让自己的心绪沉浸下来。

  两人相对无言,直到茶水添过了一次水后,云掌门这才开口说到:“若是要从头到尾的说起一切,就会牵涉到我宗门最大的秘密。”

  “这一切都与我有关吗?就比如天赐之子的身份也是那天赐之阵?”云掌门开口,聂焰自然的也会接话,其实他心中已经充满了疑问,如何能够真正的宁心静气?

  “聂大侠不要误会,我宗门根本无心去算聂大侠的一切。只是,三代老祖传回来了一个名字——聂焰,所以我们才不得不开启天算之阵,推衍你和三代老祖到底结缘了什么?而推衍你的时,竟然带出了我们宗门的气运,所以...”云掌门低叹了一声。

  聂焰不知道该说什么?云掌门的话他是相信的,因为他来到这个宗门种种奇异的感觉,说他和宗门的气运相连,那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接下来云掌门却是话锋一转,看着聂焰说到:“聂大侠是一个猎妖人吧?”

  聂焰轻抿了一口茶水,淡淡的点头,不明白云掌门何以忽然转换话题。

  “那我斗胆问聂大侠一句,你猎妖无数,有了双子的名声,是否觉得所有的妖物都是在这里修行而成的呢?或者说,妖族也有自己的传承,也曾旺盛一时,到了如今,势弱,聂大侠有没有什么猜测?”云掌门话说到这里,忽然盯着聂焰,眼神变得无比认真起来。

  聂焰端着茶水的手微微抖动了一下。

  若不是职业的猎妖人问不出这样的问题,何况一个隐世的门派,传承的是阵法呢?

  一切都让聂焰觉得奇怪,但他还是开口说到:“野兽开灵,成为灵兽或者凶兽,灵兽或者凶兽修去横骨,化形,才能称之为妖。妖物越是强大越不容易化形,因为横骨难修,但彻底的开了灵智,也算是妖。说来,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猎妖的生涯不止是我,常常会有一些猎妖人遇见的妖物就像是横空出世。”

  “这种怎么说呢?就如同一个人有了漫长的生涯,那么总有历史的轨迹可以寻觅,而有些妖物是通过吞噬人类,吸取灵气来加速这个修行的过程,那么更有它的历史,至少不少地方能听见一些传说。而那些横空出世的妖物却是空白一片,突兀的出现,然后开始杀戮。云掌门,你懂我的意思吗?”

  说起这个,聂焰渐渐皱起了眉头。

  关于这些妖物,猎妖人之中也是颇有猜测,什么妖族之中的天才啊,被保护着啊之类的...但却总是不那么站得住脚。

  特别是一些大妖,身后没有一丝一毫的轨迹,如何说得过去?就好比被隐藏多年的树妖,不也找得出关于它的传说吗?

  至于妖族也曾盛极一时这种,聂焰没有考虑太多,索性这个问题就没有回答半点。

  “嗯,这就对了。我若告诉聂大侠这些妖物来自另外一个世界,聂大侠你相信吗?”对于聂焰所说,云掌门一直就保持着一种高深莫测的状态,再聂焰说完以后,他似乎是有些踌躇,才说了这样一句话。

  聂焰端着的茶杯,顿时水波荡漾,可见聂焰在听闻了这句话以后,心绪是有多么的不宁,连一直握剑稳定的右手也无法完全的控制了。

  “上古,炎黄曾经大战,那个神秘的山海世界,存在着众妖!后,炎黄二帝胜,蚩尤败,那些真正光怪陆离的众妖呢?如果说它们完全的被斩杀了,是真相,那么那一片神秘的世界呢?”没有理会聂焰的震惊,云掌门而是忽然站了起来,问了一个惊世骇俗的问题。

  聂焰静静的放下了茶杯,心中涌起了千百个猜测,只是轻声的说了一句:“明阳门做为一个阵法为传承的山门,初到属于明阳门的山头时,我想不到这里会有一个山门。”

  聂焰说完这句话,云掌门陡然转身看着聂焰,眯起了眼睛,双眼中的光芒如同细针那般凝聚,看了聂焰半晌之后才说到:“聂大侠不愧是天赐之子,一下子就看到了事情的重点所在。却也不是完全。”

  “愿闻其详。”聂焰的双手已经稳定了下来,静静的搭在了桌沿,看着云掌门。

  而云掌门则是踱步到了静室的窗边,望着悠远的群山说到:“远古大能的手段,并不是我辈所能想象,封神之后,大能升天,传承多多少少没落的没落,断去的断去。那一片世界是被远古大能用翻云覆雨的手段给封印起来了,确切的说是封印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天地?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形容。”

  聂焰沉吟,这一切未免太过匪夷所思。

  “但这样远远不够,毕竟妖族之中也诸多大能,如何能够甘心如此?所以,一直都想破开这封印,重临大地。于是,就有了阵法大家,在封印加错的地方布阵,守护着封印,这样传承下来,又是千年。”明阳门掌门轻言淡语的说着,却还原了一个惊天的秘密。

  聂焰的呼吸粗重了起来,他想起了那树妖背后的不稳定空间,那突兀出现的三代老祖。

  他知道,云掌门说的绝对就是事实的真相。

  “可是,封印被撕开的裂缝何其多?阵法一道,守护的地方越小,越是容易操控,越大就越是难免有疏漏。聂大侠,可知道我明阳门世世代代掌门的命运?当阵法一道到了自己登峰造极,不可再进的地步,便会去驻守那封印交接处的大阵。在那个时候,我们就处于一种生非生,死非死的状态,只为世世代代守护封印,连轮回也入不得。”云掌门一字一句的对聂焰认真的说到,那语气也说不出是苦涩,还是对命运的选择已经认定。

  但聂焰在这个时候却是再也坐不住了,站了起来,对着云掌门深深的一拜,若是没有这群人,难以想象这个世间要承受什么样的灾难。

  云掌门却是扶住了聂焰,说到:“这是天命于此,我们必须要承担的责任。我山门第一代老祖惊才绝艳,传说是那仙人转世!从秦时,残破的大阵就是由他老人家亲自修补,我后人自然是要看守大阵。我们若是一群守护着,那么你们猎妖人却是一把剑,在第一线要面对各种的妖物。其实,都是在做同一件事情,老夫如何当得起聂大侠这一拜。”

  “当得起。”聂焰只是这样表达了一句,竟然真的硬生生的拜了下去,按照他的力量,云掌门如何拦的住。

  “罢了。”阻拦不住,云掌门只能深深的叹息一声,然后看着聂焰说到:“刚才告诉聂大侠的,只是一些宗门的隐秘,算是你与我宗门命运相连的一些历史背景。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才是真正关于我们的,听起来或许更加的沉重,万望聂大侠能够冷静的听老夫一一道来。”

  听到这句话,聂焰的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看向那云掌门,仿佛叹息之间也老了几分一般。

  但聂焰还是强自的冷静下来,想要听听这云掌门如何诉说,自己与宗门的这一份联系。


仐三说:
山海的核心出来了,先给大家送上一更。等下要出去吃饭,不过还是有两更的,加更天,那就一定是要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