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秘闻录

小说1:《行脚商人的奇闻异录》《阴阳代理人》《麻衣神算子》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山海秘闻录 > 第八十三章 天机

第八十三章 天机

  静室里的烟雾还在袅娜,那两杯好茶,却是喝得已经淡了。

  看起来有几分沉重和憔悴的云掌门,还有面前端坐着,也是一脸严肃的聂焰,如同一幅安静的图画。

  这份沉静到底还是被打破了,云掌门开口了,异常直接:“你的命运在二十年之内,有死劫,不能破解的那种死劫。”

  聂焰听闻,先是眉头一皱,接着却是松开了眉头,神情很是平淡,他是猎妖人,从身为猎妖人那一刻开始,死劫不是二十年以内,可以说是年年有,月月有。

  如果没有那样的心理准备,如何算得上是猎妖人?

  他只期待有生之年,能够大仇得报,安排好弟妹们,再回小道界能看上一眼,便是没有遗憾了。

  这些说起来也是奢侈的一些,最重要的是能够大仇得报,也算是没有白活一生,二十年的时间还不够吗?

  猎妖人常常是今生累积功德,来世再有修者缘,期待能走得更远,这是支撑猎妖人的动力。

  聂焰没有这种想法,觉得他猎妖即是天命。

  云掌门看到了聂焰的坦然,心中不由得暗暗点头,心说能被称为双子,果然有一份儿不凡的气度。

  接着他却是一声叹息,看着聂焰说到:“你看我宗门如何?”

  “虽是隐世,却是大家风范,香火鼎盛。”聂焰评价的很中肯,所谓香火,也是指传承的香火,人气的旺盛。

  “是了,表面看是如此!但我宗门会在四十年以内有一场大劫,引子是你,因是我宗门世代的驻守,这果是从那大劫以后,宗门就会走下坡路,接着会每隔一定的年份就遭遇一次劫难,直到天地大变。”云长老的面容泛起一丝愁苦。

  “何谓天地大变?”聂焰扬眉。

  “不可说,就算天算大阵之下亦也模糊。但这些只是开端。”云掌门望着聂焰认真的说到。

  “那是否可以避开我这个引子呢?”看着云掌门的那份沉重,聂焰心中一动,不由得提出了一个听起来很幼稚的建议。

  果然换来了云掌门一阵无奈的笑声:“聂大侠,猎妖人也是修者。何以不明白所谓卜算,也只是先知。若是改命,那是另外一个范畴。而且你我之间这种牵扯,涉及到的是一个天赐子,一个镇守宗门,扯到的是天地,如何改?避与不避,命运总是要来的。”

  “云掌门请继续说下去。”命运吗?聂焰想起了自己此生的种种,心中泛起一丝苦涩,那个从未遗忘的身影带来的沉痛。

  “继续说下去就是,你在无解的死劫之中有一丝莫名的生机,这丝生机不稳,促成的原因有多种,其中有我明阳门的一份牵扯,还有别的牵扯,能不能成要看天意。明阳门的牵扯想必已经送给了聂大侠,是上一代掌门亲自来为聂大侠种下的。”云掌门望着聂焰颇有深意的说到。

  “你说上一代掌门?”聂焰下意识的掏出了令牌。心中有疑问,不是历代掌门都去镇守大阵了吗?可事关明阳门的隐私,他不好贸然去问。

  云掌门郑重的点点头,说到:“对的,上一代掌门。他也是命运...他一向自称宗门不肖弟子,事实上,他对宗门有一颗比谁都热忱的心。原本,他是应该去驻守山海大阵的,但山海大阵那个隐秘之地非常的特殊,只有每隔五十年才会洞开十五天。到了巅峰的上一代掌门自然要去,偏偏也是在十五天内,他视若亲子的弟子做了一件叛变宗门的大事,在那个时候,趁他不备,给他下了毒。”

  “啊?为何会如此?”聂焰的眉头皱起。

  云掌门叹息了一声:“我明阳门为何隐世?就是因为身负重任,世世代代镇守山海大阵,也就是在镇守一个世界的妖族,怎么会不牵扯因果和仇恨?斗争一直都有,各种手段尽出,为的不就是能够顺利的完成这个重任吗?我们有手段,妖族自然也有,那个弟子实际上就是妖族埋在我明阳门的一颗‘钉子’。”

  聂焰沉吟不语。

  “那也是一个人与妖的混血,其实我明阳门一向对这样的人并没有任何的排斥和歧视。就如你身边跟随的那个猎妖人,你知道的,是我明阳门亲自为其绘阵。但这件事情以后,明阳门收徒会再严格数倍。”云掌门轻声的说到,语气之中颇为无奈。

  “也是遇到了罢了。刘河生他品性我是信得过的。”聂焰也是轻声的说到。

  “是啊,谁能说得清楚?妖中也有一心潜修,不扰人间,甚至行善积德之妖。人中也有那万恶之人,千刀万剐都不为过。可是遇到了就是遇到了!上一代掌门毒发,错过了那镇守的日子,虽然忍痛亲手结果了那个跟随自己三十几年的徒弟...”云掌门没有再说下去了,这个悲剧任谁都能猜中结局。

  聂焰也是一阵感慨,能明白那不肖两个字,也许不是愧对宗门不能去镇守阵法,而是愧对宗门自己培养了三十几年的弟子是这样!

  他的心如何不痛呢?天算大阵,也算不出人心!

  “所以,上一代是一个大长老去镇守山海大阵了。但是我明阳门历代都是掌门前去,因为掌门代表了阵法最巅峰的水平,是大长老去,阵法终究有了一丝缺憾。闲话少叙,也可能是因为命运安排了你出现,才这样一环扣一环的留下了上一任掌门。”云掌门说这话时,眼中也出现了一丝迷茫。

  “何解?”聂焰心中微微一动。

  “你觉得除了上一代掌门,谁能代表我明阳门为你的一丝生机留下助力?我是不行的,阵法水平还差了上一代掌门几个层次,宗门内几个大长老也不行。因为你身上的那个阵法算是逆天之阵,复合了两个阵法。不要小看这两个阵法,其中一个是传送虚无之阵,如果以后你遭劫,有机会保住生机,自然会明白那是什么?另外一个则是改命之阵。”云掌门说到这里,眼中流露出了一丝悲伤。

  聂焰不由得震惊的看着云掌门,心中有话,却无法说出。

  “所谓改命之阵,就是用自己的三分生机换你的一丝生机,好比三十比一的比例。此阵成后,怕是上一代掌门离去后,就已经...”云掌门说到这里,留下了一声叹息。

  聂焰却是猛地站起,举着手,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心中那份感动,愧疚却如同海洋一般的快要把他淹没。

  原来之前遇见那个老人,是用自己的生命为他留下了一份阵法!!

  云掌门看着聂焰,心中明白这是一个不擅表达的男人,也理解这样的男人恐怕欠了别人一份情,恨不得用十份情谊来还。

  “为何,要对我如此?”聂焰只是喃喃的说到。

  云掌门却是摇摇头说到:“上一代掌门和你师父有渊源是真的!这个世间知道小道界的人不多,可我明阳门历代高层却是知道的,小道界每出一个弟子,哪一个不是能搅动世间风起云涌的巅峰之辈?天赐子更是!这渊源是他如此对你的原因之一,更多的原因在于宗门,他这是用命在回报宗门啊。”

  “此话怎讲?”聂焰在这边就是忧虑没有办法还明阳门的一份情谊,听到这句话,知道这其中恐怕还有一些牵扯,自己能做一些什么。

  “之前我提到宗门会衰败,到了之后,或许连传承都难保证。但是大责始终在身,到了那个时候,要如何?如果不能继续镇守,明阳门就是千古罪门....而若你有一线生机,却是显示你会是终结一切的那个人。因为最终镇住山海世界,你是其中一个关键。”云掌门字字郑重的说到。

  “我?”聂焰震惊了,无法想象一个只有一线生机的人,到了那个时候具体应该做些什么?怎么做?

  根本无法看清楚的未来。

  “就是你,因为斩妖镇守而降的天赐之子!老天留给人间的一丝生机所在之关键...我说这些已经是泄露天机,整个明阳门或许就是因为窥视了太多的天机,削弱了宗门的气运。可也是命中注定,我明阳门二阵,一是天算大阵,二是聚灵大阵,都冥冥之中是为你所准备。天机,如何能测?”云掌门说到这里,似乎更有些疲惫了。

  而聂焰呆立当场,没想到单纯的只会猎妖的他怎么卷进了那么复杂的背后?


仐三说:
喝了点点酒,回家赶紧洗把脸,把第二更先更了,去休息一下,继续更第三更,自然是有第三更的。